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压寨夫君,大王妻  >  第二十五章、咸猪手

第二十五章、咸猪手

3218 2017-10-20 14:49:37

腊月二十四,祭灶节。又俗称“小年”。这天寨子里的家家户户都要举行“祭灶神”的仪式。送灶王爷升天。以求来年五谷丰登,衣食无缺。

天还未亮,整个寨子里就热闹了起来,准备今日送灶王爷所需的物品,秣草、料豆、清水、糖果等等,以及猪、牛、羊等祭品。而前者乃是为灶王爷的坐骑所准备的。

浓浓的节日氛围,连季瑶都生出了几分好奇之心。倚在窗口看着底下来来往往的人。

“奴婢从前在落云小筑的时候也过祭灶节,只是规模没有这里大罢了。”青禾也伸着白皙的脖子瞅着。

季瑶细长的手指置于唇边,示意青禾慎言,跟着又笑道:“等用过早膳,咱们也去凑凑热闹。”

青禾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跟着又黯淡下去,轻叹道:“这都腊月底了,这还是奴婢第一次在远方过节呢……”

季瑶将青禾搂进怀里,轻抚着青禾的背,柔声道:“还有我呢!”

青禾吸了吸鼻子,又笑道:“那也说不定。奴婢算了下,若是快马加鞭递了消息回去,送赎金的人这会子应该也快到了。”

季瑶想了想道:“就算赎金送来了。从这孤云山到苏州少说也得月余的时间。再者顾云凡放不放咱们走,也是未知之数。”

“既来之,则安之。反正有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在哪过年不是一样的?”青禾这会子倒是想通了,抬起尖尖的下巴,傲娇的说道。

季瑶打趣道:“横竖都是你的主意,等回头你做主子,我做丫鬟可好?”

“苏小姐,早膳备好了。”绿萝淡淡声音打断了季瑶二人的笑闹。

青禾沉着脸道:“既然顾大当家将你拨过来伺候我家小姐,那我家小姐就是你的主子。都说一回生二回熟。你在小姐身边也有些日子了。怎么这越活越往回退呢?”

绿萝连忙跪下道:“都是奴婢一时嘴快,请小姐息怒。”

青禾厉声道:“脱口而出的才是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呢。哼……”

季瑶将绿萝扶了起来,安慰道:“一个称呼而已。哪里用得着如此较真。青禾这丫头打小跟着我,倒是纵的她愈发的无法法天了。你也别放在心上。回头我好好说说她。我们主仆二人如今在寨子里,就如同睁眼瞎子般,凡事还得绿萝你多上点心才是啊……”

季瑶拉着绿萝入座,一边说着软话,一边伸手点在青禾光洁的额头上。

青禾气呼呼道:“小姐,你偏心。有了绿萝就不疼青禾了。”说话间就红了眼圈。

绿萝见这主仆二人跟唱大戏似的,一唱一和的也不好板着脸,“小姐说的哪里话,这都是奴婢分内之事。青禾姑娘年幼些,奴婢这个做姐姐的不会与她计较的。”

季瑶岔开话题道:“从前在家里过祭灶节都是中规中矩的,听着外头的声响,寨子里的祭灶节可热闹的很呐。”

绿萝傲然道:“那是自然,咱们群英寨虽比不得外头繁华,但是那也是天上有地上无的绝妙之地。等用过早膳,奴婢领着小姐四下瞧瞧。”

清风徐徐,日光正暖。季瑶跟着绿萝的身后,看着周围忙碌的人群,四下玩闹的孩童,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节日的喜庆。

寨子里的突变与这些普通人又有何关系呢?他们不在乎谁做了大当家,他们在乎的就是这平常的日子。只要日子过的红红火火,谁关心这偌大的群英寨在谁的手里呢?

绿萝见季瑶神色有异,以为自己服侍的不周,连忙笑道:“咱们寨子里这祭灶节分为大祭灶和小祭灶。大祭灶,指的是在演武场上举行的祭灶仪式。小祭灶,指的是每家每户单独过的祭灶节。”

季瑶顺着绿萝所指的方向看去。原本宽阔的演武场上,多出来一尊灶王爷的神像,神像前又放了长长的几案,几案正中摆着个眼色暗沉的香炉,香炉两侧依次摆着供品。

顾云凡正督促着手下将一应物品备齐,这可是他当上大当家之后的第一次主持这样的场面,半分也马虎不得,索性就亲自来了现场监工。余光扫过,竟看到季瑶与绿萝在不远处有说有笑。季瑶今日穿了一件素色绣着荷花的衣裙,袅袅娜娜的身姿犹如池中菡萏一般,出淤泥而不染,姿态高洁堪比谪世的仙子。

顾云凡隐隐有些挪不开眼睛,目光如炬般照在季瑶的身上。

出于女子的敏感,季瑶寻着目光看去,发现是逆光站在演武场上的顾云凡,于是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朝着顾云凡微微福身,姿态优美。

“难得苏姑娘肯赏光,也肯出来转转。只是今儿人多,苏姑娘可得小心些。”顾云凡柔声提醒着,又对着绿萝吩咐道:“今儿我把苏小姐交给你了。要是出了任何差错,唯你是问。”

绿萝恭敬的应了是。季瑶也笑道:“我还未见过这么热闹的祭灶节呢,看着比元宵节的灯会还热闹些。”

看着眸子里满是雀跃之情的季瑶,顾云凡暗道,原来再孤傲清高的女子,也有小女孩性子的时候。原本还以为是座难以攻下的山头,如今看来倒是自己多虑了。

“顾大当家,你要有事就先过去忙吧。我这边有绿萝伺候着,你也不必担心。绿萝可是难得的伶俐,竟比我们家青禾强多了呢。”季瑶浅笑道。

顾云凡也不逗留,转身走了几步之后,又回身道:“今儿过节,晚上一起用膳吧?”

季瑶颔首道:“也好。人多也热闹一些。”

顾云凡一走,青禾就一脸不悦的冲着季瑶福身,“小姐,奴婢身子不适,想回去休息。”

季瑶这还没得及开口,青禾就转身小跑着离开了。季瑶无奈道:“这小蹄子,如今越发蹬鼻子上脸了。”

又对着绿萝笑道:“青禾这都被我惯坏了。为了先前我夸你这一句跟我使性子呢。”

绿萝眼底满是嘲弄之色,面上却笑道:“奴婢倒是有些羡慕青禾,有这样恩遇宽厚的柱子呢。”

正午时分,寨子里的人无分贵贱全都乌泱泱似的挤到了演武场。一声震天的锣鼓声之后,便是霹雳巴拉的鞭炮声响起。

空气里弥漫着的烟火味在阵阵清风的相送下,渐渐淡了。季瑶吐了口气,随着众人的目光看向演武场的忠心。

那里立着的除了灶王爷的神像之外,还有一个身着墨色玄衣长身玉立的男子。

顾云凡双手往下虚按,待到场中嘈杂的声音小了些,这才朗声道:“想来大家也知道季大当家如今失踪已经大半年,承蒙诸位青眼,看得起顾某这个外人。在这里我向大家保证,只要我顾某在大当家这个位子一日,就一定殚精竭虑带领大家伙过上更好的日子……”

顾云凡这一番话说的无比诚恳,引得底下众人一阵欢呼,纷纷喊着:顾大当家。

顾云凡满意的看着底下众人高涨的情绪,安然的享受着众人的膜拜,有朝一日,何止是这区区千人的跪拜,他要的是天下万民的臣服。

只要他拿到了藏宝图,那么这一切就能够实现!

顾云凡张开双手,接受着来自众人的呐喊,幻想着自己就是这片天地的主宰,是这时空里的中心。

“啊……”一声女子的尖叫声划破天际,将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到人群中的某处。

季瑶捂着胸前略微有些凌乱的衣服,双目通红的看着身边一个马脸男子,贝齿咬着红唇,伸手便是重重的一巴掌。

“啪……”

这一巴掌,季瑶使了全力。那马脸男子被打着原地转了两圈才双眼冒着怒火看向季瑶。

抬手就是一巴掌,眼看着蒲扇般的大掌就要落在季瑶白皙的脸蛋上。季瑶倒也不躲,僵着脖子瞪着眼前的男子。

“住手……”顾云凡沉声呵斥道。巴掌停在了离季瑶的脸约莫半指距离的地方。

顾云凡走了过来,看见季瑶领口处的凌乱,心里不觉骂道,这些人是猪脑子吗?也不看看今儿是什么日子,精虫上脑也不挑挑人吗?

这个苏姑娘不光是他往后的财神爷,更是他能否拿到藏宝图的关键所在。顾云凡藏在袖口下的拳头紧握,恨不得立马将眼前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给揍死。

“郭来福,还不快给苏小姐磕头道歉。”顾云凡怒喝道。

原来这马脸男子叫郭来福,也算是群英寨里的头目之一,原先是其他寨子的大当家,寨子被季虎剿灭后,便归降了群英寨。

做了一辈子的土匪,那身上的匪气岂是轻易能改掉的。平日里最好女色,但凡见着稍微有些姿色的女子,总得占些便宜,过下手瘾才肯罢休。

从前季虎在的时候,这个郭来福倒还有些忌惮,收敛了几分。如今换上顾云凡这个小年轻,他哪里又放在眼里。

郭来福歪着嘴巴,啐了一口,坏笑道:“就摸了一把,能少块肉还是怎么的?别说,小娘们这还有几分弹性。”

跟着郭来福一起的几个人也都哈哈笑了起来。顾云凡一张脸阴的都能滴下冰雹来,平日里倒也无事,摸了就摸了。只是如今当着季瑶的面,又在众目睽睽之下。

若是不严惩,他大当家的威严何在?他的脸又要往哪里搁?

“来人啊,将郭来福给我拿下。”顾云凡冷声道。

郭来福身后几人见状,抽了兵器就围了上来。顾云凡脸上的肌肉不受控的抖了起来,这是要反了吗?

“反抗者,杀无赦!”顾云凡从齿缝中挤出几个字,声音如同从地底传来一般。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