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压寨夫君,大王妻  >  第九章、丫鬟白芷

第九章、丫鬟白芷

2202 2017-10-03 11:21:00

“我们之前见过吗?”季瑶轻声问道。

引路的女子依旧低着头,看不清神色,低声道:“奴婢从未出过山寨,哪里有福气见过苏姑娘呢?”

季瑶柔声笑道:“我还以为是故人呢?看来是我眼花了。”

只是听到“故人”二字,引路女子的身体明显有短暂的僵硬,即使灯光昏暗,依旧没能逃过季瑶的目光。

顾云凡为了表示对季瑶的重视,将晚膳设在了聚义厅内,寨子里能叫得上号的人物都来了,此刻正三三两两的低声交谈着。

季瑶在门口略作停留,吩咐道:“青禾,你在门外守着便是。”

说完便昂首走进了屋内,见到的可都是昔日熟悉的面孔呢。

屋内可真是灯火通明,像是要照的季瑶无所遁形一般,季瑶笑着道:“顾大当家真是场面上的人,暮云小小女子,哪里当的起这样的阵仗啊。”

屋子里有瞬间的安静,接着是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果然亏心事是做不得的。

否则这些人也不用惊讶成这样吧?

顾云凡穿了一身靓蓝色绫锻袍子,长身玉立。棱角分明的脸庞上带着温柔的笑意,这样的笑容,乃是女子致命的毒药。温暖的如同春日里和煦的阳光。

顾云凡亲自起身引季瑶入座,道:“苏姑娘远到是客,何况身份贵重,乃是我们群英寨未来的财神爷。顾某此时不巴结,还待何时啊?”

季瑶脸上挂着得体的笑,“跟顾大当家这样敞亮的人说话,可真是让人愉快的一件事啊。”

顾云凡笑道:“跟苏姑娘这样的聪明人说话才叫痛快呢。”

季瑶看着面前摆的大碗和烤肉以及几样素菜。丝毫没有介意,端起碗里的酒,对着众人道:“小女苏暮云,见过群英寨各位当家的,初次见面,还请诸位多多关照。”

众人看着季瑶,愣愣的发呆,一时也忘了端起碗。倒是顾云凡反应机敏,咳嗽了几声,道:“这第一碗酒,我们敬远道而来的苏姑娘。”

众人纷纷举起碗,附和道:“敬苏姑娘。”

季瑶很是豪气的饮下第一碗酒,又对着顾云凡举起第二碗道:“这碗酒,暮云得敬顾大当家的,谢谢一路的照顾。”

顾云凡有一瞬间的失神,这苏姑娘仰头喝酒的姿势怎么看起来跟那个死去个人一样呢?

仇五悄悄的附耳在顾云凡提醒着,“大当家,苏姑娘给你敬酒呢?”

顾云凡这才陪着笑道:“苏姑娘客气了。”

季瑶又添了第三碗酒,道:“这第三碗酒,祝群英寨在顾大当家的领导下蒸蒸日上,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坐在下首的都出生草莽,哪里听得懂季瑶的话,只看着顾云凡笑的灿烂,便知是好话,也陪着干了一碗酒。

这一顿酒,在顾云凡与季瑶的推动下,自是宾主尽欢,直到夜深而散。

草莽之人大多嗜酒如命,喝多了之后便吐了真言,到最后只端着碗,对着季瑶喊:“大小姐!”

季瑶有些不明所以的看向顾云凡,顾云凡黑着脸冷声吩咐着让下人将这些醉酒之人给抬了下去。

“他们为何会叫我大小姐?”季瑶双眼带着醉意问道。

顾云凡笑道:“醉酒之话,哪能轻信?来人啊,送苏小姐回房休息。”

青禾闻言搀着步伐踉跄的季瑶出了屋子。

屋外有清凉的风迎面吹来,落在季瑶滚烫的脸上连醉意都驱散了几分。

顺着长长的木质廊檐走了一段路,季瑶才收起醉酒的模样,低声问道:“怎么样?事情办成了吗?”

青禾惊讶道:“小姐,居然没喝醉?”

季瑶冷哼一声道:“就算再来几坛,也休想灌醉你家小姐我的。”

前世的她,为了能换到想要的东西,哪次不是跟人拼酒,将对手给喝趴下?想要灌醉她,估计打错算盘了?

“那丫鬟叫白芷,脸上有道疤痕。奴婢跟她说了寅时,至于她会不会来,奴婢也猜不透。”青禾郑重的回道。

季瑶满意的点了点头,青禾这丫头做事倒也利落。“没被人发现吧?”

青禾抬了抬下巴,颇为自信的道:“小姐,这点事奴婢还是有分寸的。”

季瑶伸手轻轻刮过青禾秀挺的鼻尖,打趣道:“是啊。咱们青禾这样能干,将来可要许个什么样的人家才好呢?”

青禾娇羞的低声道:“小姐......”

夜色寂静,月色撩人,屋外有断断续续的虫鸣声,以及秋风划过树梢时的沙沙声。

季瑶躺在床上,双手枕在脑后,爹跟娘还有小弟被关在哪里呢?或者说已经遇害了?今日酒席间,看那些当家的样子,对顾云凡很是客气,只是不知这客气到底是心悦诚服还是出于畏惧?

正思索间,屋外传来三长两短的敲门声,声音很轻,只是在这寂静的夜,却显得格外的明显。像是每一下都敲在人心上。

屋子里只留了一盏灯,晕黄的烛火被窗隙吹进的细风吹的不停摇曳着。忽明忽暗的直让人晃眼。

青禾轻轻的开了门,将白芷带进了屋子。白芷一见到季瑶眼圈就红了,扑通一声跪在季瑶面前,哽咽的喊了一声“大小姐”便再也说不下去了。

良久,季瑶见白芷的情绪稍稍稳定为了些,才道:“白芷,我以前的事有些记不清楚了,你能和我说说嘛?”

白芷这才在青禾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借着昏暗的光,季瑶才看清白芷的面容,白芷长的秀气,只是脸上有一道狰狞的疤痕。

季瑶伸手轻轻的缓缓的划过白芷脸上的疤痕,心疼道:“一定很疼吧?对不起.......”

说完就将白芷搂进了怀里。白芷,是季瑶在群英寨里的贴身丫鬟,季瑶没想到自己一时的糊涂,连累了家人不说,也害得白芷受到这样的伤害。

但凡女子,哪个不是将自己的容颜当作性命来珍视?

白芷紧紧的抱着季瑶,像是抓住救命的稻草一般,带着哭音道:“大小姐,你可算回来了!”

季瑶安抚的拍了拍白芷的背,柔声道:“我回来了,他们的好日子便到头了。”

白芷擦了擦眼角的泪,道:“奴婢苟活至今,为的就是等这一日,等大小姐回来。能继续做大小姐的眼睛。”

季瑶吸了吸鼻子,忍住泪水,目带希望的看着白芷,问道:“我爹和娘,还有小弟,都还好吗?”

白芷摇了摇头,道:“奴婢也不知道。只是山寨里这几个月并无死尸出谷,想来大当家跟夫人是没事的。”

季瑶长长的舒了口气,只要活着,一切便都好办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