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迷途追凶  >  第023章 疑团重重

第023章 疑团重重

3039 2017-12-11 00:13:01

很快,电话接通了,传来客服人员甜美的声音:“你好,这里是***公司,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

“你好,我想挂失一个手机号码,167********。”

“好的,请问机主姓名?”

“李延亮。”

“好的,请稍等一会儿。”

过了一会儿,对方再次说话,却告诉他:“不好意思,您说的信息有误,这个手机号码的机主姓名错误,而且,这号码在三个月前就已经停机了。您是不是弄错了?”

“啊?怎么会这样?大概是我弄错了,不好意思。”

官天宇挂了电话,看着舒心雅,对她说:“这个号码三个月前就已经停机了,而且机主姓名并不是李延亮。”

显然,李延亮是借用了别人的身份证,开了号码,再利用这号码制作了名片,给了舒心雅。

“看来,线索到这里,又中断了。”舒心雅叹了口气,继续说,“我还以为可以从李延亮的身上查出点什么来呢!”

“说是中断,那倒未必。”官天宇举起手中的工作证,说,“我们可以从这里继续调查。”

“以你的身手,又是中情局的人,那身份恐怕只能是特工了,而你的保险柜里放着这么多关于盛达科技和殷氏父子的资料,那很有可能,你是被派去盛达科技充当卧底的特工。”

“而盛达科技最让人瞩目的,莫过于死毒这一项研究了。”

死毒,直到目前,他都没弄清这是什么东西,只知道是一种生化武器。

作为特工的舒心雅被派去中情局当卧底,自然是为了调查这种武器。

没想到最后却是到了他的手里。

官天宇疑惑地看着舒心雅,在盛达科技有限公司,他盗取优盘的时候,有个穿着黑衣的女子,和他一样志在优盘。

优盘有两个,一个是病毒优盘,一个是解毒优盘。

争夺中,他拿到了解毒优盘,而那个女子拿走了病毒优盘。

病毒优盘是一个非常重要、祸害极大的生物武器。

他必须把他找回来。

而他也一直在调查这个女子是谁?

会是她吗?

“你记不记得我们曾经……”官天宇正想问舒心雅,但话问到一半,却没继续说下去。

她都失忆了,怎么可能记得从前的事情呢?

问了也白问。

舒心雅疑惑地看着他:“怎么了?”

“没,没什么。”还是等她恢复记忆再说吧,“我只是想说,我们回到最初的地方去,一起寻找线索吧。”

“最初的地方?”

“对,中情局!”

“……”

舒心雅摩挲着那张工作证。

官天宇说得对,这可能是她知找回自己身份的唯一一条线索。

“好,那我们明天去中情局看看。”

……

第二天,舒心雅起来的时候,官天宇已经把早餐买回来了。

舒心雅倒是有些意外,他竟然起得比她还早。

舒心雅一边吃着包子,一边说:“我今天出去一趟。”

“去中情局吗?”

“是的。”

官天宇看了舒心雅许久,才说:“我陪你一起去。”

虽然舒心雅现在的身手是不错,但这中情局却不是她可以随便出入的地方。

就凭她这身手,未必能潜入到里面去。

“不用了,你就呆在家里等我好了,我……”

“不必再说,我陪你去,我先去准备一些东西。要是有什么危险,至少还有一个人能搭把手,不是吗?”

官天宇说完,直接拿过自己的碗放进厨房,转身进了房间准备东西。

说实话,舒心雅并不希望官天宇跟她一道去。

这中情局高手如云,到处是监控。

而他却是被通缉的嫌疑犯,随便出入在中情局,简直就是那中情局来开涮,是赤果果的挑衅。

万一被人察觉了,他们又要开始逃亡了。

至于她本人,有工作证的护航,感觉应该不成问题。

车子在远离中情局的一条大街上停下,舒心雅解开完全带,准备下车。

官天宇拉着她的手臂,再三交待:“小心点,别逞强,如果实在不行,就退回来,我们另外想办法。”

“知道了。”舒心雅回了他一个笑容,“我一定不会让你担心的。”

碰——

汽车的门关上了。

官天宇双手放在方向盘上,看着舒心雅修长的身影慢慢远去。

不知怎么的,他觉得这段时间的她成长非常迅速。

也许是基于从前基础好的缘故,所有的一切技能上手非常快,反应也灵敏。

就譬如射击,本以为她会不敢开枪。

不料,她随手一枪就是十环,命中率极高,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官天宇记得,和他对手的那个女子,格斗技术和他差不多,如果舒心雅没有失忆的话,估计也会是那样的技术。

那舒心雅会是那个女子吗?

如果她是她的话,那事情便变得糟糕了。

她的失忆间接造成了病毒优盘不知去向。

他可没在那个公寓里、也没在她的行李里发现有什么优盘。

很有可能,优盘已经失踪了。

不,不对……

官天宇的手忽然握紧了方向盘。

既然优盘这么多人在争夺,那有没有可能,是有人抢了舒心雅的优盘,继而把她给打成失忆了呢?

如果事情真是这样的话,那么,事情便更加的错综敷杂了!

……

站在白色的中情局大楼前,舒心雅带上工作证,抖擞了精神,深吸一口气,昂首阔步地向里面走去。

那一副的光明正大,就好像自己是这里的员工一样。

她一边走,一边在心里祈祷:不要拦着我,千万别拦着我,他一定认识我的,一定认识我的。

不料,站在门口的保安却是走过来,一脸深沉,伸手拦住了她:“小姐,您好,请问您找谁?有预约吗?”

舒心雅的心里咯噔了一下。

糟糕,竟然在这里被保安拦下了。

之前,她还期望着这里的人能够认识自己,可以轻易地闯进去,但没想到却是这样的情形。

慢慢的,舒心雅转过身来看着他。

就是这么一撇,看到了他保安服上的姓名。

马振魁!

“咦,小马,你不认识我了吗?”

舒心雅的自来熟,让马振魁觉得莫名其妙:“请问,你认识我吗?”

“……”

咦,奇怪。

她是这里的工作人员,他怎么不认识她呢?

难道他是新来的吗?

“你是新来的?”舒心雅问道。

“不是,来了好些年了。”

马振魁一脸微笑的看着舒心雅,但是伸出的手臂告诉她,要是回答不满意的话,是绝对不会让她进去的。

舒心雅无语了。

舒心雅啊舒心雅,你也混得太差了吧。

人家在这里上班这么久了,竟然还不认识你。

可是,她的工作证摆在那里,不可能进不去吧?

舒心雅挺了挺胸,把脸扬起来,有些不高兴地问道:“你也真够尽职尽责的啊,在这里工作好些年了,竟然还不认识我?”

马振魁闻言仔仔细细的又盯着舒心雅看了一遍,从头看到尾,然后,坚定的摇头。

“我在这里工作五年了,但是您,真的不认识,从来没有见过。”

能在中情局工作的人,哪怕是站在门口的保安都不是普通的人。

他们基本上都是从特种队伍上退伍下来的军人。

不管是侦查、识人、能力都是一流,要是对方真的见过她,那没有不认识的道理。

那这样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是真的不认识自己。

明明有自己的工作证,哪怕名字不是自己的真名,但是上面的信息和照片确实是自己的。

而现在这里面的工作人员竟然不认识自己,那自己在这里到底是处于一个什么地位?

算了,不想这么多了,现在还是先进去再说吧。

正了正神色,舒心雅拿出自己的工作证递给保安,一脸平静。

“算了,我常年在外面出任务,你不认识我也是正常,毕竟很多的工作需要保密性。当然了,今天你也当没见过我,不然泄露了我的行踪,那就……”

马振魁接过工作证看了看,再看了看舒心雅,立马肃然起敬,“自然自然,这些我都明白的。您请进。”

马振魁结合了这些问题,自然的把舒心雅归集到那些从事保密工作的人员中了,想着今天来这里一定是向上级汇报工作的。

而这件事要是泄露出去,很有可能此次的任务就失败了,到时候自己就是千古罪人了。

两人相视一笑,都以为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马振魁让出一条道,让舒心雅光明正大地走进了中情局。

进了中情局,舒心雅就像是无头苍蝇一般,根本就找不到该去哪里,该做什么。

不过好在能进中情局的人也不多,来往的员工也很少。

只是这里的人,竟然没有一个人跟她打招呼。

看来这些人是真的都不认识她。

这让她更加的好奇,她以前是做什么工作的?

身份是什么?

兜兜转转的,她终于看见了一间房子的门牌上写着资料室。

这让舒心雅不由得怦然心动。

资料室里的资料应该是最全的,她既然想要知道自己以前的信息,那这里面无疑是最齐全的。

转动门把,没有反应,再转动,还是没有反应。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