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迷途追凶  >  第015章 告知秘密

第015章 告知秘密

2185 2017-12-05 17:18:08

官天宇整个人非常疲惫的,没有太多的力气和她争辩。

他担心一会儿,自己包扎伤口后,便无力起来,倒下去一睡到天明了。

“好吧。”

舒心雅叹了口气。

继续执拗下去,也不知道要浪费多少时间了。

她把手中的药箱放到他的手边,坐了下来。

官天宇拿出过氧化氢和棉签,给舒心雅清洗伤口。

血流得虽然多,幸好伤口却不深。

他把她脸上的血一点一点的清洗干净,露出原本那张清丽冷漠的俏脸。

她的脸色很苍白,身子很赢弱。

但就是这般赢弱的女子,竟然把他从那种虎狼之地救了出来。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面前的这个女子,却让他充满了好奇。

江怀源的孙女到底是什么身份背景?

她又有多少的秘密呢?

“好了没有?”

等了半天,舒心雅也没见官天宇进行下一个步骤,只好自己开口询问。

眼前的气氛非常尴尬,他就在她的眼前,近在咫尺。

闭眼不是,睁眼也不是。

想把头转过去,伤口又处理不了。

更何况,她真的累坏了。

今天的神经一直高度紧绷,又受了伤。

她希望可以尽快把官天宇安置好,赶紧去睡一觉,养足精神。

官天宇回过神来,淡定的收回自己的神思,说道:“再等一等。”

他拿起纱布给她和绷带给她包扎,动作非常熟练。

包扎伤口对他来说,就好像是家常便饭的事情。

舒心雅的伤口容易处理,难处理的,倒是官天宇的伤口。

他的伤非常麻烦,不仅是头上,就连背上的伤口都裂开了。

整件衣服上,全是血,让人触目惊心。

舒心雅现在才知道,人的体内竟然存储了这么多的血液。

而官天宇在失血过多的情况下,却还一直苦苦撑着。

真不明白,他是怎么撑过来的?

夜深,人静。

两人收拾好自己,一人找了个房间休息了。

床上,官天宇的身体已是非常疲惫,但他就是睡不着。

一闭上眼睛,眼前浮现的,就是舒心雅的脸。

沉着、冷静的驾驶着小车带自己离开山路。

在危险前,她的反应,她的冷静,根本就不是普通人所表现出来的。

现在,官天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她,绝对不是普通人!

她的身上散发的气息和他一样,让他有种遇上了同道中人的错觉。

但偏偏她又有单纯善良的时候,和心狠手辣的杀手完全不同。

她真是一个迷啊!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两人都睡得很晚,起床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

舒心雅简单地做了点儿吃的,就坐下来,和官天宇商讨他们接下来的行动。

“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啊?你还没有告诉我,我外公到底去哪儿了?还有,你和我外公到底是什么关系?”

官天宇不知道要怎么告诉她这个问题,江怀源的下落他并不知道。

不过,肯定是和那件事儿有关了。

只是,他到底应不应该告诉她那件事情呢?

她到底是谁?

能不能信得过呢?

舒心雅不傻,能看得出官天宇的迟疑,想了想摆手道:“算了,你不想说就不说吧,反正你的事和我无关。”

“不过,关于外公的下落,你却一定要告诉我,因为我要把他找回来。”

只有找到江怀源,才能找到她的过去。

在此之前,舒心雅是打算和官天宇合作,一起寻找江怀源的。

但从这段时间所经历的危险看来,这个官天宇太危险了,追杀他的人也不是什么善类。

和他合作的话,恐怕江怀源还没找到,就把自己的命先搭进去了。

思来想去,还是得到一些讯息后,自己单独去寻找要来得更安全。

“看来,你是有打算了。打算摆脱我,一个人去找你外公。”官天宇嗤笑一声,“你之前不是口口声声说要合作的吗?怎么?现在就想打退堂鼓了吗?”

心里想是一回事儿,当面被指出来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舒心雅有些尴尬的看着官天宇,陪笑道:“我这不是看我身后追兵比较多,担心影响到你吗?”

他又杀手追,她何尝不是也有保镖追呢?

官天宇也不说破,淡定的回道:“哦,多谢你的好心了,只是现在不管是哪一波人都已经认识我们两人了,就算我们现在分开,结果也是一样的。”

慢慢地凑到舒心雅的面前,官天宇邪魅地笑道:“而且,追杀我的人是因为我知道了一个秘密。而你现在是我的同伴,你就算出去说你不知道,他们也不会相信的,不是吗?”

“之前,我有让你离开的,是你自己错失了机会,这可怪不得我啊!”

他们两个已经成为对方的目标,分开行事,是不可行的。

舒心雅的眼中并无惧意:“那行,我可以和你一起继续合作,但前提是,你得必须告诉我你所知道的秘密。我可不想自己死到了临头,还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更不想在还没恢复记忆之前,就成了冤死鬼!”

“好,我答应你。”官天宇也不再逗她,清清嗓子,说道,“你放心,你救了我两次,我也不是忘恩负义的人,你外公,我一定会帮着找的。”

说完,他上下打量了舒心雅几眼,皱着眉头,把心中的疑惑问出了口,“你到底是什么人?以前到底是做什么的?我觉得你应该不是一个普通人,你的一些行为和反应完全就不是普通人的表现,就好像是经过了特别训练的。”

“你也看出来了?”舒心雅一愣。

相识不到一周,殷佑铭都能感觉到自己的不同,而偏偏殷佑铭却要瞒着自己。

殷佑铭,你想要隐瞒我的过去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还是说,真的像江怀源说的那样,你并不是什么好人吗?

殷佑铭对她很好,但是那种好太过虚幻,太过不真实。

他为她建立了一座城堡,却只想让她当城堡里的公主。

至于江怀源,那些合照,那些关于那座房子的回忆,都给她非常熟悉的感觉。

一个是外公,一个是所谓的未婚夫,却说着互相矛盾的话。

他们两个人中,一定有一个人是在说谎的。

那到底是谁在说谎?

是谁在骗她呢?

舒心雅的脑子一片空白,毫无记忆,让她根本就分不清谁是好人,谁是坏人,只能按照自己的直觉去辨认。

官天宇,这个不过才相识几天的男人,让她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也许,她可以尝试着去相信他,将秘密告诉他,寻求他的帮助。

“我失忆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