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迷途追凶  >  第008章 剧痛无比

第008章 剧痛无比

2039 2017-11-28 10:04:47

“瞧,你这不是刚刚才住下吗?这里穷乡僻壤的地方,这附近连个买饭的地方都没有。要吃饭,还得去十多里的地方,你这没车也不方便。这不,阿姨刚好下了点面,就给你送过来了。”热心的苏阿姨指了指面条,上面还放了一个鸡蛋、一些青菜,“这还热乎着呢!这天这么冷,赶紧吃,吃完早点休息,啊!”

“那我走了,自己小心你点门户,把窗门关好。”交代完,苏阿姨转身离开。

“谢谢阿姨,我知道了,阿姨慢走。”

殊不知,此时的舒心雅一心牵挂着官天宇,根本什么都听不进去。

正要关门,苏阿姨却顿住脚步,转过身来问道:“对了,我这一路来,发现这地上有一滴滴的血迹,该不会是你受伤了吧?”

低头,舒心雅看到地上有好几滴血。

那是搀扶官天宇进来时,不小心留下的。

糟糕,留下痕迹了!

“苏阿姨,不好意思,我刚刚……刚刚流鼻血了,弄脏了你的房子。不过,我保证,我一会儿就把这些血迹收拾好,不会留下任何痕迹的。”

苏阿姨笑着摆手:“嗨,你客气啥呢?阿姨不是这个意思,不就几滴血嘛,没事,一会儿擦干净就行了。”

“阿姨只是担心你,姑娘家一个人出门在外的,也没个照应的人,怪让人担心的。”

“要不,阿姨一会儿过来帮你打扫打扫,也陪你说个话……”

“不不不,不麻烦苏阿姨了,一点小事,我自己来就行。苏阿姨你慢走,路上小心,不送了。”

舒心雅迅速关上门,靠在门板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这苏阿姨又热心又啰嗦,让她几乎招架不住了。

希望她一会儿可别心血来潮,真的跑到这儿来唠话。

“哎,真是客气的姑娘!”那苏阿姨耸了耸肩,无奈地往家里走。

回到家,几个孩子正围着桌子等她回来吃面条,此时,电视上播放着新闻。

“妈,我饿了,我要吃饭。”那个七八岁的男孩严重抗议。

“我也饿了,我要吃饭。”五六岁的小女孩也捧着肚子喊饿。

“饿了饿了!”最小那个的只有二岁多,拿着勺子不停地敲着桌子。

“来了来了,一群熊孩子,就知道吃。”苏阿姨坐在背对着电视的座位,给几个孩子张罗面条,没空去看什么新闻。

“……源城郊区发生一场特大枪杀案,造成十五个人死亡。根据警方信息透露,在案发现场嫌疑人留下线索。该名嫌疑人名叫官天宇,男,二十二岁,携有危险武器,如果看到他,请立刻与警方联系。另外,他很有可能挟持了一名叫舒心……”

新闻播放到这里,大男孩拿了遥控器,直接转了台,看动画片去了。

“我是超级飞人,可以在天空中里自有飞翔……”

而苏阿姨根本就没注意到刚才的新闻。

……

舒心雅深吸一口气,鼓励着自己,拿起刀子,慢慢靠近那个伤口。

只要她的速度快点,就一定可以把子弹取出来。

“舒心雅……”

官天宇忽然开口说话了。

“我在,怎么?有事?”

“的确,有件事,我想拜托你。如果我没撑过去,你去芳沙地铁站的储物柜,拿一样东西。”

“找个可以信任又有权势的人,在安全的情况下打开那样东西,并把它公诸于众。柜子的号码是0211,密码是23242526。记住了,千万不要让这件东西落入有心人的手里,不然,华国有难了。”

官天宇好像在交代遗言一样,把这件事情托付给了她。

可她没打算和这件事扯上关系啊?

她只想找回外公。

她重重地拍了他一下:“官天宇,自己的事情自己去做,我可没打算给你善后。”

“……”

“还有,一会儿我要给你取子弹、处理伤口,但你也知道,这麻醉药不是那么容易买到的,所以会非常痛,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其实,在没有麻醉药的情况下,舒心雅倒是希望他是昏迷的,那至少不会这么痛苦。

“有酒吗?”官天宇忽然问道。

“啊?”

官天宇微微睁眼,看着桌子那瓶酒:“那里不是有一瓶酒吗?”

“都这时候了,你还想喝酒?”

“笨蛋,不用喝醉,喝上几口,这酒一样有麻痹神经的作用。”

“原来如此。”舒心雅过去拿酒。

但看着手上这瓶四十多度的酒,她却疑惑了。

这酒是她刚刚买回来的,而她却是不喝酒的。

但奇怪的是,直觉告诉她,她该买一瓶酒回来,说不定什么时候能用上。

舒心雅打开瓶盖,喂官天宇喝了几口白酒。

“你忍着,我要开始处理伤口了。”

官天宇咬着牙,做好准备:“我知道,你尽管动手,我承受得住。”

舒心雅拿起刀子在伤口上切了一个三四厘米的口子。

瞬间,鲜血涌出,淹没了整个伤口。

她拿了棉花吸掉所有的血水,才把镊子伸进去。

不料,鲜血又涌了出来,根本无法看清楚子弹的位置。

她一边用棉花吸血水,一边小心地寻找:“官天宇,你忍一下,相信很快就可以找到了。”

可是,找了半晌,还是没看到子弹的踪影。

“再把伤口切深点,子弹不再表面,还要往里面切。”官天宇强忍着,额头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虽然喝了白酒,但毕竟不是麻醉药,怎么经受得住舒心雅拿着镊子在他的伤口里胡搅蛮缠呢?

她确定真的只是在寻找子弹,而不是故意折磨他吧?

“哦,好。”舒心雅吞了吞口水,颤抖着手,顺着刚才那道口子又切了下去。

这一刀比刚才那道要深很多,血水再次涌出。

“怎么样?找到了吗?”官天宇紧紧地拽着毯子,忍受着舒心雅不熟练的手法。

动手术不可怕,不用麻醉动手术更不可怕。

可怕的是,为他动手术的人根本就什么都不会,光在他的皮肉里乱窜了。

舒心雅拿了棉花吸掉所有的血水,镊子探下,仔细地找着,还是没找到。

“还是没有,怎么办?”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