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超级小医仙  >  第26章 所谓的正经人

第26章 所谓的正经人

2841 2019-07-22 15:31:48

“我是个正经人,我是个正经人……重要的事情多说几遍!”

王宇蹲在河边草地上, 尽管心里提醒着自己个,但就是管不住这俩眼珠子,死死盯着人家红裙子可劲儿看。

“ 这透视药水喝的跟故意似的,王海花这红罩罩,哎呦呦小三角还是白色的,她就不怕容易给弄脏?”

王海花的裙子刚到膝盖,王宇从这个角度往上瞅,一下就犯了女孩子的忌讳。

“看什么看 ,臭流氓!”

王宇看他连退两步忙捂裙子,心想你就可劲儿捂吧,悟出身痱子也全看见了,有双透视眼就是过瘾,能光明正大的偷看不说,关键她还一点不知道!

“ 王海花你啥意思,是你自己过来找我的好吗,我看你两眼都算耍流氓,那碰见真流氓还不得连看带摸呀,你要嫌我这流氓做的不够格,那就做回真流氓给你看!”

王宇咕噜爬起来,就往她跟前凑了两步。

这时,王海花真有点害怕了,她要被老爹逼的轻一点,都不会这个时候来找王宇。

“咱俩的事,你到底怎么想的!”


王宇一愣。

“啥怎么想的,咱俩有什么事儿,就相了一次亲,你还嫌弃我个农民。”

“你还装,明知道我不想嫁给农民,那你还跑去找我爹!”

“我去,王海花你可真是你爹亲生的,连不讲理都一个样,你爹挡我大棚的路不让过,我不去给他道歉给你道歉有用吗。”

“你胡说,你肯定跟我爹说啥了,不然我爹不会逼着来找你,还让我跟你说清楚咱俩的事,要说不清楚就让我做你老婆。”

王海花一噘嘴,提高声音抹泪时,王宇哦的声就全明白了。

“原来是这样啊,我说王支书咋那么好心,半夜让她闺女给我耍流氓的机会,敢情他是怕我再睡他闺女。”

王宇想到这儿,抬头瞄眼王海花隐去的红裙子,她身材比凤竹身子的可好多了,要不是因为自个有李佳,跟王海花睡一辈子也挺好。

“嗯王海花你这样,你爹的意思呢是说,他觉着我把你给睡了,怕这以后咱俩纠缠不清,就让你来跟我说要么结婚,要么以后断绝来往,免得我最后白白睡你那么多次,末了还不娶你做媳妇,现在明白了吧。”

“啊?混蛋我,我啥时候跟你做那事了!”王海花脸蛋子一红,气的原地直跺脚。

“哎这个锅我可不背,说咱俩做那事的混蛋是老爹,回头跟你老爹说咱俩没做那事,你老爹就不会逼你了。”

王宇也想给王海花说她老爹,是因为下午打着道歉的名义,把他跟凤竹婶子堵个正着,觉着自己不好惹怕就怕她闺女再吃亏。可这把柄一旦说破喽,那老王八蛋肯定就会撕破脸皮还去堵路。

一时间,王宇还真有些犯难了。

王宇想这些的时候,王海花热锅上蚂蚁似的,左右扭着头就在身边瞅,“你才是混蛋,敢骂我爹是混蛋,看我不打你!”

王海花瞅见河沟边有个棍子,发了个疯就过去捡,才刚弯身要拿棍子,脚上凉鞋滋溜一打滑,连人带棍子滑到河沟里,就嚷嚷着在水沟里扑腾起来。

“哎呦我去, 就算跳河也不能找个小水沟呀。”

王宇看她在水沟里扑腾,裙子冲到脸上也顾不上管,就知道王海花是真不会游泳,瞄眼她浸湿的白色內內,撂下手机就往水沟里跑。

这透视药水真不错,瞄人身上能过瘾,晚上还能当手电筒用,虽然不像白天那样亮,“我去不会这么巧吧,透视药水失效了!”

王宇正想着药水的好处,突然就感觉眼前一黑,瞬间就跟夜里突然关掉了灯光,啥也看不见的时候,觉着脚下猛踩了个空……

瞬间,王宇一个大马趴,顿时感觉身子底下一软乎,本来都爬到河沟边的王海花,又硬生生给王宇砸到了河沟里。

河沟里的水哗啦啦流着,月光从头顶洒在两人身上,王海花的身子没在水里,只露出个头死死抱住身上的王宇,生怕一松口就被冲跑似的。

王宇俩眼能看清些时,低头一瞅正在水里抱着自个的王海花,这才意识到刚才那是水软乎啊,而是王海花的身子软乎。

“王宇你干嘛,你是救人还是想杀人,啊混蛋,快从我身上走开!”

“啪!”

王海花反应过来小脸一怒,扬手就甩给王宇一个巴掌,当时就把王宇给打傻了。

“你个疯丫头想干啥,这不是两眼一黑踩空了吗,算了自生自灭去吧!”

这都他娘啥人,好心救个人还能挨打,不就是抓到她罩上了吗。

王宇拽开王海花的手,折身就要从水里起来时……

他猛感觉下面一阵子舒服,就跟那泥鳅想钻洞似的。

这时,王海花脸蛋突然痛苦,小脑袋努力往后一仰,鼻孔里就发出串儿闷哼。

王宇试着晃两下,低头看王海花道。

“咳咳那个王海花,你爹他嘴肯定开过光,我好像真把你睡了。”

“啊混蛋,什么是好像啊,你都已经进……王宇你死去吧,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你。”

王海花用力一扑腾,抬脚把王宇从身上踹下来,这才意识到水才刚到她膝盖,扒拉着滴水的裙子跑出水沟,连羞带气的指着王宇。

“你,你等着,我明天就告诉表哥去!”

“你爹都拿我没办法,我管你表哥是谁。”

王宇嘴里嘀咕着,看王海花捂脸哭着跑开,还有点意犹未尽。

他哎呦了声, 低头拎大裤衩上的水时,竟发现被血染红了一块,他看到这块还带体温的血渍,当时脑袋就懵了。

“坏了坏了,这下真在阴沟里翻船了,我把王支书家的黄花闺女,一下弄成不值钱的白菜花,这要让她那混蛋爹知道喽,那还得了。”

王宇本来还想着给李佳打个电话,可严么前他只想找到手机,赶紧回家钻被窝睡觉。

他连爬带跪的,在河沟旁边草地上找了好一会,总算找到了刚才撂下的手机,左右看看没人,撒丫子就往自个家里跑。

这一整个晚上,王宇在他地铺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

他抱着枕头左想想,右想想,噗嗤声就乐出了声。

“嘿嘿,难怪凤竹婶子偷男人,敢情弄这事还真挺过瘾,就是好事来的太突然,才刚开始就他娘的结束了,改天一定得从头到尾体验下!”

但王宇偷着乐时,却忽略了王海花提到的表哥。

早晨被老妈喊醒后,王宇端着饭碗朝大门口瞅了眼,几个工人正在盖好的幼儿园墙上画画,应该用不了多久,就能让村里孩子上学。

他想想这些天发生的事情,真就跟做梦似的,自己一个被校长开除的穷小子,没跟舅舅学成医术,倒认识了身边的李佳。

跟人家李佳八字还没一撇呢, 苏小柔又在自家门口弄了个幼儿园,昨儿晚还稀里糊涂把王海花给那样了。

王宇刚想到他俩大棚,春生就光着个膀子在大门口喊。

“王宇哥,俺今天去大棚里边点种子,恁别忘了带着肥料过去!”

王宇一愣,心想春生还真相信他,世上要有这么牛叉的肥料,王海花还那会想嫁给城里人呀。

“哦知道春生,你,你先过去吧,我还有点事,马上就把肥料给你送到大棚去。”

王宇丢下手里饭碗,朝春生喊了声就钻到厨房里,偷摸捯饬起来催生庄稼的药水,虽然他老爹也好奇这是哪门子肥料,不过经常见王宇弄这些东西,也就见怪不怪了。

就像李佳之前说那样,他眼光不只是这俩大棚,经过催生老爹种的庄稼跟芦荟啥的,王宇越来越发现只要用好催生庄稼的本事,在农村挣钱的门路还真不少。

就想着只要把路修好,这俩大棚就让春生弄去吧,自个再想其他赚钱的法子,他只要隔断时间给春生弄催生药水就成了。

王宇先弄了点补气的药水,这补气药汤子刚喝到肚子里,他就觉着浑身用是劲儿,砸吧下嘴还有股子草香味儿。

捯饬完自己个,王宇一下弄了7白酒瓶子催生药水,足够春生用十天半个月了,还剩下些药水就留在了脸盆里。

“老妈,我去大棚干活了哈,厨房脸盆有点肥料,回头让俺爹兑点水浇咱地里。”


王宇扭头朝堂屋喊了声,抱起7瓶子药水刚来到大门口,就看见幼儿园走出来俩姑娘,正朝他捂嘴笑着。

“咦,她俩咋过来了?”王宇疑惑了声,往俩人走过去。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