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超级看门人  >  第16章 土味戏法?

第16章 土味戏法?

2114 2018-06-20 14:06:36

  古馨儿瞪大眼睛,一脸惊讶的样子看着走出来的张逸,她开车找到这里,看到这边周围并没有住宅小区,还以为张逸故意欺骗她,寻她开心,哪里会想到他竟然会住在厂房里?

  

  原来他并没有欺骗自己。这念头从心中闪过,暴躁的脾气总算有些平缓了些,但是在看到张逸的衣着打扮,好不容易平息的怒意又有了升起的势头。

  

  鸡窝般的发型——虽然张逸已经梳理了,但是在古馨儿看来,仍旧是“鸡窝”。

  

  两个明显的黑眼圈——这家伙半夜不睡觉,说不定是个喜欢熬夜看某个岛国爱情动作片的死宅,噫,好恶心。

  

  体恤衫配牛仔裤——这穿的也太随便了吧,明知道是去作客的,却穿这么随便,真是没礼貌。

  

  脖子上的格子围巾——简直格格不入,难道现在的气温很冷吗?碍眼,碍眼,太碍眼了。

  

  从头品评到脚,张逸身上,就没有一处不碍眼的。

  

  张逸自然从古馨儿望过来的眼神中看出来她此刻的心思,如果是以前,他或许还会为此感到不舒服,但现在这种看轻的眼神却不会影响到他了。

  

  虽然还没彻底搞清楚“看门人”是怎么回事,但从白斯的话里多少也了解到一点模糊的概念,只要自己处于这个位置上,那么以后应该会源源不断的得到各种好处。现在的他,其实根本就不必太过在乎普通人的目光了。

  

  “上车吧。”古馨儿用眼神表达了一会轻蔑后,虽然万分不情愿,但还是开口让他上车。

  

  等张逸坐进车里,她便愈发觉得以这家伙的衣着坐自己这样小跑,实在是太违和了,明明是他档次太低,可他那理所当然的模样,反倒衬得自己的跑车像是个小丑,于是实在没忍住的道:“你就不能穿件体面点的衣服吗?我还没见过谁赴我爷爷的邀请穿这么随便的。尤其是你脖子上这个……这围巾也太土了吧。”这条围巾在古馨儿的眼里,实在是太格格不入了。

  

  张逸皱了皱眉,从电话里再到见面,古馨儿一直都是这种高高在上的嫌弃口吻,就算他再好脾气也有点受不了。

  

  他很想说,就是这条你看不顺眼的围巾,却正是救了你爷爷的大功臣。要是没有它,你爷爷还能安然无恙的在家里呆着?现在肯定还得躺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呢。

  

  “再说天气又不冷,你戴这个干什么?”古馨儿继续吐槽。

  

  “好吧。”张逸叹了口气,从脖子上拿下围巾,当着她的面轻轻一抖。

  

  古馨儿晶莹的眼眸猛然大张,一脸惊异的望着张逸手中的——现在,这已经不能被称为围巾了,而是就在她的眼前,竟然变成了一块四四方方的手帕!

  

  这怎么可能?

  

  难道是……魔术?

  

  可是……

  

  还是觉得很神奇啊。

  

  张逸满意的看着她惊讶的表情,随便的把“生死路”变成的手帕叠好,揣入裤兜。其实他之前也是受惯性思维,虽然改变了“生死路”的外观样式,但还是保持成围巾的样子,被古馨儿一嘲讽,他也觉得这种天气戴围巾确实有些为何。于是试着操控“生死路”改变形态,将之变成手帕。

  

  古馨儿在惊异了片刻之后,甜美的脸蛋上忽然升起一抹羞恼之意。

  

  这家伙当着自己的面搞这么个把戏是什么意思?

  

  她忽然想到那些为了讨女孩欢心的渣男们经常会学一两个小魔术,然后在女孩面前显摆,以引起女孩的兴趣,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

  

  张逸突然在她面前玩这手,这不是跟那些渣男一样的鬼把戏吗?

  

  可恶,太可恶了!

  

  “哼!”古馨儿冷哼一声,再也不看张逸,一脚油门,跑车箭一般冲了出去。

  

  张逸完全没防备,被狠狠的晃了一下,要不是有安全带拉着,说不定会一头撞到挡风玻璃上,古馨儿哼了一声,看他有些狼狈的重新坐好,心里总算好受了一些。

  

  一路风驰电掣,红色的超跑最终在一座跨院外停下。

  

  “你来啦。”

  

  张逸一下车,就见古老爷子竟然是坐在轮椅上,腿上打着厚厚的石膏,由人推着早早的就等在门口了。

  

  老爷子的脸色虽然还有些发白,不过精神却很好,带着笑的脸看起来相当慈祥。

  

  张逸怔了一下,古馨儿却已经焦急的跑了过去,埋怨又担忧的道:“爷爷,你怎么出来了,怎么不在里面躺着啊,您的身体可还不大好呢!”说着便接过了轮椅,要往里面推,却是推不动,原来是老爷子早按下了电刹。

  

  老爷子呵呵一笑,轻轻拍了拍古馨儿的手背,“没事没事。”他又抬头望向张逸,笑道:“小逸,嗯,这么叫你不介意吧?”

  

  张逸摇头,说实话,宜市也是数得着的一线大城市,在这种市中心的黄金地段能拥有一座面积不小的跨院,很能说明老爷子家世不俗,昨天虽然自己救了他一命,但这个内情也是不足为外人道也。

  

  即便是这样,这才第二天老爷子便邀请他来家中作客,还拖着病体跑到门口相迎,无论是看在这份诚意上,还是老爷子的年岁上,张逸都不敢大托,连忙笑道:“当然不介意了,您就叫我小逸好了。”

  

  古老爷子点点头,笑道:“这不是说话的地方,走,咱们进去聊吧。”他示意了一下古馨儿,古馨儿会意推起轮椅,这才终于是推得动了。

  

  小院里绿茵如翡,一条碎石小径蜿蜒其中,在两边种植的树木掩映间,颇有些曲径通幽的感觉。

  

  古老爷子看着跟在身边一起往里走的张逸,笑道:“小逸啊,昨天要不是你,我这把老骨头就算交代了,所以啊,虽然冒昧了点,还是想要请你过来当面致谢。奈何我这身体还没好,没法请你去别的地方,只好委屈你在我这里吃顿家常便饭。”

  

  张逸谦逊道:“您老太客气了,昨天我其实什么都没做,顶多就是怕您躺在地上着凉,盖了一下围巾……”

  

  古老爷子微微一笑,“我老古虽然一把年纪了,可还没老糊涂,虽然当时昏迷过去了,但被车撞那一下有多重我还是记得的,结果医院的诊断结果,嘿嘿,”他轻轻敲了两下腿上厚厚的石膏,笑得意味深长,“就腿上这么点伤。”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