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林雾晨光  >  第八章 第五起案件(一)

第八章 第五起案件(一)

2101 2018-06-19 13:55:28

梁晨回到包厢的时候,陆洋刚从一群敬酒的人中突出重围。

  他似乎一直留意着她的动向,这会儿见人进门急忙凑了上去。

  “还以为你遇见什么麻烦了,正要去找你。”

  麻烦倒还真是遇见了一点,不过无伤大雅。

  梁晨笑了笑,略过刚才的事情没有提:“没什么事。”说着抻头往里看了一圈儿,“夏津师兄呢?”

  陆洋一指门外:“接电话去了。你找他有事?”

  “没事。”梁晨摇头。

  “既然没事……”陆洋咧嘴一笑,“那你陪我唱首歌吧。”然后不容分说,一路拉着人去里点歌台前。

  那边两个学生会的师弟正在商量着点歌。见他们过来便识趣地让开,还笑着打趣了几句。

  梁晨充耳不闻。

  陆洋显然对两人的话挺受用,还特意瞟向身旁的女孩儿。眼神热度灼灼,里面的好感完全流露,不像平时那样多少有些遮掩克制。

  梁晨却似乎毫无感应,只目不转睛地盯着点歌机。

  唉……陆洋暗叹一声,有些挫败。可随即便调整好心态。

  他朝着梁晨凑近一步,像是因为噪音嘈杂怕她听不见自己说话,才有此举动。

  “你要点什么?”

  “你都会唱什么?”梁晨反问。

  陆洋笑了声:“看你喜欢。你点什么我都能唱。”

  他这话倒真不是吹牛。C大每年都会本市的师院还有体院联合举办校园歌手大赛。陆洋是连续3届的冠军,后来因为大四开始参与实践才没继续。而且他平时也喜欢唱歌,那时系里同学还给他起了个颇具恭维性的绰号:行走的KTV。

  “不是对唱的也行吗。”梁晨听着他语气中不自觉流露的自信,忽然起了坏心思。

  陆洋:“也行,一人一句呗。”

  “那我可真随便点了啊。”说话间,她纤细的手指飞快在屏幕上轻触几下,选定一首李娜版的《青藏高原》,又将它提到了其它歌曲前面。

  陆洋神色微僵,然而目光触及女孩子脸上的小酒窝时,一瞬又欢喜释然。

  “你故意的吧!”他哼了声,干脆切换了正在播放的歌曲,从一对情侣手中抢了话筒,然后塞进她手里一只,“要是拖了后腿,你可别介意!”

  而事实证明,情歌王子唱起来民歌也还是不错的。

  陆洋的声音不是特别清越的那种,但音准节奏很好,很会表达感情。即使降了八度依然耐听。反倒是梁晨挖坑埋了自己,声线忽高忽低,惹了不少笑话。

  她也不介意自己出了丑。原本也是打定主意不好好唱,省着以后再聚会有人拉着她亮嗓。

  一首歌唱完,服务生正好推了预定好的蛋糕进来。注意力被转移,没人再打趣两人的合唱。

  

  一群人闹到11点,终于张罗散场。

  陆洋身为主角被灌了不少,有几个法律系的师弟也喝得东倒西歪。梁晨因为有夏津帮忙挡酒,只喝了一杯香槟。

  夜色的地下车场有点考验技术,外面的广场又不好抢车位。梁晨来时便将车停在马路对面的一条小巷子的巷口。搭她车回去的是一对情侣,男的醉得东倒西歪这会儿只能靠在女朋友身上,勉强保持平衡。

  梁晨只好先去取车,再绕过隔离带回来接人。

  停车的巷子不长,十几步的距离就到另外一条街上。路灯明明是崭新的,却在她摁下车钥匙那刻闪了闪,熄灭了。好在车灯亮起,有了光亮,让人心里踏实几分。

  梁晨开门上车,抬手正准备调整后视镜,目光蓦地一顿……

  光滑的镜面中有人影晃过。待要仔细追寻时又了无痕迹,宛如鬼魅。梁晨几乎在第一时间抬手落下了车门中控锁,再回头看去,却发现车尾处根本不见任何人影。

  汗毛后知后觉竖起,莫名脊背发凉。

  手机这个时候响起,是夏津打来的。

  熟人的电话让她感到一阵安心,梁晨急忙划下通话键:“夏师兄。”

  “走了吗?”

  “没呢。”

  “顺便把我也捎回去吧,打不着车。门口左转第一个交通岗。”

  “好。”

  

  …… ……

  

  西城区原本属于C市中心地带。

  后来随着时代变迁,城市扩建,这里渐渐被边缘化,成了破旧的老城区。

  大半年之前,震惊全市的连环凶杀案在这里发生了第一起。时隔将近七个月,分局的指挥中心再次接到报案。并且案发地点距离第一起案件的事发地,只有两条街之隔。

  所幸的是,因为这段时间铺天盖地的安全讲座普及到位,市民警惕性大大提高。受害人在行凶者正要动手时产生警觉,并且及时逃脱,没有造成严重的人身伤亡。

  这案子现在已经是全市里的重中之重,连省厅那边都挂了号。分局指挥中心在接到报警后,除了调派警力去现场,还第一时间联系了市局的专案组。

  事发时刚好组里的胡小湖就在那附近,他接到电话后在赶去的路上又急忙给林珅拨了电话。

  林珅在接到胡小湖电话前,就已经接到了组里老张的消息。他嘱咐了胡小湖几句,让他注意现场细节后,便切断通话专心开车。

  “合着我这趟休假就是来给你当免费劳力的!”见他不再打电话,被强行拉上车的沈拓开始表达自己的不满。

  “呵……“林珅低笑了声,丝毫没有任何惭愧。但想了想还是补充一句,”回头请你吃大餐。”

  沈拓冷哼:“我差你那一顿饭?!”

  “不差啊。”林珅斜眼看他,“那正好我省了。”

  “雾草!”沈拓忍不住爆粗口,“禽兽!”骂了一句后转移话题,“你们局里调派人手过去了吗。这案子连我们局领导都时刻关注着。”

  “老张带人过去。他从局里走比我快。”林珅皱眉,“怎么这案子轰动全国了?”

  “那没有。”沈拓懒洋洋打了个呵欠,“四起连环案,算上今天的可能是第五起。多少年没有这么恶劣的案件了。省内系统的同僚都关注着呢!”说着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压力山大啊兄弟,加油哦!”

  林珅哼了声没理他。然后拿出个警灯,伸手探出窗外放在了车顶上。

  红色的光线亮起,在夜幕中无声闪烁。

  黑色越野车骤然加速,如疾驰的子弹,瞬间远去。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