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科幻  >  墓地里的夜光蝶  >  第九十九章 越发的不靠谱

第九十九章 越发的不靠谱

2628 2018-11-19 15:28:00

帝元16年1月18日上午10:45

距离出发之日,已是第四天。车队的速度还是相当快的,距离帝都越远,人烟就越稀少,不过这就说明,距离秋箬山就更近了一步。

毕竟,这里是地图上标注路径的最后一个县城了。

雪玥轻轻的抚摸着挂在脖子上百里云赠给自己的青玉梦蝶,也不知这个梦蝶,是否能给自己带来好运呢?

前方那个县城规模还算大,名曰桑海……这个县城并不临海,反而距离海洋很远。

至于为什么叫桑海……是这样的,传说这里曾经是一片大海,主管这里的海神脾气不好,便日日掀起巨浪,惹得四周的生灵不得安宁,天帝听闻此事以后很是愤怒,于是命天海之主把这片海从人间转移到了天上,使得这片大海与天海融为一体并便从人间彻底消失,这个暴怒的海神也成了天海之主的奴仆。

虽然是很不靠谱的传说,但雪玥还是很感兴趣的。

这里的土壤很好,每年的收成非常不错,自然也是富庶之地,每一个富足的地方,自然就有属于自己的传说。

这一路下来,众人也是累了,干脆就在桑海县休息一天吧。

话说回来。

帝国灭亡的消息传的当真是非常之快,起初姬旦还在头疼这种偏远之地不了解帝都的状况该怎么去解释,没想到任何一个重大的消息发生,就算信息在欠发达的地区,也会很快的接受的到,真叫人意外!

不过这倒是省了不少麻烦,桑海县令早就知道共和国统领会路径此地,没想到还筹办了一个欢迎仪式,到让姬旦意外无比,不过姬旦到很满足,毕竟这样刚好和了他的胃口。

姬旦喜欢的地方,雪玥未必喜欢。

雪玥呢……可真是皱着眉头沉默不言一天,晚上和姬旦同住的时候终于开口了,不过倒没有职责这位厚脸皮的统领,而是笑道:“我说姬旦兄,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容易被拍马屁呢,日后扶植上来一帮不懂规矩的小人就麻烦咯。”

“我还是有分寸的。”姬旦笑道,就算如此,姬旦还是很喜欢雪玥的,虽然雪玥老是“真相”自己,但是说真话的人并不一定都很讨厌。

“但愿如此!”雪玥诡秘的微笑着拍了拍姬旦的肩膀:“要知道你可是被先知预言活不过今年的人,说不定结局就成为了一个昏庸的领袖被有良知的民众当街斩首的大快人心的故事呢!”

雪玥倒是越来越毒舌了,姬旦皱了皱眉道:“你少拿那个破语言刺激我,我可不相信这种事。”

“切,要是不相信预言你就不会来秋箬山,我想你此行的目的远不止请个高人回帝都那么简单吧?其实你是怕死,来这里找出路吧?”

听雪玥这么一说,姬旦倒是沉默了下来,其实也确实如此,只是自己早已不能明确自己内心的想法罢了,随后点了点头,道:“总不能别人说我死我就必须死吧?”

“你总算是有点主见了,我还真以为你是一个让你死你就乖乖去死的人呢。”

“你能不能少说几句。”姬旦这下郁闷了,比起这样,倒不如像在刺杀华殇之前那样沉默呢。

雪玥看着一脸不愉快的姬旦笑了好久,道:“条件真高,我沉默你又觉得我反常,话多了你又不愿意,啧啧啧,公主也不像你这样啊,姬旦兄。”

姬旦一愣,随后身子一轻,缓缓的靠在床上道:“天呐,你怎么知道我内心想法的。”

“我可是探长,没有本探长捕捉不到的细节。”

“一定会有的。”姬旦疲惫的闭起了眼睛,淡淡的道:“去年那个梦蝶死亡案,不是到现在也没有结果嘛,我真的很好奇,背后那个杀人恶魔究竟是谁?当初你竟然还怀疑我……真是个好探长,我现在都想喊冤!”

“啊呸!”雪玥哼道:“要不是我坑你进监狱你能逃回飘渺阁吗?真是知恩不图报!”

“亏得你还知道坑了我。”

雪玥长叹了一口气,忽然满面愁容的道:“的确,那是我此生接到过的一件最棘手的案子。在刚接手这个案子的时候,我就知道凶手不简单,但是没想到随着案件的调查会发生那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甚至帝国都不复存在了,安排我调查这个案子的女王殿下也已经不在人世,凶手至今还逍遥法外,真是可悲,内乱时期那些盗贼杀手又由谁来管呢?苏予也没有下令继续当年帝国留下的案子,真是一大失误呢。我想那些犯人一定高兴坏了吧?”

姬旦没有理会雪玥的感慨,忽然问道:“总感觉你已经有不少线索了,为什么不继续呢?”

“我给谁去调查啊?上司的都挂了。我又不可能重新在做探长。”

“但是那个案子与小梦有关,不是吗?”

“我不会让梦蝶公主受到伤害的。”

“帝国都不在了,哪来的公主?”

雪玥也一头倒在了床上,笑道:“是啊,帝国已经不在了。但是梦蝶啊,永远是我心中的公主。”

姬旦大笑道:“这种话从一个极度不靠谱的家伙口中说出来真是有趣呢,啊,笑的我肚子疼。”

“够了!睡觉!”雪玥二话不说,一口气吹灭了祝台上的所有蜡烛,房间陷入了黑暗,唯有那清幽的月光悄悄的闯进窗子,陪伴着疲劳的远行者悄然入睡。

帝元16年1月19日上午8:45

琉璃县。

清晨的微光闯入官府宽敞的庭院,雪玥安静的坐在庭院中央,在寒冷的冬天里贪婪的汲取着难得的晨光。

忽然面前的大门嘎吱一下就被推开了。

一般人是没有钥匙的,就算是府中的人,又是谁那么没礼貌呢。

不料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带着斗笠的黑衣人,二话不说就急匆匆的赶了进来,一进来就立马扣紧了门闩。

桐见情况不对,抄起庭院中的扫把就对那人大喊道:“什么人,不许动!”

那人到不慌张了,默默的摘下了斗笠,解开了黑袍最上方的纽扣,一个熟悉的脸庞映入眼帘。

桐立马放下了扫把,还没来得及开口,那人就笑道:“好久不见,看来你在这干的不错,起码比图书馆好多了。”边说边脱掉了黑袍,问道:“汐曈呢?”

此人是龙浩宇,与之前不同的是,脸上多了一道新鲜的伤口。桐专注看着那道鲜红的伤口,一时没有回答。

“看样子是没来啊。”龙浩宇无所谓的笑笑道:“这个伤疤,没什么的,刚和朋友闹了些矛盾,于是就比了比剑,都怪我剑术还差些,于是就被伤到了。”

桐长出了一口气,此前还以为龙浩宇与萤烛司有关,原来只是比剑啊,真不知贵族们还有这嗜好。随后笑道:“也不知是哪位高人还能把浩宇兄打败啊?”

“不是什么高人,只是划伤了脸颊而已,至于他啊,已经被我砍死了。”

桐差点没晕过去,这话说的杀人像杀鸡一样容易……开玩笑的吧?

龙浩宇没有理会桐表情的变化,随后也不知是故意的还是不经意的问道:“听说共和国统领姬旦来找过你了,我知道你们认识,能给我说说他吗?”

“这……”桐最头疼的一件事情来了,他自然是知道姬旦身上很多不可告人的秘密的,这些秘密足矣使姬旦被送上共和国的断头台,可是两边都是朋友,这真的不好办啊。

龙浩宇见桐有点为难,意外的笑道:“不方面吗?那就算了,我不喜欢强求别人做什么或者说什么,因为我也讨厌被强迫,那种强迫人的家伙很该死!”

桐茫然的点了点头,虽然没有开口,但是这样一来,就表示姬旦真有问题了……

龙浩宇那无所谓的表情之下,究竟是否对这个细节在意了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