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科幻  >  墓地里的夜光蝶  >  第八十五章 猎人

第八十五章 猎人

3260 2018-11-02 10:55:05

脚下是出人意料的青石板路,抬头便是蓝蓝的天空。面前是个圆形的朱红色的门,就好像苏州园林一般。

姬旦怎么也想不到,帝国塔坍塌后,华殇选了这个这么僻静的皇宫所在地,这是历朝历代的国君都不曾做的事,不过在这里,反倒比金碧辉煌更加享受,不是吗?比起那刺眼的金光,姬旦到更喜欢碧水青天。

不过这种地方,又怎么让人操劳的起来呢?

古人云:“鸢飞戾天者,望峰息心。经纶世务者,窥谷忘反。”

山水之间,适合隐士居住,又怎么适合帝王居住呢?

真不知道,华殇是怎么想的。

压力过大而来这里放松的吗?

从小在阴森的地宫下长大的华殇,内心不知道承载了多少痛苦呢。

姬旦知道,杀死易,并不是华殇所为,而真正的幕后凶手,其实是自己,让人背了黑锅又来杀别人,姬旦的心中不觉泛起了一丝歉意。

不过离铉的箭,是无法再收回来了。

等待了许久,皇家卫兵终于允许姬旦进入了这个绿色的皇宫,出乎意料的是,在特殊时刻,皇家卫兵甚至都不对自己搜身,尽管自己没带武器,姬旦也对皇室的治安泛起了深深的质疑。

穿过了一个又一个庭院,跨过了一道又一道门槛,姬旦终于被送进了华殇的房间,出乎姬旦意料的是,华殇的身边还多了一个年长的老奶奶。

姬旦虽然心头狂跳,但没有说话,因为他正等待着一进门说好的突如其来的混乱,等待华殇转身跑出去,至于那个老太婆,姬旦自然不想去管,毕竟怎么看都是个没有战斗能力的家伙,不过人既然多了一个,就要多一份警惕。

就这样僵持了三分钟,计划中的场景并没有出现,姬旦就这样一言不发像个稻草人一样的站着。

不会吧,难道中了该死的萤烛司的圈套吗?难道该死的萤烛司故意就这样把自己送入了虎口,然后成为了一只待宰的羔羊?

姬旦的额头不禁冒出了阵阵冷汗,最终还是华殇先开口了,问道:“爱卿,身体不适还是有些不方便呢?”

华殇开口了,姬旦只得硬着头皮冷静的道:“话说这位阿姨是谁?这可是关于梦蝶公主安危的大事,此事不能叫外人参与进来。”

反正现在事情都这样了,不如先把人支走吧,反正自己不能轻举妄动,要是在没有人配合的情况下冒然杀死了这个可怜的女人,说不定自己下一秒就要进地狱陪她呢!

华殇微笑道:“没事的,她叫莎拉,不算外人。父亲死后,就是她把梦蝶带大,不会透露秘密的。”

“这不是透露不透露秘密的事情,我是被萤烛司威胁前来和您谈判的,单独会面,是萤烛司的要求,拜托。”

也不知姬旦早上吃了什么药,突然如此机智的说了这么一句话,看着瞳孔突然放大的华殇,姬旦差点吓的瘫倒在地,还好随后华殇眼中流出了两行清泪,随后淡淡的道:“莎拉,你下去吧。都是为了梦蝶公主好。”

“女王陛下千万要小心。”莎拉走时,用怀疑的眼神看了看姬旦,随后不忘叮嘱了华殇一句。

不料姬旦突然怒道:“我像是坏人吗?我好心好意为了梦蝶公主来,冒着生命危险,你居然怀疑我?”

一直想做一个好人的姬旦发自内心的说出了这段虚伪到极点的话。

“爱卿干嘛这么敏感!”华殇训斥道:“莎拉她不是这个意思,大家都是为了帝国好,姬旦你也是帝国的大臣,我知道你掉进那个地宫以后遇到了什么你所不能理解的事情,我理解你!请你不要激动,你会没事的,好人一生平安。”随后华殇挥了挥手示意莎拉马上赶快离开,免得再生事端。

听华殇这么一说,姬旦心里就更加的愧疚了,若是计划顺利,说不定华殇早就死在了自己的枪下,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姬旦一直不能理解,华殇的父亲,哥哥,丈夫。都死于萤烛司之手,他为什么不去报仇呢?她的心,究竟在想着什么呢?

华殇看姬旦不语,微笑道:“现在没事了,没人会偷听我们说话。爱卿,告诉我,萤烛司到底把梦蝶怎么样了?”

“我也不知道,那天我在狱中被劫走后,无意中在萤烛司碰到梦蝶和雪玥,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出现在那里。”

“看来是萤烛司的人把你们都抓去了,你怎么又出来了?”华殇急切的看着姬旦,真的想把一切都问个清楚,可惜现在姬旦口中的,全是谎言。

“就是为了梦蝶啊,因为陛下你安排人刺杀了易,导致萤烛司的人很愤怒,他们想要杀死梦蝶公主来报复你。”姬旦就在这短短的几秒钟编出了一个完整的故事,真是厉害啊。

“可恶,那帮畜生!”华殇突然紧紧握住了姬旦的双手,焦虑的道:“爱卿,我们该怎么办?梦蝶该怎么办?”

看着快哭的华殇,姬旦不觉脸红了起来,毕竟自己撒的慌,当真是伤害到了眼前的这个女子,但是一个谎言不得不用下一个谎言继续编织下去,姬旦故作无奈的道:“既然我来了,就说明梦蝶公主还有生的希望,萤烛司的条件是,陛下你……嫁给萤烛司的新任的大主司……让他来做帝国的王。”姬旦并没有说出龙浩宇的大名,毕竟他已经不再想这样卖队友了,应该是说是用谎话坑队友!

“休想!”好像姬旦要娶她似的,华殇不住的朝着姬旦大喊:“这不可能,一定还有其他办法的!”

“冷静,请冷静!”姬旦装作老好人一般的安慰着自己即将杀死的女人,叹气道:“你就不该刺杀的易的。”

靠,这还真是虚伪啊!元凶在黑锅面前还敢这么说!

不料华殇也突然愤怒的道:“那都是别人嫁祸给我的,我从来都没想过刺杀那个变态,没想到全世界都认为我是刺杀易的凶手,为什么会这样啊!”华殇终于忍不在姬旦面前嚎啕大哭了起来,这让姬旦更加的尴尬了,仔细想来,华殇不过是个萤烛司的傀儡,飘渺阁的替罪羊罢了,姬旦清楚的看到,这个年轻的女王已经有了几丝白发,真的是不容易啊,自己究竟该不该杀她呢……杀了她,遗诏的事情将会公开,华梦德的理想将会实现,不过这样自己就杀了一个无辜的女子,自己死后也会下地狱,自己都说了那么多谎话,如果在现在这一刻拯救华殇,说不定自己就能够得到上帝的宽恕了呢。

姬旦的内心矛盾无比,也就在此焦虑之时,外面传来了鸡人通报梦蝶公主到的叫声和紧接着传来的枪声。

真是郁闷了,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个时候来。

在萤烛司的意料之中,悲痛中的华殇突然在悲痛中惊醒,也不顾身边的姬旦转身就向外跑去,就在这一刻,姬旦急忙翻出了第二个抽屉里的手枪,追了上去,喝道:“别动。”

当华殇惊慌失措的转头看向突然取出手枪的姬旦之时,他也终究是没有狠下心来开枪,不料自己居然还温和的开口道:“有皇家卫兵在,梦蝶公主会没事的,萤烛司的人不会轻易杀死梦蝶的,他们的目标是你,快逃吧,我来保护你!”

“好!”没想到华殇那么听话,转头就朝反方向跑,对姬旦说道:“你跟我来,这里有密道的。”

“好!”姬旦跟了上去,不过事到如今,姬旦也没有打算放弃杀死华殇,刚好现在取得了华殇的信任,和华殇单独逃跑,必定有绝好的机会刺杀的,不论过程如何,杀死就算成功了嘛。”

走进密道的华殇,忽然缓下脚步,对姬旦道:“抽屉里的那把枪,是怎么回事?”

姬旦一愣,尴尬的道:“这个以后再说,陛下逃命要紧。。”

“放心吧,这里很安全”华殇擦了擦泪水,不再说话,转身继续前行。

的确,密道的门一关,就再也听不到外面的嘈杂声了。姬旦叹道:“真是不可思议,这里居然还有密道。”

“狡兔三窟。”华殇沙哑着嗓子说出了这四个字:“我现在就好像是一只可怜的兔子,只有靠着这些密道才得以生存,外面都是要杀我的猎人,一出去便会死亡,我知道现在很多人想要杀死我,很多人效忠我都是为了帝国的财产,没想到,你一个文官,居然冒着生命危险说要保护我,真是令我感动。”说着说着,华殇再一次留下来眼泪:“我知道,我逃不了多久的,你走吧,我不想牵连到你,毕竟你只是个诱饵,没人会主意到你,也没人想杀你。”

“不。”姬旦淡淡的道,终于说了句实话:“其实我也是个猎人,你正是我的猎物。”姬旦满心愧疚的举起了枪,枪口对准了华殇的眉心,充满歉意的道:“对不起。”

“你真可爱。”华殇笑笑道:“真是个磨蹭到要死的猎人,不过真能骗取猎物的信赖啊,没事的,猎人不必向猎物道歉。”

“我必须道歉,因为你是个好人,你很善良。”纵容现在杀死华殇只是简单的扣动扳机的事情,但是姬旦却紧张的满头的大汗,最讨厌做决定的姬旦,现在可怜的要决定别人的生死。

“额……善良吗?你是第二个说我善良的人。”

姬旦一下就猜到了第一个对华殇说那两个字的人是梦柯,没想到自己和上一任阁主还蛮有同感的。

冰冷的枪口早已对准了华殇的眉心,终于,姬旦又说了声:“对不起。”便握紧手上的枪,紧紧的闭起了猎人的眼睛。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