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科幻  >  墓地里的夜光蝶  >  第八十七章 凋零

第八十七章 凋零

2677 2018-11-02 10:55:17

姬旦不在说话,伴随着火把的微光前行。

帝国的战士时不时回头看一看这个奇怪的话也不说的男子,也时不时看一看走在前面一言不发的华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些帝国战士们知道,临时皇宫遭到了袭击,所以他们猜华殇从这个密道逃了出来,但没有想到跟随华殇的还有这么一个从未见过的男子。

怎么看也不像是皇家保镖,毕竟这个瘦弱的男子连枪也没有带。

夜已深,走是走不回帝都了。

更何况,现在不知道帝都会是什么样。

帝国的战士们把女王送进了一个皇室才能使用的客栈中,姬旦也住了进来,等待黎明的到来。

深夜,姬旦迟迟没有合眼。

自己这个样子,怎么能回帝都呢?怎么有脸见飘渺阁的弟兄呢?自己真是个懦夫,连杀人都做不到。

众人把希望寄托在自己身上,自己却辜负了大家。

真是个不合格的阁主呢!

姬旦越想越焦虑,他现在的心情非常槽糕,恨不得冲出去就把华殇给杀了,可是,自己主动丢弃了武器,华殇的身边又多了十几个战士,自己真的是无从下手呢?为什么不早些毅然决然的想要杀死华殇呢!

自己真是个磨蹭的肉蛋!

唉,不知现在有没有机会再杀死华殇呢?

机会总有的,纵容自己已经失去了无数个机会。

不过,一件事情,只要还想去做,只要你足够的耐心,和足够的敏锐,机会,总会有的。

既然睡不着觉,就出去走走吧。

毕竟华殇并没有叫人看着姬旦,也没有限制姬旦的自由,哪怕自己现在突然离开了,华殇也不会多说。

毕竟一个懦弱的猎人对猎物是毫无威胁的。

姬旦穿好衣服走出了客栈,虽然一天来经历了不少,但是那白色的帝国大臣的服饰依旧洁白的一尘不染。

月色正浓,下着小雪。

真是不可思议,能看见月亮的晴朗的夜晚,依旧会下雪。

雪月,是那么的美丽。

柔和的月光为大地画满了银妆,在空中,也不夺取那闪着微光的点点星辰,毕竟那一颗颗努力散发着属于自己光芒的星星,是何等的不易,是何等的美丽,善良的雪中明月,是不会与那些可爱的小星星比美的。

一月,依旧是那么的寒冷。

在位于北半球偏北的某处平原上的帝都,恐怕要四月才能迎来春天了。

有诗人说:“二月春风似剪刀。”那是南方的春,然而北方的神,好像更依恋冬天呢。

唯有冬天,才会有雪月。

当春暖花开之时,低调的雪月会把一切交给能够点缀鲜花与江水的春月。

那个叫张若虚的本书作者的故友,写过一首全唐最出彩的诗,便叫做《春江花月夜》了。

春月很美,也很神秘,比张若虚本人,还神秘呢。

踏着在北方几乎见不到的还留着些积雪青石板路,姬旦独自一人默默的前行,忽然在黑暗深处看到了几点微光。

微光是火把,举着火把的人,是护送华殇的帝国战士。

他们并没有足够的盘缠住进客栈,华殇也拒绝了他们的保护,原来,他们在这里休息,看来深夜无眠的人,不止是姬旦了。

姬旦朝那些士兵走近,原来他们在喝酒,喝着帝国少有的杜康酒,这来自古老东方的酒,承载着千年历史的气息依旧是那么的芬芳。

战士们在谈论着华梦德,谈论着这个伟大帝王的丰功伟绩,他们沉醉于华梦德那个令人热血沸腾的年代,就好比沉醉于这沉淀着历史气息的杜康酒。

战士们看到姬旦,一个好像是队长的人礼貌的问道:“这位大人,你来了啊?客栈住不惯吗?”

姬旦摇了摇头,道:“心情不好,出来散散心,赏赏夜色。”

“大人真有雅兴。”另一个战士道:“大人究竟是做什么的,有什么事惹得大人心情不好吗?”

姬旦沉默了许久,道:“我是帝国的内务大臣,我叫姬旦,你们或许在报道上看到我是杀人恶魔,但其实并不是,我是被冤枉的,不然我就不会在华殇的身边,至于所愁之事,真是一言难尽啊!”

“原来大人就是姬旦啊。”一个战士道:“我相信大人,大人看着不像是坏人,心情不好,就喝点酒吧。”

姬旦笑笑道:“我从不喝酒的,你们不曾听过,‘借酒消愁愁更愁’一说吗?”

“大人还是喝些吧,喝醉了,把一切烦恼说出来,就没事了。”

姬旦抬头看了看夜空中的雪月,微笑道:“也好,那就喝一些吧。”

第一次喝酒,还是白酒,虽然很辣,但是很痛快。

不会喝酒的姬旦果然不胜酒力,小酌几杯,便醉的不成样了。

醉醺醺的姬旦,稀里糊涂的,说出了不知多少足以使帝国改命的秘密,他说了华梦德,还说了梦柯,还说了那个遗诏的秘密,以及华梦德与梦柯的秘密,说出了飘渺阁,甚至说出了自己其实是来刺杀华殇的。

说道最后,姬旦连连骂自己懦夫,便睡着了。

次日,姬旦醒来,发现自己睡在客栈里,想想自己昨天喝多了,便吓的脸色惨白,完了完了,在那个美丽的夜晚,居然把什么都说出来了。

唉,这便是死前的满足吧。

把什么都说出来了,心情顿时好了许多,也不用在面对什么了,死了就死了吧,一切都将结束,再也不用去面对人世间无休止的纷争了。

死亡,便是解脱。

自己死后,说不定雪玥大仙还会像庄周那样击缶而歌呢。

正当姬旦绝望之时,一个帝国战士悄悄的凑到了姬旦耳边,轻声道:“大人,我们愿意帮助你。”

姬旦一愣,半天没有反应过来战士是什么意思,便问道:“帮助我什么?”

“杀死华殇,实现华梦德大帝的遗愿,终结帝国,建立属于爱的共和国。”

姬旦一惊,随后大喜道:“你们真的愿意帮我?”

“当然愿意!”一个个热血的战士,早就想要成为英雄,想想能够帮助姬旦实现华梦德大帝的遗愿,想一想能够为帝国的未来而战斗,就兴奋不已。

忽然,客栈房间的门被打开了,华殇犹若幽灵一般的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众人大惊,不知如何是好。

华殇微笑道:“不必害怕,我都知道了。我果然,只是帝国的累赘罢了,从来没有为帝国的子民做过什么,我罪该万死,我自己来为自己做了断吧,这样,我还是为了人们的未来做了些贡献。”

姬旦不知道自己怎么被帝国的战士们送进的房间,也不知道华殇怎么知道这些秘密的,一切发生的太快,真是让人疑惑。

随后,华殇的眼中流出了两行清泪,对姬旦轻轻的道:“姬旦先生,在我死后,你能帮我做一件事情吗?”

“什么事?”姬旦看着华殇,不会再有丝毫犹豫与同情了,不管华殇是个什么样的人,今天,她必须死。

“我死后,萤烛司的人,就交给你来对付了,我恨他们,狠他们从小把我关进那暗无天日的地宫,恨他们杀死了我的的哥哥以及父亲,恨他们杀死了我的丈夫,你,为了人们,也顺便替我报仇,好吗?”

“我答应你。”姬旦断然答应了华殇的请求,正义感十足的道:“那些视人命如草芥的恶心人,就算他们拥有统治世界的力量,我也会把他们杀光!要不是他们,女王陛下如今也不会这样,请允许我最后再叫你一声女王陛下。”

对于姬旦的回答,华殇很是满意,她含着泪水与微笑轻轻的点了点头,不留一丝遗憾,咬破了自己的舌头,鲜血从嘴角不断的流出,身子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姬旦闭起了眼睛,不停的问着身边的帝国战士:“她怎么了?”

“大人,她死了。”

一个美丽的生命,就此凋零,若现在是夜晚,一定会有流星划过,用自己随后一丝对人间的留念,给生者,带来好运。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