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科幻  >  墓地里的夜光蝶  >  第五十八章 做事需淡定

第五十八章 做事需淡定

2150 2018-09-25 15:44:32

等伤好了,再回图书馆试试吧。

就这样一直安安静静的活下去也好。

平平淡淡,与世无争。

自己的命运是自己决定的,差点被姬旦那个相信宿命论的家伙给骗了呢。

原来自己的心脏在右边啊,自己也是第一次知道。

也难怪姬旦打偏了。

姬旦究竟是不是故意让自己活下来的呢?

只有姬旦自己才知道把。

总之,自己的医药费和在医院的食物费用都从帝国的国库里支出,就该出院的时候再出院吧。

至于那个叫月依寒的探长为什么就如此轻易的放过自己,也不必多想。反正日后的安静日子也无人会打扰了。

15年12月25日上午8:00

雪玥醒了,看着一旁的还在睡梦中的梦蝶。忍不住摸了摸这可爱的公主的脸颊,她像他父亲多一点,但遗传了华殇女王的哪一点基因呢?或许是无缘由的阴森气吗?

雪玥想起了梦中萤火蝶聚集在梦蝶身边的场景,但是那很美,并不恐怖,也没有什么值得人害怕的地方。

究竟遗传了华殇的那一点呢?

雪玥并不喜欢梦柯,如今更加不喜欢华殇。

但是梦蝶却那么的可爱,迷人。

孩子的性格与父母一定是有关系的,但不一定要像父母。

这个叫梦蝶的孩子,一定是个了不起的女孩子。

梦蝶把梦柯和华梦德比做太阳。雪玥则认为只有梦蝶才能配上太阳一词。而且更像是冬天里那温暖的太阳。

冬日嘛,就是用来代替夜晚的雪月的。

白天是冬日,晚上是雪月。

这是多么完美的组合。

昨晚,梦蝶在给雪玥讲故事。讲沙拉曾经给自己讲述过的故事。

直道看着雪玥睡着,梦蝶才停下,看着熟睡的雪玥,吻了这个有些胡渣的大叔脸。

外甥女给叔叔讲故事,这是多么可爱的一件事呀。

天亮了,雪玥看着梦蝶可爱的脸颊,也想吻的。可,这是自己外甥女啊。自己干裂的嘴唇怎么能够触碰这白嫩的肌肤呢。

就像萝莉控的安徒生终身未婚觉得自己配不上自己所喜欢的公主一般。

远处的一间房,姬旦也醒了。他并没有打扰雪玥和梦蝶,而是走向了那个先知的房子“村长之家”。

姬旦的精神不错,看来昨晚睡的很香。

那个老者还在睡觉,姬旦先是很礼貌的敲了敲门,结果先知不醒,随后干脆用踹的。先知无奈,穿着睡袍睡眼朦胧的给姬旦打开了房门,问道:“阁主啊,你什么事情那么急?”

“喂,老家伙。你知道梦蝶是谁,难道不知道雪玥是谁吗?你不是先知吗?”姬旦有些出人意料的激动,揪着先知的衣领不放,平时儒雅非常很懂礼仪的内务大臣此时完全不懂得尊重长辈这一基本的礼仪。

“他是谁我怎么知道?”先知虽然老,但比细胳膊细腿的姬旦要健壮很多,一把便把姬旦推倒在地,这个贵为阁主的姬旦看来在先知眼里就是个冒失的小鬼罢了。

“他可是梦柯的弟弟!亲弟!如假包换的亲弟!你看人不是很准吗?怎么这次瞎了?我问你,这个人是不是有哪里不对?”姬旦立马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看来这两人关系素来不好。

那个老者也大惊:“他居然是是梦柯的弟弟?为什么梦柯那小子从来没给我说过?”

“你都是快九十岁的人了,真是老糊涂。他为什么会给你说?话说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你也知道梦柯死了吧?否则也不会一见我就叫我阁主!真是酸……你至于在小梦面前这样吗?”看来两人不是一般的熟悉。

“接下来你就安安静静待在这吧,静观其变,胜利是属于我们的。年轻的阁主。”那老者倒是很是轻松,毕竟活了将近一个世纪的人,又有什么风浪没经历过呢?

“那么遗诏的事情?”姬旦的表情严肃了起来,看来在雪玥面前的自信完全是装的,自己心里完全没有底。

“那都是小事。”老者不耐烦的道,这点倒颇像雪玥。

“怎么会是小事呢!梦柯为此而牺牲!你居然看的那么淡……你以为自己是庄周啊,你也要击缶而歌不成?”姬旦表情很复杂,都快哭了,显然对着不紧不慢的老者很无奈,但又很需要他。

“所以说你这小子和梦柯那孩子把小事看的太大了,所以做不成当年华梦德老兄做成的事情,他也是晚辈,只是没能像我一样活到今天。听老夫一言,耐心等待吧。我可不想在活着的时候再看见你牺牲了,你还年轻,起码还能活个六七十岁。不要把小事玩大了。”

“那我该怎么做啊!”此时的姬旦意外的像个无知的孩子。

“就在这里好好休息吧,那两个孩子也是,刚好这几天可以带他们参观参观老夫亲手塑造的这近乎完美的飘渺阁,在这里安安静静的享受九天,只要九天,外面的世界则会有天翻地覆的变化,相信我!只需要安静的在这里玩九天。”

“九年了,你真是一点变化都没有。”姬旦转身淡淡的道:“好吧,当年华梦德没听你的意见吃了大亏,我可是也要活上几百岁的人,那么就听你一言吧,说九天就九天,你可别耍我。”

“哈哈,姬旦啊。你知道吗?老夫就喜欢你这点。”那个老者忽然温和的笑了起来。

“哪点?”

“想成大事又没主见,我去世后你该怎么办呢?你现在可是飘渺阁主啦,小子,你已经不是当年在萤烛司处处被人照顾的新人了,很多人的命运现在都托付于你了。你想想老夫还能活多久啊,还要天天被你虐待一番,好在你有我,可以走正确的路,我去世以后你又怎么抉择呢?你善于听别的人意见,那么这个世界没有可信的人又怎么办呢?”

“可是梦柯和华梦德就是因为太有主见太固执而牺牲了!”姬旦的双腿颤抖,显然在恐惧着什么:“你知道吗?老头!我现在超级怕死!已经很多人在我身边倒下了,看他们的死相,真是恐怖到了极点!虽然我也杀过人。”鸡蛋想起了桐:“但是我很怕!”

“没有什么好害怕的孩子。”先知笑了笑:“未来很美好,华梦德和梦柯不一定是错的,我也不一定是对的。我只是年龄大了点,但也不是神,就像你所说的,我真是老糊涂咯。”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