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科幻  >  墓地里的夜光蝶  >  第六十七章最后的阴阳蝶

第六十七章最后的阴阳蝶

2313 2018-10-10 17:03:38

第五天。

帝元15年12月30日清晨

距离桐上班的时间还有十二天。

距离先知预言变乱之日还有四天。

距离帝国建立纪念日还有两天。

但是这与往年不同,这时人们本应该在大街忙碌着准备隆重的庆典。但是今年的街道却无比的安静。

震后的帝国荒凉无比。

亲王死亡后,整个被爱充满的帝国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恐惧之中。

帝国的女王华殇取消了帝国的各种节日庆典。

帝国战士无时不刻的都在街道上巡逻,街上除了照常上班的人们很少有人往来,想是人们依旧认为姬旦被抓后依旧存在一个杀人恶魔存在于这人间。

难道姬旦真的不是报纸上所说的杀人恶魔吗?

按理来说,真相大白之时应是帝国人民举国欢庆之时。

但是如今则不是这样。

街上安静的可怕,人们依旧觉得这个寒冬的空气令人窒息,杀人的恶魔依旧犹若一个幽灵一般游荡在人间。

杀戮还将继续。

只是接下来一场场恐怖的凶杀将不会被公开。

因为所谓的“恶魔”已经落入了无法逃脱的深渊之中。

既然恶魔已经落入了上帝的怀中。

那么……怎么可能还会有可怕的死亡案件发生呢。

一切的恐怖都将归于沉默。

然而……沉默将是最令人恐惧的所在吧。

传说幽灵孕育于黑夜中的宁静,那么宁静的所在,便是恐惧所在了。

第五天了。

桐再一次赋闲在家。

可是让一个闲不住的人闲坐下来,真会是度日如年啊。

一大早,便要去帝国的大街上跑跑步。

这本是桐应当急匆匆的赶去帝国法学院的图书馆上班的时间。

现在桐再也不想去那里了,自己往日朝夕相处的同事犹若恶魔一般曾经存在于那里。虽然那些让人理解不能的变态们已经被龙浩宇一律炒鱿鱼了,但是他依旧不愿意回去了。

有些极力想要忘却的回忆,却像一部想关也关不掉的恐怖电影,不停地在脑中与眼前闪现。

其实闲下来也好。

虽然忙碌会使自己忘却,但是安静下来也会看开很多很多事情吧。

与其躲开他,不如去解开他吧。

一切恐惧如浮云。

桐不知不觉的来到了戒备森严的帝国广场,往日的这里,热闹非凡。这是平民唯一可以进入的属于皇室的领地。

站在帝国广场朝正前方看,已经不见那宏伟高大的帝国塔。

在这边被皇家卫兵厚实的靴子踏来踏去的帝国广场周围,亲王被刺杀于帝国议事厅,地震摧毁了许多皇室建筑,在以帝国广场为中心的帝都之下,埋葬了藏着许多秘密与故事地宫。

所有的故事都从这个充满秘密的地宫开始。

然而地宫的秘密还尚未被人发现一角,却因为不速之客而坍塌毁灭。

不过这也不能怪雪玥了。

完全属于“巧合”。

桐被皇家卫兵拦住禁止向前。

“恶魔”被锁入牢笼。

皇室依旧在担心一切,禁止这里,禁止那里,好像怎么都不会安全一样。

这样又怎能让臣民信服呢?

今天是第五天了。

雪玥大仙难得早起了一回,距离预言兑现的日子还剩四天,雪玥的心情总有一些复杂,这复杂的心情就好像要和女神约会一般忐忑。

该如何面对呢?

雪玥纠结姬旦更纠结。

一大早,梦蝶的小手拉着雪玥的大手在这个与世隔绝的村庄街道上散步。

令人奇怪的是。

已经来到这里五天了。

不过是个简陋的不能在简陋的村庄罢了。

居然一点厌恶之感都没有。

难道自己已经达到了轩辕黄帝时期人无欲的境界了嘛?

倒不是没这种可能,毕竟雪玥是超凡脱俗被梦蝶公主一眼相中的大仙嘛,大仙领悟仙道还不容易吗?

有着梦蝶公主的陪伴,雪玥的自然也不会那么焦躁了。

安安静静的在等待四天吧。

可怜的姬旦就不一样了。

表面上他全盘接受了先知的意见,但是五天之后,帝国一点动静都没有,探子们丝毫也没发觉帝国会出事的迹象。

姬旦已经是这四天中第三十六次去找先知了,其实姬旦也没有什么事情,只是除了担心还是担心,哪怕先知无数次叫自己放宽心,姬旦依旧是不放心。

这样找下去怎么是个头啊。

除非到了九天之后预言兑现之日。

兑现了倒好,关键是怕他兑现不了。

那么这一百多人的九天岂不是白白被浪费了吗?

如今的先知。

曾经的周道。

不会这么坑吧?

不过这次姬旦来先知的桌上多了一样东西。

是一只蝴蝶。

一只半阴半阳的蝴蝶,一只翅膀成黑色,一只成白色。

姬旦有些兴奋,难道先知要给自己什么预示了吗?

或许是如此吧。

还没等姬旦开口,先知就笑道:“这是一只蝴蝶。”随后故作神秘的停顿了下来,可是这种停顿真是白痴,姬旦心中暗骂了一句“废话!蝴蝶都认不得嘛?”

先知看着姬旦奇怪的表情,再次开口了,缓缓说道:“这是一只特殊的蝴蝶。”

又是一句废话。

普通的蝴蝶也不会长个奇葩样被你拿出来显摆了吧。

“这个蝴蝶的长相倒不算特殊,半黑半白罢了。”

这还不叫特殊,那么怎么才算特殊呢?

姬旦的表情越来越怪,周道则永远都是一副和蔼的笑脸。他继续用那软绵绵的声音道:“我说这只蝴蝶特殊,是因为他是全世界唯一一只,也是最后一只同类的蝶,它的名字叫做阴阳蝶。”

“据说蝴蝶的寿命不会很长。”姬旦淡淡的道:“看来它也将要去世了,真是荣幸能看见最后一只‘阴阳蝶’了,只可惜过不了多久,这种蝴蝶将会一只也不存在了,真不可思议……一个种族就要灭亡了。”

“也许灭亡是好事,因为他们如同人类一样,有着剧毒。”随后周道敲了敲蝴蝶上方透明的要是不敲姬旦绝对发现不了的玻璃之上。“但是他未必会灭亡,就像同样有着剧毒的人类也不会很快灭亡一样。”

“它是雌雄同体?”姬旦立即问道。

先知有些意外的笑道:“不愧是梦柯看中的人,真聪明,答对了。”

“你想要说什么,这和预言有什么关系吗?”姬旦现在真是满脑子都是先知的预言了,这也没办法。

毕竟这个预言承载着梦柯与华梦德的灵魂,关乎一百多人的姓名。

“我的意思是你与其找我不如自己决断。”先知笑道:“就像阴阳蝶这个种族是否会灭亡掌握在你的手中一样,你想要杀死它,那么这个种族就会灭亡。你想要好好的培育他,那么他们将获得新生。”

“这不取决我。”姬旦安静的转身离开了,心中仿佛已经有了答案。

转身离开了“村庄之家”。

关门的那阵风仿佛吹进了玻璃罩,断送了可怜的阴阳蝶最后一丝生机。

生死也不取决于它。

不取决与阴阳蝶。

吗?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