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科幻  >  墓地里的夜光蝶  >  第九十三章 琉璃县

第九十三章 琉璃县

2427 2018-11-09 16:17:34

帝元16年1月10日上午6:30

桐带着龙浩宇的推荐信,亲自驾着驴车离开了帝都。

自己不久前才来过帝都的郊外呢,那时,自己跟着龙浩宇,穿着骑士的服装,在郊外看雪。

此时此刻,帝都的雪还未化,太阳高照,却还是寒冷不已。

桐穿着大衣,带着羊皮帽,一双羊羔皮手套紧紧的握着缰绳,毛驴在雪中快步前行,在雪地上留下独属于自己的痕迹。

郊外的路上空无一人,偶尔有一些商人的马车往来。

在不主张外出的这里,又有谁会冒着严寒去别处呢?

驴车在雪中前行,桐的心情无比的复杂,不知道把推荐信给了汐曈以后,会发生什么呢。

帝国已经悄无声息的灭亡了,也不知道龙浩宇给自己的工作还能不能留住,那么好的待遇,失去就可惜了。

话说,自己从帝都离去之时,还无一人送别呢。

离开了姬旦,桐新交了两个朋友,一个是月依寒,一个是龙浩宇。这些天,这两个家伙还真是从人间蒸发了。

连个影子都找不到。

也就是和龙浩宇与月依寒二人同时失联后,报道称华殇被姬旦所杀,帝国的时代结束,共和国的时代开始。专制与阴谋的时代结束,民主与公开的时代开始。

龙浩宇只是告诉自己九天后上班,也没有具体到几点,只是说去琉璃县官府找汐曈报道,结果走的时候别说给桐交代些什么了,龙浩宇干脆就不出现,这真叫人郁闷。

五个小时后。

帝元16年1月10日上午11:30

桐看到了来往的马车。自己那迷你的驴车沿着小道前行一刻后,看到一堵大约三米高的城墙,很厚,城墙上方可以让四人同时通过,围墙属于那种矮胖矮胖的,很是可爱。

城墙的正中有一道还算宽敞的木板门,城门上挂了一个蓝底的大牌子,上面写着“琉璃县”三个黑色正楷大字。

门前种着两颗梅,生长在用青石砖围住的一小圈泥土里,城门的入口和道路都铺满了石板,石板上还有依稀可见的脚印和车辙印。

年代有些久远了,石头被磨得光滑,很容易使人滑倒。

驴车缓缓的进入城门,是一个狭窄的小巷,虽然没有汽车,但也是会堵的。

今天人真多,桐也立刻明白了其原由。

因为帝国灭亡的消息可能早已传到了琉璃县,也许因为这件事官府正在忙碌呢。

自己来的会不会很不是时候?

管他呢,找到汐曈县令再说。

穿过了拥挤而又嘈杂的人群,桐终于走到了官府门口,没想到官府门口满是人,好像有人在宣传着什么,有人不停的问着问题,门口的一个女士正在耐心的解答。

也许是因为帝国突然过渡到共和国让人们很是不解吧,这两天帝都也很热闹,看来帝都之外的县城也是如此啊。

那个看似发言人的女孩真是辛苦呢。

不过这样下去,人群要到何时才可以散去呢。

驴车都没有地方停,真是郁闷!

管他礼貌不礼貌呢,桐可等不下去了,也许现在开始工作还能帮帮门口那个说的口干舌燥的丫头呢。

于是桐干脆在驴车上喊道:“喂,门口那个姑娘,我有事找你们县令,你能先停止一下吗?”

见突然有人高喊了一句,众人突然安静下来,疑惑的看着桐,议论纷纷。

门口那个女孩看着骑着驴车的桐微笑道:“请问你找县令有什么事吗?”

桐急忙解释道:“我这里有一封龙浩宇大人的推荐信,我是来贵县找汐曈大人谋求个一官半职的。”

桐说的到也好听,不过要是真的在大庭广众之下说自己是要来当秘书的,这不太妥当吧?

“哦,原来是龙大人看中的人啊。”那个女孩突然开心的笑道:“龙大人还好吗?”

桐有些郁闷,着急的道:“我不知道,帝国时代结束后我就没见到龙大人了,你能先带我去见县令吗?那个龙浩宇大人可是你们县令大人的丈夫啊!问那么多干嘛,带我进去,你继续你的工作吧。”

桐话音刚落,官府门口围着的人们不禁都大笑了起来,其中一人对桐喊道:“哈哈,你果然是帝都来的人,真是有眼不识泰山,门前的这位姑娘就是我们的县令大人啊!”

“原来如此!”桐有些尴尬的道:“县令大人真是亲民啊,刚才多有得罪,希望大人不计小人过。”

还真是叫人意外,亏得自己还以为那是发言人什么的……

“没事啦。”汐曈微笑道:“这都不是事儿。”随后看了看人们道:“大伙儿们啊,我还有事,你们先回去啦,明天继续给你们讲共和国的好处和我们未来的生活将会怎样,好不好啊?”

有人应和着喊了几声“好”,众人便迅速的散去了,只留下一个孤零零的驴车和驴车上的桐。

随后汐曈喊出一个小童,将驴车从侧面牵入后院。自己则请桐从正门与自己一同走入庭院在进入大堂。

与桐一起坐在了椅子上后。

汐曈看了眼龙浩宇的介绍信,笑道:“既然是我家夫婿介绍的,那么我就收下你这个秘书了。”

“真的?”桐惊讶的道:“不用考核什么的吗?”

“不用不用。”汐曈吐了吐舌头摆了摆手道:“在琉璃县这里没那么多规矩,规矩多了,本官与你们下官之间,官员与老百姓之间,那距离就会被拉远了,人心散了,又怎么带队伍呢!”

“确实如此!”桐不禁开始敬佩起汐曈起来,回想起曾经任内务大臣时的姬旦,在亲和力这点真是差人汐曈太多呢。

至于现在的第一共和国临时统领。

共和国建立后,就再也没有露过面。

自然给了一种莫名的神秘感。

有了神秘感,就有了距离感。

“对了,小暴暴他还好吗?”

“小……暴暴?”

“哈哈。”汐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就是我那亲爱的龙浩宇啊,他的小名叫暴君,所以我就叫他小暴暴咯。”

“原来还有这种小名,抱歉,我也不知道龙浩宇大人现在怎么样了,他目前在法学院的图书馆任馆长。”

“没关系拉,暴暴一定没事的。”汐曈把另一个小童换来,到了两大杯茶,一杯放到了桐的面前,一杯则咕嘟咕嘟的灌进了自己的胃里,看来今天汐曈真是废了不少口舌呢。

“嘻嘻,我真是个水桶。”汐曈习惯性的吐了吐舌头,接着道:“我来给你讲讲我家夫婿的小名为什么叫暴君吧。”

“好。”

“说来也怪,夫婿他家的人好像并不喜欢华梦德大帝,为了嘲讽当时杀了一万名萤烛司成员的华梦德,便给自己儿子小名取为暴君,哈哈,小暴暴还真是怪可怜的,就这样成了一个无辜的‘暴君’,嘻嘻。”汐曈耸了耸肩:“你说好不好玩呀?”

桐点了点头,但心中却疑惑了起来……是啊,为什么认为华梦德这个人类的英雄是暴君呢?为什么那么不喜欢华梦德呢?杀了一万名萤烛司成员的华梦德……

突然,桐心中闪过了一个可怕的念头。

这,不会和萤烛司有关吧?

这么说来……龙浩宇少说也和萤烛司有些关系咯?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