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科幻  >  墓地里的夜光蝶  >  第四十三章 故事的开始

第四十三章 故事的开始

2303 2018-09-11 17:15:24

一切都在计划之中!

多么自信的话语,就犹若孟轲的“万物皆被我”一般。

的确,飘渺阁已经成功的迈出了第一步。

这成功的一步。

使得雪玥探长和梦蝶公主站在了自己这一边。

他们将共同完成华梦德大帝和梦轲亲王的遗志。

接下来的任务,更加艰巨。

接下来的故事,更加精彩。

看着姬旦神秘的眼睛,雪玥笑了起来:“别太自信,这才刚刚开始。”

姬旦点了点头,严肃了起来:“虽然易先生和华殇的关系并不好,但是面对共同的敌人,一定会团结起来。”

“所以我被你们劫走一事他们一定很重视?”雪玥立刻接道

姬旦点了点头:“这是必然的,不过我们成功的把怀疑的方向都转移到了萤烛司的叛徒身上。”

“你已经说过一遍了。”

“对,我担心的是……”

“他们一定会来监狱审问你!”

这两个人还真有默契。

雪玥淡淡的道:“你的意思是,你并不打算演戏?”

“对!这并不是上策。毕竟要是易亲自来,我们恐怕很难骗过他的眼睛。”姬旦顿了顿:“而且我担心桐,你知道他是因为什么被抓进来陪我的吗?”

“桐也在这?”雪玥意识到了话里的另一个重点,便立刻警觉了起来:“他不是自己人吗?”

“我和他只是特殊的朋友关系,他并不是飘渺阁的成员,也并不知道我们的计划,所以他是监狱里唯一的外人。”

“特殊的朋友关系……”雪玥看着姬旦诡笑道。

“这不是重点,以后自然会给你说我们是如何相识的。眼下的重点……”

雪玥也严肃了起来,还没等姬旦说完便抢道:“的确,敌人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可怕。而且他们有一点疏忽。”

“什么疏忽?”

这个帝国探长不顾梦蝶疑惑的表情,凑到姬旦的耳边悄声道:“一个图书管理员有什么资格进入爱之监狱?既然不是飘渺阁安排的,那会是谁……”

的确,雪玥分析的非常准确,一个图书管理员有什么资格进入这个政治犯的监狱?这让姬旦大吃一惊:“那怎么办?要逃吗?我们已经暴露了?”

姬旦的额头已然冒出了很多的汗水,原本自信满满的他却因为和桐的特殊关系忘了这个致命的细节,若桐是萤烛司的成员,那么对飘渺阁的影响将是毁灭性的。

雪玥却没有如姬旦那么激动,摸了摸满眼疑惑的梦蝶的脸颊,微笑的看向姬旦道:“越是在危难的时候越是要冷静!你想想看,若桐真是萤烛司的成员,既然被派到了此处,会畏惧牺牲吗?”

姬旦摇了摇头,很显然他的心中已经得出了答案——有信仰的人都不会畏惧牺牲。

“你怀疑桐吗?”雪玥继续问道。

“怀疑。”

“为什么?”

“他太无私了,简直是雷锋转世。”姬旦把自己心里一直以来对桐行为的疑惑说了出来。

“所以,他对于你某些退让和无私的给予,会让你感到疑惑?”雪玥点了点头:“的确很可疑!”

“那么桐应该是易的人吧?”梦蝶突然到:“我在皇室并没有见过桐,除了姬旦以外,皇室以及中央大臣没有人认识他,我可以确定!所以他不会是母上大人的手下,我对你们发誓!你们要相信我!”

“公主殿下不用发誓哦,我怎么会怀疑你。”雪玥的语气立刻变的温柔了,流露出了大叔的本性“你说的没错,桐不大可能是华殇的人。”

“但也不是易的人!”姬旦冷冷的道。

“与他入狱的原因有关吗?”雪玥急忙问道。

“我想无关。”

“原因是?”雪玥穷追不舍的问了下去。

“他读了帝国的禁书。”姬旦面无表情的道。

雪玥好像知道了什么,大气不喘一口的接着问道:“哪本?”

“我想你已经猜到了。”姬旦长叹了一口气,背过身念出了那个书名:“反人类联盟问天书。”

的确,这正是雪玥心中的答案。雪玥的表情温和了下来:“你一定还有很多事情瞒着我,我想在飘渺阁危亡之际,为了我们共同的目的,你全都说给我听吧,我和梦蝶绝对保密,你不用担心,梦蝶可以发誓。”

“嗯,我发誓!”梦蝶的天使般的大眼睛看向了姬旦,显然这个小天使很想帮雪玥的忙。

想必大家都已经看出来了,《反人类联盟问天书》作为萤烛司最重要著作而言,完全可以把桐定义为萤烛司的一员,但是姬旦却矢口否认,就说明这其中一定有秘密,这小小的细节,自然是不会逃出雪玥的眼睛。

“我相信你!”姬旦看向这个如仙般的男子,表情肃穆了起来,像是要发表一个神圣的宣言。

沉默片刻。

这位飘渺阁年轻的阁主开口了:“你也知道,我曾是萤烛司的大主司。”

“就凭你在萤烛司的经历就可以证明桐不是他们的人了吗?”这个答案是于情于理的,雪玥也很满意这个答案。但是姬旦的语气却像是刚开头,而且即将要诉说一个漫长的故事。

“不,我在萤烛司的经历已经不能称之为经历了。”出口便是道。

道,可道,非常道。

但是就算是让人费解的玄学雪玥也要从姬旦的眼中一一给道出来。

见雪玥不说话,忧伤的姬旦像一个魏晋时期的玄学家一样叹道:“世事无常啊!雪玥兄,你懂了罢?”

雪玥真有给姬旦一拳的冲动,生死攸关的时刻居然还开玩笑,但雪玥很配合的道:“不。我不懂,请解。”

“那是一个雨夜,天上的雨,异常的寒冷。那萧瑟的秋雨,淅淅沥沥的打在晚秋的红叶上,没错,那是一个秋天。”姬旦像是走火入魔了,说起来话来就像某些杂志上九分写景一分抒情的美文一般。

雪玥实在忍不住了,喝道:“你丫爱说不说,老子走了!恕不奉陪!”

“你能去哪?这可是监狱!”

晕,这就恢复正常了。

“好,姬旦兄你且说说你的经历罢!”雪玥实在是无奈!干脆陪姬旦玩下去!

“故事开始源于一个可怕的实验!我的诞生便是一个阴谋!我并不是人类!”

三句话,说的雪玥摸不清头脑,只得等待姬旦接下来所要说的。

“就是那个雨夜,我诞生了!”姬旦表情突然间变得惊恐万分,转过身睁大眼睛朝雪玥说道:“睁眼便是地狱!那炽热无比的地狱!那没有氧气的地狱!”

还是很玄,雪玥甚至以为姬旦中了毒犯了疯病呢。

“可是我很特殊,我不甘愿永远留在地狱,我把地狱之门,用拳头砸的粉碎!尽管我的手被玻璃所划破。”

“等!”雪玥真的坐不住了,干脆光脚跳下床来,吃惊的问着姬旦道:“啊?地狱之门是玻璃做的?”

“没错,玻璃。一切都源于玻璃!”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