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科幻  >  墓地里的夜光蝶  >  第八十九章 归来(二)

第八十九章 归来(二)

2727 2018-11-02 10:55:42

在一个小小的房间里,梦蝶担忧的看着迟了很久才回来的姬旦和雪玥,有些怨恨的道:“话说,你们出事了都不告诉我一声啊?害我担心了那么久!差点就出去找你们了。”

“行动有意外是很正常的啦。”雪玥笑道:“不过还好,任务总算是完成了,接下来就等待着共和国建立了,真是没想到,华梦德的任务,就这样,即将实现。”

“华殇死了吗?”梦蝶看了看姬旦笑道:“看来阁主大人你还是有点作用的嘛。”

姬旦没有回答,意外的沉默了下来,转身到窗边,长叹了口气。

其实华殇死后,姬旦的心情一直不好,只是眼前的事情比较多所以才没有发作,现在难得有时间放松一下,那心中的凉意又突然的升起,眼泪也不住的流了下来。

虽然和华殇相处不多,但是华殇的死,真的让自己非常难过,好在华殇是自杀,没有死于姬旦之手,否则姬旦,又要背负那无穷无尽的罪恶感了。

“怎么了?”雪玥问道:“出什么事了吗?在龙浩宇那边不能说的事情?”

“嗯。”姬旦点了点头,道:“其实……华殇是自杀,为了人们的未来,而主动放弃了自己的生命。”

“什么?”雪玥惊讶的道:“还有这种事情?那么之前在龙浩宇面前说的都是假话了?”

姬旦点了点头,把昨天到今天的事情从头至尾详详细细一字不漏的讲述完毕后。

雪玥和梦蝶,也沉默了下来。

良久后,梦蝶带着一丝难过说道:“的确,现在仔细想来,华殇还是很可怜的呢。”

“嗯,或许她的出生就决定了自己的命运呢。”姬旦无意识的就说了一句,遭到了雪玥的反对。

雪玥突然笑道:“你小子,就不能不那么相信宿命吗!我们的命运都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我们能够走到今天,都是因为我们自己的决定,不是吗?若是我当年选择了一直当一名效忠帝国的第一探长,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事情发生了,不是吗?”

姬旦点了点头,雪玥说的不无道理,不论出生如何,自己的未来,依旧是由自己创造的,就像天上的雄鹰,未来要飞往何处,都取决与自己,也受自然环境的影响吧。

“好了。”姬旦微笑道:“事到如今,该是怎样就是怎样了,过去已经不可改变,但是未来依旧是要靠我们所创造。”

“嗯,那么准备一下,等待明天的到来吧。”梦蝶像个领导一样的做出了决策,随后笑道:“萤烛司那里,也要多加小心。”

“对了。”姬旦看着梦蝶道:“你要不提萤烛司,我差点都把那件事忘了,龙浩宇说他们那里后院起火了,也就是叛徒出现了,可能无法顾及到我们建立共和国一事,你怎么看?”

“你说叛徒?”梦蝶眨了眨她那小女孩独有的水汪汪的大眼睛,思索了一阵道:“那些事情我不是很清楚,但不能就此放松警惕哦。”

“那是自然。”姬旦笑道:“那么,明天我会叫人留意一下萤烛司他们的动向,要是查出个什么风吹草动,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们的。”

“诶?”梦蝶忽然发现了哪里不对劲:“那么你明天要干什么?有事出去吗?”

“为了确保大臣们对共和一事达成一致,我明天将去参加帝国会议,以内务大臣的身份。”

“哪有那么容易!”梦蝶很反感姬旦这种不切实际的做法,问道:“帝国的大臣们可是认为你是个杀人恶魔诶!你要是出现,不把他们吓死才怪呢。”

“也是。”姬旦笑道:“那么我要先去拜访苏予了,一会就去,看看他有什么好意见。”

“嗯,这倒还行得通。”梦蝶点了点头,道:“那么你现在就去吧,一路小心。”

“那好吧,我现在就去。”姬旦说罢便转身向门口走去,开门前还不忘说一句:“两位,好好珍惜独处的时间哦,以后会越来越忙,不会有像在飘渺阁那么多闲暇的互相欣赏的时间咯。”

“你快走吧!别墨迹。”雪玥郁闷的瞪了眼姬旦,都什么时候了,还开这种玩笑。

出了门,姬旦好像觉得少了什么,随后见梦蝶追了出来,便恍然大悟……

帝元16年1月7日下午10:28

财务大臣苏予的房门被敲开了,不料开门的却是个美丽若雪的长发女孩。

那个陌生的面孔用着主人的口吻说道:“你就是姬旦先生吧,家父等你许久了,请进。”

说话干净利落,没有丝毫多余的话,姬旦点了点头,走了进去。他不用多问,便知道那个女孩叫做苏黎,听说她和苏予早就分开住了,怎么今天会出现在这里,然而姬旦开门时看到这张冷若冰霜的面孔后,便有一种不详之感从心灵深处莫名的升起,这个女孩,很不一般,也很危险,这是慧眼所见化为直觉传递到姬旦脑中对人的第一印象。

姬旦所来,果是意料之中,饭菜已经备好,苏予起身迎接姬旦的到来,客气的道:“真是稀客,先生第一次来老朽家,定是有要事相商,请坐请坐。”

这真是一句废话,这老头都知道自己是要来干嘛的,还要说什么自己来是有要事相商,这是多么的见外,就是这一句客套话,惹得姬旦很是不爽。

若不是姬旦有求于人,一定转头就走,理都不想再理了。

见姬旦不语,苏予笑道:“老朽听闻先帝遗诏之事,又听说姬先生为共和国所做的努力,心中甚是激动,不知从何说起了。”

姬旦刚要说话,苏黎便走过来问道:“先生要什么茶?”

“随便,什么都可以。”姬旦微笑的看了眼苏黎,忽然心头狂跳了一阵,不知为何,这个女人总是给自己带来恐惧。

“抱歉啊。”苏黎有些赖皮的说道:“我们这里没有叫‘随便,什么都可以’的这种茶,所以,你和家父一样品白开水吧。”

“也好。”姬旦的心头有些郁闷,这种回答属实令人意外,难道这就是苏黎的风格吗?

随后,苏黎倒好了白开水,一句话也不说的就坐在了苏予的身边。苏予见姬旦脸色很难看,连连道歉道:“我想先生也猜到这位姑娘是谁了,这是老朽的养女,也是帝国的长公主苏黎,要是有冒犯,也请先生海涵。”

“没事的,我也不会品茶。”姬旦尴尬的笑了笑,干脆不再客气,开门见山的道:“尸体已经处理好了吧。”

“放心吧,处理好了。”苏予道:“明天的会议,一切的真相将会公之于众,说实话,真的有点紧张。”

“话说,先生就这么相信我所说的一切吗?你没有遗诏,怎么让大臣们信服于你,你这么随便,我有点不放心呢。”姬旦直接把内心所想说了出来,天色已经很晚了,他不想在这老头身上浪费时间。

“哈哈。”苏予笑道:“我该办的事情已经办好了,而且算到你今天会把遗诏和对我的嘱托送来,所以才设宴接待先生。”

“哦。”姬旦直接从袖口取出了出门后梦蝶追上自己从帝都的一个偏僻的角落中取出的遗诏,犹豫了一下递给了苏予,道:“这个遗诏盖有先帝的私人印章,千万小心今夜被人盗换,要是拿了假诏出来,那么事情就麻烦了。”

“我自是知道的。”苏予笑道:“先生还有什么要嘱咐的吗?”

姬旦沉默了一会,淡淡的道:“明天我要参加会议。”

“这不太好吧,先生的罪名还没有被洗清呢!”

“父亲真是傻的。”此时苏予身旁的苏黎突然插话道:“喂,我说。你把他的罪名洗清了在叫他进入会议,不就好了吗?最多安排几个亲信就而已,你老人家真是笨死了。”

苏予点了点头:“那就这样吧,姬旦先生,明天你到帝国临时会议楼面前,会有人接你并告诉我的安排。”

姬旦起身道:“那好,天色很晚了,我告辞了,明天见,希望一切顺利。”

“一切顺利,我就不送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