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科幻  >  墓地里的夜光蝶  >  第十七章 预言

第十七章 预言

2304 2018-08-17 12:00:34

雪玥探长沉默良久,拍了拍自己衣服上的积雪,看向了那个机密部大臣。

“继续找。”已经一夜没合眼的探长并没有多说话。

也许是巧合吧。

唯独就姬旦的尸体找不到。

飞雪试图掩盖废墟……

来往救援的帝国战士带来的温暖,很快融化了这冰凉的雪。

雪玥探长在原地沉默了良久,终于转身离开了废墟,对着身后的荒野喊道:“走,我们去机密部。”

“去那里干嘛?”荒野紧跟了上来。

“我要查一个人的资料。”

“姬旦先生的吗?”

此时雪玥已经走到了自己那豪华的专车旁,看门时看向荒野,带着笑容道:“本探长的意图这么明显吗?”

“嗯,太明显了!”平时颇为严肃的荒野也大笑了起来。

这短短几天来,糟糕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连环死亡案、亲王遇害、帝都大地震,疲惫不堪的雪玥探长,也难得有个轻松的时刻。

15年12月21日上午11:20

新的蜡烛被点亮,一个年轻的女子的脸庞出现在了姬旦的视野范围之内。

姬旦认识她,在昏迷之前也曾遇到过她。

嗯,她是宫廷画师——米菲。

看着姬旦好奇的眼光,米菲则坐到了他的身旁,随后露出了一个甜蜜的微笑

“饿吗?”米菲盯着姬旦的眼睛问道。

姬旦则面无表情的道:“我要是饿了你们会知道并准备好午餐的吧,既然你不是来送餐的,所以已然知道我现在不饿了。”姬旦顿了顿,用略带痛苦的眼神盯着这个画家“说吧,你们萤烛司又有什么事要给我说?”

米菲见姬旦这等反应,顿时笑了起来。随后捏了捏姬旦的脸颊哼道:“你说黄泉是觋,我就是巫了啊?真是的!别乱想。”

“我能不乱想吗?”姬旦有些愤怒,问道:“我究竟为什么在这啊?而且为什么听你们这些巫说些鬼话!你们有什么意图直接告诉我啊!不要神秘兮兮的好不好。”

米菲耸了耸肩,道:“好奇心会害死人的哦。”

“请你别重复了!”姬旦愤怒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好奇心害死人?尊贵的米菲小姐,请问,我莫名奇妙的掉进了一个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地宫,然后看见一些奇怪的画作,随后被转移到了这个连阳光都没有的房间,接着又被迫听那个叫黄泉的觋说一些可笑的秘密,你叫我不好奇?您觉得可能吗?”

“抱歉。”米菲依旧显得很轻松,微笑着道:“我说啦,不要想太多,你不会死的,而且你也不会在这个地宫待多久的,易大人预言,这个地宫不久就会暴露。”

“哈哈!”很意外,姬旦却痛快的笑了起来。“看来你们萤烛司也不过如此,这么秘密的地方被发现,对你们影响很大的吧?对了,那个叫易的大人不会就是我那尊贵的主人吧。”

米菲皱起了眉头,不解的道:“你幸灾乐祸什么?你什么都不了解就不要乱嘲讽好吧?不过的确被你说中了,易的确是你主人!”米菲顿了顿:“况且,地宫暴露只是一个预言而已,虽然易大人的预言从来都没有失误过……还有一点你要清楚,地宫暴露对我们的损失并不大,因为你还是不了解这下面的结构,但是……我们还是会害怕的,因为……”

“因为上面也出了高人?”姬旦立刻打断了米菲的阐述。

“看来这个高人你还认识?”米菲拖着下巴打量着这个表情丰富而且多愁善感的“上帝”。

姬旦点了点头,毕竟能做到此事的只有一个人——雪玥。

姬旦相信,这个睿智的探长一定能通过自己失踪这个线索来发现这帝都下的神秘地宫的。

米菲的嘴角又一次上扬,摸了摸姬旦的脸颊,嗤笑道:“好像事情变得有趣了呢,我知道啦,先走咯,当你独孤的时候我会再来的。”

随即米菲起身,走向了通往地下更深处的密道,当米菲走进密道,拿起那块隔离两个世界的木板时,忽然想起了什么,对姬旦喊道:“对了,有一点真是值得你庆幸,你的主人不是觋,而是个道士哦。”

说罢,地狱的两层再次相隔。

15年12月21日下午7:20

道,可道,非常道。

名,可名,非常名。

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雪玥探长耐心的看完姬旦那并不算长的资料后,居然在机密部的沙发上睡着了,而且居然做了一个平淡到离奇的梦——自己在很努力的背《道德经》

其实做这个梦对于雪玥来说在正常不过了,他自小就是个大才子,十八岁之前,就至少有九百首诗词可以倒背如流。

雪玥儿时非常热爱宋词,所以对先秦诸子的那些带有哲学性的散文并不感冒,但是——雪玥喜欢道。崇尚先秦道家思想,所以这个大才子自然也可以把《道德经》《庄子》《列子》《淮南子》等著作倒背如流。

超强的记忆力,是作为一个探长来说很实用的天赋。

甚至到了现在,他儿时背的那些诗词散文依旧随口就可背。

这还不够,雪玥不仅仅在诗歌散文方面的造诣高人一筹,而且历史地理也都非常优秀,更为可怕的是,他最热爱的确是数学,所以他物理甚至化学上面的水平也是远远高于同龄人。

雪玥,是个天才!

谁也没想到,这个天才长大后却当了一名帝国探长……

或许,他很适合做大臣呢……

话说回来。

如今雪玥梦见自己再背《道德经》或许是对儿时的回忆呢。

可是,雪玥居然沉静在了这个梦中,不知这究竟代表着什么呢?

天色渐暗。

又过了几分钟,机密部的门被打开了,所有人的目光投向满身落雪的荒野,荒野走到了雪玥身边,喘着粗气汇报道:“姬旦,恐怕,真的跑了!废墟下,一点……他的痕迹都没有。”

雪玥的表情并没有变化,随后却很突然道:“大家都休息吧,明天上午四点起床。”随即这个探长把目光投向了荒野“不好意思,又得麻烦一下先生了,待会你要抽上六百名卫兵在议事厅的废墟下集合,然后尽量多招一些劳工也到场。”

“你这是何意?想把废墟清理了?用不着这么多兵力吧?”

“不。”雪玥淡淡的道:“我怀疑,议事厅的下面有问题。”

“你的意思是,地下有凶手的据点?”荒野不可思议的看向雪玥,问道:“不会吧,凶手不会那么大胆吧?而且,也不至于用六百人……”

雪玥则没有迅速回答,而是拿起桌上的水杯接了点茶水,才拖着疲惫的气息道:“不要问那么多问题,明天向着议事厅的地下,开凿!”

茶杯狠狠地撞击桌面,迅速抬起茶杯。手法纵然很快,但依旧有水……溜出了杯子……听不到,也看不到……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