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科幻  >  墓地里的夜光蝶  >  第九十四章 朋友

第九十四章 朋友

2480 2018-11-09 16:17:42

帝元16年1月11日上午10:23

姬旦缓缓的睁开了眼睛,面前是白色的天花板,微风吹进房间,带着一丝凉意。

“你醒了。”一个婉若冰霜的声音。

侧了侧脸,目光捕捉到了一个女子的美丽面庞,姬旦认识她,她是苏予的养女,苏黎。

“嗯,醒了。”

“哦,那我走了,一会有人会照看你。”苏黎淡淡的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居然这般不尊重共和国的统领,不过姬旦心中也没有多少恼怒,可能是太累的缘故吧。

看了看窗外的蓝天,哇,天空中又一次飘起了雪花。自己孤零零的在医院里待着,纵然身边没有一个人,但是姬旦知道,这里很安全。

自己所接受治疗的地方是隐藏于人间之外的。

不醒还好,如今醒来了,之前丢下的烦心事都落入了自己的脑中,让姬旦痛苦不已。

胡思乱想了许久,突然觉得口渴不已。起身侧脸一看,桌上有一杯水,也不顾这杯突然出现在视线中的水安不安全,口渴难耐的姬旦便把这杯早已放的冰凉的水一口气灌了下去。

冰凉冰凉的水划过咽喉,那种滋味,别提有多美了。

恰巧窗外吹入一阵凉风,伴随着冰凉的水,让姬旦烦躁的都要爆炸的炽热之心,冷却了下来。

终于恢复了平静。

自己还活着。

过去的糟糕已经过去了,现在的糟糕也终会过去。

反正都已经如此了,那何不敞开心胸认真的面对未来呢?

忽然,房间内有一人进入,是个帝国的大臣,那人对姬旦说:“统领大人,苏予大人听闻大人醒了,非常的开心。还说你需要疗养的话,他可以帮你处理政务,要是大人你允许的话。”

“好,很好。”姬旦突然道:“就让我好好休息几天吧,我同意了,共和国的事务都由苏予代理。”

“请问统领大人要休息几天?”

“九天。”姬旦说出了先知曾预言的这个数字,相信那时的九天后,他确实“王者归来”了,可是他如今成为了“王者”却一点也不开心,梦柯的梦想实现了,自己以后又要去干满呢?

真是个难题啊。

“好,那就请大人好好休息吧。”那个大臣道:“对了,帝国的前探长月依寒要见你,见吗?”

姬旦大惊,从床了坐了起来,道:“她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我也不知道,嗯……大人要更换治疗的地点吗?”

“不了,叫她进来。”

“好。”大臣回答的很干脆,丝毫没有多余的问题。

正当大臣转身之时,姬旦忽然喊道:“等等。”

“请问大人还有什么事吗?”

“现在是几号?”

“1月11日。”

“好,如果没事的话,就把月依寒叫进来后你就可以回去了。”

“是。”

看来,米菲已经死了。

姬旦有些后悔,杀了她,那个叫晨曦的人,自己就再也找不到了。算了,还是好好休息吧。

大臣走后没多久,月依寒就走了进来。

看着病床上情绪极度不好的姬旦,笑道:“好久不见呐,统领大人。”

“的确好久不见,你怎么突然来了?”

“我怎么不能突然来啊,我差点就去飘渺阁找你了,听说你让贤了,于是我就小小的调查了一下。”

姬旦有些郁闷的说道:“是啊,你都知道我不是阁主了,干嘛还要来找我。”

“你听我把话说完嘛!”月依寒瞪了姬旦一眼,显然非常的生气。

“好,尽情的说吧。”姬旦笑道:“我现在可有九天的假期,你在这陪我聊几个晚上都不成问题。”

“呐!”月依寒突然高声道:“共和国统领大人不知何故突然大病需调养九天,正在秘密医院接受治疗。嗯……这是不是很有价值的情报呢?”

“你真当自己是探长啊。”

“我本来就是探长啊!虽然帝国已经不在了,但是我也可以调查你们这些试图操纵世界的人,来卖点情报嘛,这年头卖情报可是很赚钱的!”

“好吧,反正我有的是时间陪你开玩笑,说吧,说你没说完的。”

“让我想想前面说到哪里了。”月依寒故作沉思了许久,随后又故作恍然大悟状打了个响指说道:“对了,我小小的调查了一下,发现姬旦你似乎彻底失去了对飘渺阁的控制,而且昨天还秘密的杀死了萤烛司那个叫米菲的家伙,话说你这可是做的过火了呀!要不是萤烛司后院起火,龙浩宇不把你分尸才怪呢!”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出人意料,真是天下没有你不知道的事情啊。”姬旦没有直面月依寒所说的关键,看了看老是装可爱的月依寒,并没有露出惊讶的表情,显然,姬旦已经习惯了这个逆天的存在。

“我又不是先知。”月依寒嘟嘴道:“嘛,看你可怜,我就免费送你一个情报吧,现在梦蝶是飘渺阁主,周道也很老了,周老先生死后,飘渺阁的下一任先知会是雪玥,这是如果不出意外的情况。”

“嗯,雪玥非常合适。”

“你不会想要依靠雪玥重新控制飘渺吧?你自以为和雪玥关系很好吗?”月依寒不屑的白了眼姬旦道:“你都知道他是大仙了,就不要小瞧他。梦珂你也是见过的,和雪玥比起来,你更欣赏谁?”

“雪玥。”听到这里,姬旦不禁有一些佩服月依寒了。

“是啊,你都知道了雪玥的境界不低于梦柯了,干嘛还那么小瞧于他呢?你还是不了解他,他未来可是成仙之人。”

“是。”姬旦侧过了脸,淡淡的道:“既然你都知道这个了,那你也一定知道另一件事吧”

“哪件事?”

“我的生命将在今年结束。”

“你还相信那个啊。”月依寒禁不住笑了好一阵。

不料姬旦却严肃无比的道:“我相信。”

见姬旦如此。

月依寒的表情也严肃了起来,随后问道:“你想怎么解决呢?”

“不知道。”姬旦落寞的看着窗外的蓝天,泪水从眼眶中涌了出来,止也止不住。

月依寒担心的看着姬旦,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才好。

随后姬旦颤抖的道:“但是啊,我很怕……很怕啊……我怕死,我不想离开,就算我现在很痛苦,非常的痛苦,也不想离开这人世间!”

真是个可怜人呢。

月依寒伸出了纤细的手臂,把哭哭啼啼的姬旦搂入了怀里,像抚摸小猫一样,轻轻的摸着姬旦的头,安慰道:“没事,有我在,没事的。”

“那该怎么解决呢?”姬旦把问题扔了回去。

“忘记过去的一切吧,把现在所牵绊记忆的都斩断,开始新的生活。”

“要怎么做。”

“我说了,我会帮你的。慢慢来,在华殇身边的这段时间,我认识了一个你的朋友,人很好,说不定可以帮助到你呢。”

“我的朋友?我哪有朋友啊!”姬旦苦笑道。

“那个人叫桐,别说你不认识。”

“他没死?”姬旦立即挣脱了月依寒的怀抱,恐惧的看着她道:“你什么意思?你们都要报复我的吗?”

“不啊。”月依寒耐心的道:“他并没有怪罪于你,并且永远把你当作朋友。”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咯!我什么时候给你撒过谎啊。”

“我从来都没相信过你好吗?”

“诶……是吗?”月依寒突然笑嘻嘻的道:“这样啊,不过……总有一天你会相信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