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科幻  >  墓地里的夜光蝶  >  第五十章 慧眼

第五十章 慧眼

2046 2018-09-18 10:35:55

死亡由不得自己,就像出生也由不得自己。

倒在了血泊之中桐的生死,也并非掌握桐自己的手上。

当然,也没有掌握在姬旦手上。

生死不过在瞬息之间罢了。

姬旦立刻褪去了那件沾满恩人鲜血的长袍,换了一件新的匆匆离去。

所有代表飘渺阁的服饰,旗帜。,以及有关飘渺阁的标识。都迅速的被转移,不留下任何存在过的痕迹。

雪玥和梦蝶在飘渺阁众的带领下进入了一个密道,至于密道通向何处,只有那个让人难以捉摸的飘渺阁第二任阁主知道。

飘渺阁的白衣人给雪玥了一盏灯笼,雪玥提着灯笼小心翼翼的在密道中前行,这个密道很长,很深,仿佛通向但丁陛下的地狱。

在微光中前行,转了无数次弯。

另雪玥无比郁闷的是,这个地道没有任何的岔路口,真的不会被萤烛司发现吗?飘渺阁又是如何在不被萤烛司发现的情况下完成的这个工程呢?

一个又一个疑问在雪玥的脑中浮现,甚至梦蝶在灯笼微光下那可爱的脸颊也失去了对雪玥引力。

正思索着,姬旦就犹若一个幽灵一般的突然出现在了雪玥身旁。

“桐哥哥呢?”这是梦蝶的声音。

“去他该去的地方了。”在微光下隐约能看见姬旦那表情复杂的面孔,他并不想在梦蝶公主面前说的那么直,毕竟人只是一个年仅十二岁的小女孩。

“你杀了他?”梦蝶有些愤怒的道:“姬旦!你当本公主是傻子吗?杀了就杀了,有什么不好承认的呢?你还是不是男人了?要是我换做是你,我也会杀了他,万一他是间谍呢?为了更多同胞的安危,杀死一个可疑的人物并不是什么错事吧,而且懂得取舍是我父亲教你的,这有什么呢?我完全不会怪你!但请你不许把我当小女孩来看待,我可是梦轲的女儿,我可是梦蝶!”

梦蝶的话,实属让姬旦吃了一惊,姬旦尴尬的笑了笑:“梦轲的女儿么……我记住了。”与此同时,他想起了梦蝶的另一个身份“神使”或者说是“初始之人”。

雪玥对梦蝶本来就是十分的喜爱现在升级为无比的佩服了,虽然雪玥很反感于姬旦的这种断臂做法,一直打心底的排斥这个变态阁主,但听梦蝶这么一解释,到更加能理解姬旦了。

真不愧为华梦德大帝的后代!

“我很好奇。”雪玥看了看姬旦,问道:“你们飘渺阁是怎么做到这种地步的?”

“哪种地步?”又是一个莫名奇妙的问题。

“这个密道你们是如何完成的?这可不是小工程啊!”又是一个转弯,一直盯着姬旦的雪玥差点迎面撞到了墙上,还好梦蝶拉了他一把。

“不,这个密道不是我飘渺阁修建的。”姬旦淡淡的道。

“那是谁修建的,你别给我说我们在用萤烛司的工程逃命!”雪玥有些郁闷,看见地道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萤烛司,也许是因为那个地宫吧。

希望再也没有那该死的黑暗了!

众人依旧在地宫中快步走着,姬旦笑笑道:“萤烛司修建的地道我可不敢用,那帮家伙爱使阴招,一路走一路机关,指不定就要了你的小命,这个则不然,单纯的地道,放心的前进吧!”

见姬旦答非所问,雪玥就开始后悔自己提到萤烛司了,只得像个傻子似的又问了一遍:“那到底是谁的修的啊。”

“华梦德大帝。”姬旦顿了顿:“大家都说没有人知道华梦德大帝为什么修建爱之监狱……但是我知道,而且与这个地道有关。”

“怎么有关?”这其中一定有秘密,爱之监狱……地道……这其中有什么关联呢?这都是为了而建呢?

“等我们走出去你就知道了。”姬旦倒是留了个悬念。

“这个地道有谁知道?”雪玥也没与姬旦墨迹,而是问出了眼下最令人担心的事情,万一华殇能找到这个地道并且追上来就惨了,这里可真的是一个岔路都没有,敌人若是追上来,跑都跑不掉!

“飘渺阁。”姬旦的回答倒很简短。

“飘渺阁的所有人都知道?”雪玥担心了起来。

姬旦自信的笑了笑,立刻猜到了雪玥在担心什么:“放心吧,飘渺阁没叛徒的。”

“你就这么肯定?”显然对于一个组织全员忠诚这种事情雪玥觉得是很不靠谱的。

“只有继承梦轲意志的人才能成为飘渺阁众,你也是飘渺阁的一员,小梦也是,你们自然能感受的出那种特殊的感受。”

“你又怎么知道别人有了这种特殊的感受呢?”雪玥有些郁闷,总觉得姬旦这家伙自信过头了,如今姬旦手上也只有一百多人了,居然还在帝国的统治下以及萤烛司的监视下泰然自若,来去自如,到真的与幽灵颇有几分相似,怪不得飘渺阁要叫飘渺阁呢,果然虚无缥缈!

不过……真的虚无缥缈吗?

“那是因为……我现在不想告诉你。”姬旦俏皮的笑笑道。

“你只是单纯的信任你的手下吧?”雪玥嘲讽道。

“不!”姬旦对雪玥的态度很是反感:“你要是觉得我手下的人不靠谱,那就玷污了那些被我下令杀死留在爱之监狱假扮狱警的弟兄了,他们每个人都是为了飘渺阁自愿赴死的,你觉得他们不忠诚吗?加上昨天救你的人,一共有九十五名弟兄牺牲了,他们不忠诚吗?”

姬旦得反驳让雪玥真的是无言以对,这种忠诚意识究竟是如何树立起来的呢?组织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家庭,很多人都上有老下有小,凭什么要为了所谓的飘渺阁或是为了所谓梦轲的意志而自愿赴死呢?

看着微光下雪玥困惑的表情,姬旦笑笑道:“好了我告诉你吧。”姬旦故意停顿了一下,看着雪玥不耐烦的面孔,笑道:“我有慧眼!”

我去,这算是什么答案?慧眼?慧眼又是个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呢!

身为一个无比崇尚科学的探长,雪玥真的不想在和姬旦这个奇奇怪怪的家伙“玄”下去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