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科幻  >  墓地里的夜光蝶  >  第三十八章 《庄子》

第三十八章 《庄子》

2181 2018-09-06 15:07:09

孤独是人的宿命,爱和友谊不能把它根除,但可以将它抚慰。——周国平

雪玥的孤独,正是周国平教授所述的这种孤独。爱和友谊不能把他根除,但可以把他抚慰。

孤独是宿命!

无法根除的宿命!

也是一种境界。

仙人独有的境界。

李白和谢灵运这等人物自然也会孤独。

也如南森所说:“人生的第一件大事是发现自己,因此人们需要不时孤独和沉思。”

也许孤独使人进步,孤独使人觉醒。

但是无尽的孤独,会让人疯狂。

人们需要友情和爱情的慰藉。

在那高处不深寒的仙宫里,雪玥是如此的孤独。

他知晓的一切……他仙人头颅中所装的知识……比同龄人多很多。

也正是因为他的博学,使他失去了志同道合的朋友。

对,雪玥是一个没有朋友的仙人。

直到那一天——千织萌的出现。

改变了这个沉默低调的仙人。

故事并不长。

爱情的火花源自一本《庄子》(又称《南华经》),这个曾经华夏文明先秦时期宝贵的思想产物,曾经与《老子》(又称《道德经》)和《周易》并称为三玄的著作在帝国时代依旧颇受欢迎。

当然,对于雪玥来说,他在很小的时候就通背了《庄子》全文,多一本《庄子》对仙人来说并无意义。

但是这本《庄子》与其他的《庄子》不同,她是千织萌给雪玥的生日礼物。

很独特的生日礼物,一本书,一本让很多正常的高中生看了会厌恶到发狂的书。送给了雪玥。不过这倒是真和了大仙的胃口了。

平时沉默寡言的雪玥在收到礼物时难得的主动开口了,看着千织萌的眼睛,好奇的道:“你也喜欢庄子?”

这个美丽的女生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干脆背了一段:“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蝴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

雪玥自然知道,这段话选自《庄子.齐物论第二.蝶梦》。既然千织萌一口气能背出来这一段(或许是她最喜欢的一段),便足见千织萌对《庄子》有一定的感觉。

雪玥倒不在意,因为不仅仅是庄子代表的道家思想,同龄还有许多人赞同华夏先秦儒家思想的观点。甚至有些自负的人称自己是孟轲转世,还常常大喊道:“万物皆备我!”

千织萌看雪玥不语,干脆又背了一段:“庄子将死,弟子欲厚葬之。庄子曰:‘吾以天地为棺椁,以日月为连璧,星辰为珠玑,万物为赍送。吾葬具岂不邪?何以加此!’弟子曰:‘吾恐乌鸢之食夫子也。’庄子曰:‘在上为乌鸢食,在下为蝼蚁食,夺彼与此,何其偏也。’”

这是多么充满仙气的豪言,纵然这段话非常经典,但很少被后人引用,没有读过的《庄子》的人很难知道有这个庄周入葬的典故,雪玥自然很清楚这句典故的来源,若有所思的对千织萌道:“这段话源自《庄子.杂篇.列御寇》。”雪玥故意停顿了一会,微笑着看着这个美丽的面孔道:“你知道这里的列御寇是谁嘛?”。

显然,雪玥想难为一下人小女孩(尽管千织萌比雪玥大四个月,但在堂堂雪玥大仙眼里中学的女生都是无知的小丫头)。

“列御寇不就是列子嘛,那个可以御风而行的家伙,和你一样,是个仙人。”千织萌得意的笑了笑:“他也是道家重要的代表人物,其境界不亚于庄子,只是名气小了一点,小时候妈妈给我讲过愚公移山和杞人忧天的典故,都源自于《列子》一书。”

雪玥的那仙人般的目光不由得放出了一丝温暖的光芒,平时少言寡语的雪玥大仙破天荒的和千织萌聊了起来。“谢谢你送我的礼物,这是我至今收到的最令我满意的生日礼物,尽管这本书里的每一个字已经深深的刻在了我的大脑皮层上。”

“我就知道你会喜欢。”千织萌笑的很灿烂,显然非常的开心。

“你还真是了解我。”雪玥也笑了。不顾全班同学投来的异样的眼神。继续微笑着道:“说说看,你还了解我什么。”

千织萌挤在了雪玥身边,贴着雪玥的耳朵道:“你很孤独,你很缺爱!”

雪玥一愣,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你的仙人眼里有着无穷的落寞,被我感知到了。”千织萌轻轻笑道。

雪玥耸了耸肩,淡淡的道:“你还真是细心。”

“对于喜欢的人自然要细细观察,包括我喜欢《庄子》也是因为大家都叫你大仙的缘故!”

雪玥了“哦”了一声,发现正往教室里走的老师,淡淡的道:“老师来了,你快回座位吧。”

“好,下课见。”千织萌趁人不备……应该说是趁仙不备的亲了雪玥一口,迅速闪回了自己的位置,还不忘朝雪玥大仙吐了吐舌头。

男男女女羡慕的眼神均时不时的在雪玥和千织萌间回荡。

接下来的几周,千织萌和雪玥一有机会便一起讨论《庄子》,这本没多少字数却很难懂的书,几乎在这几周的课余时间被他们啃了个遍。

因为每个课间都凑到一起,雪玥和千织萌很自然的就“被恋爱”了。

大美女和大仙人组合,自然成了“官方”认定的“绝配”。

直到有一天,事态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

惯例,每一节文学课,老师都会给同学们念一篇同学写的优秀作文(每天都要写文章的)。

有趣的是,自从雪玥转来以后,每节文学课开头要念的作文都成了雪玥一个人的了。他那如仙般优美的文字,征服了全校最优秀的文学老师,也征服了全班同学。文学老师对于自己的学识也自愧不如雪玥。

仿佛这开头短短的五分钟,成了雪玥这个“大作家”的“美文”欣赏时间了。

那如梦般的文字,根本无须评论,只须欣赏足矣。

又何必“呜呼哀哉缘劫”呢?

或许雪玥能成为一个优秀的作家呢。

直到有一天。

破天荒的事情发生了,老师念的不再是雪玥的文章,而是千织萌的《萤火蝶——那孤独的逝者之魂》。

也许那天雪玥那篇《似是这般凄凉也,真个不如死》真的不如平时的文章,但是千织萌的《萤火蝶——那孤独的逝者之魂》却深深的震撼了人们的心灵。

接下来,我们来看这段不长的文章。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