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科幻  >  墓地里的夜光蝶  >  第九十五章 王者的赔罪

第九十五章 王者的赔罪

2087 2018-11-09 16:17:53

“说到桐,他现在怎么样了?”姬旦看了看月依寒,有些不情愿的问道。

在姬旦心中,桐早就死了。

听闻桐还活着,就好像那个善良的男人诈尸了一般。

他真的……不怪罪于姬旦吗?

“很好啊,他现在琉璃县当秘书呢。”月依寒笑道。

“秘书,蛮适合他的。”姬旦问道:“他原先不是在帝国法学院的图书馆工作吗?”

“还不是因为你啊。”

姬旦皱了皱眉:“因为我?”

“对,就是你。”月依寒叹了口气道:“桐那么善良的孩子认识你还真是罪过呢。”

“等,说重点。因为我什么?”

“当时他回去的时候你还是一个‘杀人恶魔’的形象呢,同事们对他议论纷纷,自然就呆不下去了呗。”

“那他怎么去的琉璃县呢?”

“因为龙浩宇。”月依寒笑笑道:“想不到吧,一个你平日里看不起的人,却被萤烛司的大主司无比的看中,是不是有点失策呢?”

“龙浩宇帮助他了?”姬旦没有理会月依寒的废话,直问道。

“对啊,龙浩宇可是认识不少曾经帝国的大臣呢,当然,那些也是现在你手下的大臣,包括苏予,是不是很意外呀?”月依寒再一次有点不屑的道:“龙浩宇非常男人,也非常仗义,把桐在帝国法学院图书馆的同事全部炒鱿鱼了,并且帮助他离开了帝都,去离帝都不算太远的琉璃县做了官,琉璃县令可是龙浩宇的媳妇儿,你看人大主司多大气,你再看看你,真是弱爆了,你还真以为你的对手还是易那个整天研究巫术的变态啊!”

姬旦突然笑了笑道:“桐认识了这么好的一个朋友,真的是很不错了,我没有必要再打扰他。”

这倒是实话,被你杀过一次的人你再去求别人,那不是等于自己往钉子上碰嘛!

“你也知道自己不如别人了啊,干嘛不好好努力一番呢?”月依寒试探了一下姬旦。

不料姬旦却笑道:“我已经完成梦柯的梦想了,我现在又很可能面临死亡,所以什么萤烛司什么飘渺阁都与我无关了!等这九天病好了我要辞职找个好地方隐居起来,再也不管这么一大串破事了!”

“你想得美!”月依寒突然喝道:“你真以为杀了华殇帝国就覆灭了啊?你真的以为旗帜换了梦柯的梦想就实现了啊?天真,这还远远不够呢!萤烛司还在,旧官僚还在!你真的想看见一个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国家因为领导人不愿意去巩固自己的成果而让旧王朝复辟吗?到时候你哭都来不及,还假惺惺的说要帮助梦柯实现梦想,做到一半遇到了点挫折就放弃了吗?蠢货!这点苦都吃不了,还贪生怕死,那个周道算个什么啊?他说你死你就死?不就活得岁数多点嘛!我可不信那个糟老头所说的话!”“消灭萤烛司那是飘渺阁的事情,不是我的事情……”姬旦没有一个一个反驳月依寒的长篇大论,无奈的道。

“继承华梦德大帝与梦柯亲王意志的是你还是梦蝶?是你吧,这是你的使命,纵容没有支持者,孤身一人也要坚持下去,不是吗?更何况你现在拥有一个国家的权力,人们把权力集中到你手中,你有什么理由不帮助人们消除萤烛司呢?消灭那个张口闭口要反人类的组织呢?为什么不来还人间一个郎朗青天呢?”

姬旦望着天花板长叹了一口气,烦躁的吼道:“可是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做!也不知道怎么做了,此前所有的计划都是梦柯安排好的,他死了,雪玥和先知也不是共和国的大臣,我现在要依靠谁?”

“依靠谁?你还想依靠谁啊……人只有依靠自己!”月依寒怒道:“或许那没有人性的萤烛司所著的《反人类联盟问天书》里说的没错:‘人也许不知道其本身的罪恶性,也许不知道本身的贪婪或自私,不论是慈善家还是改革家革命家,或许自己以及他人认为是无私奉献者,但只是奉献着物质与未来的美好生活以及自己的精力与人生而已,但是人骨子里的精神都是自私的,你能感受的到的,当你急切需要一个对别人会有很大损伤的帮助时你会感受的到。’其实也不无道理哦,你会在不留饭钱的情况下帮助一个将要饿死的人吗?当然不会的,每个人都有困难的时候,要是全世界的人同时面对困难,谁来帮助谁呢?所以,凡是还要靠自己!”

姬旦苦笑道:“可是……偏偏我自己是最靠不住的。”

“不是敌人过于强大,而是你太不相信自己的力量!”

“好吧,我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做。”

“蠢货!”月依寒无奈地训了一句,最后耸耸肩道:“话虽如此,我还是帮一下你吧,你按照我说的一步步去做就好。”

“嗯?首先呢。”

“首先你不能一直躺在医院里吧。”月依寒笑笑道:“你一会就去找人给苏予说声,你的身体好的差不多了,但精神有点恍惚,心灵有点疲惫,想要去琉璃县静养几日。”

“这个好办,不过……去琉璃县干嘛?”

“去给桐道歉,让他知道你不是个坏人,你还是有诚意的,当了统领以后也不忘了他,这样不单单是桐会原谅你,你的诚意也会得到一方百姓的赞赏,你也不用强拉桐站在你的队伍里,毕竟你都做过那样的事了,这也不要紧,只要你这样做了,去给他诚恳的道歉了,他绝不会与你为敌,相信我!”

姬旦点了点头,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你果然是无所不能的啊。”

“少贫!”月依寒笑道:“我会秘密跟着你的,还不快去办?”

“现在就去啊?”

“不然呢!你觉得九天的时间很充裕吗?要不是苏予责任心强,换了别的内务大臣早弹劾你了!”

“好好好,月大师教育的是!我这就去办!”

姬旦走后,月依寒看了看窗外。忽然捕捉到了一个冷冰冰的眼神,很可怕,就算是月依寒也不住了退后了好几步。

月依寒知道那是谁,但不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但愿这不会影响到姬旦吧。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