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科幻  >  墓地里的夜光蝶  >  第八章 血蝶

第八章 血蝶

2343 2018-08-13 15:16:01

雪玥在二楼停留了很久,他并没有打算给窗子换上新的玻璃,任凭空中的飞雪带着寒意闯进窗子。

探长安静的注视着窗外,那双神秘的眼睛并没有再次出现……

楼下,第八章血蝶有一辆曾经属于皇室的防弹汽车。

如今,华殇女王把这辆车,送给了年轻的帝国探长。

汽车,在帝国时代,第八章血蝶很是少见。

帝国法律规定,只有皇室成员,警察署的警官,还有医院的救护人员,才享有拥有汽车的权利。

这是一个无比崇尚法律的时代,雪玥也并不特殊,之所以能获赠汽车,绝对不只是因为这个案子的缘故,毕竟拥有车的合法性,是他纯正的皇室血统所给予的。

雪玥在楼里站了很久了。

每个房子都亲自走了一遍,也没有兴奋,也没有摇头叹息,似是在等待着什么。

过了些时辰,楼道里传来了阵阵的脚步声。

荒野回来了。

“艾伯特怎么说?”可能沉默了太久的缘故,雪玥探长的声音有一点沙哑。

荒野沉默了一会,道:“他抱着那个女孩,哭了。”

雪玥意外的看向了荒野,追问了一句:“哭了?”

“嗯,他很爱那个女孩,就犹如爱自己的女儿……虽然他是个单身汉。”荒野淡淡的道。

雪玥看了看窗外,那忧郁的眼神仿佛能使时间凝固“艾伯特警官是个善良的人,可是……那个女孩……我总感觉……哪里不对。”

“只是一个女孩而已。”荒野回答的很迅速,随后接着道:“对了,那两个死者以及那个女孩的个人资料都出来了,很巧,我在路上碰到了帝国机密部的人。”

“二楼的死者叫做梦蝶,对吧。”雪玥苦笑道。

“嗯,还是个学生呢。她很小的时候便失去了父母,是个很坚强很乐观的女孩,真是可惜……”荒野的眼神黯淡了下来,显然非常同情这个逝去的生命。

“我知道了,一会我去取详细资料。八楼的那个人呢?”

“叫做幽兰,是二楼那个梦蝶的同学,两人玩的很好,经常互相串门,她的父母去外地了,也是一直一个人生活。”

雪玥貌似听出了些什么,也不顾这两个女孩有多么可怜,忙问道:“什么叫二楼的那个梦蝶?难道艾伯特发现的女孩也叫……”

荒野点了点头。

雪玥沉默了下来,缓步的走进了楼道,拄着拐吃力的下着台阶,荒野默默的跟在探长身后。

探长心中满是困惑,如果凶手要杀所有叫梦蝶的人来恐吓女王的话,那么为什么地下室那个女孩会幸免遇难?难道这个女孩有什么特别之处吗?难道凶手不知道她叫梦蝶?难道时机未到?或者……

出了楼道,站在漫天大雪之中,雪玥探长长舒了一口气,享受着冬天的寒冷:“我们一起去帝国机密部,我要去看那个女孩的资料。”

“其实,那个女孩的资料,很短。”

“哦?”雪玥看向荒野,静静等待着他的回答。

“她是杀人犯的女孩,她的母亲欠了九条人命,包括她父亲的性命。嗯……她母亲自杀后,也没人关注过这个孩子了。要不是机密部有高人,恐怕这就是个没名没姓的野孩子了,探长之前的预感也很对,这个孩子一定有特别之处,但他只是个孩子!没什么值得探长您怀疑的。”

“我知道了。”雪玥点了点头“但我还是要去看死者的资料。”

“嗯,我替您开车吗?”

“我来吧,你负责保护我!”

“遵命。”

充满皇族气息的车子在街上疾驰而过,承载力量的气浪卷起道路上白雪的残渣,不知道多少目光看着它渐渐远去……直到消失在路的尽头。

15年12月20日上午6:00

帝国的钟声再次响起。

大臣们陆续抵达了帝国议事厅。

年轻的内务大臣早已坐在了属于自己的位置上,看着一个个陌生的面孔从自己的身边经过,也不起身问个好。

一个月了,姬旦却很难把每一个面孔和名字关联起来,以至于别人向他打招呼时,他都有些尴尬。

堂堂内务大臣,做的真是失败!

其实,内务是由亲王实管,内务大臣就现在而言,不过是虚职罢了,最多也就是给亲王提提意见什么的。

姬旦拿起桌上的钢笔,吸了墨汁,在桌上的笔记本上写到,二次会议——帝国的未来设想。

这个会议亲王和女王都会来,姬旦真的不知道这有什么意义,都十五年了,还不知道自己未来将会是什么样吗?帝国的未来能由会议来决定吗?

看着眼前来来往往的官员,忍受着嘈杂的声音,姬旦不禁有一些头晕,右眼不停的跳,难道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了?

一切都是那么的平常,平常的有些诡异。

姬旦的视线渐渐模糊,耳边的嘈杂声渐渐消失,姬旦仿佛脱离了这个世界,他看到了什么?

蝴蝶,血色的蝴蝶。

那美丽的颜色,鲜血的颜色。

四周不知何时安静了下来。

画面渐渐的清晰,夜空,树林,血蝶。

不对,自己不是在帝国议事厅吗?

难道在会上睡着了?

姬旦努力的闭眼又睁眼,试图让自己醒来,但是无济于事,要是真在会议上睡着了,那么自己的位置就不保了!

难道自己右眼跳就因为这个?

不管因为什么,也不管为何来到这里。

姬旦已经深深的被血蝶吸引住了。

好美啊……

姬旦好像认识这个蝴蝶,蝴蝶好像也认识姬旦。

血蝶在姬旦的身边起舞。

对,她在跳舞!

它真的只是蝴蝶吗?

“你是谁?”

姬旦心里有些乱,看向蝴蝶问道。

蝴蝶好像听懂了一般,努力的扇着翅膀,在姬旦的面前上下飞舞。

可是姬旦却不懂血蝶的意思……

一线光明,划破了夜空。

天亮了。

血蝶,不见了……

就这么离别了,有些不舍。

眼前,是帝国议事厅的内景。

难道……真是个梦?

姬旦的右眼再次跳了起来,看来灾难,还未降临!

姬旦慢慢恢复了神志,打量着议事厅的每一个角落。

众臣安静了下来,等待着女王和亲王的到来。

嗯,女王和亲王难得一起来了,咦?还多了一个小姑娘。

是梦蝶公主吧……

所有的大臣起立,像女王亲王以及公主行礼。

一切都是那么的安静……

那么的宁静。

“pang!”

一声恐怖的枪响,打破了宁静。

在场的大臣全乱了,皇家卫兵们纷纷冲了进来,维持秩序。

开枪的人,分明来自大臣们所坐的位置,任何人都能听的出来,但凶手究竟是谁呢?

亲王倒在了一片血泊之中,女王张大了嘴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梦蝶公主则大哭了起来。

可是凶手,还混在人群之中啊!

顿时,整个帝国议事厅上上下下都充满了绝望的气息。

“轰隆隆。”

“怎么回事!”

“地震了?”

“好像是的……”

灾难。降临!

姬旦的右眼,不会在跳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