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军事  >  淞沪之秋  >  十八、乡间偶遇

十八、乡间偶遇

5026 2018-09-18 17:51:09

贾金荣焦急地在牢房里踱来踱去。

“她现在很危险,感染得非常厉害,必须马上送医院手术。”唐如波检查了半天,下了最终的结论。

“不行,她决不能离开巡捕房。”贾金荣回答得很决绝。

“为什么,再不抢救,她很可能死在这里。”

“她死了,你们两个谁也活不了!”

“那你干脆先杀了我得了,我没那么大能耐!”唐如波干脆也装成死猪不怕开水烫。

“少废话,只要她不离开巡捕房,其他问题我来想办法,但必须给我救活。”

对于这个姜芸的生死,唐如波本可以漠不关心,就算死在巡捕房,这个贾金荣也未必会把他怎样。但这个姜芸明摆着是保密局的人,又跟段石青有莫大的关系,与公与私都要把她救活。所以,仔细想了想,说道:

“那这样吧,你先找块干净的地方,光线要好一点,当做临时手术室。让我的护士回趟医院,找个医生跟我搭档,再带些器材过来马上手术。这样总可以了吧?”

“好!小孙,带上这个护士马上去医院。”贾金荣对着外面吼道。

“虞瑶,手术器材你直接找刘美华医生,也让她一起过来。还有,待会你不用过来,我们两个人就够了。”

“不行,既然来了,谁都不能走!”贾金荣伸出右臂直接拦住虞瑶。

“那我们就都干等着好了,反正要死的也活不了。”唐如波此时也毫不示弱。

“好你个唐如波,胆子还真他妈得养大了啊!你不要以为你懂了点破医术,我就不敢对你怎么样。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毙了你!”

“贾探长,你是不是又打算拔枪啊。果然是强将手下无弱兵,怪不得你的人都跟你一个德行!”唐如波蔑视道。

“你……”贾金荣恶狠狠地指着唐如波,你了半天还是软了回去,“老子现在不跟你计较,快点找人给我过来,这个小护士不来就不来。”

“唐院长,我还是留下来陪你吧,多个人总多个帮手。”虞瑶这时突然插了一句。

“你伤好了才没多久,不能累着,我跟刘医生肯定能对付得了。你还有别的工作!”唐如波把“工作”两个字说得很重,他相信虞瑶能够明白姜芸和段石青之间孰轻孰重,而且他也担心万一姜芸真的保不住,贾金荣动了杀心,我们的这个小组就彻底断线了。

“那好吧,唐院长,我马上回医院找刘医生。”

“小孙,快去快回。”贾金荣对着外面吼道。

车子已经开出巡捕房有段路了,虞瑶想开口却一直不敢说,对于眼前这个年轻的巡捕她到底还是心存芥蒂。

倒是孙志钱先开口了。

“放心吧,槐杨同志不会有什么危险,那个贾金荣就是只纸老虎,吓唬吓唬人可以,真要来硬得其实他很有分寸。”

“你是谁?”虞瑶还是谨慎地问道。

“你不用管我是谁,你只要知道我们都有着共同的理想和信念。段石青现在所处的位置已经有眉目了,刘神父会派人带你去的。你现在最首要的任务就是等着接头的人。”

“你真的是我们的同志?”在听到刘神父,段石青这两个熟悉的名字之后,虞瑶的怀疑已经渐渐消散。

“百灵同志,你好!”从驾驶座上伸出一只右手,虞瑶也赶紧把手递了过去。顿时,有股温润的暖流如春风化雨般流遍了全身。

等动完手术,太阳已上三竿。

贾金荣的休息室成了临时的手术台。他也和两个医生一样,一宿没睡。这个时候,他迷迷糊糊想起了自己的儿子,在那个被袭击的晚上,自己也是一宿没睡。一个是亲身儿子,一个是保密局的情报员,两个八竿子打不到的男女却同样因为唐如波的手术联系在了一起。他有些恍然,仿佛死去的乃宽在向他招手,但嘴里却是痛苦地高喊着:“不要过来,不要靠近日本人!”

可他心里却是在念叨,“儿子,我靠近日本人就是想替你报仇啊!你的仇不报,你老子我死不瞑目!”

当阳光射入这个房间的时候,贾金荣第一个睁开了眼睛,疲倦地看了看四周。

唐如波和刘美光已经累瘫了,趴着一动也不动。姜芸也还是没睁开眼,但烧已经退了,惨白的面颊总算有了一丝的血色。贾金荣舒了一口气,这个娘们总算没事了。

除了这几个人一宿没睡,孙志钱和几个警察也在门外守了一夜,而虞瑶一个晚上也都在翻来覆去。

“唐院长会不会有什么闪失?那个警察所说的接头人到底是谁?乔大哥到底在哪里?”这些问题像三只硕大的贪婪的蚊子一样,嗡嗡嗡地盘旋了一整夜。

天一亮,就听到外面汽车发动机的轰鸣,随即就响起急促地敲门声。

“谁啊?”虞瑶带着疲倦的睡眼,打着大大的哈欠,开了门。

“谢天谢地,吓死我了。刚听屠医生说你不在医院,被巡捕房的人抓走了,吓得我半死。看到你我就安心了,这老家伙,居然骗我!”原来是罗惠君。

“这个老色鬼,就知道捉弄年轻护士,下次到唐院长那里告状去!”虞瑶提到唐院长,情绪又有点低落,“也不知道唐院长怎么样了?”

“什么唐院长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罗惠君好奇地问道。

虞瑶就把事情的原委都说了一遍。

“又是那个贾金荣啊!真气人。不过你也不用担心,他每次来医院都感觉想把医院给拆了,最后还不是雷声大雨点小。所以啊,你别太担心,唐院长肯定没事的。”

“说是这么说,但总是有点担心的。”

“难道你除了想念你的乔大哥,连唐院长你也不放过啊!”也只有罗惠君会开这种玩笑。

“你要死啊,都这个时候了,还取笑我,讨厌!”边说,边捶打起来。

“好啦,好啦,不跟你开玩笑了。对了,今天休息,刚好我打算回趟老家去看下伯父,要不一起去吧。”

“你是说罗叔叔不在上海?”

“那倒也不是,在上海乡下,我妈说他生病回老家休养去了,我想去看看他。”

“那我过去不合适吧?”

“没事,我们俩还谁跟谁,再说伯父也喜欢热闹。车子就在外面,走吧。路上我们还可以抽空玩会。”

“这样真的可以吗?”虞瑶还是有些犹豫,毕竟跟自己接头的人还没出现,万一错过可就麻烦了。

“走吧,走吧!”罗惠君使劲拽着虞瑶,上了车。

车子从法租界开到公共租界,又一直向东,沿路的高楼林立、灯红酒绿渐渐变得萧条冷清,很快眼前就只有蔓延的田野、水塘和路两侧错落有致的水杉。

虞瑶默然地望着窗外,心情也像这一路的风景,变得越发沉重。

“哎呦,我说虞瑶啊,我带你出来散心,你倒怎么越发伤感了。不是说了吗,唐院长没事的!”

“就算是我想多了吧。”苦笑道。

“小文,”罗惠君对着司机说道,“前面那个村叫李家宅村,听说有个祠堂很有名,等会路口那里停一下,我们去转转。”

“好的,小姐。”

“那个李氏祠堂,据说国军有个师长都去看过,还蛮有名的类。”

“哦,还有这种事情。”与其说是虞瑶有了兴趣,倒不如说是脑海里突然闪现刘神父的话,段石青可能在“公共租界东郊10公里左右的半径”?我们开了那么久,应该已经进入这个范围了,说不定可以打听点消息,“那我们就去看看吧。”

“前面就到了,小文,你就停在路边,我们走进去好了。”

“小姐,这里人烟稀少的,要不要我陪你们过去?”

“不用。不过这样吧,你把手枪给我,万一有什么事情我就直接鸣枪示意。”

“那好的,小姐。”说着就把手机递给了罗惠君。

“惠君,你还会这个啊?”虞瑶用手比划了个枪的姿势。

“这有什么,我还学过武术和骑马。”

“怪不得你这么野,原来都是学这些男人的把戏学出来的啊。”也学着取笑惠君。

“是啊,我就是男人婆,总比你这个林黛玉要强,一天到晚愁眉苦脸的,哈哈!”

“你就是个大活宝!”虞瑶也是无可奈何。

段石青的警觉在听到汽车发动机响的那一刻就催促他马上苏醒。刚开始,他还抱有一丝窃喜,以为是尧羽峰派人来接自己。可透过望远镜,一辆牌照为4791的汽车缓缓地开了过来。

“4791?这个车牌好像哪里见过?”段石青在记忆里仔细搜寻着这个车牌号。突然,“4790,4791”这两个数字蹦入脑海。当时在上海大世界边上,好像就停着两辆一模一样,车牌号仅差一个数字的福特汽车。“4790”好像是罗明仁的车,那这“4791”估计也是跟罗家关系很密切。罗家的人来这里干嘛?

正当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车下下来两个年轻的女子。不看还好,一看着实下了一跳。居然是虞瑶!边上那个女的也有些眼熟,好像在舞会上出现过。对了,就是罗明仁的侄女,那辆车肯定也是她的。

她们两个这么早跑到李家宅来干嘛?难道是会什么人?不行,我得搞搞清楚,但我现在还不能暴露,得想个法子。

小文在路口警觉地观察四周,看到两人安全地进了祠堂,才想起一口尿憋急了。还没等淋湿树下的泥地,嘴巴和鼻子就被捂得滴水不漏,脖颈上也被冰凉的刀锋顶得严严实实。

“不要出声,不然老子废了你!”

小文以为遇到了强盗,吓得连连点头。

“我问你,你跟进去的两个小妞是什么关系?”

小文呶呶嘴,示意把手放开。

“给我老实点,要不然我的刀子是可不长眼睛的。”

“是是,好汉饶命!”连连求饶,“我就是个司机,其中一位是我们家小姐,另外一位是她的朋友。”

“你们家小姐叫什么,那个小妞又叫什么?”

“我们家小姐叫罗惠君,她朋友叫,叫虞……虞瑶,对,就叫虞瑶。”

“你们来这里干嘛?”

“没干嘛,我们家小姐去看她伯父,看天色还早,知道这里有个祠堂还挺有名的,就过来看看。”

“真的是这么回事?”段石青有些质疑。

“好汉,我说得可都是实话,要不然就天打五雷轰。”说这话时,小文巴不得边上立马升起一个牌坊,上面写着硕大的四个字“实话实话”。

“那你们呆会去哪里?”

“去罗家庄,我们小姐的老家,去看她的伯父罗明仁。说是病了。”

罗明仁病了?这可就怪了。早听说罗明仁之前在国军摸爬滚打过几年,还担任过陆军少校,身体应该不差,上海大世界的舞会上看他还精神抖擞的,难不成这么几天功夫就病入膏肓了?这其中肯定有些缘由。反正站长的人还没来,我干脆就走上一遭。

“兄弟,算你识相。不杀你可以,不过你得帮老子一个忙。”

“好汉尽管说,只要我办得到。”小文哪里还敢有什么不答应的。

“早听说罗家庄的罗明仁是大户人家,里面亭台楼阁,花鸟鱼草,美不胜收,你就带我进去耍耍。”

“这个好办,你等会就躲在后备箱。等到两位小姐下车了,我把后座掀起,你想什么时候出来都可以。”

别说,这小子还挺机灵的!“好,那就这么定了。不过你不要给我耍什么花样,我有什么闪失,你肯定也活不了。”

“是是是,借我十个胆我也不敢。”

等锋利的刀刃从眼前消失,小文才感觉到裤裆里的一阵阴凉,也不知道尿歪的还是吓得侧漏了。

“虞瑶,再过去有个刘家港,听说现在荷花开得正艳,我们也去看看。”

“惠君,你不是急着去看你伯父吗,还是先早点过去吧,我们回来看也不迟。”

“是啊,虞小姐,我们可以回来再看。”小文其实根本没有看的心思,到时候又出现个地痞流氓,自己哪还招架得住,搞不好命都丢了。

“好吧好吧,本来还想带你见识见识。罢了,走吧!”罗惠君不觉有些扫兴。

段石青也长长地舒了口气,这么热的天,自己在这个铁笼子里就跟蒸锅里的王八一样,壳虽然在,命估计早就熟了。幸好剩下的路程不算远,也没到正午时分,不久,只听得几声喇叭和开门低沉的响声,车子终于停了下来。而此时,段石青感觉自己刚从水池里爬上来,全身上下吧嗒吧嗒地直掉汗珠。

“罗小姐,您来啦?”隐约听到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

“是啊,阿英嫂。”是罗惠君的声音。

“敢问这位小姐是?”

“哦,这是我的朋友,虞瑶。”

“阿英嫂,你好。”

“虞小姐,你好。快里面坐吧。”

“阿英嫂,伯父在房里休息吧?”罗惠君问道。

“老爷啊,他一早就出去钓鱼了?”

“钓鱼?他不是身体不好吗?怎么还去钓鱼了?”有些丈二摸不着头脑。

“没有啊,他除了刚回家那一天呆家里外,都在外面钓鱼,身体我看好好的呀。”

“那就奇怪了,那我妈怎么说他生病了。对了,逸豪表哥和付艳表妹在的吧?”

“大少爷和小姐没回来过。”

“啊?这怎么回事。那伯父什么时候回家啊?”罗惠君更加迷糊了。

“刚出去没多久,昨天也是这个时候去的,下午应该就能回来。罗小姐,你和虞小姐先屋里坐会儿,刚热了你最喜欢吃的豆沙粽子,马上端到客厅去。”

“好的,谢谢阿英嫂。”

这一切,当然都落在了段石青的耳朵里。果然,这个罗明仁是在装病。但他为什么要装病,没理由啊?

罗明仁直到日落时分才姗姗来迟。

“惠君,你怎么来了?”很是诧异。

“伯父,妈说您身体不舒服,刚好我今天休息,所以就过来看看您。”

“你妈费心了。对了,这位,好像是……虞小姐吧?”

“伯父,您记性真好。是的,叫我小虞好了。”在上海滩这么有名的大人物居然还记得自己的名字,虞瑶也有些受宠若惊。

“你的伤都好了吧。”罗明仁关切地问道。

“好,都好了,谢谢伯父关心。”

“伯父,到底我是你侄女,还是虞瑶是你侄女啊?”罗惠君又故意开始捣蛋。

“惠君,你都那么大了,怎么还跟以前一样淘气,呵呵。”

“在伯父面前,我永远都是小孩啊。”

“老爷,小姐,开饭了。”阿英嫂在屋外叫道。

“走吧,吃饭去。”

席间大部分都是些客套话,但也其乐融融,再加上屋里屋外通透的灯光,仿佛提前过上了新年。

虞瑶离开家之后,再也没有感受过这份亲情的温馨,心情一下子好了很多。

酒足饭饱,罗惠君正打算和虞瑶回房休息,却被罗明仁叫住了。

“惠君,等会到我书房来一下。”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