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军事  >  淞沪之秋  >  十二、鹿死谁手

十二、鹿死谁手

5797 2018-09-18 17:51:09

这个米店的二楼不一般。如果不是从一楼走上来,方梦蕾还以为到了个茶楼。

收拾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一张八仙桌上沏好的绿茶还在汩汩地冒着热气。

窗旁,一个穿着衬衫马夹的矮个男子一边喝着茶,一边悠悠地望着不远处的黄浦江,后脑勺的头发油光锃亮,差一点就能当镜子使。

见对方穿得十分体面,方梦蕾倒也没了低看一眼的傲气,对着镜子用粉扑擦了擦脸,才问道:“你就是黄老板吧?”

这个“黄老板”一回头,毫不客气地从上到下打量了一下,然后放声笑着说道,“这个甄老板也真放心啊,居然让你这么个美女来我们进货,店里乱糟糟的,没有脏了小姐您的脚吧。”

“哎呦,黄老板还真会说话。我也就是个跑腿的。”听到陌生男人的夸赞,还是有点小激动的,尽管两边脸颊鼓出些横肉,眼睛透出些犀利,但好感还是增了几分。

“甄老板的信我已经看过了,方小姐是他亲自推荐的,我黄某人肯定信得过。不过有件事情还真是棘手啊?”说着,不觉皱起了眉头。

“黄老板,什么事情啊?”

“方小姐,你我一见如故,甄老板也是我的好友,那我就直说了。来,边喝茶边聊。”

“方小姐,事情是这样的。甄老板要20担河南的新米这个不假。但今时不同往日,北方局势不稳定,河南的新米大部分被热河、北平、山西的部队给征收了,运到南方的屈指可数。我这小店充其量也就只能拿出3担,要么你跟甄老板商量下,看看是不是少进点或者换嘉兴的新米?”说起来确实像那么回事。

“这个事情好说,不就是几担米吗,我回去就跟他说。”

“那再好不过了,黄某人就以茶代酒,先谢谢方小姐了。”

“哪里的话,小事一桩。黄老板,最近米价是不是涨了很多啊?”无心多问了句。

“方小姐还关心米价啊,难得难得。是啊,北方打仗,一来很多北方人跑到南方,不少地撂了荒,产量下降不少,二是来南方的人多了,运进来的米还没有长出的嘴巴多,价格自然上去了。”

“哦,原来如此。”方梦蕾若有所思,“那我赶紧去回复我们甄老板,告辞了,黄老板。”

“那就麻烦方小姐了。”

孙志钱已经在车里等了许久,见到方梦蕾安然无恙,总算也松了口气。

“方小姐,您总算出来了,没什么事吧?”

“能有什么事,就是买点米而已。小孙,先别急着回巡捕房,跑马场附近去转转,看看有什么西洋镜。”

“好的。”

一路上,车子里就只有发动机的轰鸣声。但方梦蕾却是如潮水般在翻滚。

日本人!第一直觉告诉她。

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如果就是个米店小老板,完全没必要或者不可能一尘不染,在米店里来来往往总会沾染些尘土;脸上虽然有些横肉,但健硕的胳膊和隆起的胸肌就算不是军人,也最起码是个习武之人。最为重要的是,那犀利的眼神完全没有商人的气息,如同一双狼眼,警惕贪婪地窥探着周围的一切,而这种眼神,已经不止一次的从日本浪人、侨民的脸上出现过。不可能有那么巧合!

但贾金荣为什么会跟日本人扯上关系?这个确实难以理解。法租界在上海也算是个法外之地,即便真的发生冲突哪怕是战争,战火也未必能烧到这里;贾金荣虽然是干着法国人的差,但说起来也算是个铮铮汉子,对日本人向来是有怨抱怨、有仇报仇,今天怎么就跟日本人勾当上了?果然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看来这事情是越来越有趣了,接下来得探探这个老鬼的底,说不准可以大捞一笔。想到这儿,又感觉几百张银行票飞进了口袋,不觉美滋滋的。

南田浩二对方梦蕾的兴趣也不亚于方梦蕾对贾金荣的猜疑。这个女人表面上是给贾金荣办事的,但举手投足间却有种女主人的架势,两者关系不一般那是当然。即便如此,贾金荣应该也没透露他和我们特高课之间的关系,而是让这个女人来探探路。果然是个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的家伙。现在,这个方梦蕾还不知情,假使找个适当的时机告诉她,有没有可能为我所用,把这个贾金荣彻底拉下水?

想着,他跟伙计交代了几句:

“三天之内,把这个方梦蕾给我调查清楚!”

段石青下午的脑子如抽筋般时有时无地疼痛。

按理说方梦蕾这只乱飞的花蝴蝶不见了应该清静些,可一想到这只蝴蝶会不会又在算计着怎么对付姜芸,心里就开始莫名其妙地纠结——姜芸会不会出事了?随着时间地推移,方梦蕾的迟迟没有出现,这种纠结逐渐幻化作紧张和难以言状的心慌,难道与姜芸在一起时间长了,能够感受到她的危险,自己到底怎么了?都说亲人间、恋人间会有种心有灵犀,但当你和一个产生过爱的幻想但根本无法爱上的女人触发这种感觉之后,段石青已经搞不清是爱,还是挂念?

犹豫了再三,他还是决定以身体不适向局长告假。

局长姓曹,名宝田,40有余了。照理到了他这个年龄,都应该有些发福。可他倒好,瘦得跟猴精似的,跟下属,特别是漂亮的女下属,经常眉来眼去,根本没把自己当个局长。本来段石青还担心请不了假,没想到老曹一口就答应了,爽快地让人难以置信。

进入弄堂,看到窗户关得好好的,稍微松了口气。但有点奇怪的是,平常总要问个三长两短的街坊邻居,今天都跟见了瘟神一样,要么直接绕道走开,要么干脆紧锁大门。

倒是房东大婶不避讳,看到段石青迎了上来,本来还有所宽慰,没想到是来泼冷水的:

“小段啊,我这间破庙看来是容不下你了。”

这种问候倒还不如躲着不见更好。

“怎么了,张阿姨,你的房子我不是住得挺好的。”

“你知不知道,今天巡捕房来了好多人,把你房间里的女人抓走了!你不会是把窑姐带回家了吧?”

“什么?”段石青只感觉耳朵嗡嗡作响,脑子又一阵急促地抽动,“什么时候抓走的?”

“哎呦呦,你还真带窑姐回家啦?”平时算是和蔼的房东大婶此刻又跟其他市井妇女一样,颇骂街的味道,扯着嗓门教训道:“你说你啊,年纪不小了,正经女孩子不找,偏偏要搞七捻三,你不怕得花柳病啊。你让我房子以后怎么租!”

“张阿姨,你误会了。”

“误会?什么误会!一句误会就能扫了老娘的晦气?还有啊,刚才我还看到有个男人被抬出去了,流了一地的血,作孽啊!本来以为租给你们这种有体面工作的人,我根本不用操心。结果倒好,给我来了这么一出好戏,吓都吓死了,好心被驴踢啊!搬走,立马给我搬走!”

“张阿姨,我可是交了一年的房租啊。”

“还想退房钱啊,门都没有。我的租金损失、心里损失不用算钱啊!”

“那我一时半会也找不到住的地方,总不能让我说搬就搬吧,好歹也要宽限几天。”

“三天,就三天!三天之后你不搬,我立马找人把你的东西扔出去!”

这个房东当然不会告诉段石青,巡捕房的人已经面授机宜,最为关键的是,给了她两年的租金当奖励。有谁会对钱过去不呢,不就是搞个卫生,换个房客吗。这次赚大发了!

门开了。

扑面而来的是一股燥热的血腥味。门口的一滩血迹已经被清理过,但溅在白墙上的血痕仍旧清晰可见,几只苍蝇忙不迭的还在贪婪地吸吮。屋内虽没有搏斗的迹象,但凌乱的脚印,摊开的被单,歪扭的桌椅,足以勾勒出当时混杂的场景。

仔细搜查了下房间,东西倒没少。窗台上有两个略带血迹的脚印,明显是姜芸留下的,这样看来,她极有是从这里跳下去的。但问题是姜芸刚把两个尾巴解决,怎么又被巡捕房给盯上了?这个跟方梦蕾总不会有什么瓜葛吧。

那会不会是我被跟踪了,来抓我的——好像也不对。既然是跟踪我,应该知道我什么时候在家,没必要挑个上班的时间,而且从这几天的观察来看,也没发现什么异常。这样说来,这帮巡捕还是冲着姜芸来的。那跟广慈医院的阿奇肯定有关,与方梦蕾自然也脱不了干系。看来,为了救姜芸,只能先斩草除根了!

半小时之后,广慈医院。

阿奇的病房门口站着个人,警觉地守着。

段石青拿着些水果、糕点,径直走了过去。

“兄弟,方小姐让我过来看看阿奇怎么样了?行个方便。”

“哦,是方小姐的人啊,进去吧。”那人没有丝毫怀疑。

“兄弟辛苦了,来,抽根烟。”说着,把一包哈德门直接递了过去。

“兄弟,你太客气了。”

病房里只有阿奇一个人。他似乎听到了门外的声音,眼睛已经睁开了。

“你是?”阿奇疑惑地问道,因为他没听方小姐说起过她还有什么朋友或者熟人在上海,自己也确实不认识。

“哦,我是方小姐的同事,姓段。她今天有事,托我带点吃的过来,顺便看看你怎么样了。”

“那太谢谢方小姐和段先生了。”想到有人还惦记着自己,心里也颇有感触。这个方梦蕾到底还是念着些同乡之谊,也算没白跟了她。

“门外的兄弟没听梦蕾提起过么?”段石青边问,边削起了苹果。

“哦,他啊,叫张顺,巡捕房的。”听到这位段先生直呼方小姐为“梦蕾”,就觉得两人关系不一般,阿齐回答的时候也就尽量客气些。

“巡捕房的人都给你看门啊,不简单。”

“哪里,还不是方小姐跟那个贾探长关系硬!”刚说完这一句,阿奇就觉得有些后悔,要是这男的跟方小姐有一腿,岂不是给他带绿帽子了。

“贾探长啊,认识认识。梦蕾常说起过,我们都吃过几次饭了。来,吃个苹果。”

正当阿奇感激涕零咬住苹果的一刹那,段石青手起刀落,电光火石般,直接割断了咽喉。

可怜的阿奇连哼都没哼一声就成了具死尸。

收拾了一下,对着屋外叫道:“张顺,快过来看一下,阿奇是不是昏过去了?”

一听“阿奇昏过去了”,张顺自然不敢怠慢,连忙冲了进来。段石青轻轻锁上门,没等对方反应过来,掰住头迅速地使劲一扭,这个张顺就软趴趴地倒在地上,没了动弹。

透过窗,看到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匆匆地来又急急地去,唐如波顿感意外,但也预感着已经发生了什么事情,连忙打电话给前台的护士先去虞瑶那里,然后挨个检查下病房,看看有没有什么情况。

虞瑶已经把她的猜测跟自己汇报过了。按照她的说法,这个段石青很有可能就是跟她青梅竹马的乔云鹏。但现在似乎也在执行某些秘密的任务,无法跟自己相认。这里确实有很多疑点,之前在北平当兵,后来莫名其妙失踪了两年多,突然又在上海出现,不是在军队或者警察局任职,而是在电报局。这其中的纠葛一时半会也是理不清了。不过这样的人才如果能争取过来的话,与公与私,虞瑶都是不会拒绝的。他今天来莫非也是偷偷来找虞瑶的?

唐如波的思绪被一阵急促的电话声给打断了。

“什么,阿奇连同守门的张顺都死了?!”

巡捕房,探长室。

“宝贝儿,米店那里的事情怎么样了?”方梦蕾一进门,贾金荣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米店能有什么事。就是说河南那里比较乱,只有3担新米,嘉兴的倒充裕得很。“”

“那个郑老板其他没说什么?”

“郑老板不在,是另外一个主事的黄老板。就说让我回来跟你商量下,能不能换一换或者少进一点。”

“哦,没有河南的那就买嘉兴的新米好了。反正都是米,吃哪里的都一样。”贾金荣心里其实已经在捣鼓了,果然这个段志成有很大的嫌疑。妈的,找个机会把他逮起来,等审出个结果,他老子来也没用。

“探长~,我的事情替你办完了,你可是答应过我要把姜芸给抓起来的哦!”方梦蕾搂着贾金荣的脖子,红唇都贴在了耳廓上,娇嗔道。

“宝贝儿,我办事你还不放心。”顺手挑了挑这张白皙的脸,随口应道。

“你可不要骗我哦,要不然小心我把你耳朵咬下来。”

“呵呵,我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说着,毫不客气地把嘴巴迎了上去。

正当两个人如胶似漆,耳鬓厮磨之时,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妈的,扫老子兴!宝贝,接完电话再来修理你。”说罢,又狠狠地在方梦蕾的臀部捏了一把。

“探长,我是小刘,有个人叫段石青的人说今天一定要见你,要不然就要冲进来了。”对方显得有些着急。

“他敢,就说老子忙,现在没空,让他等着。”啪得一声扔了电话。

“探长,哪个人胆子这么大,敢惹你生气啊!”

“在法租界谁敢惹我,也不看看我贾某人是谁!”

“那是,那是。那贾探长,能不能带我去见见那个姜芸啊,见不到她,我心里不踏实。”方梦蕾使劲地晃了晃贾金荣。

“好好好,我的心肝宝贝。都说人已经在监狱里,看把你急的。租界里,还有我贾金荣干不成的事情,这不是笑话吗。走,现在就带你去。”边说,边搂着方梦蕾正准备往门外走去。

“砰”的一声,门突然开了。

只见门卫小刘死活拽着段石青,但还是被拖了进来。看到这对狗男女勾搭在一起,段石青很是鄙夷,现在可以确信,方梦蕾果然借了贾金荣之手,把姜芸抓进了巡捕房。当然,此时此刻,他不能马上戳穿了这层关系,只是焦急地问道:

“贾探长,我女朋友姜芸是不是被你们巡捕房抓走了,她就是个老师,到底犯了什么罪?”

方梦蕾倒是吓了一跳,没想到闯进来的是段石青,两条手臂尴尬地从贾金荣的腰间垂了下来。倒是贾金荣有些恼怒,骂道:

“小刘,你怎么搞的,连个人都拉不住,废物!段石青,你小子够胆啊。居然敢闯巡捕房!信不信我一枪嘣了你!”说着,就想从腰间掏出手枪。

“贾探长,你也别拿枪吓我。如果姜芸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想活了!”借着狠劲,直接把小刘摔到了地下。

方梦蕾按住了贾金荣的手,忙出来打圆场,“段石青,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姜小姐这么柔弱的一个姑娘怎么可能进了巡捕房,是不是搞错了哦!”

“街坊邻居都说了,就是巡捕房的人抓的,这种事情还会有假?”段石青恨得直想这把两个人给活剐了。

贾金荣甩开方梦蕾的手,怒目圆睁,拿枪指着段石青恐吓道:“你小子给我听着,就算你是天王老子,进了法租界巡捕房也得给我低头装孙子。要不是看在你是梦蕾同事的份上,早让你见阎王去了!告诉你,那个婊子就是老子抓的,就关在老子的监狱,你敢怎么样!”

见对方真的露出杀意,段石青心头的一团怒火差点崩裂出来。但这是在巡捕房,他完全没有胜算。姜芸救不了,连自己都要搭上。但最起码,已经知道姜芸现在所在何处,当务之急,还是得请老板出马,据说他和贾金荣还沾亲带故。

“贾探长,那您总得让我知道姜芸犯了什么罪吧。你说,这么一个大活人突然不见了,我能不着急吗。”段石青见了黑洞洞的枪口,语气明显有些软了下来。

“贾探长,您大人有大量,人家段石青也是救人心切,看在我的面上,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了。段石青,还不快点跟探长道歉。”方梦蕾假惺惺地当起了和事佬,似乎这事与自己毫不相干。

“你给老子记住,今天是看在方小姐的面子上,下次再这么没大没小,一百个段石青的脑袋也不够老子枪毙的!”边说,边耀武扬威地收起了枪。

段石青借势低下半节,“贾探长,都怪我年轻气盛,多有得罪,还希望您多多原谅!”

“这还差不多。算你还会做人。”

“那贾探长,您能告诉我姜芸到底出了什么事吗?”

“杀人。一死两伤,你觉得这个事情还闹得不够大吗?”

“杀人?”段石青故作诧异道,“她平时连个鸡都不敢杀,怎么会杀人?会不会搞错啦?”

“伤的人就在广慈医院,你一问就知道了。哎,小刘,马上打个电话到广慈医院,问下那个叫什么阿奇的情况怎么样了。”

“是,探长。”

“段石青,这个姜芸就是个冷血杀手,看来你是完全被她蒙蔽了。”方梦蕾有些叹息,但又感觉是在替自己惋惜。

“探长!”小刘惊恐地说道,“阿奇死了,连那个看守的张顺也死了!”

“什么!?”贾金荣和方梦蕾口中几乎同时嘣了出来。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