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军事  >  淞沪之秋  >  二十五、意外遇袭

二十五、意外遇袭

5221 2018-09-18 17:51:09

老宋和两个弟兄坐在车里,已经在马明仁位于法租界的别墅附近呆了快半天,除了隐约看到屋内有个女仆在收拾外,根本没有人从门口出来。闷热的天气让仨人的嗓子间都快冒出了青烟。

“老大,都等了这么久了,怎么连个鬼都没有?”

“是啊,妈的,要不我们冲进去,管他呢?”另一个显得更为焦急。

“笨蛋,”老宋直接扇了他的脑门,“马明仁好歹也是上海有头有脸的人物,你这么一弄,他随便找个报纸一登。到时候,老板不直接废了你!”

“是是是,老大说的是。但总不能等个没完没了吧?”被打的手下感觉头皮一阵发麻。

“这样,你们继续盯着。我进去看看,有什么情况,四声狗叫为号。”

院墙有两人多高,两人正寻思着老宋这个微胖的身材怎么可能进入到院内。遂开始打起赌来。

“我赌1小时他才能出来,30块!”

“那我就40分钟。”

“你小子输定了,墙那么高,他进去都要个半天。”

“少废话,等他出来就知道了。”

只见老宋稍稍活动了下筋骨,疾步跑到墙边,左脚用力一踩,整个人跟吊了钢丝一样,蹭蹭往上窜,待右脚使劲一蹬,化作鹞子展翅,直接跃过墙头,悄无声息地落到了地面。

两个人顿时傻眼了。

十五分钟之后,老宋活生生地站在了他们面前。

跟见了神一样,两人惊得说不出话来。

“找个电话亭,快!”老宋催促道。

“老板,猎物飞到东面了,要不要继续追?”

“马上回来,有更重要的事!”

十几分钟前,一个陌生的电话打到了贾金荣的办公室。

“准备的怎么样了?”对方有些急促。

“随时可以出发。”这是贾金荣的声音。

“那好,今天下午三点!”

“好,我马上准备。”

贾金荣本来还在犹豫什么时候开始行动。这个电话无疑是支强心剂。一听到这个声音,他就觉得根本没有拒绝或者迟缓的余地。既然要做,就不能拖泥带水,婆婆妈妈,老子好歹也算条汉子,留个好名声总比当个汉奸强!

他马上拨通了另一个电话:

“给我接华德路监狱。”

“我找你们监狱长,我是法租界巡捕房探长贾金荣。”停顿了一会,“兆鸣兄,我下午把人带过来,没问题吧?”

“好的,我到时候派人在门口接应。”对方是华德路监狱的监狱长李兆鸣。

“那就有劳兆鸣兄了。事成之后,我一定重谢!”

“好说,好说。”

一挂电话,看看时间已经指向1点半了,贾金荣马上通知下去半小时内做好准备。

姜芸还是有些虚弱,但一听到有人靠近,仍旧十分警觉。

“你,你们想干什么?”

“姜小姐,老大说了,给你换个宽敞的地方。”阿狗答道。

“你们,你们是不是打算杀,杀了我?”尽管也曾预料到这个境地,但真要说出那个“杀”字,姜芸还是鼓了鼓勇气。

“杀了你?哼!如果真杀了你倒好了,对死去的兄弟也有个交代。探长说了,把你移交到华德路监狱。”还是阿狗。

“为,为什么?”姜芸有点糊涂了,但她还是觉得此行凶多吉少,右眼皮一直跳个不停。

“老大定了的事情,没有什么为什么。这是你的衣服,十分钟之内换好,换好我们马上走!”

姜芸仍旧莫名其妙,但死神的阴影一直挥散不去。反正已经都这样了,还能有比死更恐惧的事吗?没了,就这么遭吧,此时此刻也没人关心我的生死。只可惜,不能将方梦蕾和段石青给亲手撕了。想到这里,一声叹息。

段石青也同时接到了这个陌生人的电话。

“准备好,马上走,车子在外面!”

“哪里?”段石青再次请求确认。

“陈家宅。车子预计到达时间3点,一辆小车,车牌5823,还有一辆囚车。小车人员尽量不要伤及,如有突发情况,立即消灭猎物!”

“是!”

段石青心头一阵阵翻滚,当然不是因为车子在市区里奔驰出现晕车,而是担心可能会出现的突发情况。要不然,自己又要亲手伤害一个算是熟识的朋友。这个人虽然不曾像虞瑶一样,有那么浓烈的情愫,但想想她的温婉如水,清新明媚,却又有一番别样的滋味。

电话里约定的时间是三点,可实际出发时间却是两点半,此刻,两人当然不知道电话已经被窃听,也只是为了保险起见。但这个小小的伎俩却还是启到了些效果。

车子两点半准时从巡捕房出发。先是5823的车打前站,大约10分钟之后,囚车也缓缓开出。

监视的人立马通知了南田,南田随即打到了山本处。

“八嘎,这两个混蛋。”幸好这个时候,老宋已经回来,他一边命令南田派人追击囚车,一边让老宋带几个手下马上出发,不到万不得已,务必把人活着带回来。

两辆车先后从北进入到公共租界,然后一直往东开。因为都打过招呼,所以一路还是比较顺畅,很快就驶出闹市,人烟也越来越少。

囚车到底开不快,南田的人很快就追上了。司机小吴本来也没把后车当回事,以为就是辆过往小车,可等小车横在面前挡住去路,一伙人端着大大小小的家伙出来的时候,顿时吓尿了。

为首的人示意他下来。看到对方荷枪实弹的,小吴哆哆嗦嗦地差点摔了下来,抱着头在那里使劲求饶。

“快把车门打开,要不然毙了你。”

小吴连滚带爬地开了后面的车门。

车厢里躺着个女囚,手上脚上都带上了镣铐。

“这个女的,叫什么,怎么躺着?”探了探鼻息,还没死,为首的人就问道。

“大,大哥,叫什么,我,我真不知道。我们探长就让我,让我开车,其他一概没说。”

“这人送到哪里?”

“华德路监狱。”

“没有骗我们吧?”边上有个人直接拿着黑洞洞的枪眼指着小吴。

小吴当即就软跪在地,“大哥饶命,大哥饶命,我说得如果有半句假话,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砰”的一枪,小吴就成了一坨死尸,直接被扔进了边上的水塘。“我让你好好死。”

几位以为大功告成,就往回开。这个时候,老宋也已经追了上来。

见到老宋的车,这伙人立马停了车。

“宋老大,已经办妥了,人就在我们车上。”为首的一副邀功的模样。

老宋仔细一看,又摸了摸对方的手掌,虽然没有见过姜芸,但他肯定这个绝对不是老板要找的保密局的姜芸。

他冷冷地说道:“你们都被骗了!”

“什么,怎么可能?”对方当然不服气,好不容易立个功,怎么可能让这个老宋一句话就给废了。

“囚车出来之前,巡捕房是不是还有别的车出门?”

“有是有,就是贾金荣经常坐的5823黑色福特。”

“快,别废话了,马上上车追。这个女人先放车上,家伙全部上膛。走!”

老宋一声令下,几个人虽然还是莫名其妙,但也不敢耽搁,加足马力往华德路方向追。

5823的小车很快行驶到了李家宅地界,刚进了村口,突然一阵剧烈地颠簸,车子还熄了火。

“娘的,怎么回事。不早不晚,怎么就在这个时候撂挑子了。”开车的阿顺一阵牢骚。

“别废话了,阿狗,阿顺,你们快下去看看。”副驾驶上的刘平呵斥道。

两人心不甘情不愿地下了车去检查。王乃全在后座继续监视着姜芸。

“操,谁他妈这么缺德,在路上乱撒铁钉!”望着被戳爆的憋憋的前左轮,阿狗有些愤愤不平,“阿顺,快去拿千斤顶和备胎。”

正当两人开始换胎的时候,犹如神兵天降,5、6条枪齐刷刷地从路边蹦了上来,顶在了四个人的头上。只见对方几个人都蒙着脸,凶神恶煞地盯着这几只待宰的羔羊。

刘平几个平时也骄横惯了,哪里见过如此仗阵,吓得差点把亲娘都搬出来了。

“老实点,都给我别出声。谁敢多说一句话,老子的枪子可不长眼!”

刘平到底还是经历过点世面的,看着其他三个人一动都不敢动,壮了壮胆,小心地说道:“各位大哥,我们是法租界巡捕房的,今天出的是公差,如果真有什么瓜葛,那也是公家的事情,跟我们私人无关。”说着,想从口袋里掏东西。

“干什么,不许动!”带头的人呵斥道。

“大哥,别,别误会!我口袋里是孝敬各位大哥的烟酒钱。正所谓不打不相识吗,别误会,别误会。”

“少废话。老子还稀罕你那么点小钱。弟兄们,快给我全部绑上。”

还没等刘平继续开口,嘴巴和手脚就被封得严严实实,连同另外三人一齐被扔进了一辆货车。

姜芸只知道一阵闹腾,但明显是换了波人。

“你们是谁?”

“自己人。”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老板派我们来救你!”

很快,眼睛刺进来一道强光,嘴巴终于可以说上话了。正想问个清楚,突然响起一声枪响。

“快找掩护!”有个人大喊。原来,不远处,发现有两辆车快速追了上来。

“姜芸,快点下车,躲到车头后面!”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被拽下了车。其他几个人也都寻找掩体隐藏起来。

不过这个枪声并不是从车上传来的。

老宋也觉得纳闷,明明是黄雀在后,怎么感觉是自己中了埋伏。

突然有个兄弟喊道:“老大,大黄他们的车好像爆胎了?”

老宋也是一惊,看来周围的确有埋伏,不过现在不能贸然下车,要不然一个个都成了活靶子。

“别管他们,继续追。”

原来,段石青早就埋伏在一片茂密的桑树林中,老宋他们的车还没到村口,望远镜里就看得清清楚楚。见前车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对准右前轮又是一枪。

车子跟跳华尔兹一样,歪歪扭扭,差点坠入田间。

“方向给我把稳喽,继续往前开,没我的命令谁都不许下车。” 老宋冷静地命令道,“准备几颗手榴弹,往右边的桑树林扔!”

几声巨响之后,段石青感觉有点晕眩,火光之中掀起一块块的泥石,一段段的残叶断枝,头顶、鼻梁,还有瞄准镜上也都沾满了尘土。

见没有停下的意思,保密局的人对着迎面的车子“噼里啪啦”一阵乱枪。

这不打还好,一打几个人的位置都暴露了。只见老宋从左边车窗探出头来,端着机枪一阵怒射。

因为没有及时掩护,一个右胸中弹,直接倒在了血泊,生死不明;另一个右肩中枪,躺在地上嗷嗷直叫,完全没了抵抗。

剩下的两人只恨没带重装备,只能躲在车后用手枪拼命还击。

姜芸坐在那里也一动不动,倒不是因为怕死,因为她现在还没缓过神来。让自己死,直接一枪不就得了,也没必要整那么大的场面来惺惺作态。可看到倒在地上的两个人,又不像作假。这时,她才留意到,身边的这个人太熟悉了!

原来是宏兴茶馆跑堂的小葛子。

“小葛子,快把我手解开。”

小葛子抽出刀,极速割断了绳子,又递给她一把枪:“姜芸,对面的人估计是来抓你的,老板说了,一定要把你安全地带回去。等下我跟刘龙掩护你,你想办法跑到李家宅的祠堂里去,那里会有人接应。”

姜芸没吱声,紧紧地握着枪。

见对方火力被压制,后车的三个人壮着胆子先后下了车。还没等弄明白怎么回事,一个头部中枪,直接亡命,另外两个跟无头苍蝇一样,乱开几枪之后全部躲在车背后不敢动弹。

“妈的,这几个没用的家伙。”老宋心里一阵窝火,“全部从左边下车,你们三个盯紧前面的人,不要让他们跑了,开黑枪的交给我!”

老宋已经估摸出狙击手的大致位置,使劲地扔出最后两颗手榴弹。

随着两声巨响,段石青一下子被气浪推出了好几米。虽然没中弹,但像被重锤狠狠地敲打了一般,浑身酥软无力。紧接着,一梭子一梭子的子弹在自己的周围窜来窜去。

在这短暂的时间里,老宋示意后面的两人快速跟进,去包抄前面的姜芸。

段石青连连后退,找了棵大树当做掩体,并伺机回击。但这子弹像长眼睛一样,急速地落在身前身后,一时被压制得喘不过气来。

“这千代子口中的老宋果然名不虚传!”段石青这回算是领教到了。

负责在祠堂接应的两人听到这边枪声、爆炸声不断,知道情况不妙,赶紧搭上货车往回杀了过来。

小葛子二人到底势单力孤,已经快顶不住了,但看到货车快速驶来,顿时看到了希望。

“姜芸,车子来了,你赶紧上车,我们掩护你!”随后,朝老宋的方向连续开了几枪。

这时的姜芸才有所觉悟,小葛子确实是来救自己的,而眼前的这批人也是冲着自己来的。望着越来越近的货车,姜芸求生的欲望又被再次激起。可大病未愈,本来就体虚,再加上蹲了那么久,两腿根本使不上力,没跑了几步,就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小葛子一惊,大喊道:“掩护我!”就冲过去想把她拉回来。没想到飞过来的子弹不偏不倚射中了他的左小腿,让他痛得一时无法动弹。

凭着一股子毅力和倔劲,小葛子愣是把姜芸给拖了回来,但也已经是强弩之末,靠着车头不停地喘着粗气。

“不要让姜芸上了货车!”老宋一声令下,几乎所有的火力点都集中到了货车驾驶室。车身铛铛直响,窜着一阵阵火星,几颗子弹穿透了玻璃,差点打伤司机。车子在扭闪中仍然艰难前行。

段石青见势不妙,顾不得枪林弹雨,利用桑林的掩护,快速迂回地向前推进。趁着火力的间隙,“砰砰砰”连开数枪,两个敌人应声倒地,还有一个也受了轻伤。

老宋一阵怒火,对着段石青就是一阵狂射。段石青躲闪不急,顿感左肩一阵剧痛,分明是中了一枪,随即就冒出汩汩的鲜血。摸了摸挂在腰间的手雷,想都没想就扔了出去。

“快闪开~”老宋一声大吼,慌忙扑向了后边的水田。手雷不偏不倚扔到了车底。“轰”的一声,霎时冒出团红黑色的火球,把整辆车炸得四分五裂,连同几个躲闪不及的特务,一齐飞向了空中。

车子停在了姜芸他们三人身后,两个人刚把姜芸抬上车,背后又传来一阵乱枪。原来老宋只是被气浪震伤,并无大碍,见姜芸马上就要逃脱,也顾不得她的生死,一下子把整个枪匣打个精光。

抬的两个人当场毙命,姜芸后背、右臂连中数枪,也已昏然倒地。段石青看到自己的兄弟一个个殒命,也忘记了疼痛,边跑边提枪射击;小葛子和另外一人也跟打了鸡血般一通乱打。

双拳难敌四手,老宋自知寡不敌众,打完了最后几颗子弹,就悄悄地隐没在齐人高的稻田中。

本应该是毫发无损、全身而退的行动,却死了三人,三人挂彩,还有姜芸和另外一位弟兄不知生死。虽说对方也折损了一些人马,但这个结果段石青是万万也想不到的。

望着滚滚烈日,不禁一声长叹。

后面车上的女子也苏醒过来,她摇摇晃晃地走出车门,望见遍地残尸和殷红流淌的血色,又昏死过去。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