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军事  >  淞沪之秋  >  二十三、来去匆匆

二十三、来去匆匆

5349 2018-09-18 17:51:09

“先生,您认错人了吧。”段石青心头微微一颤,没想到被这个唐如波一眼识破,但还是立刻镇静下来。

“虽然你伪装得很好,但你不要忘了,我是名外科医生,人身上任何不正常的线条变化都逃不过我的眼睛。你面色僵硬,眼角的皱纹极不自然。而且,刚才你跟那女服务生说的话我也都听到了。不用说,她肯定也是你们的人。我说的没错吧。”唐如波自信地盯着眼前这张陌生但又熟悉的脸。

“那只能怪我大意了。唐院长,别来无恙。”对方也很是坦然。

“段石青这个名字应该是你来上海之后改的吧,乔云鹏?”

“唐院长,如果你今天是来刨根问底的,那你是选错时间了。”段石青看了看手表,“我还有三分钟,在这三分钟里面,我可以回答我能回答的问题。”

“你就不怕我通知外面的日本人?”唐故意试探道。

“你和虞瑶虽说都是中共,但跟我一样,恨日本人恨得要死!”段的眼神中隐隐透露些杀气。

“说得对,不管你们还是我们,全力抗日、驱除倭寇都是当前工作的重中之重。但有件事情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蓄意破坏国共两党精诚合作的大好局面?”

“这话怎么说?”段石青明知故问。

“之前上海大世界的枪击案是你们的人干得吧?”

段石青愣在了那边,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这个人你肯定认识吧?”唐如波的问题就像段石青当天射出的子弹,狠狠地穿透了这颗惶惶不安的心。

憋了一会儿,他才说了句,“是的,我认识。”

“为什么,我只想知道为什么?”唐继续追问道。

“我只能说,没有为什么。”段石青又看了看表,“时间到了,我必须得走了!”

唐如波没有阻拦,只是说了句:“虞瑶一直在找你。”

段石青心头一酸,“知道了,今晚你哪里也不要去,这个刘梁波原名山本圭佑,外面都是他的人。”

趁着俱乐部还是一片混乱,段石青从茶水厅取走军刀,直接从二楼窗户跳了下去,很快就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517客房里,李美凤无知无觉地呈“T”字状躺在床上。

望着两条白皙光洁的胳膊和小腿,和胸前起起伏伏的波动,贾金荣这条饥渴的老狗又开始骚动了,禁不住抚摸起来。但他也有隐隐的不安感,今天的事情太过顺利,简直就是天上掉了馅饼。本来还想着牺牲方梦蕾之后再狠狠教训段志成,没想到直接喝趴下了,不费一点功夫;李美凤虽说有看起来风骚,但绝对不是那么容易上手的货,现在却任由摆布地躺在自己面前,不折腾点动静都不好意思!

想到这儿,也就不顾三七二十一,一颗一颗地解开李美凤胸前的扣子,眼神中渐渐泛起淫光。

李美凤尽管神志不清,但还是感觉到有人在给她宽衣解带,软弱无力地推了推:“别,别碰我,走,走开……”

“宝贝儿,别急,等下老哥哥好好疼疼你!”贾金荣明显加快了速度,很快就浮现出一道若隐若现的乳沟,不禁咽了咽口水。

贾金荣立即脱光了上身,猴急地扑了上去。

李美凤柔弱的反抗根本无济于事。

突然,门被打开了。

贾金荣一阵窝火,一通大骂:“妈的,哪个混蛋坏老子好事!”

开门的服务生退了回去,只见一个矮个的男子走了进来。

“贾探长,好久不见。没坏了你的好事吧?”男子很是鄙夷地问了一句。

“你……怎么是你?”贾金荣感觉从火山口立马沉到了冰湖。

“怎么,你就那么不想见我?”

“你,你找我什么事?”贾金荣答非所问,赶紧穿起衣服来。

南田看了看床上的李美凤,大声呵斥道:“八嘎,你对她做了什么,你知道她是谁吗?”

贾金荣吓了一跳,但也是一脸不惑:“她,她不就是个小前台吗?这你情我愿的,难道你们日本人连这个也管?”

“告诉你,这个李美凤是刘老板的人?”南田一脸严肃。

“她脸上又没写着刘梁波三个字……”贾金荣正想说下去,猛然间醒悟过来,南田气势汹汹的样子,显然刘梁波跟他的关系非同一般。

他试探性地问了问,“这么说来,刘老板也跟你一样,是日,日本人?”

“我们日本人把贾探长你当成朋友,你却动我们日本人的女人,你果然是色字当头,朋友妻不客气啊!”

南田的话就像一盆冷水,贾金荣万万没想到,恒远旅社这个毫不起眼的小前台居然跟日本人有莫大的关系。

“段志成也是被你的人带走了吧?”南田又问了一句。

“他怎么走的,我怎么可能知道?”还是想抵赖。

“那个方梦蕾方小姐不就是你的枕边人吗?贾探长,你这个本可是下得有点大啊。”不知道是调侃还是嘲笑。

贾金荣不觉有些燥热,不敢直视对方,心想,老子的底这小子怎么都知道。

“段志成本来不在邀请之列,但为了帮助我们的朋友,刘老板特地交代一定要把段炳良的公子请过来。”

“真的?”

“不仅如此,为了让你顺利带走,我们还在他喝得几瓶酒里下了蒙汗药,好方便你动手。没想到把美凤小姐也搭进去了。”南田继续说道。

“你是说现场晕倒的人都是因为喝了混有蒙汗药的酒?难道你们不怕被人戳脊梁骨?”

“是的,为了你这个朋友,我们可以说是煞费苦心。”

贾金荣没有全信,但所有的事情按照这个逻辑似乎都说得通。此刻,他感觉自己进入了一个深深的泥潭,本只想尝试着踩个脚印,现在却越陷越深,根本无法自拔。

“你们总不可能白白帮我这个忙吧?”

南田要的就是这句话。

“贾探长果然是聪明人。听说巡捕房最近关了个女囚犯,名叫姜芸?”

“是有这么个人。”这次倒是回答得很直接。

“这件事对你来说很简单,就是能不能把这个姜芸交给我们。”

“交给你们?不行,这个绝对不行!”贾金荣立刻予以回绝。

“难道这个姜芸犯了什么大事?”

“巡捕房两条兄弟的人命都搭在她手里,你说我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交给你们?要不然我怎么跟我的兄弟交代!”

“那我怎么听说你要转移到华德路监狱?”南田狡黠地看了他一眼。

“你居然派人跟踪我?!”贾金荣顿感十分羞恼。

“你这么大个探长去哪里不都会引起外人的注意。”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刚才不就说过了吗,把姜芸交给我们。”南田的口吻变得不容推脱。

“如果我说我不给呢?”贾金荣还想挑战下南田的底线。

“呵呵,”南田阴森地笑了两声,“你儿子的仇报不了不说,到时候大家都知道贾探长在跟我们日本人亲密合作,你觉得法租界、上海滩还有你贾金荣的立足之地!”

“你们不会的,要不然也不会在我身上下那么大血本。”贾金荣并没有慌乱。

“贾探长,不要挑战我们的耐性。我给你五天时间,如果到第五天还没有把姜芸交给我,那么整个上海滩都将知道,法租界巡捕房贾金荣探长是我们日本人最真挚的朋友。”

见已经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贾金荣到底还是心怯,沉思了一会儿,才缓缓地说道:“让我再考虑考虑。”

李美凤虽然浑身无力,头晕目眩,听得也是有一句没一句的,但有件事情她还是明白了——自己敬仰的救命恩人刘梁波居然和这个南田一样,都是日本人!

刘梁波收养自己,并不是为了所谓的慈善,而是把自己训练成搜集情报的工具,而恒远旅社和自己中国人身份却恰恰是他所需要的天然掩护。这样说来,自己这几年所谓的报恩无异于是助纣为虐。想到这里,她昏涨的头脑更加天旋地转,疼痛不已,又沉沉地昏死过去。

海派尼斯俱乐部的灯亮了一夜。

办公室里烟雾缭绕,熏得呛人,烟蒂早已漫出了烟灰缸。山本圭佑两眼血丝,连打了几个哈欠,疲惫地听着南田浩二对此事件的分析和各种怀疑。上海大世界那次事故还没调查清楚,自己的大本营居然又发生如此大的变故。直到此时此刻,他还是不敢相信,昨夜会是以这样的局面收场。

“我们共邀请了50人,除了法租界工部局的费迪南德、市政府办公厅的吴裴,总共到场49人。”

“怎么会是49人?”山本有些好奇。

“罗明仁的侄女罗惠君多带了个人,就是上次上海大世界和贾乃宽一起被打伤的虞瑶。”

“没有被邀请的人怎么可以随随便便进入俱乐部,你的人是怎么干事的?”山本责怪道,转而又问,“这个罗惠君和虞瑶有没有什么异常?”

“大佐,这个您放心,她们两个整个晚上都在我们的视线之内,绝对不可能有什么动作,现在也都在客房休息。”

“你刚说起马明仁,今晚好像没出现么?”

“但下面的人说马先生已经到了,而且请柬也出示过了,难不成是被人掉包了?”南田说得自己都有点心慌。

“快,去问清楚。还有,让餐饮部的藤田过来。”

“是,大佐。”

过了一会儿,餐饮部主事藤田真司才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看到这胖子一身肥膘磨磨蹭蹭,山本真恨不得给他一刀。

“藤田,听说你们餐饮部有个服务生不见了?”

“报告大佐,是的,不过人已经找到了。”

“问过了没有,到底是什么情况?”

“报告大佐,人已经死了,是被人扭断了脖子。”

“什么?”山本先是惊愕,继而狠狠地砸了下桌子,“八嘎,一群没用的废物!”

藤田吓得不敢动弹,脸上直冒冷汗。

山本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酒的问题找到了吗?”

“大,大佐,总共开了20瓶酒,喝完的南田少佐已经拿去化验了,没喝完的8瓶酒,我已经让8个服务生分别喝下,到目前为止没有异常情况。”

“你个蠢货!”山本简直难以置信,咆哮道:“你居然让我们的人去试酒,万一都有毒,我的人不全毒死啦!”

藤田差点就吓晕过去了,双腿不停地发抖。

“除了死的那个人,其他有没有异常?”山本如果不是因为还有疑问,真想一枪嘣了眼前这个没脑子的胖子。

“报告,报告大佐,有,有异常。一个名叫小野美智子的服务生说,酒会的时候她看到一名男服务生和千代子在茶水厅里亲热。不过后来就再也没有发现那个男的。”

“还有这种事?快去把那个美智子叫过来!”

“是,是。”藤田哆哆嗦嗦地退了回去。

很快,小野美智子就把当时看到的情况都说了一遍。

“你确定你后来就再也没有看到那名男服务生了?”

“是的,大佐阁下,我非常肯定。”

“死的那名服务生叫什么?在哪里被发现的?”山本继续问道。

“他叫吉野熊二,酒会开始前我还看到过。后来因为太忙了就没顾得上,最后是在茶水厅的柜子里被发现的。发现的时候已经死了。”

“那名女服务生叫什么?”

“你是说千代子啊,她全名伊藤千代子,横滨县人,她有个哥哥也是军人,不过听说在朝鲜的时候战死了。”

“她平常跟谁接触得比较多?”山本听到“军人”、“朝鲜”这几个字眼的时候多了点精神。

“也没什么朋友,就是每逢初一十五,会去宝光寺拜佛祈福。”

“她现在还在的吧?”

“是的,南田少佐吩咐过了,所有工作人员一律不得离开,千代子还在二楼待命呢?”

“你下去吧。”

看来这个千代子有非常大的疑点。

不过灭灯、偷刀以及下蒙汗药一个人做不了,肯定还有其他凶手。再者,他们的目的应该也比较简单,就是想搅黄酒局,引起混乱,要不然也不会随便收手。那这几个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还有,既然针对的是酒会,说不定就是冲着我来的,这么说来,我隐藏了多年的的身份难道已经暴露了?

正想到这儿,南田又敲门进来。

“报告大佐,调查清楚了。进来的确实有个马先生,但不叫马明仁,而是叫马盟伕。”

“马盟伕?怎么可能有这么奇怪的名字。”山本很是差异。

“大佐,你觉得这个马盟伕有问题?”南田有所不解。

“在支那人的字典里,伕就是苦力,苦工的意思,哪一个人会在名字里用这么个低贱晦气的字眼。”山本悠悠地思索道,“十有八九就是有人用了马明仁的请柬,多添了几笔。”

“这么说来,这个所谓的马盟伕很有可能就是搅乱酒会的元凶。”

“不是可能,是肯定是。你立刻派人找到马明仁,把他带过来。如果这老家伙执意不肯,绑也给我绑过来!”山本恶狠狠地说道,因为他觉得这个搅局者跟马明仁肯定有所关联,甚至有可能是马明仁所指使。

“是,大佐。我马上就去。”有了新的任务,南田感觉稍微松了口气,因为今天闹出这档子事,自己也难辞其咎,现在必须把马明仁拿下,从他口中撬出点有用的东西,才不会玷污了特高课的名誉和尊严。

“对了,南田,先把餐饮部的伊藤千代子带过来。”

一听到刘老板召唤自己,千代子就有种不详的预感,但现在没凭没据,自己又是日本人,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想着,也就坦然了。

一见面,山本就毫不客气地问道:“你不知道俱乐部里的规矩吗,男女同事不得有出格亲密的举动!”

“知道,刘老板。”

“那你为什么违反规定,你就不怕我开除你?”

“刘老板,您误会了。那个男人冒充服务员,企图对我不轨。不过他力气实在太大,我根本反抗不了。幸好美智子突然开门进来,我才有机会脱了身。”千代子不慌不忙。

“真的是这样吗?”

“千真万确!”

“难道一个好色之徒,突破我们的重重把守,冒充宾客,打死服务生,又假扮服务生,就为了找个机会来欺凌你?”望着姿色平凡的美智子,山本突然觉得非常可笑。

“也许他并不是找我,只不过刚好看我一个人在茶水厅,给了他下手的机会。”美智子依旧面不改色心不跳。

“笑话!千代子,你果然不一般啊。我还没见过哪个女服务生第一次面对我还能如此平静的。你不老实交代也行,我直接把你送到军事法庭,看看大日本帝国的法官是怎么惩罚你这种叛国投敌的间谍的。”

“中国我早就呆腻了,如果刘老板真能送我回去,我还感激不尽呢!”千代子充满了期待。

“我真替伊藤家感到羞辱。作为光荣的军人世家,居然出了你这样不知羞耻的叛徒!伊藤千代子,你已经让你的兄长、你的家族彻底蒙羞!”

千代子不容许有人污蔑她逝去的兄长,瞪着山本斩钉截铁地说道:“你所谓的光荣,就是征服践踏他国的国土和人民,满足内心那种极度扭曲的欲望和野心。这意义何在?难道为了这种欲望和野心,连自己国家千千万万个家庭、千千万万个性命也可以不管不顾?”

“你这种女人懂什么。我们进行的是一场圣战,是解放大东亚、解放全人类的光辉之战。只要能够实现这一宏愿,牺牲几个人算什么。”山本眼里似乎闪现出高高飘扬的太阳旗,“看来你不仅是个间谍,而且中毒太深,妖言惑众,支那不适合你,我还是早点送你回家吧。”

“总有一天,历史会证明我是对的。哈哈……”伊藤千代子嘹亮的笑声让山本毛骨悚然。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