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军事  >  淞沪之秋  >  十三、神秘杀手

十三、神秘杀手

4710 2018-09-18 17:51:09

广慈医院再次被里三层外三层地包裹起来。

现场勘验人员正在紧张地忙碌,而贾金荣、方梦蕾和唐如波则在外面更为焦急。

“妈的,唐如波,你这个狗屁医院,来谁谁死!”贾金荣忍不住骂道:“下次老子住进来,搞不好也要躺在太平间了。”

唐如波自然对上次的事情耿耿于怀,但有外人在也不好太过申张,而且死的两个人又跟贾金荣有莫大的关系,不过还真要感谢有人给自己出了一个恶气。所以,只是不依不挠地说道:“贾探长,我按照你的吩咐找了间比较幽静的单人病房,你又派专人守着。我是事事都配合着你,现在你的人死了,倒又全怪我头上了。”

贾金荣自然听出了其中的杂音,但一下子也对不上什么话,也是,房间是自己挑的,人也是自己守的,要怪只能怪张顺这小子太没用,尽给老子丢脸。

“唐院长,那你不要忘了,这可是在你医院出的事,你这个院长自然也脱不了干系。”

“是啊,所以还烦劳把我逮进去得了,就当人是我杀的好了,反正这样下去,我这个医院也开不下去了。来,贾探长,你也爽快点。”

“笑话,我贾金荣是那种黑白不分的人吗?先等勘验结果出来再说。”说着,又点了根烟使劲地抽了几口。

方梦蕾此刻又是惊恐又带着一丝丝亏欠。阿奇和阿强从老家出来就跟着自己,虽然没干成什么大事,但也算是忠心耿耿,鞍前马后,自己能在上海滩站稳脚跟,两人功不可没。现在可好,都去见阎王了。虽说有了新靠山,但一个死得凄惨,一个死得不明不白,确实是当初无法想象的。

下一个会不会轮到自己?想到这里,不由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当务之急还是得让贾金荣抓紧破案,找出真凶。这个事情会不会还是和姜芸有关?自从碰上这个女人之后,自己就开始没好日子过,看上的小白脸被拐跑了,两个出生入死的兄弟人没了。等处理完这档子事儿,看我不得好好修理修理她。

“探长,从现场勘察的情况来看,两个人都死得很突然,或者说死得很干脆。整个现场没有被破坏过的痕迹,都是一招致命。你看这个死者,除了颈部的刀伤,全身都完好无损,也没有中毒症状,可以肯定就是一刀致命,嘴巴里的苹果都还没咽下去。地下的这个死者应该是在没有反抗的情况下直接被人给扭断脖子。所以,初步可以得出两个结论,第一,凶手杀人意图很明确,手法狠毒利落,应该是个老手,可能会有前科;第二,两个死者都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一击致命,很有可能认识这个凶手,要不然现场不会如此完好,连一点搏斗的痕迹都没有。”

“你是说两个死者都认识凶手?”贾金荣诧异地问道。

“探长,这只是我的推断,但从现场来看,熟人作案的可能性比较大。”

贾金荣转头问起了方梦蕾,“梦蕾,你这个朋友在上海还有其他熟人吗?”

“没怎么听他提起过,应该没有。”

“现场还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吗?”

“探长,没有留下任何凶器和可疑的痕迹,我只能说这个杀手确实很不一般。”

“医院其他人有没有问过,有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人员进出?”

“探长,值班和前台的人都挨个问过了。”张千阳跟着说道,“他们说人员进出比较多,这个病房又很偏,都说没怎么留意。”

“把人直接送进太平间。真他妈的晦气!唐如波,你必须得给我个交代,要不然我非把你的医院拆了不可!走!”说完,头也不回地搂着方梦蕾就出了门,只留下唐如波一人暗自发呆。

凶手必定是段石青!

他杀人的动机无须过于纠结,都是些无足轻重之人。但从身手上来说确实了得,不要说我,就算是我和老白、秋哥联手也未必胜得了他。如果这样的人为我们所用,那就再好不过了。虞瑶的伤也快好得差不多了,必须想法子尽快安排他们见面。

之前医院的电话倒让段石青略微冷静了下。

杀人灭口、死无对证是不假,虽然自己手脚利落,但保不准医院那里还是会有纰漏。最关键的是,巡捕房也有巡捕伤亡,贾金荣不会不记上这笔帐,更不可能因为自己的一通大闹就随随便便放了她。今天即便能见到姜芸,也不可能把她救出来。而且,阿奇死了之后,贾金荣和方梦蕾有可能怀疑到自己头上,所以,当务之急还是得抓紧把这个消息告诉二叔,看看下一步怎么行动。

离开巡捕房后,段石青直接赶往宏兴茶馆。

“先生,几位?”店小二热情地上来迎接。

“两位,给我个清静点的包间。”

“好嘞,二楼,雅间~”

段石青朝三点的方向瞅了瞅,就直奔二楼而去。

二叔当然看到了这张熟脸,还是照例看完老主顾下完一盘棋,又四处张望了下。确定没尾巴之后,才慢悠悠地上了二楼。他现在心里盘算的是,按照程序,跟自己接头的应该是姜芸,段石青的突然出现就意味有紧急情况。这个紧急的事情又会是什么?难道是姜芸……

一见到二叔,段石青就开门见山:“姜芸出事了!”

“别急,你把事情经过跟我说下,到底怎么回事?”二叔仍旧慢条斯理地应答。

“事情是这样的……”段石青把自己莫名其妙被跟踪,姜芸又被同事方梦蕾的人盯上,她解决掉两个尾巴之后躲到自己住处又被巡捕房抓走的经过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

“那你觉得这里有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二叔问道。

“有两个地方很可疑。第一,我为什么会被跟踪?那次行动是绝密的,除了老板、你和我,连姜芸都不知道。而且跟踪的人还是贾金荣的人,这我一直想不通。第二,姜芸被方梦蕾的人跟踪如果说还可以理解外,那巡捕房的人是怎么知道她躲到我那里去了,这我更想不通。”

“哦……”二叔沉思了很久,随后给段石青续上水。

“二叔,您觉得这中间会有什么蹊跷?”话多了,有些干渴,又喝上了几口。

“这一么,贾金荣和那个什么方梦蕾的肯定是搞到一起了,贾金荣的人也就是方梦蕾的人,跟踪姜芸估计也是因为你的关系;这二么,你始终处在被跟踪的状态,也就是说,贾金荣和方梦蕾都对你非常感兴趣,方梦蕾自然不用说,贾金荣呢就不好说了。你刚才提到,今天还去巡捕房闹了一通?”二叔斜看了一眼段石青,继续问道。

“女朋友被巡捕房的人莫名其妙地抓了,我不去撒撒气总说不过去吧。”

“那个贾金荣对你就没起什么疑心?”

“就目前来看,应该没有。后来听到方梦蕾电话里说医院里的人死了,没搭理我就直接赶过去了。”

“医院里的人确定死了?”

“绝没有生还的可能,二叔您放心。”

“恩,死人是开不了口的。这样吧,你这几天哪里也不要去了,姜芸的事我来办。”

“那怎么行,我如果不去,贾金荣肯定会怀疑的。”

二叔本来也只是顺口说说而已,但没想到这个段石青居然会违抗自己的命令,冷冷地说道:“你现在就是颗定时炸弹,这么多双眼睛盯着你,你以为你还能随随便便地到处走动?”

“二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呵呵,保不准我这个地方都快暴露了吧。”眼神如火炬般瞪着段石青。

“二叔,你不相信我?”段石青有点出乎意料。

“干我们这行,没有绝对的信任,你是个好手,但在情报战场,你还是嫩了点!如果不是因为老板赏识你,我真想让你消失得无影无踪。”

段石青顿时有种赤裸裸的耻辱感,自己竭力地按照眼前这个老头子的指示去办,出了事情非但没有得到谅解,还被泼了一盆子冷水,一时怒上心头。“好啊,你个沈二秃子,你不让我去,我就自己去!”说着,就直冲门外。

“你走得了吗?”二叔轻蔑地扔了句。

“就凭你……”还没等话说完,段石青一时间觉得天晕地旋,直接昏倒在地上。

“老板也有看走眼的时候。”沈二摇了摇头。

让人安置完段石青,沈二在包间里踱来踱去,抿着茶思索着。自己跟贾金荣也没多大交情,贸贸然地去问姜芸的事情,也怕惹祸上身。姜芸的身份除了老板、段石青和我之外,没人知道,所以外人也派不得。不过听说老板和这个贾金荣是亲戚,而且还是不一般的亲戚,他或许有更好的办法。

吩咐两个得力的手下去巡捕房蹲点之后,他马上拨通了尧羽峰的电话:

“老板,是我。”

“哦,是老崔啊,有什么事吗?”

“说来话长。家里欠了一屁股债,闺女被抓去抵债了,这可怎么办?”

“债主是谁?”

“村里的大户,姓贾,听说还是您的亲戚。”

“我好像在村里是有个姓贾的亲戚,那这样吧,你老地方等我,见面再细说。”

“谢谢老板。”

撂下电话,尧羽峰也不觉吃了一惊。这个姜芸尚未出师就被贾金荣给逮进去了,这其中确实太过蹊跷,连他这个老江湖都有点不知所措。等下还是先听听,到底是什么情况。

巡捕房底下有一层地牢,除了两间刑讯室,大大小小有十几间牢房,沿着阴森的一条过道两边摆开。说是牢房,也就是临时关押些可疑人员,一年到头也没几个人。整个地下室就一个出口,两名看守正在无聊地打着牌。

“你们两个又在打牌?阿狗呢,死哪儿去了?”贾金荣见到少了一个人,破口大骂。

“刚去小解。”其中一个小声说道。

“那个新来的姜芸关在哪个牢房,带方小姐去看看。”

“是,探长。”

“梦蕾,在没搞清楚这个姜芸的底细之前,不要做得太过火,适可而止。”

“知道啦,你还真啰嗦。”

另一个看守拿出重重的一串钥匙开启了右边第四间牢房。

“你出去吧。”

“是,方小姐。”

方梦蕾如果不是因为急于想见到姜芸残花败柳的样子,满足内心胜利者邪恶的欲念,断然不会踏进这样阴冷又散发着阵阵恶臭的地牢。所以,一看到姜芸如此破败,连捏着鼻子的手都笑开了。

姜芸完全没了之前的那种清纯婉美。头发散乱,洁白的脸颊有几片红印,嘴角还残留着一些血迹,身上的白衬衣也被撕开了几道口子。双手双脚都带上了镣铐,一个人盘坐在破烂的茅草垫上,眼神中流露出的火焰让方梦蕾有了更为满足和强烈的快感。

“哎呦,我说姜芸啊,你也有今天!要是让段石青看到了,肯定心疼的要死。”方梦蕾忍不住说道。

“呸,你个婊子,不用你猫哭耗子假慈悲。段石青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居然敢骂我,死到临头了嘴还那么贱。不过,你这个娘们儿也真不简单哪,身手这么好,还一直隐藏得那么深。现在不说我也知道,肯定是个地下党,不要说是我了,我想段石青也被你欺骗了吧?”

“欺骗?被欺骗的人明明是我!要不然巡捕房的人怎么可能那么快知道我住在段石青家!”

“这倒被你猜对了,就是你的段大哥向我告得密。打一开始我就看你不顺眼,暗中派人跟踪你。发现你确实有点神秘兮兮的。有点我也不否认,我对段石青确实有好感,所以就把这个情况跟他说了,让他小心点。刚开始还不信,当他知道你杀了我的弟兄之后才觉悟过来。原来身边温婉可人的姜小姐居然是个冷酷无情的杀手,还是个共党份子。虽然说是在法租界,日本人暂时管不到,可万一哪天打起仗来,跟共党沾点边的估计都得死。现在醒悟也来得及,等把你处理完,我就可以跟段大哥双宿双栖了。哈哈哈……”

“你个臭不要脸的,给我去死!”姜芸一怒之下像饿鹰般扑了过来,把方梦蕾吓得够呛,急忙往后退。还没等靠近身边,姜芸就像被什么东西拽住一样,硬生生地摔了下来。原来,她的脚镣结结实实地钳入了地下,根本走不了几步远。

“奶奶的,差点把老娘吓死。”方梦蕾还有些惊魂未定。

姜芸好久才缓缓地起身,两个鼻孔汩汩地冒着鲜血,嘴唇和齿间也都是血,显然摔得不轻,一下子疼得说不出话来。

“让你吓老娘,该死!呸—”边说,边朝姜芸吐了口唾沫。

“方梦蕾,你给我记着,等我出去,一定要把你碎尸万段。”姜芸眼睛泛着吃人的光芒,一字一句地咬了出来。

“你以为你还出得去吗?笑话,到了这里,就算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

“你……”姜芸感到胸口、咽喉中翻滚起难以控制的热流,噗得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真是个扫把星。今天老娘心情好,让你舒坦几天,等你吃够牢饭了,再来收拾你!”

“你个不要脸的婊子,有本事别走,给我回来,回来……”

沉寂已久的牢房里回荡起歇斯底里的嘶叫声,连出口的几个看守都听得毛骨悚然。

办公室的电话突然响了。

“唐院长,我是护士台的小文,刚收到一封您的信,您现在在办公室吧,我给您送上来。”

“好的。”

放下电话,唐如波仍旧烦躁的心情又变得有些疑惑。这个节骨眼上又会是谁的信?难道贾金荣之前骂得不过瘾,还专门派人来送恐吓信?

信封上端端正正地写着“唐如波院长亲启”的字样。

唐如波并没有急着拆开信件,而是正反面都翻看了一下,见没有什么异样,才裁开了封口。

里面居然是张白纸,一个字都没有!

奇怪了,这是这么回事?又会是谁寄得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