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军事  >  淞沪之秋  >  九、莫名之死

九、莫名之死

5770 2018-09-18 17:51:09

跟来的两个巡捕耳朵紧紧贴着房门,跟偷腥的猫一样,时刻关注着房里的好戏。孙志钱还是没回过神来,木木地站在门口,走也不是,站也不是。

“小孙,那娘们不错吧?”其中一个色眯眯地问道。

“还,还行吧!”

“妈的,这种好事怎么就摊给你了。”一脸的艳羡。

“听了这么久,啥动静都没有,老大是不是不行啊,哈哈。”两个人就再也没搭理他了。

半个小时之后,门突然开了。

“你们几个进去,把房间收拾干净,然后马上回巡捕房!”说完这些,贾金荣上下打量了小孙,就径直走了。

进门的一刹那,孙志钱一下子傻眼了——

小白鞋的双手被绑在床沿的柱子上,无力地悬空,手腕被丝带勒出了一条条深深的血痕,一道殷红的献血沿着雪白的臂膀缓缓留了下来。整个脸和身子全埋在被子里,露出的半条右腿耷拉在床边,一动不动。

两个巡捕本以为就算偷不到腥,闻闻腥也是好的,心急火燎地掀开被子,结果大失所望。

小白鞋仍然裹着浴巾,嘴巴却被塞得严严实实,两眼翻白,布满血丝,僵直地看着天花板,脖颈间像是被饿狼啃食过一般,血肉模糊。

怪不得房间里死一般的沉静——原来真的是有人死了!

“探长太他妈的不够意思了,不给我们玩也就算了,把她玩死了还要我们收尸。真是见鬼!”另一名探员抱怨道。

孙志钱看着小白鞋极度瞪大的眼睛,就像在咒怨自己,突然有种难以名状的负罪感。虽然不是罪魁祸首,但最起码也是个帮凶,十足的帮凶。如果当时把真相告诉她,她是不是就不用死得那么惨,我到底做了什么?哎……

巡捕房的会议室。

“都到齐吧?”贾金荣环顾了一下,“刘挺和王乃全怎么还没到?妈的,不等了。现在开个短会,把这几天的跟踪情况都汇报下!”贾金荣边说,边使劲地抽着烟尽量让自己平复下来。勒死人这种粗活本来也不需要亲自动手,只不过这个小白鞋知道自己太多的事情,他甚至怀疑上次被绑架就跟她有所瓜葛,所以干脆一了百了,彻底除了这个隐患。夜上海最不缺的就是女人。

不过这个女人,除了在床上有点用外,死前总算也透露了一条非常有用的消息,就是段志成不可能是凶手。因为段志成浑身上下都细皮嫩肉,手指比女人还光滑纤细,没有一个老茧。这种手怎么可能开过枪,而且还是狙击步枪。怀疑对象进一步缩小,就是不知道日本人那里会有什么消息。

“张兴,你们那里什么情况?刘挺为什么没来?”

“报告探长,我跟刘挺一路跟踪,在清慈巷跟丢了,就分成两路,沿着东西两头寻找。快到约定碰头的时候,我就折了回来。刘挺没见到,不过那个男人又出现了,所以我就跟踪到了他住的地方。”

“他住哪里?”

“大华巷柳家弄堂37号。”

“恩,干得不错。不过暂时不要惊动他,这两天趁他不在的时候,装个窃听器。什么时候装好,什么时候就把二十块钱领回去。”说着,从兜里掏出几张崭新的纸币,拍在了会议桌上。

张兴一阵窃喜,这个还不简单。刘挺不在也好,还少了一个跟老子分钱的。

边上几个没任务的探员只能干咽口水。

王乃全和刘平跟踪的是邱伯明。刘平见被张兴抢了风头,自然不甘心,找到个住址有什么了不起的,我跟乃全已经开始严密监视了,所以故意提高了嗓门:

“探长,邱伯明的住址我们也找到了,乃全就地监视,有情况随时会打电话过来。而且,我们觉得这个邱伯明相当可疑。”

“哦,怎么个说法?”

“他今天去了大华银行、德意志银行,把自己名下的钱全部取走了,看样子有离开上海的可能。”

“恩,那让乃全盯紧点,会开完你也马上过去,再带上小孙、陈彪,人跑了我拿你是问!”

“是,探长!”说完,又堆出一脸的贱笑,问道:“探长,刚才张兴都可以拿二十块钱,我跟乃全是不是应该多一点啊?”

“妈的,你小子就是掉进钱眼里了,先给你和乃全八块,事成之后再给八块。”

“嘿嘿,谢谢探长。”

“这次志钱功劳很大,从那个小白鞋那里得到了非常有用的情报。老子我说话算话,这二十块钱就是你的了!”

众人纷纷投来艳羡的眼光,而孙志钱却是像打翻的五味瓶,一个小白鞋的命才只值区区二十块钱!

“你们给我听着,老子现在儿子也没了,留那么多钱有个屁用,只要你们帮我抓住凶手,不要说五十块,一百块,就是老子这个探长的位置送给你都行。给我抓紧查,往死里查!”

“是,探长。”士气有时候确实可以在金钱面前爆棚。

突然,巡捕房的电话响了。

“探长,我是乃全,那个邱伯明叫了辆黄包车,沿霞飞路往徐家汇火车站去了!”

“什么!马上跟上去,我立即派人过来。”

挂完电话,贾金荣立刻开始部署:

“邱伯明看样子要跑了!听好了,务必给我抓活的。刘平,你带上陈彪、志钱几个人,把西线海格路的几个出口都给我堵上,千万不要让他跑了!”

“遵命,探长!”说完,刘平就带着5、6个人冲了出去。

“张兴,你带上冯秦、王博文几个人,沿着南线的徐家汇路设置路障,如果邱伯明是从南线逃走的,我拿你是问!”

“是,探长!”

除了几个留守的,贾金荣只能焦急地等在电话机旁。他也不确定是否能追上,因为从巡捕房到海格路开车在15分钟左右,而邱伯明所在巨福路离海格路只有3个路口,黄包车过去也就10分钟光景。一旦出了法租界地界,自己就鞭长莫及了。虽然不完全肯定这个邱伯明就是凶手,但万一是,自己岂不是要抱憾终身?

想着想着,他拿起电话,正准备联系军界的几个朋友。但转念一想,不对,这不是把火盆往自己头上扣吗?但这个时候,还有谁能帮上忙……对,就只有他了。虽然很不情愿,但时间紧迫,刻不容缓,还是拨通了一个陌生但再又熟悉不过的号码。

平常这个点,无论如何是不会有人打电话过来的。一方面是因为这个电话隐秘,连电报局也无法准确掌握这个号码的主人到底是谁,二者则是知道这个号码的人少之又少,整个单位就只有二叔和李玫瑾。所以,电话铃声一想,尧羽峰就觉得不会是什么好事。

“尧站长,这么晚打搅你,实在不好意思啊?”对方的声音很诚恳,但似乎也有些焦急。

“谁是尧站长,我不认识,你打错了!”

“我是贾金荣,世兄。”

“哦,是金荣啊。”听到“世兄”这两个字,尧羽峰的神经稍微舒缓了点,“这么晚了,有什么急事?”

“时间紧急,我就长话短说。我在追捕一个杀我儿子的凶手,叫邱伯明。现在正沿着霞飞路往徐家汇车站赶去,很快就要到海格路了。”

“你是说他快逃离法租界了?”

“是的,所以想请世兄派人在车站以及沿线布置点人手,一旦出现就立刻捉拿!”贾金荣心里还是打着小鼓,他也不敢笃定这个尧羽峰就会帮忙,毕竟两家人之间的过节不是一时半会就能理清的,但这个时刻,他深知只有这个尧羽峰才有能力把邱伯明完好无损地控制住,所以不得不硬着头皮打这个电话。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尧羽峰低沉地问道:“对方有什么特征?”

“中等身材,倒背头,带副圆框眼镜,白色西装,拎了只棕色皮包。哦对了,右上嘴角有颗黑痣。”

“好的,我立刻派人过去!”声音很坚决。

“世兄,大恩不言谢!事成之后,一定登门重谢!”

尧羽峰没搭话,随即就挂了电话。其实刚才接到电话的一刹那,他就听出是贾金荣的声音。没有立刻表明身份,一是防止有诈,可能会有所暴露;二则是担心贾金荣万一真的查到自己头上,也好有个心里准备,所以用了招缓兵之计。没想到,居然是追查另一个根本不可能是凶手的人物,这倒让他有点意外,不过心情倒是一下子就平静了。

贾金荣新丧爱子,在这个时候提出要自己帮忙,肯定也是到了狗急跳墙的境地,就算有再大的过节,出于死去世侄的面子,这个忙自然要帮!段石青的“失误”也让尧羽峰有些心虚,虽然是意外之事,但有朝一日万一顺藤摸瓜到了自己头上,肯定也脱不了干系。这个时候雪中送炭,也算给自己留个后路,毕竟金荣在上海滩也是个吃得开的人物,以后肯定有用得着的地方。

当然,如何让段石青置身事外,安然无恙,这个邱伯明倒是个不错的机会。所以,更加得抓紧行动!

见一旁的太太还在睡梦中,尧羽峰轻轻敲敲地穿好衣服,出了门。而冯金玲其实早就被电话给吵醒了,此刻,却在黑暗中睁大了眼睛,毫无睡意,几十年前的场景又清晰地浮现起来。

尧羽峰本名刘仁康,自己也不姓冯,而是叫贾金玲,是贾金荣嫡亲的妹妹。想当年,山东乐陵的贾家和刘家是世交,从小两家就指腹为婚,把自己许配给了刘仁康,而刘仁康的妹妹刘仁美则订亲给了贾金荣。

成年之后,自己和刘仁康顺利完婚,因为刘进入的是保密系统,两个人就先后都改了姓名,换了身份。而贾金荣则到了上海法租界巡捕房,因为相貌堂堂,工作出色,深得老探长姚炳坤的赏识;贾金荣自然也想在仕途上更进一步,再者这个老探长女儿姚玉珠确实也是个美人胚子,你情我愿,一拍即合,很快就结为夫妻。

纸当然是包不住火的。刘仁美知道这个事情之后,又羞又愤,一气之下上吊自尽。害得贾刘两家从此恩断义绝,自己和仁康也很少回老家。想想父母年事已高,自己却难以尽孝,又有点黯然神伤。

西线的刘平眼睁睁地看着邱伯明的黄包车跑出了海格路,气急败坏的他朝着黄包车打光了所有的子弹。

贾金荣得到消息后,知道骂也是无济于事,不得不又拨通了尧羽峰的电话。尧羽峰还没回来,此刻他在保密局的办公楼里,也焦急地等着消息。

“世兄!”一听到对方没什么声音,他刚开始还以为打错了,正准备挂电话。

“哥!”这声音如同初春的融雪,缓缓地渗入贾金荣此刻焦枯的心灵。

“是,是你啊?金,金玲。”感觉一下子不会说话了。

“大哥,刚才你们的电话我都听到了,羽峰现在不在家,肯定去了办公室,你就安心等他电话吧。”冯金玲此刻倒是非常平静,因为羽峰既然答应了,自然会尽力去找。

“那感谢世兄了。金玲,那你也休息吧,还是三更呢!”

“哥,那也别太着急,有空来家里坐坐。”

“哎,哎。”贾金荣现在突然有种因果报应的感觉,儿子死了,妻子傻了,这个时候,才知道血溶于水的珍惜和可贵。只可惜,一时的鬼迷心窍,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快天亮时,电话终于响了。

贾金荣根本合不上眼,也不敢合眼,怕错过这个重要的电话。一有声响,他迅疾就抓起电话;

“喂,是世兄吗?”

“是我,金荣。”尧羽峰的声音也有些沙哑。

贾金荣又有种不可名状的感动,但还是抵不过获知消息的冲动,“人找到了吗?”

“人我们已经抓到了,过半小时我让人把他送到巡捕房,剩下的就交给你了。”尧羽峰一丝也没有邀功的意思。

“世兄,小弟不会忘记你的大恩大德!”

“世侄的死我也很难过,我这么做,也是希望能够早日抓住凶手,以算告慰他在天之灵吧。”

邱伯明是被套着头送进了巡捕房。衣服十分凌乱,双手被绑了起来,白色的西装有斑斑点点的血迹,左手臂被撕得只剩下半截袖子,露出厚厚的一层纱布。

进了审讯室,邱伯明明显露出了疲态,但却似乎没有惊恐的异样,而是任由摆布地被绑在刑讯椅上,一动也懒得动弹。眼神中流露出的淡然、冷漠,倒让亲自审讯的贾金荣有点摸不着头脑。

“我也不跟你绕圈子了,说吧,你为什么要逃跑?”

“能给我来跟烟吗?”

“别给我耍花样!小刘,把烟递过去。”

邱伯明深吸了几口烟,因为用力过猛,猛烈地咳嗽起来。

“不要给老子磨时间了,快说!”贾金荣自然想快点知道缘由。

“贾探长,能不能让你的人都出去,我只告诉你一个人。”

“你小子事情还真他妈多事!谅你也不敢怎样,你们都给老子出去,门口候着。”

“是。”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审讯室里静得只有两个人的心跳。

邱伯明这才不慌不忙地说道:“贾探长,最近的局势您应该比我更清楚。日本人很有可能在近期攻打北平,到时候挥师南下,进攻上海也是指日可待。”

“你跟我扯这些没用的东西干嘛?老子只对你逃跑的事情感兴趣!”

“我不是说了吗,进攻上海指日可待,我不先做好准备,难道在这里等死啊!”

“这是猴年马月的事情。就算是,有必要在半夜三更跑吗?”

“贾探长,你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现在名义上上海还是国民政府的上海,还是上海人的上海,但你知道日本人有多少隐藏势力安插在上海吗?”

“这……”倒有些哑语了,因为他已经领教过了,绝对不堪回首。

“上次探长您被扔在荒郊野外,不会是那么巧合吧?”

贾金荣顿时有点慌了神色,这种事情,眼前这个貌似文弱的书生怎么知道,但还是立即冷静下来,问道:“说吧,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但我要提醒贾探长的是,上海不宜久留,还是早作打算。”

“你别他妈的绕老绕去,我要问你的是为什么要半夜离开上海,说!”

“好吧,那我说,不过再来根烟。老刀太呛,来支哈德门。”

贾金荣真想一巴掌废了这小子,到底我在审讯他还是在伺候他。

“我本来是打算过几天走的,但晚上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说最近贾探长为了给儿子报仇,到处在抓嫌疑犯,据说连日本人都惊动了。而且这些嫌疑犯都有一个特征,就是出事那天晚上都住过恒远旅社,没错吧。”

贾金荣此刻只能用惊吓来形容了。为什么这个邱伯明跟神仙一样,什么都知道!

“我那天刚好也住在那里。晚上喝多了,直到第二天才走的。巡捕房我倒不怕,就怕被日本人盯上。想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晚走不如早走。只可惜逃过了你的人,却被一群不知哪来的流氓给打晕了。看来贾探长果然深藏不露啊,跑出了法租界居然还有你的人。”

贾金荣倒吐了一口苦水,只能继续问道:“看来你这个朋友十分神通啊,什么都瞒不过他的眼睛。那我倒要问问了,你的朋友是那条道上的?”

“蛇有蛇路,鼠有鼠道,你也无需多问。你抓我来无非是想知道你的儿子是死于谁手?”说着,盯着贾金荣。

“既然知道我要问什么,就给我老实交代。”贾金荣只能用平时审讯时的余威来支撑现在的心虚。

“很有可能是情杀。”

“情杀!?”

“贾乃宽由您这位大探长撑着,一般的地痞流氓肯定不敢动手。国民党自然不用说,共产党也犯不着。本来我推断会是日本人,因为听说贾探长也是爱国之人,搞不好有点过节,但后来也被排除了。”

“为什么?”

“需要我说的那么明白吗?呵呵。”

贾金荣被这两声冷笑噎得已经无语。

见他默不作声,邱伯明继续说道:“最大的可能就是情杀。贾公子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搞不好是跟哪家的官夫人有苟且之事,对方极有可能有军方背景,要不然找个百步穿杨的神枪手也没那么容易。”

分析得颇为有理。

“所以在上海有军方背景,特别是有几个年轻姨太太的人,都有可能。当然,恒远旅社么,你想查还是可以继续往下查,不过么,估计也是徒劳。”

贾金荣有种顿醒的感觉,他无法反驳邱伯明,反而是亦步亦趋,深信不疑。

“现在可以放了我了吧,贾探长。”

从来没有人在审讯室里这么对自己说话过,每每不是吓得屁股尿流,就是被打得不省人事。这个人确实不简单,有点神通广大,但他知道的实在太多,如果放他出去,老子搞不好要受制于他,偷鸡不成蚀把米的事情老子可不干。

反正是在法租界,老子的地盘,管他什么来头!

想着,掏出手枪,还没等邱伯明开口,就让他去见了阎王。

“妖言惑众,呸!”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