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军事  >  淞沪之秋  >  二十九、深入虎穴

二十九、深入虎穴

5804 2018-09-18 17:51:09

海派尼斯的门口突然出现了一对男女。

“谁?”门口守卫非常警觉。

“哎呦,小文,连你凤姐也认不出来啦!”李美凤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

“哎呀,是凤姐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小文挠挠头,但看到多了个陌生的男人,又变得有些严肃,“凤姐,您边上这位是?”

“你说这位徐老板啊,他是我朋友,喝多了,今晚就住这里了。”

“他的会员证呢?”

“会员证?用我的不行吗?”李美凤有点懊恼。

“凤姐,您就别为难我们两个小的了。老板刚发话,没有会员证一律不得入内,否则……”小文做了个割喉的手势。

李美凤知道今天情况特殊,也没多计较,从身边这个男人的口袋里掏出了会员证,“你这小鬼,还真麻烦,不是我们的会员我敢随便带进来啊!”

“徐凤军?”小文看了看这个满身酒气的醉鬼,“凤姐,你带着这么个醉鬼,宋大哥放心的啊?”

“就你事多,老娘等会就去找他!”

正想着进门,却又被另一个守卫给拦住了,他显然不认识李美凤,有些生硬地说道:“凤姐,今天老大说了,不熟悉的人就算带了会员证也必须例行检查,这位徐先生之前我们都没见过,还希望你配合。”

“哎呦呦,检查都检查到老娘头上了,还真有你的。不就是开个房间,至于吗?大不了老娘换个地方,弄不灵清的东西!”李美凤没想到今天的守备会这么严厉。

“凤姐,您也别生气,真的不是兄弟难为姐。老板今天特别交代,我们也没办法。”小文在边上打圆场。

“这么大的雨,又没车,让我一个女的驼着这么死沉的东西上哪儿去啊?不过丑话说在前头,徐先生万一少个什么东西,别怪我不客气!”

“怎么可能呢,您放心!”

搜了半天,到底没有搜出什么东西来。

两人刚开始并没有坐电梯,而是拾级而上。借着李美凤的掩护,段石青仔细观察了周围的情况。

今晚客人寥寥无几,还不如服务生多。除了门口2个,一楼大厅、二楼餐厅分别还有3个穿着制服模样的守卫在四处巡查。满打满算的话,还有4个人需要解决。现在不清楚的是,刚才出去的人里面会不会有山本或者老宋。如果他们都出去了,这次冒险的价值就只能大打折扣了。

其实从一进门,就有人到老宋那里通风报信了。

“这个婊子,一天不折腾就到处发浪,她现在人在哪里?”老宋醋意一个劲地涌了上来。

“在5楼的447房间。”

此时,李美凤悄悄地移开了一个五斗柜,背后居然出现一个暗格。打开之后,手枪、匕首、弹药,还有两捆现金。

“这些都是你藏的?”段石青不觉有些压抑。

“恩,上次跟你见面之后,我每次来俱乐部都住这个房间,进来一次就带进来一点,以备不时之需。今天总算要派上用场了。”

段石青突然觉得要重新审视眼前这个妖艳的女人,眼睛愣愣地看着她。

倒是李美凤有些难为情了,摸了摸脸,不好意思地问道:“我妆花了吗?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哦,没,没事。”

“对了,还有样很重要的东西,忘了给你了。”说着,从包里掏出一张银制的名片,“这是通往六楼的通行证,等会你从六楼电梯出来之后,门卫会让你出示。一见到这个,他们就会放你进去的,一定要收好。还有,注意敲门的暗号。”

“好的,知道了。”

“你先准备下,我去找老宋……”

话音未落,房门被一脚踹开。

“李美凤~”门口有只狮子在怒吼。

“老宋,你想吓死我啊!”李美凤摸了摸胸口。

“他妈的这个男人是谁?”老宋指着床上的那具烂醉如泥的活物。

“没看出来么,你五大三粗的,原来也这么爱吃醋啊。笑死我了,哈哈!”边说,边拿着两捆钞票扭扭捏捏地走了过去。

看美凤纹丝不乱,又拿着这么多钱,老宋似乎有些上当了。“你又钓了只肥猫?”

“算你聪明,”李美凤一头扎到了老宋的怀里,一副小鸟依人状,“这种油水不捞白不捞。”

“我说呢,我们美凤怎么可能在外面乱搞。”说着,两只手开始不老实地上下游走。

“猴急什么,这不还有人吗?”

“有人不是更刺激,哈哈。”说着,一把抓起段石青直接扔到了沙发上。

段石青不觉一惊,这个老宋居然像单手扔铅球一样轻轻松松就把自己扔到了几米开外,虽然是落在了柔软的沙发上,但浑身有种散架的感觉,后背一阵阵生疼。

李美凤不由得有些发紧,担心地撇了段石青一眼。

“老宋,先把门关上,这大庭广众的。”

趁着关门之际,李美凤缓缓地倒上了两杯红酒。

“美凤,你干嘛,还跟我玩什么调调啊。”老宋显得不耐烦。

“你呀,怪不得这么多年了,还是老光棍一条。今天难道不值得庆祝吗?”

“庆祝?有什么好庆祝的,没看到今天俱乐部乱得要死。”老宋不解。

“真够笨的。今天不是钓了条大鱼吗。”

“这算什么好事情,万一碰上个假的,我不是陪了夫人又折兵。”

“老宋,还是你心疼我!自从跟了你之后,俱乐部里再也没人敢给我脸色了,来,这杯我好好敬敬你!”说着,就拿起酒杯想一饮而尽,却被老宋拦住。

“怎么,还怕我下毒啊?”美凤装着有些不满。

“美凤的酒我怎么会不喝,我的意思是,我们今天来喝个交杯。”

“你不是还蛮有情调的,呵呵。”美凤捂着嘴笑道。

“还不是跟你这个小贱人学的。”一喝完,老宋就心急火燎地抱起李美凤往床上走。

“讨厌,这么性急。”李美凤巴不得蒙汗药快点起效。

听着两人纵情的床笫之欢,段石青虽然浑身厌恶,但更多的还是敬佩和愧疚。没想到这个曾经出卖自己的女人,真的是洗心革面,把自己的一切都搭进去了。

李美凤却是羞愧难当,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居然和别的男人苟且,而且还要装作一副很享受的样子。更让她难以接受的是,酒下了满满一杯,自己即便吃了解药也有些昏昏沉沉,这个老家伙居然还生龙活虎。他到底是什么怪物?!

突然,老宋的手像渐渐收紧的绞绳一样,死死地掐住了李美凤的脖子。

“老宋,你搞什么鬼?你想掐死我啊,放开,快给我放开我!”李美凤惊恐地叫道,一边用力地捶打着对方。

“哼,你以为这段时间把老子伺候好了,老子就这么容易上当?就你那么点蒙汗药就能搞得倒我?你也太小看我了吧!”

“谁,谁给你下药了,你,你喝多了吧。”李美凤面露青筋,脸涨得绯红,有些透不过气来。

“啪!”一个清脆的巴掌之后,李美凤顿觉天旋地转,脸一阵红一阵青,嘴巴里泛出股咸咸的味道。

“你不要以为带了个小白脸,拿了点票子就能忽悠我。快说,为什么给我下药,这个小白脸到底是谁?”老宋死死地追问,手上根本没有松劲的意思。

“老宋,你发酒疯了,快,快放开我,救,救命啊!”李美凤有种窒息的感觉,马上就快撑不住了。

“好,你不说是吧,我这就让你去见阎王!”

话音未落,只听得背后大喝一声“住手!”

老宋先是一愣,瞬即冷冷地哼了一句,“没想到经我这么一摔,你居然没残废!”

“快放开她!”

“我的女人,我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关你屁事!”

“少废话,今天就看谁能活着走出这扇门!”

“你小子口气不小,我在上海那么久了,还没碰到过能让我练练手的人,就看你小子够不够格。”说着,活络活络筋骨,把李美凤撇在了一边。

段石青深吸了一口气,老宋的这一身腱子肉,有几条或长或短、或深或浅的刀疤,胸口的枪伤甚是扎眼。在这个部位中了枪,居然还能活到现在,不知道这算不算老天不开眼。

电光火石间,老宋已经杀到跟前,抡起右手迎面一拳。段石青双手一挡,顿觉两手发麻,硬是后退了几步,暗暗吃惊道:“居然有这般神力!看来果然只能智取,不能力敌。”又后撤了几步,伺机而动。

老宋突然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能接我这一拳的上海滩也没几个人了。不过你也别得意,我最多用了七分力,待会我绝不会手下留情!”

老宋每挥一拳,如同下山猛虎,势不可挡,段石青左避右闪,见招拆招,尽量消耗对方的体力。

几十个回合下来,双方仍来是你来我往,难分高下。老宋没占得多少便宜,身体微微发汗,蒙汗药到底起了点作用,眼前开始出现恍惚。他强打精神,缓了缓气,随时准备出击;段石青每次只要一和老宋有接触,就像冲撞了一块坚硬的岩石,如同散架了般,疼得咯吱咯吱直响,双手已经开始不自觉地抽动,两腿也渐渐发软。

老宋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上来又是一阵山呼海啸般的进攻。段石青到底还是露出了破绽,被老宋一个侧踢,像被疾驰的火车头冲撞了一般,直接重重地摔到了地上。

门口刚好经过两名服务生,听到了里面的响动。

其中一个说道:“要不要进去看看?”

“长不长脑子的,你又不是不知道里面是李美凤和老宋,一进去老宋非剥了你的皮不可。”

“老宋还真行啊,动静闹得这么大,怎么不像是上床,倒像在打架。”

“上床也好,打架也好,反正是他们两人的事,我们就不要操这个心了,走吧。”

“你这身手被我打死了也怪可惜的,要不这样,我跟刘老板说一声,保你吃香的喝辣的。”老宋倒渐渐有了拉拢之意。

“呸,也只有你这种不要脸的东西才会做日本人的狗!”

“狗?哼,你以为中国人就把你当人了?我这条命都是刘老板给的,他是日本人又怎么样!”

“现在东北三省被日本人霸占,北平、天津也岌岌可危,有多少中国人惨死在日本鬼子刀下。我告诉你,这个刘梁波本名山本圭佑,当时他就带领着一群鬼子兵袭击了我的家乡,我的父母就是死在了他手里。”

“我不懂你讲得什么民族大义,也不想知道你跟刘老板的恩恩怨怨,我只知道报恩。如果你要杀他,先过了我这关再说。”说完,又扑了过来。

此刻,段石青捂着胸口,勉强支撑着不让自己倒下,看到坦克般冲击的老宋,只能暗暗祈祷能躲过这波进攻,要不然真的可能丧命在这个深不见底的魔鬼手中。

“那你就去死吧——”

雷声突然大作,轰隆隆地把夜幕撕个粉碎。

老宋额前突然多了个黑红色的窟窿,汩汩地冒着浓血。他瞪大了眼睛,下意识地想往后看个究竟,却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躯,砰地一声轰然倒地。

不远处,李美凤渐渐放下手中的枪,长舒了一口气。

段石青浑身一阵阵地绞痛,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眼前的这个敌人实在太可怕了,如果没有美凤这一枪,自己真有可能被活活打死。

休息了片刻,段石青才缓缓地说道;“谢谢你,美凤!”

李美凤还是略显尴尬,隔着被子说道:“你快点去六楼,不要让山本跑了!对了,拿上枪,那老家伙非常狡猾,你一定要小心。”

枪还留着李美凤的余温,段石青疾步走到门口,又回过头,看了看躲在被窝里的李美凤,百感交集。

直到门关上那一刻,李美凤才偷偷探出身子,她此刻显得很满足,很欣慰,不仅仅是因为段石青的感谢,也因为在射杀老宋的一刹那,她又感觉自己获得了新生。

电梯哐当哐当到了六楼。

门口两个黑衣守卫警觉地看着从电梯里走出来的陌生人。

“你是谁?”其中高个的人厉声问道。

那人也不说话,直接拿出银质的名片递了上去。

高个仔细查看了下,挥了挥手说道:“原来是自己人,你进去吧,直走到底左拐,右手边第三间。”

那人点点头,径直走了过去。

“来找大佐的,怎么都是奇奇怪怪的人。”

“伊藤,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直下,你不觉得这个人挺怪,一身汗味,好像刚经历了一场战斗。”

“也许是出去的人匆忙跑回来,急着向大佐汇报。”

“希望如此吧。”伊藤叹了口气。

段石青本以为又要有一场恶战,没想到这张小小的名片居然有这么大的作用,一个完全陌生的人都可以堂而皇之地在这个“禁地”自由出入,也不知道李美凤是用了什么方法才搞到的。

按照她的说法,六楼守卫森严,每隔几步就有守卫,现在看来,站长的这次四面放火启到了非常大的牵制作用。直到走到山本的办公室门口,也只有一名服务生用不是特别友善的眼神从自己身上掠过。

想到自己马上就要见到杀害至亲的仇人,段石青显得有些激动和兴奋。他尽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咚咚,咚,咚咚咚。”按照既定的暗号敲了几下门。

“进来。”果然是山本的声音。

见到一张完全陌生的面孔,山本微微有些警惕,忙问道:“你是谁?谁让你上来的?”

“我想你一直都在找我吧?”

这个人的回答很是怪异。

山本想了想,最近俱乐部接二连三发生了莫名其妙的事件,难道与这个人有关?手渐渐地挪了下去。

“不许动,小心我一枪嘣了你!”段石青举起枪,毫不留情地指着山本。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山本还从没被人这样指着脑袋过,恼怒、慌张一齐涌了上来。

“你难道不想知道我是谁?”

“那你到底是谁?”

“民国二十年,营口六里屯,你还记得那个地方吧?”

“过去那么久了,不记得了。”山本在记忆里慢慢搜寻。

“哼哼,你果然是杀人如麻,不记得这个小地方了。当时你带着一对人马,闯进屯里,还在村口杀了一对夫妻。现在想起来了吧?”

看着对方面露狰狞,山本已经猜中了一大半,小心地问道:“你是他们的儿子?”

“不错。你杀害的就是我的双亲。”段石青紧咬着牙关,恶狠狠地说道,“这几年来我每天每夜、时时刻刻都铭记着这不共戴天之仇。你放心,我不会一枪毙了你,我要一块一块地把你卸下来,以祭奠我父母的在天之灵。”

“那你总要让我知道,你叫什么?我们之间会不会有什么误会?”山本在尽力缓和情绪。

“误会?笑话,杀父杀母之仇还能有误会!我父亲乔振山,我是乔云鹏!”

虽然时间有些久远,但山本还是回想起了当时的情景,确实有一对夫妇死于自己枪下。只不过当时并未发觉他们的儿子也在其中,早知如此,就应该斩草除根,统统杀个干净。目前最要紧的就是要稳住这个家伙,因为只要触碰了桌边的紧急按钮,自己的人肯定会立即赶到。

“这么说来,前几天酒会搅局的人也是你喽?”

“反正你也活不长了,跟你说了也无妨。那天要不是老宋在你边上,我当时就结果了你。”

“那我是不是应该谢谢你,让我多活了几天。”山本继续扯开话题,“你到六楼的时候怎么没碰到老宋?”

“老宋?呵呵。”段石青冷笑了两声,“他比你先走一步。”

“什么?”山本惊恐地看着这个年轻人,“你怎么可能杀得了他?!”

“这有什么难得,他再厉害有子弹厉害吗?”

山本猛然站了起来,瞪着段石青问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是不是除了千代子之外,还有你们的奸细?”

这口气仿佛是段石青正在被山本用枪指着。

“说起千代子,她现在怎么样了?”这倒提醒了他。

“这个女人居然背叛了大日本帝国,做了你们的奸细,就应该受到应有地制裁!”山本的口气渐渐变得严肃、不容挑衅。

“快说,你们到底把她怎么样了?”

“你以为大日本帝国的军人会像你们支那人那样,随随便便会低头求饶?做梦吧!”

“好啊,我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一说完,直接砰的一枪,山本还没搞清楚状况,右手掌就出现了个大窟窿。

“说不说!”

山本脸色渐渐有些发白,他极度克制自己的呻吟,捂着伤口,使劲地撑在桌子上。

“她,她被遣送回国了。”

“你们特高课除了我们袭击的5个据点外,在上海还有哪些联络点?”

“哼,你别在想从我口中再得到任何有用的消息。就算你知道了,你以为你能活着走出海派尼斯?”山本的嘴还是死硬。

“你的人基本上都派出去了,十有八九被我们干掉了,老宋也死在我的枪下,剩下些虾兵蟹将你以为能奈何得了我?我已经没那么大耐性了,再不说,小心你的左手!”

正当段石青准备扣动扳机的时候,门一把被撞开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