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军事  >  淞沪之秋  >  二十二、神秘女子

二十二、神秘女子

5118 2018-09-18 17:51:09

“你就是红霓吧。”段石青肯定地问了句。

“不错,老板看来还是很谨慎,二叔来了,连你也来了。还不知道这位兄弟怎么称呼?”女服务生上下打量了下。

“按规矩,不需要你知道的事情就不要多问,反正出了这个门,你我就是路人。”

“老板让你来有什么任务?”红霓也没多和段石青纠缠,直入主题。

“这个刘梁波到底是什么来头?”段也将计就计。

“他原先是个日本军人,从东北战场过来,具体名字还真不知道,因为平常大家都只称呼他刘老板。目前到底担任什么职务也不清楚,但肯定与特高课关系密切,他们的课长南田浩二似乎也要听命于他。他很少来俱乐部,即便来,也是直接去六楼,有时连吃饭也不下来,都是下面的人送上去的。”

“六楼你去过吗?”

“没有,我潜伏了快两年,连六楼的楼梯口都没上过。守卫相当森严,除非是刘梁波亲自召唤,或者有特殊的通行证。”

“我听说海派尼斯都是会员制,是那种会员证吗?”

“不是,是一张纯银的名片,上面有什么我也没见过。”

“那你见谁上去过吗?”

“到目前就见过两个,一个就是特高课的课长南田浩二,但他也来得不多;另一个叫李美凤,前段时间来过一次……”

“等等,”段石青在记忆里急速搜寻着这个名字,脑海中突然闪现出一个身影,瞪大了眼睛问道,“你说的是不是恒远旅社那个前台姑娘?”

“对啊,就是她。怎么,你们认识?”

“这事说来话长,今天时间紧迫,先不扯这些了。那刘梁波这个老狐狸平时做什么生意?”段石青暗暗还是吃了一惊,怪不得自己会被列入嫌疑人的范畴,肯定是这个叫李美凤的人通风报信了。

“表面上是从事住宿、餐饮生意,暗地里军火、鸦片、走私,哪个赚钱做哪个。”

“他经常去哪些地方?”

“他非常谨慎,除了海派尼斯、虹口的日本租界,其他地方都很少去。”

“他有几处秘密联络点搞清楚了吗?”

“来了那么久,刘梁波一直没有放松对我们的警惕,我想尽了办法才找到5个,具体地点已经交给二叔了,其中一处是仓田米店,那里由南田负责……”

话还没说完,段石青突然紧紧抱住红霓,来了个霸王硬上弓,对着她的樱桃小嘴就直接亲了上去。红霓动弹不得,差点憋不过气来。

只听得门口一阵窃笑,随后,另一名女服务生用日语笑盈盈地说了句:“千代子,那我不打搅你们了。不过快点哦,我们都忙不过来了。”一说完,就知趣地退了出去。

“啪”一声脆响,段石青感觉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

从来还没有那个男人敢这么轻薄过自己,千代子虽然知道对方是权宜之计,但被夺初吻的感觉实在太糟糕了。

“要不是我反应快,很可能我们就被戳穿了。搞了半天你居然是日本人,怪不得能在海派尼斯安然无恙。”段石青的口吻有些戏谑,甚至有嘲讽的意味。

“并不是所有的日本人都是狂热的战争份子,我也只是尽自己所能为这场错误的战争挽回点什么。”千代子瞪着段石青,一字一句、认真严肃地蹦出这些话。

段石青的眼神渐渐变得温柔,像一杯冬日里的暖茶,仔细地又打量了一下这名日本女子。尽管他还是有些难以置信,但眼前这个小眼睛、小鼻子的白皙女子显得越发可爱,甚至开始让自己钦佩。

“快走吧,要不然又有人进来了。”千代子一说完,就羞着脸快步走了出去。

酒会已经进入到场间休息阶段。

在旖旎柔美的灯光下,除了几个老派人物,男男女女或手牵手,或相互搂着,随着音乐慢慢摆动。大部分人对刚才的拍卖还意犹未尽,也有人对刘梁波的慷慨表示赞许。当然,也不是所有人。

贾金荣自然不会让自己独守空房,方梦蕾的这条鱼放出去了,正好又有一条。原来,他早就瞧见了婀娜多姿的李美凤。此刻,她望着窗外缭乱的街景,似乎有些心事,把好几拨想邀请她跳舞的小白脸拒之门外。

“这不是李小姐吗?怎么,就一个人?”

李美凤心理微微颤了一下,她今天落差很大。本来是欣喜满满来参加酒会,保不准还能见到心仪的青年才俊。可刚进了门,老宋就下达了刘老板的命令——引诱贾金荣。

没办法,既然老板都下命令了,还能咋样。

一直等到贾金荣身边的女人走了,她才故意走到离贾几步以外的窗口,品着涩涩的红酒,故作深沉地望着悬在夜空的半盏明月。她多希望这个老家伙看不见自己,只可惜哪有猫不爱偷腥。

“贾探长啊!怎么,被刚才的美女甩了?”李美凤故意问道。

“怎么可能,我贾金荣像是那么怂包的人吗?不是看到我们美凤一个人吗,就过来陪陪你。”说得还一本正经。

“我没那么大魅力吧?呵呵!”这样的矫揉造作自己都觉得恶心。

李美凤的艳笑让这只老荤猫乐开了花。贾金荣得意地寻思着,老子到底是宝刀不老啊,所以就单刀直入。“听说海派尼斯俱乐部的套房不错,等会我们去参观一下?”

在得到了李美凤的点头之后,贾金荣今天也算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之前短暂的阴霾就一扫而光了。

段志成在这种场合可以说是八面玲珑,即便是遇到个半生不熟的,也能攀上关系,聊着聊着倒把方梦蕾忘在了一旁。这时,一个矮个男子从旁边经过。

“黄老板?”方梦蕾有些诧异地问了句,因为她不相信米店老板居然能混迹到这个圈子。

那人转过身来,看到这张似熟似生的面孔,盯了半天,才说了句,“你就是来米店买米的方小姐吧。”

“对啊,就是我。你也是来参加酒会的?”

“我么?”这位黄老板的眼神突然变得有些阴森,“呵呵,我就是来找你的!”

“找我,你找我干什么?”方梦蕾一头雾水。

“钱跟东西都拿到了吧?”

“钱?什么钱?不是甄老板付你钱吗。”方先是一怔,但还是故作镇定。

“看来方小姐的记性有问题,那照片上的两个人你也不想见了?”

“你,你到底是谁?”方梦蕾一下子脸色惨白。

“你不用管我是谁,我就问你,让你办得事情办好了没有?”这个“黄老板”语气越来越严厉。

“不是说还有另一部分钱吗,没看到钱,这么冒风险的事情我就不能再考虑考虑?”这个方梦蕾到底也是摸爬滚打过来的人,很快又恢复了常态。

“你也够胆,人都在我们手上了,还惦记着钱。放心,事成之后,再给你六万!”

“十万,一个字儿都不能少!”

“胃口还不小啊!八万,两笔钱够你们母子仨舒舒服服地过下半辈子了。你也可以不答应,等着收尸就行!”

“行行行,八万就八万。”虽然冒了一点风险,但一下子涨了两万,方梦蕾认为还是值当的。

“今晚我会安排人牵制贾金荣,你酒会结束后马上回去,明天中午前把窃听器全部装好。一个装卧室,一个装巡捕房的办公室。”

“这……”方梦蕾面露难色。

“怎么,有问题吗?”黄老板不依不饶。

“万一被贾金荣发现,我不是死定了?”

“他最多就是个地头蛇,出了上海地界连条泥鳅都不如。事成之后,你还是去德丰银行拿酬金。我们会派人把你送到火车站,你就直接回嘉兴老家。至于怎么跟贾金荣说,总不用我教你吧。”

方梦蕾想了想,反正钱一到手,带着母亲和弟弟爱去哪儿就去哪儿,十个贾金荣也未必找得到,也就痛痛快快地答应了。

“不过丑话说在前头,如果明天中午前在银行见不到你的人影,你回到家也就只能看到两具死尸了。”

“老娘办事,你放心,你准备好钱就是了。”

音乐又再次停止,最后一件拍品终于隆重登场。只不过这次的拍品全部被黑布裹了起来,根本看不见里面有什么乾坤。

众人的胃口已经被先前的物件吊了起来,都十分好奇地寻思着这又是件什么稀罕物。可等到司仪扯下黑布的时候,台下一片哗然——

居然是一把日本军刀!连司仪也大惊失色,愣在那里一时说不上什么词来。

这到底怎么回事?日本人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在酒会,竟然堂而皇之地拿出来拍卖?这个刘老板到底什么来头,他到底想干什么?

这些疑问像一群臭苍蝇,嗡嗡嗡地在每个人的头上盘旋。有些人是窃窃私语,有些人指指点点,而像孙长武这样坚实的爱国者则是一顿愤慨:

“耻辱啊,耻辱,我瞎了眼,居然还会和这种浊物打交道,老朽先告辞了。”说着,直接甩袖走人。

“孙先生请留步,各位稍安勿躁,先让刘某人把这把军刀的来历讲完再做定论也不迟。”刘梁波早就料到会出现这种场面,站在台上尽量舒缓现场的气氛。

总算稍稍安静了下来。

“这确实是把日本军刀,但它却极不普通。因为他的主人不是一般的日本军官,而是时任日本关东军高级参谋河本大作(日本陆军士官学校15期)。提起这个名字可能大家都很陌生,但皇姑屯爆炸案中不幸遇害的张作霖张大帅我想在座的应该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这次事变的主谋之一就有这个何本大作。

那么下面,肯定又有人会问,既然是这种厉害人物,他的随身佩刀又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出现在这里。不瞒各位,我在东北经商时也结交了不少仁人志士,曾出巨资想要了这个河本的狗命。可惜他过于狡猾,死了好几位弟兄也就让他伤了点皮毛,只换来了这把军刀。我为了躲避追杀,所以才流落到上海。今天,我把这把意义非凡的军刀拿出来拍卖,就是希望在座像孙先生一样有血性、有豪情的爱国之士能够勿忘国耻、奋勇杀敌、前赴后继,把日本人彻彻底底地赶出中国!”

“说得好,说得太好了!”孙长武带头鼓起掌来,顿时,鸦雀无声的会场一下子变得轰鸣。

“现在,我宣布,何本大作的军刀,起拍价500块!”

如果不清楚刘的底细,连唐如波都被鼓动得想参与竞拍,不得不暗暗佩服,也暗暗叫苦,可怜像孙先生这样的人物都被蒙在鼓里,自己却无能为力。

三轮下来,居然飙升到了3000块!

正当宾客的情绪越来越高涨、竞拍价继续看涨的时候,意外发生了——俱乐部的灯一下子全部灭了。

“怎么回事?”

“搞什么鬼!”

……人群中出现了一阵骚动。

刘梁波非常纳闷,但也可以说在预料之中。这恰恰证明今晚的网撒得足够大,到底还是混进了抗日份子。反正大门谁也出不去,我就等着瓮中捉鳖。

沈二和曹保田倒是一头雾水。他们今天的任务就是和红霓接上头,并熟悉一下俱乐部的内部环境。断电虽说在眼下算是常事,但凭经验,肯定没那么简单。难道老板还安排了另外一拨人?又或者是中共的人?

虞瑶也很想知道,唐如波更想知道。

几分钟之后,人群变得有些躁动,已经有人迫不及待地想夺门而去。

忽然,人群中发出洪钟般的响声:

“各位,应急电源马上到位,大家稍安勿躁,酒会没有结束前,所有人都不得离开!”语气中透露出一丝威严,乃至命令的口吻。

人群的骚动倒真有些被震住了。

段石青心头一怔,不敢多逗留,疾步离开了会场。

很快,餐厅的灯渐次亮了起来。还没等后面的人搞清楚状况,靠近舞台的几个宾客高声叫嚷道:“军刀不见了!军刀不见了!”后面有可惜的,有起哄的,顿时又乱成一锅粥。

刘梁波刹那间觉得被人狠狠地拍了个巴掌,颜面无存。他赶紧示意老宋和南田把好各处出口,绝不能让窃贼溜出去。

司仪尴尬地站在台上,但也马上反应过来,轻了轻嗓子,“各位,这只是今天活动的一个游戏环节,军刀很快就会出现,请大家再喝杯酒,跳支舞放松一下,音乐~”

米粒撒了一地,要想一一捡起来哪有那么容易,还是有些不买账的想要离开,甚至要和门卫动起手来。更火上浇油的是,居然有几位宾客莫名其妙地倒在了地上。

段志成频频与人举杯,喝得最多,已经不省人事;李美凤尽管有些酒量,但被贾金荣多灌了几杯,倒在他的怀里也不能动弹;虞瑶本来就不胜酒力,喝了没几口就浑身发软,头晕目眩,连忙坐在一旁休息。现场还有其他三个人也陆续出现了类似晕眩的症状,只是程度各有轻重。

“酒里有毒!”不知道谁高喊了一声之后,恐惧的人群像决堤的洪水,疯狂地涌向出口,任凭门卫怎么阻拦,也无济于事。

“八嘎!”望着刚才的井然有序变成了一片混乱狼藉,刘梁波既无奈又愤怒地离开了会场,让一旁满脸黑线的南田收拾残局。

贾金荣吩咐了方梦蕾几句,就搂着李美凤上了五楼的客房;方梦蕾在服务员的帮助下,拖着不省人事的段志成上了孙志钱的车;罗惠君不放心虞瑶一个人回家,也把她带到了客房;唐如波也有点放心不下,遂佯装晕倒,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只听得有个管事的在焦躁地大喊,“倒在地上的人,全部抬到客房去!快点,给我快点!”

很快,唐如波就感觉有双强健的臂弯,把自己扛了起来。说来奇怪,这名服务生并没有让别人帮忙,也没有搭乘电梯,而是一步一步地扛着自己上了五楼。气息稳健,脚步轻盈,明显是有功夫底子的。这么说来,海派尼斯俱乐部果然是日本人的一处重要据点,连个平常的服务生都身手了得。

一个女服务生开了509客房的门,突然悠悠地说道:“你什么时候撤?”

“这里安顿好,拿上军刀就马上走。”这名服务生的回答让唐如波心头一沉,他屏住呼吸仔细地听。

“带着那玩意你怎么可能出得去?”女服务生很是怀疑。

“我自有办法,你不用担心。快走吧,省得引人起疑。”

“恩,有件事还是得提醒你,在这个俱乐部里面,有个叫老宋的人一定要小心。虽然你身手了得,但未必是他的对手。一旦遇到,只可智取,千万不要硬敌。”

“就是今天说话声如洪钟的那人?”

“是的,那我走了。后会有期!”

千代子小心地看了看门外,快速地离去。

段石青自然知道,在没有彻底消灭日本人之前,要再次见红霓绝非易事,但万万没想到这成了她留给自己最后的背影。

段石青给唐如波盖好被子,看着他睡意安详的面容,联想到虞瑶也受了这蒙汗药的祸害,倒升起了一丝歉意,收拾好铺盖,转身正要离去。

“段石青,请留步!”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