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军事  >  淞沪之秋  >  二十一、酒会搅局

二十一、酒会搅局

5137 2018-09-18 17:51:09

罗惠君也接到了邀请。

母亲也和伯父一样,死活不肯去,从这点上来说,两人还算是心有灵犀。自己一个人去么,又怕无聊,所以还是决定拖着虞瑶一起。

有了上次的枪击事件,虞瑶或多或少有点心理阴影。

“大小姐,您就饶了我吧。这次打死我也不去!”回答得很是坚决。

“本小姐现在不是邀请你,而是恳求你。求求你吧,我的好虞瑶。那种场合如果我爹在,万万是轮不到我去的。现在人家请柬过来了,又听说这个刘梁波不是个随便能得罪的人,母亲不去,我再不去,到时候我们孤儿寡母受人欺负,你就忍心啊!”边说,边假装抽泣起来。

“装,你就给我装。你不去做演员真是浪费了。不去,就是不去,除非你有更能说服我的理由。”

看来还是有戏。

“恒贵祥的旗袍给你订做一套!”

“不稀罕!”

“我帮你去买回北平的头等票!”罗惠君咬了咬牙。

“我自己会买!”虞瑶还是故意不屑。

“那我只能使出杀手锏了,告诉你哦,听我一个朋友说,你的乔大哥可能会在酒会上出现。你不去不要后悔哦?”罗惠君故意卖起了关子。

“真的?”虞瑶瞪大了眼睛。

“你看,一提到你的乔大哥,你眼睛就直了。”

“真的假的,快说,快说!”

“这样吧,你同意去,我就告诉你。”

“你不是在忽悠我吧?”

“骗你我就不姓罗。”

“好,那我就再信你一次。快说,真有这么回事吗?”

“我也不是很肯定,他也是听说的。不过他是个包打听,不会空穴来风。可能有,总比没有要强吧。”

虞瑶低头思量了下,她还是有些犹豫,因为唐院长已经交代过了,要做好随时转移的准备。但如果这个消息确实是真的呢?唐院长之前不是也说,要多接近段石青,也不算违抗命令吧。

“决定好了没?还磨磨蹭蹭的,你的乔大哥还要不要了?”罗惠君故意在一旁催促。

“旗袍和车票还都有吧?”

“有有有,你同意了就行。走,现在就给你去订做去。”

所以,当两人光彩照人下车的时候,门卫眼睛直了一阵,不过还是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请问,哪位是罗小姐?”

“邀请本小姐来参加酒会,居然还不认识我。你们也真会来事啊!”罗惠君责问了一句。

“对不起,罗小姐,职责所在。那么请问这位小姐是?”

“她是我的表姐,这段时间就住我家,带过来一起参加没问题吧?”

看到对方一副文质彬彬、知书达理的样,实在跟危险分子沾不上边,门卫犹豫了一下还是放了行。

一进二楼的餐厅,虞瑶倒吸了一口凉气,连见惯大场面的罗惠君也有点眼花缭乱。这传说中的海派尼斯果然不一般,都说上海大世界在全上海算是数一数二的了,但最起码餐厅跟这里比起来,差了不止一个档次。

中央巨大的水晶灯足足有一张圆桌那么大,像一座倒扣的五层蛋糕,众星拱月般的被周围的灯光折射得璀璨夺目,星光灿烂,似乎把在场每个人的脸都映衬得熠熠生辉。

舞台上,当红歌星姚莉一身艳红的礼服,在彩灯和舞女的陪伴下,如勾似醉地唱着《玫瑰玫瑰我爱你》,引着台下的众人一阵阵地喝彩。

任何人都不想成为舞会中被指指点点的对象,无不是盛装出席,神采飞扬,或两人一对,或三五一群,觥筹交错,谈笑风生。

男女侍者则在各色的人群间忙碌地穿梭。

段石青有种微妙的感觉,特别是虞瑶进来后眼神在他脸上飘过而无动于衷的那一刻,他感觉自己就是个彻彻底底的局外人。在整个餐厅里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他却可以肆无忌惮地端着托盘游走在形形色色众人之间。见到贾金荣、罗惠君倒不奇怪,这个唐如波也在邀请之列倒确实有些诧异,他倒是孤身一人,捏着酒杯无趣地打量着墙上的油画。

当然,还见到了两张熟悉的面孔。一个是沈二,几天不见似乎更凸了几分,此刻居然在教训一个侍女,听口气像是踩了他的脚。

“你眼睛瞎了啊,走路这么不长眼睛!”这种口气完全不像平常的沈二。这家伙喜欢玩阴的,光天化日这么泼皮状倒让段石青亮瞎了眼。

“先生,对不起,对不起,我给您擦擦。”说着,侍女掏出胸前的手绢正要俯身去擦。

“给我,我自己来。毛毛糙糙的,真不知道怎么干事的。”说着,就夺过手绢,自顾自地擦了起来。

侍女一阵脸红,捂着眼睛跑开了。

还有一个是电信局的局长曹宝田。他被邀请倒也不奇怪,但似乎和这个沈二有种眉目传情的错觉感。两个人相隔了十几步远,但目光交错之时,还是含笑相互遥敬了一杯,随后就再也没有交集。不消说,两个自有默契。莫非,这个曹局长也是保密局的人?

唐如波自然也见到了虞、罗二人,他微微皱了皱眉头。倒是罗惠君跟发现新大陆一样,迎了过来。

“唐院长,您也来啦!”

“是啊,这个刘老板太神通广大,连我这个小医院的院长也不放过。”苦笑了一句。

“唐院长。”虞瑶跟犯错的学生一般,低声打了个招呼。

“虞瑶,你也收到请柬了?”唐如波故意问了句。

“唐院长,是我拉她过来的,她怎么可能收到请柬。”罗一时嘴快,发觉又说错话了,立马不吱声了。

“是啊,我哪有资格参加这么隆重的酒会,我看我还是走了。”虞瑶有点生气,瞟了她一眼。

“好虞瑶,别生气嘛,怪我说漏嘴了。唐院长,是这么回事,虞瑶一直在找一个朋友,我打听到今天他可能会出现在酒会,就死活拉着她过来。你看,她身上的旗袍还是我送的呢!”

“哦,是什么朋友啊,这么重要?”唐故作兴趣问道。

“虞瑶,我看你也不好意思说,还是我来吧。”罗惠君就把段石青的事情简略地说了一遍。

唐如波听了,总算些许欣慰。这个罗惠君也真是,什么事情都不忘带着虞瑶。不过有她这个罗家大小姐身份的掩护,虞瑶行事倒也方便了许多。

“原来如此啊,那你们找到了吗?”

“唐院长,到现在还没发现呢,我估计就是惠君一个人来无聊,拿我寻开心呢!”虞瑶还有些怨言。

“酒会刚开始没多久,人还没到齐,急什么。咦,那不是震旦大学的老学究孙长武么,怎么连他都请来了。”

顺着罗的眼神,只见一个白胡子小个长者,穿着长袍在众多西装领结中颇为扎眼。尽管看上去有些年岁,但神采激昂,正在滔滔不绝地谈论些什么。

唐如波有些丈二摸不着头脑了。这个亲日的刘梁波居然会请以抗日著称的孙教授,他今天这葫芦里到底卖了什么药?

酒过半巡,音乐骤停,司仪轻了轻话筒,说了些恭维话,然后隆重请出了今晚的主角——传说中的“刘梁波”。

刘梁波出场的一刹那,段石青像被利刃狠狠捅了一刀,心头一阵阵地绞痛,差点把盘子打翻,积聚已久的怒火又再次熊熊燃烧起来,足以把偌大的餐厅全部熔化。他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一片一片地活剐了他。这个刘梁波不是别人,正是自己踏破铁鞋、千辛万苦寻找的杀害双亲的仇人——山本圭佑!!

总算被我找到了,总算被我找到了!段石青的熊熊烈火幻化成满腔热血,仿佛此时此刻这个不共戴天的仇人已经手足无存地被自己踩在脚下。只要你在上海,就算拼了我的性命,也要让你身首异处,不得好死!

刘梁波头发略微花白,但精神矍铄,目光如炬,黑色燕尾服、白衬衫和黑领结把身型包裹得一丝不苟。

“各位先生、各位女士:

我刘某人从东北孤身一人来上海闯荡,吃了很多苦,也受了很多罪,但凭着诸位贤达挚友的大力提携,事业总算有所小成,也在上海滩这片冒险家的乐园站稳了脚跟。所以,今天略备薄酒淡菜,为了表示对诸位深情厚谊的诚挚谢意,这是其一。这其二么,大家也都知道,最近河南、山东等地闹了旱灾,民不聊生、饿殍遍野,我辈理当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救民于水火。所以,今天不单单是一次酒会,也是一次慈善义卖会,我将拿出四件珍爱之物作为拍品,还望各位贤达慷慨解囊,所得款项将全部用于赈灾济民。拍卖会开始之前,我宣布,鄙人刘梁波,捐款五千块!”

刚开始还是稀稀拉拉的拍手声,随着刘梁波口中豪迈地喊出“捐款五千元”之后,台下一阵欢呼雷动,纷纷为这个刘老板叫好。在1937年的上海,五千块相当于行业收入最高的造船工人不吃不喝干上10多年了!没想到这个刘梁波平时低调行事,危难之际却能先人一步。

当然,最起码有三个人不会这么想。这刘梁波无非是沽名钓誉、欺世惑众之徒,倒要看看他能整出什么花样来。

司仪首先捧出了一瓶葡萄酒,刘梁波介绍道:

“今天既然是酒会,所以第一个拍品自然是酒。我手中的这瓶酒可不一般,它在法国波尔多酒庄有着50多年的窖藏历史,目前全世界可考证的仅存100瓶,在中国更是寥寥无几,非常珍贵。现在我宣布竞拍规则,起拍价100块,每一轮至少加价20块,价高者得。现在,我宣布,海派尼斯义卖会正式开始~”

人群先是骚动了一会儿,左看看右瞅瞅,没人举第一个手。不过,到底还是有人会吃第一个吃螃蟹的。

没想到是方梦蕾半举玉臂,柔声柔气地说了句:“居然大家都这么谦让,那我就不客气了。120!”

“好,这边这位小姐第一个竞拍。非常感谢,现场还有哪位先生女士愿意出高于120的?”司仪与其说是询问,倒不如说是略微地挑衅,他也万万没想到居然是一个无名女辈第一个竞价,不觉为台下的达官贵人汗颜。

这下有人坐不住了。只见有个年轻人扬了扬手,高声说道:“一口价,200块!”说完,得意地往方梦蕾那里抛过去两个媚眼。

这目光如同鞭子一样抽打在贾金荣身上,“奶奶的,我以为是谁,又是段志成那小兔崽子,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要闯进来,好啊,就让你得意一会,等下看我怎么收拾你!”

这个价似乎把其他人也唬住了,毕竟只是一瓶洋酒,即便是真货,也未必值这个价钱。任凭司仪怎么鼓动,还是没人竞拍。

方梦蕾推了推贾金荣,“金荣,我们要跟吗?”

“不用,让他得意去吧,一瓶破酒怎么可能值这个价。”说着,对她又耳语了几句。

方梦蕾刚开始还有点抗拒,但取得贾的承诺之后,也就不了了之了,反倒是大大方方地走到了段志成身边。

“这位先生,你好阔气哦。不知是哪家的公子啊?”

见到美女主动送上门来,段志成自然打起了小算盘,他料想这女人肯定也是好酒之人,虽然心痛了点,但为了抱得美人归,这点花销还是必要的。“这位美女,鄙人姓段,名志成,如果肯赏脸的话,这瓶酒就送给小姐了。”

“真的?!”惊喜之前溢于言表。

“我段某人说一从不讲二。就是不知道小姐芳名?”

“段先生忍痛割爱,我方明媚实在是感激不尽!”

“原来是方小姐啊,明媚明媚,果然是名如其人。不知能否邀请方小姐一起参加竞拍啊?”目光中闪动着真诚。

这荤物果然还是上钩了。“好啊,段先生的大手笔我明媚能亲眼所见,也是一件快事。”说着,对着这个傻小白嫣然一笑。

段志成也是心知肚明,一只手从背后静悄悄地搂了过来。方梦蕾故意挣扎了几下,也就坦然受之。

贾金荣尽管咬牙切齿,但也无可奈何。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接下来的两件拍品是南宋官窑的粉青釉纸搥瓶和唐朝王维的《伏生授经图》。对于这种老祖宗的东西,在场不少都是行家里手,连孙长武也连连感慨,这么两件宝贝居然一直珍藏在刘老板的手里。经过十几轮的叫价,最终以5700块和3900块分别被南洋商行的张有康和大宝船厂的苏匡藻竞得。

段石青混迹在人群中当然不是为了竞拍。最起码他此行最大的目的已经达到,接下来就是想办法接近这个禽兽,除之而后快。只是他近身都有守卫,实在难以下手。忽然,沈二的一个举动让他有所警觉——白手绢!

按道理说,沈二拿了白手绢擦完皮鞋应该扔了,没必要放在身上。而他却反常地塞进了口袋,似乎还警觉地观察了一下周围。如此说来,这块白手绢内大有乾坤。现在当然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搞不好这家伙又把自己当成了叛徒。

白手绢,白手绢——

对了,那个女服务生呢,去哪里了?

仔细观察了一圈,没人?那会不会借故躲在茶水厅?

推开门的一刹那,果然发现这名女服务生还趴在台子上啜泣。

“你怎么还在这里,大家都忙死了,快出去帮忙!”

“你是谁!”这女子突然抬起了头,红着眼睛问道,“你不是我们这里的人,你到底是谁?”

段石青暗暗有些吃惊,本想试探这名女子,没想到把自己也搭进去了,但还是镇静地说道:“你发什么神经啊,我们都快忙死了,主管让我叫你出去帮忙。”边说,边忙着去拿酒杯。

“不许动,你不是我们的人!”这名女服务生居然拿起一把水果刀,狠狠地对着段石青。“你再往前走一步,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你不想去就不去呗,没必要拿刀吓我。我拿了酒杯就走,你继续哭吧,就当我没来过。”说着,继续往前走。

女子电光火石般地刺了过来,段石青瞬时把餐盘扔了过去,趁着对方一个分神,一个侧闪绕到女子身后,紧紧抓住拿刀的手腕,直接拧到了身后。女子一阵剧痛,刀子也霎时落了地。

“现在轮到我问你了,你是谁?”段石青轻蔑地问道。

女子挣扎了几下,自然是脱不了身,大喊道:“你放开我,再不放我要叫人了!”

“好啊,你叫,等人都叫来了,我让刘老板把那个拿你白手绢的人抓起来!”

“你胡说什么!你到底想干吗?”这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还嘴硬!外人看不出来,你却瞒不了我。手绢里到底写了什么,你再不说,我直接把你送到老板那里!”

对方突然不再挣扎,“你不会的,真要告诉老板,凭你的身手根本没必要和我多费口舌。我们谈谈条件吧?要钱,要人,随你选。”说着,就直接酥软地靠在段石青的胸口。

“都这个时候了,还能耍手段。二叔这次要好好谢谢你,如果换做别人,早被吓得尿裤子了!”段石青将她一把推开。

女服务生揉了揉生疼的手腕,若有所思地说道:“原来是自己人!”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