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天骄人皇  >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三章

2738 2019-04-26 16:25:23

洛水听到了这人的这话,瞬间不禁皱起了眉头,心想:自己究竟是哪里长得柔弱了,竞然让这位仁兄如此的不把自己放在眼里,难道是看起来像个书生?还是这位仁兄太过于神经大条了。

然而,不料,却在洛水心里面吐槽着这些,刚准备出口反驳的时候,却听到眼前的人继续开口道:“你好啊,兄弟,我名唤八达统领,袁家人后代,还望你多多照顾啊。”

听到了眼前的人再次的说出了这么奇怪的话,洛水越来越感觉自己似乎跟眼前的人有些

然而,让洛水意想不到的却是,眼前的人似乎对自己非常的感兴趣,见自己没开口,竟然还非常有意思的开口道:“兄弟,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洛水听到了这个家伙的这么一句话,瞬间便有些哭笑不得,知道自己再这么拖延下去的话,恐怕这家伙等下还会开口说出什么奇葩话的洛水,只好无奈的开口道:“啊,原来你是袁家后人啊,袁家鼎鼎大名,实在是久仰久仰。”

洛水的话刚一说完,便见那个名为八达统领的家伙,竞然非常有意思的点了点头,随即,这才开口道:“行了,兄弟,我废话也不多说,只是我觉得嘛,你身上有着那么的一股子强者之气,瞬间便把我吸引了过来。”

话完,顿了顿,随即再次的开口道:“不过,兄弟,你身上有着那么的一股子混沌之意,似乎连我都有些看不清楚。”

话完,便见眼前的这个家伙竟然皱起了眉头了,似乎压根就没有意识到,自己说出的这话,究竟说有多么的奇怪,便有多么的奇怪。

然而,洛水却还是不得不佩服这人的情商,这家伙说出来的话,怎么着都让别人感觉到了万分的疑惑,而且,洛水更感兴趣的,便是这家伙竟然这么的会把话题聊尴。

想到了这里,洛水便不禁有些忍俊不禁的想笑,然而,却还是感觉到了非常的有趣。

于是,洛水也不再搭理寒,直接自己一个人便跟着眼前的这个人聊了起来,而这一幕,落在了寒的眼里,却不是一般的好受。

而八达统领和洛水俩个人,似乎俩个人竟然万分的投缘,只见八达统领那家伙说着说着,甚至还冲着洛水开口道:“洛水,我跟你说,你知不知道这上面的擂台上放着的究竟所谓何物?”

洛水听到了八达统领的这么一句话,瞬间便有些警惕了起来,心里面想着:难不成八达统领这个家伙,上来跟自己凑近乎,搭话,便是为了这个。

想到了这里,洛水不禁心中一笑,随即,这才慢慢的往着一旁走起去,心想:这家伙好不容易让自己感觉到了一丝的兴趣,然而,却不料,又是这么个样子。

而八达统领似乎是感觉到了洛水身上的废气,于是,瞬间便快速的开口道:“洛水,你是不是觉得,我如今跟你靠近乎,是为了靠你的话,想问出这擂台上的东西究竟是何许物?”

似乎是没有料到八达统领竟然会把话说得这么透彻,被别人猜中了心里面所想,洛水瞬间便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

不料,关键时刻却还得靠兄弟出手,只见站在了一旁的寒,此时见洛水竟然让人逼得节节减退,瞬间不禁上来助阵。

只见寒刚一过来,开口便冲着八达统领道:“听兄弟你这么一说?难不成兄弟你是知道那高台上的宝物所谓何物?”

洛水似乎是没有料到,早就已经打听了擂台上所谓何物的寒,此时竟然还会再次开口问这话,虽然心中不明白寒说出此话的用意,然而,洛水却还是无奈的点了点头,符合着寒的话。

不料,就在此时,却听到八达统领竟然悄悄的往着自己俩人的身旁靠了过来,随即,便听到八达统领悄声的道:“我当然知道啦,这台上的东西,便是那宝术移山印。”

似乎是没有料到八达统领竟然会如此爽快的把自己知道的,跟自了出来,洛水的脸色不禁一红,然而,俩个人之见有着寒这么一个话痨在,倒是很快便把这份尴尬给翻了过去。

而就在几个人相谈甚欢的时候,却突然看到了擂台上再次的出现了另一号人。

只见此时正在高台上跟着五台憎人教练着的,不是别人,正是慈航斋的女弟子。

似乎是注意到了洛水的目光往着擂台上一瞟,瞬间便见八达统领惊奇的问道:“洛水,你该不会连这台上正在打斗的两个人都不认识吧?”

听到了八达统领开口说出了这么的一句话,洛水的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的尴尬之色,很明显,难不成要洛水告诉八达统领,自己之所以能够认出此人来,那是因为自己之前像寒脑补过吗?

想到了这里,菲儿的心中很明显的闪过了不行这俩个字,然而,无论此时洛水究竟想做出怎么样的补救,却还是终究毁在了寒的手上。

只见跟八达统领待了有一会儿了,几个人又聊得来,于是,做为话痨的寒,何必快便玩了开来,甚至还冲着此人开口,说洛水短处的开口道:“哎呀,你可是不知道,咱们的这位洛水小兄弟啊,那可还不是一般的好说,这家伙就连这擂台是制度都不知道,这台上的人,说不准!”

洛水听到了寒这满嘴胡说八道的话,瞬间不禁想反驳,不料,就在此时,台上却已经开始的往着一边倒去。

洛水似乎万万也没有想到,这擂台上的事,说往一边倒便往一边倒,瞬间不禁开口道:“唉,难不成你们不觉得这个制度对于站在台上的人,有所不公平吗?”

听到了洛水口中竟然吐出了这么的一句话,明白其中缘由的寒二人,瞬间竟然搭不上话了起来。

而就在此时,早就熟悉了那种热闹心理的洛水,突然之间有些不适合沉默,于是,便见洛水开口道:“行了,你们也不要多想,我就是无聊说说。”

话完,见这俩个人依然一脸的迷茫,洛水无奈,只好看了看擂台,心里面闪过了一个念头,随即,便见洛水对着寒和八达统领二人道:“行了,咱们也别发呆了,要不,我们来打个赌吧。”

随后,看见寒二人还一副呆萌的模样,似乎是在问自己,赌什么,洛水不禁往台上一指,随即,开口便道:“赌这台上的俩个人,究竟哪个会赢。”

听到了洛水的话,寒和八达统领不禁不约而同的往着台上看去,随后,便见这俩个人竟然都露出了心的笑容来。

只见寒指着台上的俩个人,随即这人开口便笑道:“洛水,你确定你不是开玩笑?”

话完,顿了顿,寒看着周仍然是一脸将决的模样,瞬间不禁开口道:“行了,既然如此,那么,我们便与你赌一把,不过,洛水,还是你先选吧,别到时候说我们俩个欺负你。”

洛水似乎是没有料到,寒这才跟八达统领认识没多久,便合着起来欺负自己,无奈,洛水只好开口道:“行,那我便选那女弟子吧。”

听到了洛水的话,寒再次的看了看台上的局面,随即,开口便冲着洛水问道:“洛水,你这究竟是在赌谁输还是在赌谁赢?”

听到了寒这种惊讶的深夜声音,洛水却只挥了挥手,随即,这才慢慢的开口道:“赌谁赢。”

似乎是没有料到洛水竟然会这么的一说,甚至还这么的速和坚决,寒很清楚的知道,洛水这不是抽风,也不是感冒。

相比之下,此时的洛水却是比任何的时候都要越发的冷静,寒想到了这里,便把注往着五台憎人的身上赌,随后,便见三个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擂台上,很明显,寒和八达统领俩个人是因为好奇,至于洛水本人,却是只有他自己知道。

眼看着台上俩个人的搏斗越来越激烈,洛水不禁非常清楚的看到了,五台憎人似乎完全真的压制了女弟子。

看到了这里,洛水的心中不禁闪过了一丝的犹豫,随即,没过多久,却见他的眼睛再次的恢复了平静。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