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国家宝藏之九鼎归墟  >  第16章 逢场作戏

第16章 逢场作戏

3017 2018-09-30 17:00:14

老黑担忧道:“沈兄弟,我必须提醒你一句,这尼奥可不是好惹的主,安帕图安家族是菲国老牌家族,权势滔天,甚至操控着菲国的政权争夺,你要小心一点。“

得知尼奥是安帕图安家族的人后,沈千军还是有些头疼,他自然也知道这个家族的厉害,菲国的枪支管制很宽松,导致军火走私贸易猖獗,安帕图安家族几乎控制了菲国大半的走私军火贸易,他们甚至有专门的军火库和私人军队。

事已至此,沈千军也没有办法,到时候唯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在黑市拍卖会,他也是想要探查青铜兽首爵尊的真假,最后无论如何都会和尼奥产生冲突。

正当沈千军三人打算离开的时候,一名壮硕的男子拦住了他们的去路,他向沈千军恭敬道:“沈先生,我家老爷有请。“

沈千军一看是李明辉的保镖,立刻欣然前往,虽然惹了尼奥,但是能够攀上李明辉这条线对他而言也不亏,而且李明辉的风闻素来不错,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爷子。

在VIP的客房里,沈千军见到了李明辉,此时他身边站着一位国字脸的中年男人,此人神情肃然,站姿端正,给人一种威严的压迫感,一看就是长居上位之人。

李明辉站起身子,向沈千军致意,温和道:“我来介绍一下,这是犬子李顺。”

“刚刚有劳沈先生了,如果不是你出手,恐怕在下就要掉进尼奥他们设计的套子里,想不到欧利,老k也会帮助尼奥,看来他没少下本钱呀。“

李顺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沈千军乐呵呵道:“哪里,在下只是不喜欢别人用老祖宗的玩意作假骗人,而且对我而言,他们这种作假手段未免显得低劣了点。“

一旁的李顺皱了皱眉头,他不喜欢太过狂妄的年轻人,对于沈千军的好感大减,感觉此人不堪重用,李明辉却很欣赏沈千军的才气和傲气,宛如诗仙李白一般的恃才傲物,他高兴道:“看来沈先生对于自己的本事很自信呀,不过对于你在文物鉴定上的手段,在下确实佩服,年轻人中能够有这种造诣的人,在下平生仅见你一人。”

被李明辉这样的大佬夸奖,沈千军还是有些受用,他继续道:“这算什么,除了文物鉴定,对于文物修复,我也有一套,如果老爷子想见识,我不介意露一手。”

闻言,李明辉目光一亮,急忙道:“如此正好,我手里刚好有一批需要修复的文物,明天下船后还请沈先生来府上一叙。”

眼见李明辉上钩,沈千军眼中的笑意更浓,他早已经料到,又岂会不答应,约定好时间,沈千军带着程雪菲和老黑离开。

随后老黑一脸淫笑的和沈千军告别,在侍者的帮助下随便找了一件客房,他已经迫不及待和他的俄罗斯金发美人共度良宵。

对于沈千军,老黑表示同情和惋惜,这一船的美女他是无福消受了。

因为身份关系,沈千军和程雪菲两人只能同住一间房,侍者一脸暧昧的看着他们将他们带到房间里,临走时还对两人挤眉弄眼,弄得他们好不尴尬。

关上门,两人立刻搂抱在一起,假装调情般的耳鬓厮磨,小声的耳语交流着。

“老规矩,先检查房间。”

借助沈千军的掩护,程雪菲将四周可能存在针孔摄像头的地方全部找了出来,随后两人接着脱衣服的功夫,将它们全部挡住。

确保没有摄像头后,他们开始用唇语交流,因为工作特性,唇语自然是程雪菲必须掌握的一门刑侦手段,而作为沈家继承人的沈千军也被迫学习了唇语,两人交流起来没有一点问题。

程雪菲皱眉道:“没有找到外置的微型窃听器,看来是内置型的隐秘窃听器,我们要小心点,千万不能说错话。”

沈千军点点头,继续道:“欧利已经开始怀疑我们了,惹上了尼奥他们,我们以后的行动必须更加小心,不然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为了降低他们的怀疑,你必须陪我演一出戏。”

说罢,沈千军翻身将程雪菲压倒在床上,淫笑起来道:“小宝贝,等我回家就和那黄脸婆离婚,娶你进门,我已经受够那个没有情趣的女人了,还是你够味。”

程雪菲一脸惊慌,眼神中迸发出愤怒的火光,用唇语威胁道:“沈千军,你疯了,你要是敢乱来,我一定杀了你。”

沈千军一脸无奈,用唇语回应道:“姑奶奶,咱们必须干点什么吧,这孤男寡女的,难道直接睡觉,太可疑了吧,现在可是有人在窃听呀。”

说罢,沈千军用力拍着自己的大腿,嘴里喊着粗俗的话语,他还催促道:“你倒是叫呀,姑奶奶,我一个人演独角戏可不行。”

程雪菲面红耳赤的看着沈千军,他的话让程雪菲无法反驳,这样子确实可以麻痹别人,至少降低怀疑,不过作为黄花大闺女,程雪菲没有办法像沈千军一样没脸没皮,让她像那些妓女一样淫言浪语,还不如杀了她。

程雪菲的脸红得滴血,她无奈的用唇语道:“我叫不出来。”

“逢场作戏罢了”

“那也叫不出来。”

眼见程雪菲如此不中用,沈千军只好自己亲自动手,在她的手臂上重重掐了一下,痛的程雪菲眼泪直流,惊叫起来。

见状,程雪菲没有办法,只好红着脸配沈千军演完这出戏,只不过她感觉自己以后再也没有脸面见人了。

翌日一早,老黑看见沈千军脸上顶着一个鲜红的巴掌印走出来吓了一大跳,他紧张道:“沈兄弟,咋被家暴了。”

沈千军咧嘴做了比哭还难看的微笑道:“没有,撞墙上了。”

老黑根本不信,自顾自道:“乱讲,怎么可能在墙上撞出巴掌印,难道是没有服侍好嫂子,我那里有几瓶神油,回头拿给你,效果特别强。”

一脚揣在老黑的屁股,沈千军怒道:“滚,老子不需要。”

等众人用完早饭,千叶号也从公海返回了菲国港口,在港口下船,沈千军带着程雪菲跟老黑告别,拍卖了佛像的钱已经转到老黑户头,属于沈千军那部分,暂时也由老黑保管。

因为与李明辉有约,沈千军与程雪菲直奔华人街,前往李家宅邸。

程雪菲好奇道:“你为什么千方百计要接触李明辉,难道他身上有青铜爵尊的线索吗?”

“李明辉是出了名的古玩爱好者,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耳目,如果青铜爵尊确实在菲国出现,那李明辉一定知道,否则他也不会亲自出现在古玩黑市,那场局就是专门为他设的。”

沈千军解释着,没多久车子就停在了李宅门口,李明辉住在一个巨大的庄园别墅里,因为菲国的治安一直不好,所以别墅戒备深严,高墙林立,在铁栅门面前站着一排黑衣保镖,为首者正是李明辉的贴身保镖,在船上见过那位。

保镖头子恭敬得将沈千军请进了别墅里,映入眼帘是广阔的草坪,精致的东方阁楼建筑,里面还喂养了不少凶恶的大型犬,四周有专门巡逻的保镖队,他们配了实打实的真家伙。

在大厅里,李明辉早就叫人备好了茶点,只等沈千军上门,他甚至亲自出门迎接道:“沈先生,在船上人多眼杂,招待不周,今天专请你在寒舍一聚。”

沈千军和程雪菲都被李明辉的热情给弄糊涂了,虽然李明辉确实很欣赏他,不过还不至于到如此地步。

见状,沈千军直接进入正题道:“老爷子不必客套,你不是说找我修复古玩吗?直接请我去吧。”

“好,沈先生快人快语,在下也不推辞。”

很快,李明辉就将沈千军带到了李家专门放置古玩的藏宝阁,里面放置了李明辉多年来收集的珍贵古玩,看得程雪菲眼花缭乱,沈千军也很佩服李明辉的藏品,加起来的价值随随便便也是十几亿rmb。

“老爷子好大的手笔呀”

李明辉的眼神难掩得意之情,但还是谦虚道:“见笑了,这都是家族三代人百年的积攒,我李家原本就是做古玩生意起家的,只不过到了李顺这一代才改行金融业。”

沈千军跟李明辉进入内室,那里面是一堆刚刚出土的文物,急需修复,看见的第一眼,沈千军已经判断出是从海里打捞的遗物,那表面的斑痕明显是海水腐蚀的结果。

目光炯炯的看着李明辉,沈千军一语点破道:“老爷子,这一批海货,您是在哪里寻来的,恐怕是沉船之物。”

李明辉佩服道:“不愧是沈先生,明人不说暗话,想必你也有所耳闻,这是圣玛丽安吉号上打捞上来的文物,如果能够将他们修复,绝对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要是沈先生愿意帮忙,我李家绝对不会亏待你,只要修复完成一件,我会按照古玩价值的四分之一支付报酬。”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