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国家宝藏之九鼎归墟  >  第1章 试探

第1章 试探

2954 2018-09-07 15:11:05

  夜色阑珊,新远酒店却灯火通明,犹如一座镶嵌在黑夜里的明珠,看上去格外耀眼。

  沈千军穿着一件朴素工作服,才刚来到酒店门口,就被看门的门童拦住,右手直接指向了不远处的一座脏兮兮的脚门。

  “走,走,赶紧走,那边才是你该走的门!”

  沈千军无语,心说自己被当成修空调的了。只能满脸苦恼的把请帖从口袋里取出来递了过去。

  门童把请那请帖看完,脸上满是狐疑。没听说宴会还请这样的人啊。

  正在犹豫的时候,领班到了。一看是沈千军,顿时喜笑颜开迎了上去:“沈先生,您总算是来了,陈先生和欧阳先生他们几个人等您可都快等急了呢。”

  “不是还有十几分钟的时间呢吗,你也不去打听打听,我沈千军什么时候提早见过客人。”

  沈千军晃了晃自己的西铁城手表,声音里满是慵懒。

  “是,是,沈先生,您请,您请。”领班毕恭毕敬。

  领班陪着笑把沈千军让进了酒店,见四下无人,这才把刚才那门童拉到一边,面色不善的训斥道:“你呀,真是一点都不长眼,居然连他都不认识,幸亏我帮你,要不然,你这饭碗只怕都保不住。”

  “刘哥,这人到底是谁啊,为啥您还对他那么恭敬?”门童满脸不解。

  领班的态度明显有些高傲:“所以说你没见识,居然连咱们云城古董行业里最出名的沈三绝都不认识。”

  小门童兴致勃勃的问道:“沈三绝?刘哥,你可得好好给兄弟说说,这家伙到底有啥本事。”

  领班的声音里满是钦佩:“我没告诉你吗,他的外号叫做沈三绝,言外之意,就是他有三种最拿手的本事,这第一项,就是有着一副神眼,不管是造的再逼真的赝品,只要让他看上一眼,立刻就能分辨出真伪。”

  “至于这第二绝吗,那就是文物修复了,咱们云城倚江临海,市面上的文物,很多都是从水里打捞上来的水货,外面满是泥沙绿苔,很多的表面也都有损毁,必须得修复之后才能摆的上台面,而这沈三绝,说起对水货的修复,他敢自称第二,绝对没人敢称第一。”

  门童重重点了点头,脸上满是了然之色:“怪不得他这么年纪轻轻,就能让您也对他如此恭敬,刘哥,他这也只是两绝啊,还有另外的那一绝是什么?”

  “去去去,干活去吧。”

  刘哥适时止住了话头,显然他的第三绝并不适合公开谈论。

  沈千军并不知道那两人在背后议论自己,一路轻车熟路的来到一座装饰异常豪华的包间门口,才刚伸手推开门,一名穿着唐装的中年人立刻满脸谄媚的笑着迎了上来。

  “沈先生,您总算是来了,来,我给您介绍这两名贵客。”

  “没必要!”

  沈千军高傲的摆手制止了他,随手从自己上衣口袋里取出一包已经压扁了的软包红梅烟,咬了一根在嘴里,看向屋内另外两人的眼神里满是鄙夷。

  “我们沈家在这云城做古董生意,已经做了三代人,从我爷爷那辈开始,我们就是云城这古董行当里的最出名的点金眼,行把子,从来都是按照规矩办事,只认钱,不认人。”

  唐装中年人的老脸上满是尴尬:“徐太太,沈爷他就是这直脾气,还请您千万别见怪,别见怪。”

  沈千军并没有再说话,随手从身上取出一只金光灿灿的ZIPPO打火机,把手中的烟点燃,目光直接盯在了其中一名女宾的身上。

  女人身上穿着一件相当华贵的香奈儿真丝长裙,雍容中带着几分东方女性的典雅,长长的头发,笔直的垂在身后,香肩半露,着实养眼到了极点。

  似乎感觉到自己成了沈千军注视的对象,美女款款起身,笑着把一杯鲜血般的红酒递给了他,明亮的眸子里带着几分疑惑。

  “沈先生神眼的大名,我已经是如雷贯耳,只是不知道您是不是人如其名,真的有市面上的传言那么神奇呢。”

  “这位美女,不知道怎么称呼。”吐出一口烟雾,沈千军问道。

  “叫我徐太太就好了。”

  美女的神情依旧高傲无比。

  沈千军淡然一笑,鼻子笑的皱起了起来。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每当他脸上露出这样表情的时候,就意味着他发现了什么非同寻常的事情。

  他并没有再说话,而是凑到美女身边,嘿嘿一笑:“美女,我看的出来,你可不是什么太太。”

  沈千军搓了搓鼻子,眼中闪耀着狡黠的光芒,就像是一只发现了肥母鸡的小狐狸。

  “你说什么?”

  美女脸上惊愕的表情一闪而逝,虽然面色如常,但是手中的水晶高脚杯上,却已经捏出了几个相当清晰的手指印。

  沈千军凑到她耳边,低声的和她咬着耳朵,美女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但是到了最后,却只能叹了口气,高高举起了手中的高脚杯,对面前的沈千军做了个敬酒的姿势。

  “沈先生神眼的本事,我总算是见识到了,失敬啊失敬!”

  “我不喝酒,对这里不好的。”沈千军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我们还是来谈一谈关于那件拍品的事情吧。”

  眼见自己带来的女伴面色不善,跟在那美女身边的青年站起身,满是认真的看着沈千军说道:“好,沈先生果然是爽快人,我们的要求其实很简单,就是想知道那东西是真品,还是高仿的赝品,若是沈先生肯帮忙,徐某我.......”

  沈千军一点也不客气的打断了他的话头,说出来的话有些意味深长:“必有重谢是吧,徐先生,俗话说的好,行有行规,我祖祖辈辈都靠这个吃饭,可不想因为您几位砸了饭碗。”

  徐先生还想说些什么,徐夫人却笑着迎了上来,高高端起了高脚杯:“你就放心吧,有沈先生出马,我相信,我们这一次一定不会空手而归的。”

  沈千军把手中烟蒂掐灭,傲然起身:“那好,我就告辞了,咱们明天晚上见,我店里还有两件青铜器要修复,诶,这年头啊,买卖真是越来越不好干了。”

  眼见沈千军头也不回的离开,那名身穿唐装的中年人满脸尴尬:“徐先生......”

  “你什么也不用说了,我相信沈先生的信用,陈先生,我们夫妻还有些话要说......”

  这位陈先生,算得上是人老成精的老人瑞,听徐夫人这么说,立刻知道他们是在和自己下逐客令。

  现在事情已经基本谈妥,他也没有什么理由继续留下,索性向两人礼貌的提出告辞。

  徐先生满是优雅的目送陈先生离开,迫不及待的关紧了房门,这才长出一口气对身边的女人说道:“程队,这么看来,这个沈千军,倒是和传言中不同啊,资料上不是说他这人狡猾无比,而且又见钱眼开的吗,怎么......”

  被他叫做程队的美女把手中的酒杯放下,美丽的瓜子脸变得无比严肃。

  “小刘,我如果告诉你,那个沈千军的眼里真的很毒,而且已经发现了我们的身份。”

  小刘满脸不敢置信:“识破了我们的身份,这不可能吧!真要是这样的话,这家伙未免也太神了一点吧。”

  程队并没有回答小刘的问话,反而把自己的右手拿出来反复的看,声音里满是懊恼:

  “这家伙,简直就是一个人精,为了把手上练枪时磨出来的膙子弄掉,我光是去做美肤,都花了好多钱,却还是让他看了出来,最让人可恨的是,这个该死的家伙,居然说我的骨架太大,而且腿上和腰上的肌肉又太多,一点女人味也没有,让我行动的时候,一定要穿宽松些的礼服来遮掩......”

  “他说的倒是实话,您的确是有些......”

  小刘的话音未落,程队一只穿着吊带高跟鞋的脚已经落在了他的屁股上。

  “我的意思是,那家伙的眼光实在是太差了,您要是没有女人味,这世界上还有有女人味的女人吗。”

  小刘缩了缩脖子,捂着屁股从地上站起来,迅速改变了话头。

  “算你还有些眼力。”

  程队冷哼一声,眉头紧紧皱了起来,俏脸上满是担忧之色。

  “小刘,这一次的案子,咱们文物缉私组已经调查了一年,总算是锁定了罪犯,只要能证明这次拍卖的《千秋松鹤图》是真迹,就可以出手抓人,只是这个沈千军......”

  也不怪她会如此担心,这次的抓捕计划,他们已经研究过无数次,几乎任何可能导致行动失败的细节,都已经被考虑在内,但是,她心里却有着一种不祥的预感,那就是眼前那个穿的脏兮兮,看上去又有些玩世不恭的沈千军,很可能就是这次抓捕行动中最大的变数。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