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国家宝藏之九鼎归墟  >  第13章 修复文物

第13章 修复文物

3062 2018-09-29 16:30:40

当再次回到渔船的时候,沈千军脸上早已经没有当初的从容自信,他一脸阴沉,想不到除了自己还有谁可以从这沉船中拿到青铜爵尊,从那伙人的行动可以判断,绝对不会是一群普通的水鬼。

得知青铜爵尊被人抢先拿走,程雪菲等人都面露失望之色,他们失去了先机,再想寻回青铜爵尊就变得更加困难。

相比猎宝组众人的低落情绪,老黑则是笑得嘴都合不上,露出了一口大黄牙,仿佛是农名秋收时的喜悦。

沈千军将沉船中打捞起来的文物全部交给老黑保管,这些文物如果没有经过他的修复,价值将会大打折扣,根本不怕老黑监守自盗。

忙碌了一天的猎宝组与老黑等人分后,径直返回快捷酒店。

程雪菲柳眉皱起,拿着加密的卫星电话给国内的梁浩然打去电话报告寻找青铜爵尊的最新进展。

“领导,我们办事不力,导致青铜爵尊被人抢走了,抱歉。“

在电话里,梁浩然似乎早已经料到此事,安慰道:“此事不能全怪你们,为了促成这次跨国行动,局内也受到重重压力,浪费了最佳的行动时机。“

随后,程雪菲将电话交给了沈千军,梁浩然开始叮嘱沈千军,作为猎宝组的队长,他势必要担起大部分的责任。

“小沈,事并非没有转机,无论用什么办法,你们一定要尽力找到青铜爵尊,不能让它流入外国,青铜爵尊的价值,你应该比谁都应该清楚。“

“另外,你要清楚自己的立场,不能损害国家的尊严和利益,但凡是咱们国家的文物,你都要尽力的夺回,只有获得成果,你们才有更大的行动权力,我才能为你们提供更多的援助。“

在梁浩然的面前,沈千军信誓旦旦的保证着,等通话结束,他就召集众人商量接下来的打算。

一向寡言沉稳的何冰出乎预料道:“如果盲目寻找,无异于大海捞针,我们不如求助菲国官方的帮助。”

沈千军摇摇头,当场否决道:“不行,菲国的局势复杂,他们国内的关系不稳定,况且与我国近年摩擦不断,这样做只会节外生枝,领导派我们来就是秘密行动。”

虽然何冰和李维进等人纷纷建言献策,但沈千军感觉完全派不上用场,两人行事太过正派,往往局限于常理。

看着自己的意见一一被否决,程雪菲不快的看着沈千军道:“既然我们的主意都不行,你到拿出一个可行的方案呀,沈大组长。”

看着火候差不多了,沈千军点点头,沉声道:“拿到了青铜爵尊,那些人肯定想要尽早出手,这可是一个烫手的山芋,一旦被发现,势必引来多方争夺。“

“菲国就设立了东南亚最大的几家古玩黑市拍卖中心之一,所以他们没有必要将爵尊运出菲国,完全可以就地拍卖。”

程雪菲看向沈千军,感觉他的分析很有道理,在缉私局多年,她自然也听说过菲国的古玩黑市,与国内严格的限制相比,菲国的管制宽松了很多,这导致古玩的黑市贸易十分猖獗,许多走私文物都会被明目张胆的拍卖掉。

沈千军继续道:“在菲国的古玩黑市,卖主信息和卖品都会受到严格保护,所以拿到青铜爵尊的那伙人完全不用担心自身安全,我们要尽可能的渗透到菲国的各个黑市中,拿到拍卖名册,里面一定会有蛛丝马迹。”

程雪菲看向何冰和李维进两人,担心道:“古玩黑市可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进的,他们的审查十分严格,何叔和李叔都是搞学术研究的,没有潜入经验,恐怕不适合这个任务。”

耸耸肩,沈千军早有打算道:“所以只能由咱们两个人来做,老何,老李负责给今天那些出水的文物做鉴定报告,如果是国内的文物,要将它们尽早送回国内,明天我就去找老黑修复文物,利用他的关系进入古玩黑市。”

见沈千军如此胸有成足,程雪菲等人只有听从,对于菲国国内的环境,他明显更加了解,为了寻找到父亲,沈千军没少在菲国下功夫。

翌日,沈千军带着程雪菲就找到了老黑,后者在华人街的中国菜馆摆了一桌丰富的饭菜招待两人。

虽然老黑是菲国人,但他常年混迹在华人街,对于华夏文化很熟悉,对于华夏语也十分精通,一路上给沈千军等人介绍华人街的风土人情。

菲国的华人街十分繁华,到处是车水马龙,人声鼎沸,四周林立了各种餐馆,还有专门的小吃街,时不时都能碰见金发碧眼的外国观光客,四周熟悉的中文招牌和悦耳的乡音,让程雪菲还以为自己在国内的某个城市穿行,感觉格外亲切。

老黑特意叫了一瓶茅台给沈千军倒上,热情道:“沈兄弟,你看这饭菜还合你胃口,这绝对是正宗的华夏菜,我的华夏朋友都赞不绝口。”

剁椒鱼头,辣子鸡丁等一桌子的华夏菜肴琳琅满目,香气袭人,看得人食指大动,沈千军直接就开始大快朵颐,和老黑两人交杯换盏,程雪菲受过严格得训练,显得十分克制,秉持着自己优雅的吃饭习惯。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沈千军开始翘着二郎腿剔着牙和老黑谈正事,一副暴发户的模样,程雪菲看着他一阵翻白眼,感觉太丢人。

“沈兄弟,今时不同往日,我现在也算小有牌面,按照你的吩咐,我已经和国内最大的古玩黑市搭上线,只要咱们的拍品拿得出手,就能够参加这次的古玩拍卖大会。”

老黑拿出了一张古玩黑市的拍品申请表递给沈千军,上面注明拍品的价值必须在五百万以上,否则没有资格参加拍卖会。

对于这个古玩黑市的规则,沈千军也是有所耳闻,参加者必须满足两个条件之一,拥有足够价值的拍品,或者拥有上亿的资产证明,否则根本不会接到拍卖会的邀请函,而且拍卖会的身份审查也非常严格。

沈千军目露精光,沉声道:“知道了,我叫你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吧。”

老黑慌忙不跌的连连点头:“准备好了,只等沈兄弟出手,让那些文物焕然一新,距离拍卖会只有几天的时间,如果不快点,恐怕赶不上。”

接下来的时间里,沈千军一直呆在老黑为他准备的文物修复室里工作,李维进和何冰两人轮流给他打下手,程雪菲则负责照顾他们的起居,老黑提供必要的财力资源。

文物修复室内,一身大白褂的沈千军,双手带着手套,手里拿着镊子,小心翼翼的为从船沉中取出的文物做“手术”,那些经过李维进和何冰鉴定是属于华夏的沉船文物都被送回国内,交给缉私局的梁浩然处理,对于猎宝组而言也算小功一件。

沉船文物修复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可能长达数个月乃至数年,沈千军自然不可能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他只能选择保存度最好的文物,再采用各种取巧的办法加快进展。

从为数不多的文物中,沈千军选择了一个金属佛像,众人原本以为是国内流出的文物,但在沈千军和何冰两人的鉴定下才判断出是某岛国所属的佛像文物,上面有若隐若现的岛国式谶语,当初两个水鬼合力才把它搬运上来。

佛像是佛教中的护法神昆沙门天,某岛国战国时期的军神大名上杉谦信就以此作为军旗,因为常年受到海水的侵蚀,佛像表层出现了严重的锈迹,为了除锈,沈千军不得不用调配的化学药剂进行除锈,然后用镊子小心的拨开受到严重腐蚀的锈块。

除锈完毕,沈千军第二步开始进行修整,利用锡焊填补的方法,将佛像表面受到腐蚀缺损的地方填平,尽力提高佛像的价值,没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密的仪器,他也不敢采用大面积的修补,只有填坑式的打磨佛像。

数天后,被修复完毕的佛像交到了老黑手中,李维进和何冰两人以专业的知识为昆沙门天佛像制作了一份完美无缺的鉴定报告。

众人这些天的辛苦没有白费,在拍卖会举办的前夕,一封古玩黑市拍卖会的邀请函成功递交到沈千军手中,上面规定了集合的时间和地点,还有必须遵守的注意事项,显得十分神秘。

在第二天的午夜12点,沈千军,程雪菲,老黑三人在菲国布罗市的货运码头等待,平日机器轰鸣,昼夜不息的货运码头没有一点动静,集装箱安静的排列着,周围停了不少豪车,劳斯莱斯,布加迪都可以看到,最低档次也是保时捷,仿佛成了豪华车展览会。

感受到海岸凉意袭人的夜风,程雪菲皱了皱眉头,抱怨道:“装神弄鬼,大晚上的参加拍卖会,简直是故意折腾人。”

老黑摸了摸头:“嫂子,这场面我也是第一次见,恐怕是要出海呀。”

没有言语,沈千军沉默的看着大海方向,不一会,随着一声汽笛的鸣响,一艘精致的豪华游轮慢慢驶来。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