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维和尖兵  >  第10章 被杀的小孩

第10章 被杀的小孩

2058 2018-10-17 14:25:31

眼看追兵步步紧逼,张锦弛痛苦的哀嚎一声翻身从窗户跳出去。

“在那!”

全神贯注的恐怖分子被吓了一跳,举枪就要射。

张锦弛掉进柴草垛里一直滚到仓库后边。

半夜时分枪声一响全村都乱成一片,张锦弛趁乱跑进两间土房中间的泥巴窄道。

动摇西晃的穿过去撞到一竹竿晾衣架,他看看洒落在地上的衣服,顺手抓起一件男士长袍,边跑边往身上套,顺便摘一顶帽子戴在头上,抓把土灰摸在眉毛和脸上,嘴里冒着丁卡语,混乱之中竟没被认出!

枪声和哀嚎声在身后不断响起,村民在强大的火力下选择屈服。

反叛军领头人叫来村长让他集合村民,10分钟村民集全中在村子中央的空地上,领头人黑衣服黑裤子还蒙着黑纱,大黑天的要不是有火把照亮还以为两个眼珠子在空中地流转呢。

他看看村民用嗓子眼嘟囔:“你们这里谁是反叛军?“

看见没!反叛军管政府军叫反叛军。

村民惶恐的摇头,就算是也不敢承认啊,看没人认,领头人把枪口对准百姓:“有一名外国军人进了村子,谁看见了!“

没人点头。

首领怒了,开枪了!

领他们进村揭发张锦弛的村民,一下倒在血泊中,满眼的不甘。

有人受伤,村民更恐慌。

领头人继续问:“他穿着迷彩服,黑皮靴!“

黑皮靴!

整个村子的老百姓都光脚,就张锦弛穿双皮靴,要多突出就多突出,所有人都低头看,然后回头看,最后目光就集中在张锦弛脚下。

“嘿嘿!突出了!“

张锦弛猛的推开人群,面纱扔到身后撒丫子往村外就跑。

反叛军被人群挡住边挤边追,人群乱成一锅粥,追兵,村民,鸡叫,狗条,整个村子都沸腾了。

一路向西10公里进入冈多科罗,冈多科罗郊区一片废墟,张锦弛一进城就懵了,这简直就是地狱,到处都是浓烟和废墟,哪像是有人居住的样子。

这一晚上一路逃,一路藏,现在天都亮了。

街边陆续有人出来摆摊,看一个个跟行尸走肉一样,张锦弛不觉的放慢脚步。

他跑着进城一下就成了周围的焦点,这年月,炮火连天有今天没明天哪还有会人那么急,看见他放缓脚步,注意他的人继续忙手头工作。

反叛军追进冈多科罗就追丢了目标。

冈多科罗废墟太多遮挡视线,加上雾霾能看见的地方很短。

反叛军一进城比张锦弛还引人注目呢,这城市三天两头就有战争一半归功于反叛军。

城中每名百姓心里其实都恨不得打死一两名反叛军,但双手难敌火炮,都是敢怒不敢言。

看见他们在村里搜索,百姓自觉的不配合,冷冷的注视他们,有愤怒也有恐惧。

张锦弛在前面慢慢的前行,走的四平八稳的,一到没人的胡同他就玩了命的奔跑,一个胡同穿一个胡同,七拐八拐的,他迷路了!

这下方了。

这是哪!我在哪!张锦弛小心翼翼的穿过胡同,一露头,我艹!碰上了!

面对面站着一名恐怖分子,那迷茫的小眼神比张锦弛还懵呢。

兴许是没想到,也兴许是太意外,总之是被张锦弛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来不及确认眼神,张锦弛一脚踹在他腹部,“咣当”撞开一扇大门,恐怖分子嗓子眼闷哼举枪就要反击,张锦弛反手入兜,拔出最后一根银针,一招仙鹤饮水把银针刺入恐怖分子印堂穴。

俗语说印堂发黑必有大灾,印堂乃人之三十六处死穴之一,一旦被刺中不及时治疗必有性命之忧,七尺长银针刺中三尺,恐怖分子瞪大双眼硬生生是喊不出话,看他挣扎着要死,张锦弛双手环住他颈椎,一使劲“嘎巴”扭断他脖子。

恐怖分子瞪大眼睛死了,张锦弛检查他身上武器,一把手枪,两个弹匣,30发子弹。

张锦弛正检查武器,院里突然冒出一小孩。

你是谁!”他紧张的问,身份特殊,一旦被人暴漏自己在这,那冈多科罗周围的反叛军都得集中到这围攻自己。

日内瓦公约不让攻击妇孺和小孩,可眼前这个……张锦弛冷冷的盯着他,等他回话,左手不知不觉再次摸向腰间。

小孩很无助,也很无力,看见死人没有丝毫动容,在张锦弛目瞪口呆中他缓缓倒在地上,张锦弛紧张的跑过去查看:“死了!”怎么会死呢,他握住小孩手腕检查脉搏。

“确实是死了!”

张锦弛起身观察院子,刚才打斗的时候他没注意,现在他发现院子里到处都是化学仪器,这是干什么的,不光有仪器,向小孩一样,在各个角落里有许多已经死亡和等待死亡的孩子。

“这是什么地方!”张锦弛皱眉:“地狱吗!”

越往院子里走越弥漫着一股难闻的味道,这种劣质的化学用品泄露出的味道他上次经历还是在检查黑周黑鸭作坊,难闻的味道让人作呕。

院外响起杂乱的喊叫,刚才打斗引来了追兵。

此地不能久留,冈多科罗周围的反叛军已经开始全城搜索张锦弛,双拳难敌死手,何况对方还有枪炮,张锦弛看着最后一扇紧闭的门有心想进去,但时间已经容不得他多想,此刻他只能做出一个选择“逃!”

从院子出来,张锦弛一路向北逃跑路过一辆满载的皮卡车,他趁司机不注意“嗖“的钻进车厢,麻利的掀开帆布盖在身上,乌漆墨黑的一看,他尴尬了,这是运送肉鸡的车,周围到处都是鸡笼子,杂乱的脚步声在皮卡车周围响动,他鸟悄的藏在鸡笼子下面,一只大公鸡和他面对面,眼睛直勾的看他。

皮卡车缓慢启动,看方向是要进城,张锦弛坐在两只大公鸡中间拿出一块刚才路过面包店顺手拿的黄油含在嘴里慢慢的闭上眼睛,他现在迫切需要休息,养精蓄锐。

天色渐黑,皮卡车减慢速度,张锦弛猛的睁开双眼。

冈多科罗门口正有当兵的盘查过往车辆,看有两名蒙脸士兵朝皮卡车来,张锦弛掀开帆布跳入夜色之中。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