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维和尖兵  >  第9章 追兵

第9章 追兵

1985 2018-10-17 14:25:25

张锦弛一声怒吼首当其中,撒腿就跑,熊汝昌紧跟其后,头都不回。

至于背后的政府军能不能赢,俩人根本不想管,也确实管不了。

不过有一点俩人心照不宣,被人埋伏,十有八九要凉。

果不其然,张锦驰和熊汝昌前脚刚跑,后脚就有人追了上来。子弹打在俩人面前的地上,溅起一串土灰。

“跑S线。”熊汝昌喊道,就地一滚。

俩人从白天跑到黄昏,至少四个小时,但后背的枪声却总是时不时的响起来。

“MMP的,这帮畜生体力这么好吗!“熊汝昌累的说话都变音了,他靠在一颗树上:”老弟,我不行了,这么跑,不被打死也得累死!“

张锦驰也是大口喘着粗气,追兵开车,俩人用腿,实在太吃亏了。

“TMD!”熊汝昌心里不平:“老子这要是有把98K非把他们都弄死不可!”

“熊哥,别皮了!赶紧跑吧!”张锦弛看密林里有人影攒动,抱怨一声,继续晃晃悠悠的奔跑。

熊汝昌回头看一眼,熬儿一声跟在身后,没有政府军当挡箭牌了,熊汝昌边跑边负责断后,偶尔来一个火力压制,压制下对方的速度。

密林里还好说,俩人穿出密林就是一片荒漠,茫茫大沙漠上,俩人跟活靶子没什么区别。

“兄弟!你先跑,我断后。记住一定S型跑,每3秒换个方向。如果我中弹了,也别管我。”熊汝昌说道。

他心里想的是狙击手。可这玩意就是邪门,想什么来什么。

他刚吼完,后脊梁骨汗毛一阵炸立,他猛的变换方向,一颗子弹擦着他肩膀飞过,连皮带肉的被擦掉一块,熊汝昌呲牙吸口冷气。

“熊哥!”张锦弛在前面看见他受伤,折回来接应他。

熊汝昌身体抖动向一侧偏,他稳住脚步喊道:“别管我,继续跑!“说完速度变换方向。

张锦弛心里忐忑在前面奔跑,耳边枪声一响,他立马变换奔跑方向。

40分钟后,前面出现一片原始森林。

张锦弛恍惚的靠在一块大石头上,他和熊汝昌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

南苏丹的地形太恶劣了,不是密林就是荒漠在不就是一片荒芜寸草不生,这种地方真不知道那帮人是怎么生活的,口渴的连口水都没有,到了这份上只能吞咽口水了。

有口口水已经是幸福的事了,熊汝昌羡慕的看张锦弛滚动嗓子眼,他靠在石头上卸下步枪弹匣看看:“TMD,子弹都打光了“

他把枪扔到一边骂道:“该死的中间商,脑袋进水了,执行任务不让带装备,老子要是全副武装出来还用被追的像狗一样!”

张锦弛心里也狠,在国内国外他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

挺身眼看身后,追兵还没追过来。

“这么跑不行!“

熊汝昌拉动手枪套筒:“老弟,一会我掩护你,你找机会用飞针射他们,射死他们丫的!“

张锦弛抽抽着脸苦笑:“熊哥,我带的银针都用光了!“

“艹!“熊汝昌一拍面门,这个后悔:心说早知道就该把插那混蛋脸上的银针给拔回来他缓口气道:“老弟,我们不能这么跑!我看我们两个不如分开跑,各自引开一部人,这样胜算兴许还能大些!”他说完指着西北方向道:“你看见那没,一会你就朝着那个方向跑,我朝跟你相反的方向跑,咱俩谁先冲出去谁就想办法向基地汇报。”

“不行!“

张锦弛反对,两个人在一起生的希望大些,分开希望渺茫,他心里明白,熊汝昌提议分开跑是想替他引开追兵,让他突围,他不能这么做,是个男人就不能这么干,把背靠背的战友往火坑里推,这种事他干不出来,宁愿站着死,不要苟且生,大不了拼了。

熊汝昌从胸口里掏出一张照片:“这照片上面是我老婆和女儿,我这辈子什么都经历过了,死也值了,你行吗?你死了,你父母谁照顾!你成家了吗,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父母把你养大容易吗!听我的,咱们两个分开跑!”

熊汝昌态度坚决:“一会你朝着那个方向跑,穿过这片密林再过40公里会有一个村子,你到那休息一夜,想办法联系基地,我到时候会想办法个你汇合!”

“熊队长!”

“别婆婆妈妈的,滚!”熊汝昌说完猛的起身朝相反方向奔跑,边跑边开枪吸引敌人。

张锦弛脸上咬牙切齿脸上青筋绷紧,心里怒吼一声朝西北奔跑,穿过原始森林,熊汝昌的一言一行在张锦弛面前回放。

眼中有泪水不敢流,心里有委屈不敢吼。

这是张锦弛来到维和基地后第一次感觉到这么无助,屈辱,愤怒,一切不甘的情绪在心底咆哮,他发誓,他一定要活下去。

这一路上,他穿过原始森林奔跑在一片荒芜上,时不时还蹿出一条毒蛇,张锦弛有种错觉,感觉自己是在参加荒野逃生节目。

他就靠着那点在生物课上学到的微薄的野外求生技能存活,身体受伤,心受打击,身心俱疲的张锦弛靠一丝意志力拖着疲惫的身体坎坎坷坷的到天黑才看见零星火光。

熊汝昌说的没错,这确实有村庄,天色已黑,时间应该是凌晨,村里已经没什么人走动了。

张锦弛晃晃悠悠的走进村子,没有一户人家灯是亮的,他迷茫的打量,他实在是走不动了,不知道是哪一家的仓库门虚掩着,他猛的扎进去,躺在地上就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外面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张锦弛恍惚的睁开眼睛往外看,一名穿土著服装的丁卡人正畏畏缩缩的跟四名蒙脸的恐怖分子交谈,说的是丁卡语,他正好能听懂。

几人边交谈,边往仓库这面指,不一会,丁卡人举着火把紧张的在前面带路,四名恐怖分子举着枪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慢慢的朝仓库逼近。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