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维和尖兵  >  第8章 秘密任务

第8章 秘密任务

1965 2018-10-17 14:25:19

再见张锦弛已经是半个月以后表彰大会了,战争永远都是军人提拔最快的方式,和平年代张锦弛想从上尉提升到中校需要8年,而在战争时期他只需要4个月。

当嘉奖颁布时,联合国驻南苏丹医疗维和基地沸腾一片,几个跟他关系要好的队友撺着戴姗姗想给他庆祝,可这一行人到男寝时才发现他已经3天没回来了。

“他这是去哪了?该不会是被调到别的地方了吧?”

“不会!”戴姗姗头脑冷静,她问室友:“张锦弛走之前说什么没有?”

室友摇头。

“该不会是去执行什么特殊的任务了吧。“戴姗姗嘀咕,基地有时会派人去秘密执行一些任务,这些任务不会公开,一般没人知道。

“我们去问问参谋长不就知道了!”有队员提议去问参谋长,戴姗姗抛开思绪,但愿是我多想了:“走吧,我们去问问参谋长,正好问问他来不来跟我们一起庆祝!”

“基地是有挺长时间没搞联欢了!“办公室内戴长鸣一脸深沉,严肃道:”可惜张锦弛回家了,要不然这周天就挺好,我看过天气预报,那天28度,不冷不热正适合搞联欢。“

“回家!“

戴姗姗惊讶:“刚来基地多久就回家!“

“这就回家了,他不会是就奔着提职来的吧!“队员说完大伙都看他,尴尬笑笑:”我就随口一说。“

戴长鸣中气十足的笑笑:“国内军区打电话说他家里有些事情需要他回去处理,三天前基地首长批示允许张锦弛回家处理家务,估计要下个月中旬才能回来!“

说完看看将信将疑的队员,鼓舞道:”这次不行就下次再庆祝嘛,等张锦弛回来我们一起给他接风!“

如果张锦弛能平安回来,戴长鸣肯定是要为他接风。

因为此时此刻,他跟熊队长两人正戴着头套像被压犯人一样看管在装甲车里。

这话还得从一周前说起…..。

一周前,联合国驻南苏丹维和基地接到一封匿名电邮,说有一名华人医学博士被南苏丹某反叛组织绑架。

视频里被绑走的华人医生,和我国在南苏丹执行医疗任务的李博士十分相像,此电邮被联合国维和总部高度重视。

但因无从查询IP,所以联合国维和总部指示让ZG维和部队负责此次营救,由于李博士的重要性,所以此次任务绝密!

就连负责执行此次任务的张锦弛和熊汝昌都是一脸懵逼,赶鸭子上架跟着步伐走。

装甲车上,熊汝昌抱怨:“这TM算哪门子任务,两只眼睛都蒙上,这分明是要上刑场!“他用手肘捅捅押送人员:”我说哥们,我们哥俩一会是绞刑还是枪毙啊!“

押送人员黑着脸一言不发。

“兄弟,你说他们这是把我俩往哪送呢?我怎么有种老鸨子卖姑娘的感觉!”

张锦弛听熊汝昌口无遮拦“噗嗤”笑了:“熊大哥,你把心放肚子里吧,卖我们俩他们准赔钱,我估计他们是中间商应该不是我们维和基地的同志。”

熊汝昌叹气:“哎,中间商赚差价。“

“轰~!“

“我艹!什么声音!“熊汝昌惊吼:”是93式60毫米!你们这是带我们去哪!“

93式60毫米是迫击炮。

能有迫击炮不断响起的地方一定是战区,熊汝昌一下毛了,这时候谁还顾得上狗屁任务,只有傻瓜才愚昧的忠诚。

他腾空一脚去踹看守他们的人一个趔趄踹空了:“艹,没人了!“他一把拽下头套:”兄弟,你没事吧!“

说完去拽张锦弛头套。

张锦弛拽下头套,冷静的看周围:“我没事,我们应该是进入交战区了!“

装甲车门开着,看护人员八成是下去火拼去了。

熊汝昌透过装甲车窗户缝隙往外看,眼前一地死尸,看那样应该都是装甲车上的人:“兄弟,咱俩被包围了。”

他说完在车上摸摸,从凳子下面拽出灭火器:“兄弟,我去喷灭火器, 我数到3,你和我一起跳车,明白!”

张锦弛点头。

熊汝昌往车门外喷灭火器,粉尘在空气中弥漫,他嘴里数数:“1、2、3!”

说完猛的跳出车厢,就势在地上一个翻滚躲到车厢一侧。

张锦弛紧随其后,烟雾中他猛然看见一个黑影在熊汝昌身后,说时迟那时快,他抖袖一根飞针,银光一闪“嗖”熊汝昌身后发出一声闷哼。

熊汝昌惊讶回头,蒙脸的恐怖分子脸上插着银针躺在地上。

“牛了!”熊汝昌竖下大拇指,弯腰在恐怖分子身上一阵摸索,手枪、弹匣、步枪、拉动套筒:“满弹!”

他把步枪背在身上,扯下恐怖分子上衣稀里糊涂的套在身上,厮下头套和蒙脸的黑布罩在脸上,从靴子里掏出指南针,瞪着眼睛喘着粗气寻找方向。

指南针是他事先藏在靴子里的算是未雨绸缪了。

周围枪声密布,远处政府军正和反叛军隔着一片荒凉交火,不时的有人倒下。

熊汝昌双眼布满血丝,他着急的寻找方向。

张锦弛抬头看看太阳,又看看装甲车影子,沉思道:“我们从基地出来3个小时,出发时是朝着基地正东方向行驶1小时零5分钟穿过一个城镇,然后朝南转弯行驶20分钟路过一断河水后又朝西转弯行驶1小时40分钟穿过沙漠到达这里,我们现在的位置应该是在基地东南方向483公里处南苏丹北加扎勒河附近。“

熊汝昌握着指南针张大嘴巴。

“我说你从出来怎么一言不发嘴里始终在嘀咕,原来是在计算路程!“

熊汝昌服了:”张锦弛,你不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医生,但绝对是我见过的最像特种兵的医生!“

“还皮!“

周围政府军都死差不多了,张锦弛露出小脑袋看看,指着一个方向大吼:“跑!“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