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维和尖兵  >  第7章 再立新功

第7章 再立新功

2252 2018-10-17 14:25:15

张锦驰凝神观察伤员变化,应激变化逐渐消失伤员恢复平静,他松口气严肃道:“我用银针暂时压制住他的情况,现在需要立刻手术,帮我把他推进手术。”

“你真的行吗!”戴姗姗拉住张锦驰。

“现在还有别的办法吗!”

参谋长冷峻的目光照射过来:“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

“张锦驰。”

“获了三等功那个?”戴长鸣眼睛一眯:“你真的行?”

“戴参谋长,我认为现在不是讨论行和不行的时候,银针压制不了太久,行不行他也必须手术,一旦银针的作用消失,那他就死定了!”说完径直朝手术室走:“戴姗姗,你来当我的助手。”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张锦驰冷静观察伤员,这节骨眼上,问是什么也问不出来了,闻也算了,切脉也来不及了,只能靠经验看了。

戴姗姗看他停下,急忙问:“是不是没有办法?不行就换我来手术!”

张锦驰面不改色看她一眼,呲牙笑道:“我们家三代中医,这种小手术难不倒我!”

说完拿出银针消毒:“人体有409个穴位,其中52个单穴,309个双穴,48分经外奇穴,另外还有任脉和督脉,我一会用针灸刺穴的方法将他伤口周围穴位封住,到时候你配合我手术!”

张锦驰说完也不等戴姗姗点头,一手探出或刺或挑,人中、风池、膻中、神阙,四针齐下,人迎、鸠尾、巨阙或扎或挑,一连贯的动作戴姗姗真信了他家三代中医。

“你还愣着干什么!”

张锦驰额头全是汗水,小护士怕影响他手术,趁他换银针的空档,急忙帮他擦汗。

“止血钳!”张锦驰伸手催促护士。

主刀护士一直在观察伤者情况,在一阵检查后,她惊呼:“张医生,病人左下第三跟肋骨粉碎性骨折,有碎片扎入肺部!”

子弹还在体内没有取出,现在又出现新的状况。

张锦驰食指代替银针在伤者左胸下按压,肿块明显皮下伴随出血,必须立刻取出碎片。

“手术刀!”

“外科手术我作的比你多!还是让我来吧!”

“我是主刀医生!手术室里我了算!”张锦驰呵斥戴姗姗:“手术钳!”

戴姗姗心里被一阵刺痛,长这么大还没人对她吼过,忍者委屈把手术钳递给张锦驰。

张锦驰切开患者皮肤,一连夹出好几块碎骨,胸口被开的天窗,暗红色的肺部暴露在空气中鼓动,密布的血管上嵌入一块拇指大小的碎骨。

护士们看见创口纷纷扭头,张锦驰深吸口气,拿出银针在众人目瞪口呆中“嗤”的扎入肺部,接着双指化作止血钳飞速夹出碎骨。

没有想象中的血崩。

戴姗姗整个人都傻了,用手指代替手术钳,绝对的反人类手术手法。

“你是怎么做到的!”碎骨嵌入肺部想要取出那可不光是夹出来那么简单,被密布的血管遮挡,没有10几年的手术经验,用力稍过1分,或手抖1下,那都是会造成血崩,可张锦驰竟然看都不看,好像早就知道位置一样。

“都别愣着!”精确的手术相当消耗体力,张锦驰咬牙继续手术,银针在患者身体上比量。

体前正中线,脐下4寸。

左肋骨中线第三肋间玉堂穴旁开四寸。

乳中。

三根银针行云流水。

弹片“咣当、咣当”的落托盘里,张锦驰累成狗了。

最有一针刺入,九跟银针同时拔出,九九归一,圆满!

张锦驰终于可以放声大嚎:“成功了!”

“咣当!”

一声巨响,噼里啪啦,张锦驰掀翻好几张托盘昏死在床底下,此时此刻他已经听不见呼喊声了,满脑子都是让我睡会,等他一觉醒来都第二天了,睁开眼,满脸的都是关怀。

“张锦驰,你醒了,吓死我们了!”

“小同志,你的医术了解,哪所医学院毕业的,有没有兴趣回国后加入第三医院?”齐修敏对张锦驰太感兴趣了。

张锦驰一脸懵逼:“伤者怎么样了?”

“没事了!”熊汝昌上前给他一拳:“你小子行!三等功的勋章刚来就又立功了!”

“这次是二等功,你升官了!”

张锦驰嘿嘿干笑,他对功劳看的没那么重视,他看眼周围:“戴姗姗呢?”

她不是最应该出现的面孔吗!哥可是帮她收拾的烂摊子。

“你找谁?”

病床边凑过来一张肥脸,挤眉弄眼的看他:“你找戴姗姗啊!咋的,醒来没看见她内心是不是有一种小小的失落!”

说话的是张锦驰大学室友也是同来维和的战友,许庞,外号许胖子。

看他一脸贱样,张锦驰真想给他一针。

许胖跟张锦驰太熟了,一屁股坐床上,酸道:“你看见对面那扇亮着灯的窗户没,姗姗姐这会正跟王医生在那探讨医术呢!”

张锦驰顺着他目光看看,脸耍下黑了。

对面亮着灯的是猪圈。

基地领导来一波又一波的看望他,吃过晚饭,张锦驰一个人在基地散步,下午手术他消耗了过半的体力,现在四肢酸软浑身无力,夕阳渐渐落下,南苏丹久违的宁静。

“张锦驰!”

戴姗姗在身后喊他:“你没事了!”她刚执行任务回来,去病房看没人没想到会在这碰到,走到跟前看看: “你恢复的还真快,这么快就没事了!”

戴姗姗上去就是一拳,打的张锦驰呲牙咧嘴。

“你医术在哪学的?”

戴姗姗记忆里,大学很少有专门教中医针灸的,而且还是那种手法。

张锦驰揉揉胸口,呲牙咧嘴的苦笑:“我还没恢复呢。”

“你还没告诉你医术是哪学的呢?”

“学校呀,还能是哪!”

“不愿意说就算了!”戴姗姗不在纠结,谁能没有秘密,她双手背后绕圈看张锦驰,向他第一天来那样,看的张锦驰快发毛的时候,她从背后拿出一包黑色药品。

“这是给你的!”

“是什么?”

张锦驰诧异借过来,拉开查看,里面竟然是一些中药材和银针。

“你是怎么弄到这些东西的?”张锦驰惊讶,南苏丹局面混乱不堪到处都在打仗,医院药房不是被政府军控制就是被反叛军占领,戴姗姗怎么会弄到这些东西。

里面的中药材都是一些在哦国内常见的止血、止痛药,但这些在这都很难见,还有银针,这是张锦驰现在迫切需要的。

张锦驰诧异的看戴姗姗。

“你别看我,今天执行任务碰见这些东西没人要就顺手给你拿回来了!”戴姗姗装作无所谓的样子:“你要是不需要就随便扔了好了!”说完极不协调的离开。

张锦驰手里拿着医疗包看着夕阳下极不协调背影,一阵无语。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