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维和尖兵  >  第12章 误会

第12章 误会

2012 2018-10-19 13:42:17

张锦弛观察酒店,这里地处冈多科罗郊区,酒店的名字叫SAVANNLON,周围都是荒凉的废墟。

他一步步的朝酒店走,偶尔停下来四处看看。酒店门前不像传统意义酒店,布满瓦砾的空地上架设两挺重机枪,四名全副武装的军人虎视眈眈的盯着一切过往的路人。

张锦弛转了一圈最后选择从酒店后门进。

酒店后门在两栋楼之间,现在两栋楼都被炸毁了,酒店后门被埋在废墟下面,一小段路很短,但张锦弛走的很慢,在狭窄的废墟中行走,偶尔就要趴下来匍匐前进。

终于到达了门口,张锦弛松口气。

忽然,门内响起一阵奇怪的响动,缓缓的,慢慢的,时远时近,张锦弛神经绷紧,他现在整个人趴在废墟下面,一旦被人发现毫无还手之力。

声音渐渐逼近,又慢慢飘远。

这什么鬼!张锦弛暗骂一声,咬牙把门推开一道缝隙。

乌漆墨黑的门缝里连个鬼影也没有,竖起耳朵再听:“艹!原来是打呼噜声!”

经过再擦一次侦听,张锦弛可以十分确定这是1008号房间内传出来的鼾声,这人心真大,外面炮火连天还能睡的这么踏实。

张锦弛一边嘟囔一边往里面爬,整个人终于进入酒店,他站起身直挺下腰。

从怀里掏出事先准备好的黑白礼服抻抻皱吧的褶子,戴上一顶小帽,大摇大摆的往酒店大厅走。

酒店里随处可见穿着西服的保镖,一个个眼珠子瞪的滚圆跟牛犊子似的,看张锦弛那眼神都恨不得吃了他。

也就张锦弛礼貌看谁都微笑,脸皮都笑僵了。

“服务生!”

身后一连喊两声服务生,张锦弛还往前走。

身后怒了:“该死的混蛋!你在往前走,我就开枪了!”

张锦弛停住脚步,他礼貌的回头:“你好,请问有什么需要!”他不是怕了,而是不想打草惊蛇。

在没有找到要救出那人的下落之前,他不想打草惊蛇,微笑的看着黑衣保镖,他礼貌的弯腰:“实在抱歉,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

“耳朵是摆设吗!”保镖很暴戾,烦躁道:“老板让你去给三楼那个家伙送点吃的!”

“好的!”

“记住!不要送太多,别让那个混蛋吃太饱了!”

“遵命!”张锦弛微笑转身,三楼,他目光向上看,看样子人被关押在三楼。

酒店没有电梯,他步行上三楼,刚一出楼梯就看见一名服务生手里端着吃的东张西望,看那表情比自己还像新来的。

张锦弛嘴角上翘,机会来了。

老天爷看我困主动送上床了,刚才那黑衣保镖让张锦弛给三楼送吃的,他正发愁上哪去弄食物,这人刚上三楼就有人送上门了。

天意!

张锦弛跟在服务生身后左拐右拐,越走越远,越走周围人越少。

服务生慢悠悠的拧开一间房门。

张锦弛用脚尖顶住房门,慢慢的进去,刚一进屋,一股罡风从面前划过,他猛一个激灵身体向后仰。

“嗖”

匕首贴着面颊划过。

“好险!”眼睛适应屋内光线,一道黑影再次朝自己踢来。

张锦弛脑袋向左偏用肩膀结结实实的接了一脚,他闷哼一声靠在门口。

“吱嘎”门被锁上了。

对方余势不减,脚尖在地上一旋,整个人再次扑了上去。

“砰、砰、砰。”

服务生手脚并用,那拳头就跟不要钱似的拼命往张锦弛身上招呼。

只见张锦弛背靠在门上,面不改色,连动都没动一下,十三拳过后,服务生手都有点肿了。“你打够了,该轮到我了!”

张锦弛狠狠的咬牙一手抓住服务生踢过来的脚踝往上一拧,服务生整个人都被他带入空中。刚才被打的属实狼狈,自张锦弛来到南苏丹后,单打独斗这么狼狈,这还是第一次,看着身上被踢碎的一道口子一道口子的衣服,他内心狰狞。

右手狠狠抓住服务生脚踝,左脚猛的踢起,服务生双手护在胸前闷哼一声飞射而起。

张锦弛动如脱兔,紧随服务生贴身欺上,左手大力抓住他胸前衣服,右手死死扣住他脚踝,双手用力向下一甩。

“咔嚓。”

服务生重重的摔在茶几上。

茶几碎片散乱一地,服务生痛苦的在地上呻吟看他毕竟挣扎着要起身反抗。

张锦弛看他还要攻击,掏出银针迅速刺入他双手内关和合谷穴。

内关和合谷穴是人身体上两处能麻醉手臂的穴位,也叫“麻穴”,银针刺入,麻痹的感觉从双手传输到手臂再到中枢神经。

服务生没经历过这种神奇,他惊恐的盯着张锦弛,双手奋力挣扎。

可惜,张锦弛的医术岂是他说能破就能破的,中医中麻痹穴位辅助手术在医学上才刚刚取得进展,但这一技术,张锦弛8岁就会了。

服务生再怎样反抗也是徒劳,双手麻痹肿胀感充斥整跟神经,她丝毫不能动弹。

确认他无法继续反抗,张锦弛松口气,看看散落在地上上的食物,再看看自己身上破碎的衣服:“你把我害成这样,还让我怎么出门!”

服务生冷哼一声,漠视他。

“还敢藐视我!”张锦弛气不打一处来,他衣服被撕的倒出都是口子像要饭的一样,还怎么出去给人送饭:“该死的混蛋!”

服务生斜着身体靠在破碎的茶几上冷漠的蔑视他。

张锦弛冷眼看服务生:“你衣服倒是一点没坏!”他嘲讽一句,双手拽住服务生领口:“撕拉”一声用力扯开他外衣。

突如其来的变故把服务生吓懵了。

盯着她胸前半包裹的内衣,张锦弛也懵了:“我艹!女的!”

女服务生又怒又羞,她做梦都没想到这个禽兽会撕她衣服,她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锦弛怒喊:“女的怎么了!”

我艹!

这下张锦弛更懵B了,竟然会汉语!

借着窗外亮光,张锦弛仔细看看:“你是.....华夏人。”不像,应该是混血。

“你敢不敢先把我衣服给我穿上!”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