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维和尖兵  >  第6章 中医威力

第6章 中医威力

2410 2018-10-17 14:25:09

挂了电话,戴姗姗表情凝重。

“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有人问道。

戴姗姗拍打下车窗喊道:“加快点速度,务必在天黑之前赶回基地!”

说完回头看向众人:“有三个外国军人来基地求助,其中一人重伤昏迷,初步诊断肋骨断了三根,腹腔大出血,伴随大咖血的症状。领导十分重视,回了基地大家全都听我指挥,务必要把人给我救回了。”

“是!”

与此同时,基地医院方面,院长齐修敏脸色铁青,伤员伤势严重,中弹三颗,全部是在关键位置。肋骨骨折,腹腔内出血,伴有大量积液。

他倒是第一时间给伤员做了闭式引流,但手术只能戴珊珊来做。

为啥?

因为难度太大,单从手术时间上来讲,少说四个小时。

这要是放在二十年前,齐修敏一人就干了,可是现在,他再有一年就退了,年纪大,根本扛不住高强度的手术。

想到这,齐修敏叹了口气,早知道有这么棘手的问题,说啥也不能让戴珊珊去休假。

再看这几个军官,虽说拿的是政府军的证件,但咋看都不像是南苏丹人。

“到底什么时候能手术。”其中一名外国军官面色焦急,追问道。

另外一名外国军官就没这么好脾气了,他看齐修敏无动于衷,气的直接拔出了枪,枪口就对准齐修敏,威胁他立刻做手术,否则就要开枪。

“把枪给我放下。”不等齐修敏动怒,负责基地安全的熊汝昌就等不了了。

哥们直接动手,一个健步就冲上去了,伸手抓住拿枪外国军官的手腕,毫不犹豫就是一个过肩摔。

三秒,放倒,连人带枪。

熊汝昌负责整个基地的安全,哪能让身份受怀疑的外国军人,在自家地盘放肆。

两名外国军官直接被控制,双手抱头跪在地上,枪口就顶在后脑上。

“老实点,这可是ZG的维和基地。”熊汝昌说道,怼了两下枪托。

外国军官提出抗议,说ZG的维和基地不够人道,见死不救,这事一定会想联合国申诉。

齐修敏叹了口气,解释道:“不是我不手术,实在是没把握。整个维和基地,就只有戴珊珊能救他的命。”

“戴珊珊在哪?”军官问道。

齐修敏说道:“休假去朱巴了。你别急,人我已经给调回来,刚打过电话,一个小时能到基地。”

“什么?一个小时?那人不死透了。”外国军官怒了,在地上用力挣扎。

熊汝昌还想揍他,让齐修敏给拦下来了:“最近的城市医院离基地七十公里,我可以做主给你们一辆车,让你们带伤员过去,但城内的情况我想你们比我清楚。去还是不去,你们自己考虑。”

齐修敏说完就走,拉着熊汝昌到一边:“戴参谋长是不是不来了。”

熊汝昌嘿嘿笑道:“太敏感了,参谋长肯定不能来。不过我处理的时候他说了,肯定不让你背黑锅。”

齐修敏骂道:“他放屁。算了,反正我都要退休了。”

熊汝昌笑道:“参谋长人品好,你就放心吧。不过话说回来,你真治不了?”

齐修敏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伤员,摇了摇头:“咱们毕竟是基地医院,很多检查都做不了。这要是在城市医院,用我熟悉的助手,倒还好说。但是在这,我确实做不到。”

熊汝昌看着齐修敏:“你是不想背黑锅吧。”

齐修敏骂道:“放你娘的屁,姗姗虽然是参谋长的侄女,但也是我的亲学生。”

熊汝昌点头:“开个玩笑,别当真,我知道你老齐的人品。不过话说回来,咱就这么等着?啥都不做,这小子能挺住一个小时么。”

齐修敏说道:“用各种药物维持的话,问题不大。姗姗她们再有二十分钟,也就回来了。我故意多说了四十分钟,想让姗姗回来看一眼情况。如果她也觉得有难度,咱们也要为二次转移做准备。”

“你个老狐狸。”熊汝昌说道。

俩人说话的功夫,基地外一片烟尘。正是戴珊珊和张锦驰等人回来了,俩人一下车就直奔医院。

“什么情况。”戴珊珊问道,迅速走到病人身边,让小护士把各种检查都拿给她看。

张锦驰在旁边没吭声,但却跟着仔细看了病情。

“姗姗,怎么样,有把握么。”齐修敏问道。

戴姗姗摇头:“不行!我们这治不了,他左胸有多处贯穿伤,体内的三颗子弹位位置太邪门了,我们这的设备简陋,根本不足以支撑这种手术,必须转移。”

听到这,外国军官眉头紧锁,低声议论了几句。

当然,用的不是英语。

“他们在议论什么?有人能告诉我么。”齐修敏毕竟是老江湖,第一时间觉得不对,用中文问道。

可在场的没有一个人是翻译,大家来南苏丹维和,懂英语就够了。

“他们在商量转移的事,但又觉得怕来不及,想让咱们把人弄醒,问点机密。又怕咱们听到,所以在讨论这件事。”张锦驰说道。

他一开口,戴珊珊就反应过来了:“对了,张锦驰会五国语言。”

说完看向张锦驰:“他们说的什么语。”

张锦驰说道:“德语。”

齐修敏脸色一正:“立刻通知戴参谋长过来。熊汝昌,快把人放了。我猜这三人是联合国派南苏丹的德国武器专家,这事上次开会时领导提到过。”

熊汝昌也不傻,让人把枪撤了,把人从地上拉了起来。

俩德国佬也不含糊,没跟熊汝昌计较,对视了一眼,继续交流了几句。

张锦驰说道:“他们讨论完了,让咱们把人弄醒,并且提出要见咱们的最高指挥官。”

德国人不知道张锦驰懂德语,用英语重复了一遍他的话。

戴珊珊说道:“想要他苏醒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必须先取出子弹。”

说完又摇了摇头:“输血,手术,仪器检测,我们这根本不行,我只能试试。”

“参谋长。”有人喊道。

参谋长冲大家点了点头,和两名德国军官走到一边。

不到两分钟,参谋长回来了,面色铁青的说道:“这名外方军人所掌握的不是一般机密,我们必须不留余力的救他。”

“可是参谋长。”

“没有可是!”参谋长声音低沉洪亮,浓眉剑立,表情肃穆凝重。

戴姗姗思索片刻:“准备手术。”

“不好!”

戴姗姗刚要手术,伤员突然出现抽搐等应激反应,两名护士上前按压伤员,其中一人喊:“姗姗姐,伤员血90、60,心跳40还在持续降低,怎么办?”

戴姗姗眉头紧锁,心跳再这么降下去人就死了。

一筹莫展!

她记忆里快速搜索办法。

“姗姗姐!”

小护士急着催促。

戴姗姗深呼吸,道:“准备用除颤器!”

“不能用除颤器!”张锦驰走到床边:“伤员失血过多,器官在衰竭,如果用除颤会加快他体内器官衰竭的速度。”

他拦住小护士,掏出三根银针分别插入伤员膻中穴,桥弓学和少商穴。

银针刺入穴位,伤员身体绷紧松弛。

小护士观察仪器指数,逐渐恢复正常:“血压100、70,心跳60。”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