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超级种植系统  >  第三章 赌注

第三章 赌注

2547 2019-02-19 09:14:35

徐小兰抱着他的脑袋,仔细检查了很久,由于两人隔得太近,她炽热的呼吸一下又一下的吹在刘强的耳边,胸口的柔软也在刘强的身上来来回回蹭了好几下。弄得刘强面红耳赤尴尬极了。

“奇怪,怎么没看到伤口?你昨天晚上到底去干什么了?”徐小兰一脸疑惑的问。

刘强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支支吾吾的说:“反正我没事,这血也不是我的。”

“那山上的红冬蛇菰是不是真的被人偷了?”

“没有没有,都好好的在山上长着呢……”

“这么说李有才在骗我?”

“那个老畜生的嘴里能有什么真话!你放心好了,我没事,山上的红冬蛇菰也没事。”刘强笑着说。

“好吧,那你赶紧把身上洗干净,我去做早饭。”

“行……”

刘强的速度很快,几分钟的功夫,就收拾干净了,然后站在厨房门口等吃的。

徐小兰又盯着刘强看了一会儿,见他神采奕奕,不像是受了伤的样子,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吃完早饭,徐小兰说:“今天家里杀猪,你等会儿帮我烧两锅热水,我去准备要用的东西。”

“咱们家的猪正是长膘的时候,杀了多可惜啊!”刘强有点不乐意。

“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欠别人的钱,总是要还的吧!”

“钱的事情我来想办法!大不了弄点红冬蛇菰去镇上卖!”

听到这句话,徐小兰顿时严肃起来。“那可不行,咱们家就是穷死也不能贩卖国家保护植物。”

“那么大一片,多的数都数不完,怎么就需要保护了。”

“我们这里多,但是别的地方少啊!反正不管怎么样国家规定不能碰咱们就不能碰。”徐小兰的态度很坚定。

刘强没有办法,只能退而求其次说:“那如果是养殖的呢?这总可以拿出去卖吧?”

“养殖的?应该可以吧,我也不太清楚。”

刘强心中一喜,笑了笑说:“那好,我出去弄点材火回来。”

半个小时之后,刘强扛了一捆木材回厨房,他按照嫂子的吩咐,开始点火烧水。

但是水还没有烧开,外面就传来一阵吵闹声,紧接着李凡贵和张晓蓉带着两个警察闯了进来,后面还跟了一群看热闹的村民。

“就是他们家!”张晓蓉气势汹汹的说。

刘强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出,急忙拦住正在灶头洗碗的嫂子说:“你在这里看着火,我一个人出去。”

“那怎么能行……”

“你放心,昨天晚上我在现场,他们冤枉不了我。”说完,刘强就跑了出去。

他站在台阶上,毫不畏惧的问:“你们干什么?”

张晓蓉一见到他,就双手叉腰的骂道:“你个小兔崽子怎么这么没良心?去年你哥死了,我老公和李有才砸锅卖铁凑了两万块钱把你哥送上山。如今钱还没还上呢,你就把我老公和李有才给打了。他们也是为了你好啊,你为什么要下这么狠的手……”

刘强知道打人是小,盗窃红冬蛇菰才是大,他故意畏畏缩缩的瞟了一眼警察,然后拉着张晓蓉的胳膊说:“你别说了,警察看着呢!等镇上收购的人来了,我保证把钱还给你。”

张晓蓉早就跟警察说过红冬蛇菰的事,如今见刘强主动提起,立马对警察说:“你们都听到了,这小子承认他偷了红冬蛇菰。”

带头的警察名叫许倩,今年二十三岁,长得浓眉大眼,英气十足,像极了演东方不败的女演员。她沉着一张脸问:“你真的偷了红冬蛇菰?”

刘强急忙摇头:“没有啊!”

“那镇上的人来收购什么?”

“我们家今天杀猪,等会儿镇上有人来收购猪肉。如果你不信的话,可以问彭叔!他住在我家隔壁,对我们家的事情很了解。”

彭叔是个老实人,急忙站出来说:“警察同志,昨天晚上刘强的嫂子确实跟我说过杀猪的事,她还让我等会儿过来帮忙提尾巴。”

张晓蓉狠狠地瞪了一眼彭叔,心里已经将这个多管闲事的老头子狠狠的骂了一顿。但她依然坚持说:“你们胡说,昨天晚上有人亲眼看见你偷光了山上的红冬蛇菰。”

刘强一脸委屈的说:“山上的红冬蛇菰明明长得好好的,你为什么偏要冤枉我,难道是因为我昨天晚上看到你和李凡贵在玉米地里……可是我已经答应了你们,绝对不把这件事情告诉任何人啊!”

一边的李凡贵心里疙瘩一响,知道事情大条了,急忙嚷嚷着骂道:“你他妈的放什么狗屁?自己偷鸡摸狗就算了,还想把我拉下水!”

“难道我说错了吗?你怕我把你和张晓蓉的奸情说出去,所以才报假警冤枉我。”

“你,你,老子打死你……”李凡贵咬牙切齿的扑了过去,像是要和刘强拼命一样。

这时许倩大吼一声说:“你干什么,当着我的面打人吗?”

李凡贵再横,也怕许倩身上那套警服,所以只能不情不愿的停下来说:“那小子冤枉我,往我身上泼脏水!”

一边的张晓蓉也又急又气。但她知道刘强没有手机,就算真的看到了,也拿不出任何证据。所以摆出一副身正不怕影子斜的架势说:“你如果真的看到了什么,那就拿出证据来啊!不然就不要在这里诬陷人!反正我张晓蓉可以对天发誓,要是我真的做了什么不干不净的事,我就跳进粪坑里把自己淹死……”

刘强等的就是这句话:“证据倒是没有,但是我记的很清楚,昨天晚上偷情的那对狗男女,男的屁股上有一块红色的胎记,女的胸口有两颗痣。”

周围看热闹的人忍不住议论起来,有一个年纪大点的妇女说:“李凡贵小的时候,屁股上好像真的有一块红色的胎记。”

还有一个人说:“我上次和张晓蓉去镇上买内衣,也看到了她胸口的两颗痣。”

“这么说他们确实有一腿咯!”

“恐怕假不了……”

眼见着事情越来越不受控制,张晓蓉忽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然后拉着许倩的手说:“警察同志,你可一定要为我做主啊!上个星期五晚上,我在家里洗澡,发现这小子趴在墙上偷看。本来我想给他留一个面子,把这件事情烂在心里,可谁知他竟然诬陷我……”

刘强笑着说:“上个星期五晚上我和彭叔在田里抓黄鳝!”

“对,对,对,自从入夏以来,我和刘强每天晚上都会去抓黄鳝。”憨厚的彭树成功补刀。

张晓蓉被怼的欲哭无泪,她做梦也想不到自己随口说的一个时间,也能被人挑出刺来,早知道这样的话,她就说是中午洗澡了。

但就算这样,她也不能认,因为如果认了吴建军非打死她不可,她扯着嗓子尖叫着说:“我没有,我没有,是你们诬陷我。”

刘强早就知道她会死不承认,干脆退一步说:“那要不我们去山上看一下吧,如果红冬蛇菰还在,那你和李凡贵就真的有一腿,今天所有的一切都是你们为了保住秘密,故意诬陷我。而如果红冬蛇菰被偷了,就是我往你们身上泼脏水。”

张晓蓉就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急忙点头说:“这可是你说的,咱们现在就上山。”

李凡贵也说:“上山上山,赶紧上山,等上山之后,我看你还怎么狡辩。”

于是李凡贵和张晓蓉便带着一群人便浩浩荡荡的上了山。上山的路上两人还不忘指天发誓,说红冬蛇菰一定被刘强偷走了,否则的话两人就在山上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