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万道剑域  >  第四章 傲气凌云

第四章 傲气凌云

2259 2019-08-27 13:09:31

一缕灵风缓缓吹过,骚动柳艳披散的头发,本面容极冷的她骤然绽放出极为热烈的笑意,但她本人并不美,这笑容有些阴森。

“很好,看来在我天人之前,会有一只小老鼠陪我玩下去了。”她又开口,声音比之前更为寒冷了几分。

赵经玄心中一动,立刻察觉出其中的微妙变化,便直言开口问道:“你和我师傅有过节?”

“艳儿,不要冲动。”不等她回答,一旁的上官云冷冷开口了。

柳艳闻声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不再开口多说。

赵经玄眼珠子一转,勾起一丝浅笑,脑海中骤然浮现出师傅那甜美的笑容,开口便恶狠狠道:“说实话溯源那个老家伙我也并不怎么喜欢,你找她的麻烦倒是挺好。但……你刚刚骂我什么?“

柳艳目光一滞,转头看向赵经玄,他正微微笑着。

不等柳艳有所作为,他便缓缓飞身而起,道:“你他吗的刚刚说老子是小老鼠?来!起来跟老子干一架!“

他双手负后,居高临下的看着柳艳和上官云。

老师傅当年的原话,修道修心,心意为大。要是谁搅扰你的心境,就是毁你的修为。

风姓少年和一旁的两个弟子甲乙都是面色极为夸张,说实话修道者多少沾点仙气,更要些面子,干架正常,但被赵经玄骂出来,三人都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哼!跳梁小丑,艳儿莫恼,待我拿下她!“上官云一见柳艳皱眉,眼皮连续跳动,连忙纵身飞起。长剑打了一个剑圈,立刻直立在其身侧,散发着灼灼的寒色光芒,蓄势待发。

“新入门弟子就在剑道宗闹事?“弟子甲乙与风姓少年让开一个大圈儿开启了看戏模式,其中一名弟子狐疑问道。

“没事,剑道宗尚斗,从不阻止切磋。我这儿有上等的汾水炒瓜子,要不要来一份?“风姓少年一屁股坐在飞剑上,惬意的磕瓜子。

赵经玄藐视看着威风直立的上官云,抖手翻出储物袋,一面清濛濛的镜子便飞空而起立在头顶。他本人研习天下道法,数读万卷经书,不谈这些,只凭他自创的那六经十一卷,便知天下法术克制之法。

上官云一出剑,他便已看出上官云的道法根底,这蕴养剑胎的剑修法术,单独剑修乃是最为上乘,将练剑材料吞入丹田,练成剑丹,后才可御剑而出具备伤人之力;号称一剑蕴百年,出世斩人间,当得锋利无比。

不过对于上官云的修炼之法,他心中嗤之以鼻。剑乃金铁之器,在五行属金,但感觉这蒙蒙寒光便知道他御寒剑,修水法,到头也就是二三之流。万物毕竟还是纯者为大。

正两人相对之时,一个老者的身形缓缓出现,从主殿中飞了出来。老者身穿红白相间的长袍,笑道:“这届弟子厉害呀,还没入门就打上了?“

“师傅师傅,这里!“风姓少年眼露精光喊了一声。

“喲!少狭徒儿,罢了罢了,我在此指点你一番!“老者也是个开朗人,竟是一屁股坐在了风少狭的飞剑上,从他手中抓了一把瓜子,嘟囔着:”上等的汾水炒瓜子,徒儿啊,你是跟为师一样有情怀的人呀!“

“那是那是!“

两人的举动没能分散众人的注意力,当然弟子甲乙还是不禁看了这位剑狂李天淳的容貌,记在了心里。

战斗一触即发,上官云眼中轻蔑,并不出剑,只是简单一点指,一道剑气便从寒剑中分出,画弧向赵经玄刺去。剑气刺破周边的空气,一道气旋挥舞着弹开的同时,便以及至他的面前了。

双手恰决,一缩瞳孔之后他已然入神了几分,头上青凝镜霎的散发出冷冽的光芒,光芒散发开来,将他眼前包括上官云在内的极大的一片地域笼罩在其中,恍惚的青黄色藤曼不知何起的生出,晃悠悠的缠住了那道剑气,一卷便将其压散了。

“好好好,少狭你看,那用镜的小子不同寻常,青凝宝镜本就是玄典上为数不多的异类法器之一,如当年高端的落宝金钱一般,专克金铁之物。更甚者是这小子已然参悟出‘境’之法,在青凝境中,法力不休则变化不止,用剑的那小子若此时不弃剑,落败已成定局!”剑狂李天淳抚须大笑,看得极有意思。

“什么?剑修还可以被克制?那若是师傅你怎么办?”风少狭愣了愣。

“那不一样,修剑胎者金铁之性与己成为一体,而为师修剑意,与水中借剑,与火中借剑,与万物中借剑;那青凝镜岂能克我?若此刻是我,我将借它青凝藤为剑,还与他尔!”

“原来如此,果然剑修还是已修剑意为最。”

斗法中的赵经玄暗暗点头,确实如此,剑意道与主流剑胎道有所不同,剑意所止,连天下不过一柄杀人剑。剑为杀人而名,岂止铁剑乎?

上官云明显也听到了这句话,不过冷哼了一声,寒剑却由此斗转而起,立于青凝境顶峰,无限寒气瞬间释放,瞬时竟将青凝光逼退了一些,两两较劲起来。寒气在其中汹涌流窜,时而化龙,时而化虎,一寸一寸将青凝光嚼烂。

“呦呵?化玄境小子能悟出这般三气无极的剑法?倒是不错。”李天淳微微勾起嘴角。

“难道上官云要赢了?”

“如果他那后手一出,倒真可以赢。但只用剑,终归要被青凝镜所克。”李天淳抚须而笑。

后手?

赵经玄悄悄打量了一下上官云无风自动的衣裳,胸前濛光极为微小,但说真的,能逃过他的眼光?

但是听到李天淳说话之后,上官云明显皱眉,怕是被赵经玄发现。一抖胸膛,上衣竟被无限金光撕裂开来,于此同时,他的上身有着极多的金色纹路。他向着寒剑一招,长剑入手,竟就这般如同莽牛般冲撞而来。

“这是什么?”风少侠瞳孔一缩。

“上古战神道,一往无前之气。但要说剑,那绝不是青凝镜对手,但是上古战神道一出,这场战斗便与法器宝物无关了,拼的便是一口气!”李天淳似乎想到了什么,竟然正色了几分。

“哼!上古战神道是这样修炼的?井底之蛙!”

正这时,赵经玄冷哼一声,咧嘴笑意凸显,头顶青凝境忽然如一朵青花一般炸裂开来,一团青色起浪陡然掀开。法器自爆的强大劲力使得上官云一个停止。

此时看向赵经玄,狂躁的火色双眼睁开,头顶一道蓝的发黑的纹路。他立与虚空,衣袂无风自动,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带着血槽长达四尺的血色细刀,直直的对着上官云。

“你不知道,战神不死不休吗?”他轻道。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