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都市第一赘婿  >  第1章 赚钱不易

第1章 赚钱不易

1970 2019-08-14 16:40:53

我叫林曲,今年刚满二十岁,生活便如我的名字,真真一个曲折离奇。

半个月前,我妈打电话,说我弟弟得了急性的败血症,为了赚钱给弟弟治病,我偷偷溜出学校,走进了当地的人才市场。

站在形形色色的人群之中,我紧张而又局促,大学还没毕业,自然没有文凭,长的又不壮,工地的活也没法干,绝望之际,一个身材妖娆,面向妩媚的女人主动和我攀谈起来。

“小兄弟,找活吗?”

我看她也就二十六七岁,便小心翼翼的喊了一声姐。

“是,有合适我的活吗,只要钱给的多,让我干什么都行。”

美女风情万种的笑了笑,搭着我的肩膀说道:“我手上确实有个挺值钱的活,就看你敢不敢做了。”

我几乎是不假思索:“只要不让我杀人放火,还有钱拿,我什么都敢干。”

人命面前,脸皮和尊严都是扯淡,就算现在让我去当鸭子,我也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为了供我上大学,弟弟念完初中就留在家里务农,我爸死的早,我妈身体又不好,田里的活基本都落在他的肩上,我一直觉得自己欠他很多,眼下也算是我唯一能报答他的。

美女又端详了我一眼,然后把我拽到了一边,她拿出了一张照片,神神秘秘的说道。

“瞧你这小脸蛋长的还挺俊,各方面也都符合,只要你娶了这个女人,她就会给你五十万,前提是,你必须得装瞎子,如果被她发现了,你不但一分钱都拿不到,兆阳市你也别想待了。”

照片上的女人大概有二十四五岁的样子,一头大波浪的长发,人长的相当的漂亮,我不禁有些眩晕:“她……怎么可能嫁给我一个穷学生。”

“这你就别问了,如果同意就跟我走,对了,你还得去买一副灰色的美瞳,看起来会真实点……”

面对金钱的诱惑,我答应了,况且对方的确是个一等一的大美人,财色双收,怎么想我都不亏。

但是在今晚,我终于知道当时决定是多么的错误,如果时间可以重来,我宁愿去当鸭子卖肾,也不会签下这份合约。

面前这个身穿洁白婚纱的漂亮女人,就是我的妻子,名叫白清冰。

的确是人如其名,冰清玉洁,冷若霜雪,说出的话也和她的性格一样,不留一分余地。

“摸到客厅里那张沙发了吗,以后那就是你的窝,你要是敢踏进卧室一步,我就扒拉的皮。”

她厌恶的扯下的头顶的鲜花,恨恨的砸了地上,又冷冷的说道。

“什么时候我妈来了,你才能进屋,但是也只能睡在地上,听明白了吗?”

这种训狗一般的语气让我十分的恼火,却是敢怒不敢言,当时签合约的时候就已经说好了,白清冰给我钱,我则要和她生活三年,在这三年里,我要无条件听从白清冰的任何吩咐,如有违抗,将付十倍的违约金。

我按手押的时候很清楚的看到了律师公正的字样,所以绝对不敢违背,只盼着能安稳的度过这三个年头,但是看眼前的情况,这三年似乎并不好过。

喉咙里发出了一声无声的苦笑,我低着脑袋说道:“知道了白小姐,我这就出去。”便摸索着往楼下走去。

为了不露出马脚,茹姐,也就是之前那个找我的美女,特意帮我做了十几天的训练,后来我才知道她是干中介的,让我感动的是,签约之后她只要了白清冰的部分,并没有抽我的钱。

白清冰的声音又在身后响起,清冷的声线,充满了毫不掩饰的讽刺。

“恶心的东西,以后也不准你上二楼,免得我看了反胃,还有,我在家的时候,不准你出现在我眼前,想好好的活着,就把我说的话给我记清楚了。”

说完这些,房门嘭的一声就关上了。

我的脚步顿了一下,但却没停,直到抓住了沙发的扶手,心里火气才找到了释放的地方,由于我抠的太狠,沙发顿时被我抠掉了一块皮。

在楼下扫地的小保姆见状不由皱了皱眉,小声问道:“姑爷,你没事吧。”

我咧嘴笑了笑:“没事,你忙你的去吧。”

心里却把白清冰全家都问候了一个遍,既然这么看不上男人干嘛还要结婚,又非得指明要找一个瞎子,这特么不是犯贱吗。

我那个丈母娘霍春华明显也不是一块好饼,典礼的时候她的目光差点就要生吞了我,到是白清冰大方的搀扶着我,好像很爽的样子,谁知道一回来她就翻了脸,妈的,真的是一对变态的老娘们。

“是不是酒喝多了,要不要我给你倒杯茶喝?”小保姆倒是挺热心,估计是不想让我太难堪,才没话找话的问了一句。

“不用了。”我眼望着前方,故意露出了没有焦点的样子:“一会你帮我找床被子就行了,以后我就在这睡。”

小保姆怜悯的看了我一眼,道:“行,等我扫完地就去给你拿。”

我点了下头,躺在了沙发上,忙了一天也确实挺累,这功夫小保姆已经把地收拾完了,我本来以为她会上楼去给我拿被子,没想到她竟捂着肚子锁紧眉头。

这……这是什么发展啊?

我正纳闷,却见小保姆捂着肚子瞅了我一眼,便惊慌的跑进了卫生间,我愣了一下,猜想她可能肚子疼也可能是大姨妈来了。

过了会儿,小保姆出来了,她做贼似的瞅了我一眼,红着小脸说道:“姑爷,我想出去买点东西,一会再给你拿被。”

我有些好笑,果然被我猜中了,我自然知道她要去买什么,就不动声色的说:“行,你去吧,我也不急。”

小保姆走后,想想小保姆那个搞笑的样子,我就想笑。

我正高兴,楼上忽然响起了一阵脚步声,我知道是白清冰下来了,下意识的抬起了头。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