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抬棺人  >  第19章:堆头煞

第19章:堆头煞

2082 2019-04-15 10:56:16

“云鹏,你们忙完了没有?羊肉好了。”三婶婶在山上喊着。

那些羊肉不知道有没有毒,

突然一个奇怪的念头浮起来,我连忙应了一声,拽着马红菱回到了三婶婶家,看了一眼那一锅香喷喷的羊肉,我直接试吃了几块,过了好一会儿没看见有什么中毒迹象,这才放下心来。

羊肉没有毒。

那是不是就代表凶手不是用毒把羊制服的,那体积一定要比羊大很多才行,一个很大的凶手,还有细而密的牙齿?

突然,外面传来了骂骂咧咧的声音。

“老九怎么回事?”三婶婶闻声就走了出去。

“哎,别提了,太倒霉了,我家的牛莫名其妙死了,脑袋里还有个洞,脑浆全部东西吃光了,也不知道这牛肉有没有毒还能不能卖出去。”

“没毒没毒,我家的羊也是这个情况,这不正吃着呢。”

“没毒就好,我去招呼几个人杀了分一分吧。”

又一头牛出事了?

外面聊天的只言片语我还是听着清清楚楚的,伸手一拽把还在吃得津津有味的马红菱拖了出来追上了九叔。

“九叔,那头牛在哪?我能不能看看?”

“后面水渠边还没抬回来呢。”

对方话犹未了我已经一路小跑跑了出去,来到了九叔所说的地点,果然在水渠边倒了一头大黄牛,走近一看牛的眼睛还瞪个大大的,只是脑袋中间被开了一个洞,里面的脑组织已经空空如也。

“my god,牛也死了。”

“看看身上有没有别的伤口?”

马红菱马上进入了角色,仔细的对那头死牛一番寻找,最后冲着我摇了摇头,除了脑袋上的伤口,牛身上没有找到其他可疑的伤口。

“要不我们搞点牛肉试试味道吗?”

我去,这口味也太重了,不过,却是我心中所想,我们拿出了刀子,刚刚想试一下生牛肉有没有毒,一阵闹哄哄,九叔已经带着人过来把牛抬走了。

“现在可以光明正大的吃牛肉了,走吧!”

跟着抬死牛的队伍刚刚回到鸭寮街,突然,肩膀被人轻轻拍了拍,扭头一看,是一老一少两个男人,手里还拿着寻人启事。

“后生仔,帮忙看看有没有看见这个人?”老人五六十岁,黑黑瘦瘦典型的山里人形象,说话的同时伸手递过来了一张寻人启事。

我还真认真的看了看寻人启事上的照片,想了想还真没有看见过这个人:“不好意思,没看见过。”

“谢谢,那我们在找找看。”随行一个20来岁的年轻人应了一声。

“失踪多久了?”马红菱也关心的问了一句:“如果失踪太久了,赶快报警,让警察帮忙找找,以免发生什么意外。”

“前天晚上就不见了,已经报警,警察也帮忙在找,但是没有线索,我们爷俩就打算在这附近找找看。”

“大叔,听你口音也是这附近的吧,那彭镇的吗?”

老人连连点头:“对,那彭镇王家屋的。”

闲聊了几句父子俩就匆匆的去找人了。

“羊死了,牛也死了,现在人也失踪了,你说会不会?”

“闭上你的乌鸦嘴!”

我这么一骂,马红菱连忙闭上了嘴去追抬死牛的队伍去了,她的话真的提醒了我,让我心中也有些不安。

死牛被抬到了九叔家门前的晒谷场上,九叔张罗着把牛给杀了,我和马红菱就一直在边上看着,观察那头牛身上有没有别的伤势或者伤口,一直到那头牛都洗扒完了,也没发现什么异样,我找了个借口要了一些生牛肉就先走了。

到了一个偏僻的树荫下,我茹毛饮血般直接是吃了那些生牛肉,说实话,味道还真不错,也没吃出什么中毒迹象。

牛是被麻醉再杀掉这种推理,慢慢的在我的脑海中变得平淡了,到底凶手是什么东西,却越发的让我迷惑…

晚上吃了一顿牛肉火锅,我和马思远父女二人在天微微黑的时候,坐着摩托车就出发了,按照陈方的反馈来到了线板山的南麓山脚下,这个地方正好是马思远和赵大嫂家对照的布置煞口的所在范围。

到了山脚下天已经全部黑了,山中各种怪叫声此起彼伏,山的对面是一条山冲,有小块小块的水田,各种虫鸣蛙叫也是吵得很。

“是不是那个地方?”

马思远手上的手电光,落在了三个山峰之间一个三角形的洞口上,我看着点点头。

“这么高怎么上去?”

目测洞口和我们所在地的距离大概有五六十米,虽然到处都是垂下来的树藤,现在是大晚上的,蛇虫鼠蚁众多想爬上去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陈方!”

我话犹未了,突然,从洞口上面窜下来了几条树藤,一下子把我和马红菱两个人拦腰绑住了,刚要往上拉马思远却发出了一声怒吼:“何方妖孽?报上名来!”

“爸那是云鹏大哥请来的高手。”

绳子一收缩直接,直接把我们两个人拖了上去。

5分钟后,我们所有人都到了洞口,马思远的目光也直直的落在了陈方身上上下打量着,陈方却一脸不在乎。

“爸你看够没有?”

马思远这才收回了目光,往洞里看了一眼,主动的在前面带路,洞口不大,但可以人站着自由进入,往洞里没走多久就已经看见了里面有白白的闪光物,手机小电筒一照,是一座骨山,严格来说是全部用牛骨堆起来的一座一米来高的小山。

再看居然用的全部都是巨大的水牛头骨。

白的头骨黑的牛角交替叠起来,牛骨的顶端挂了一个镜子,此时,镜子微微的晃动,折射着我们手机电筒微光,灯影乱晃,看着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既然是堆头煞,”马思远喃喃自语了一句,又补了一句:“不太对呀。”

“有什么不对的?”马红菱连忙问了一句。

“堆头煞顶多会头痛,不至于会出现半婴剥皮的模样。”

“难道还有别的煞口?”

“大家四处找找看…”

马思远一声令下,大家开始在不大的洞里四处搜索起来,唯有陈方抱着手站在那堆骨山前纹丝不动,半晌喊了一句:“里面应该有东西。”

瞬间,大家纷纷围了过去…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