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抬棺人  >  第5章:鸭寮街

第5章:鸭寮街

2173 2019-04-15 09:43:52

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我发现我回到了医院,海叔就站在跟前,眼睛红红的看着我,看那个样子似乎是哭过。

“海叔,怎么啦?”

“没,没事,”海叔把哽咽的声音调整了一下:“我昨天打电话和你爸商量过了,下午把你送回家。”

我一时间的木然。

“我不想回家。”

海叔一声长叹转身离开了,我挣扎着想坐起来叫住海叔,冷不丁的发现,我的双手,双脚、已经变得严重萎缩,苍老、皱巴巴的,只剩下了皮包骨头。

人仿佛一下子衰老了几十年。

“这…”

我惊诧之余连忙拿出了手机一照我的脸,手机里居然是一个头发稀疏满脸皱纹,双眼浊黄的老头,一看就是那种将入木之人。

“不,这不可能…”

沙哑的呐喊声让我再一次脱力,躺在了床上,声音惊动了海叔,海叔一路小跑跑了进来,开门一看房里的情况,似乎已经料到了什么。

“海叔,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我也解释不清楚,医生说你的器官正在迅速的衰竭老化,最多可能活一个月,但是你别担心,也许你爸爸能救你,我们马上回老家。”

“一个月。”

“回广西老家。”

“我爸能救我。”

好几个关键词一下子蹦了出来,我混沌的思绪滑过来那么一瞬间的清晰,回十万大山真的就能活命吗?

我爸他真的会救我吗?我真的还不想死啊。

我也不想回老家,我和我爸之间有隔阂,没什么可说的,而且,我目前这种状态,我不想让他看见,但是,还是点点头答应了海叔。

海叔离开以后我无力的闭上了眼睛,打算一会还是悄悄的离开,找个地方渐渐的死去吧,那个荒废的工地就不错…

左手莫名的一放,碰到了床头柜上的水果,迟钝的扭头看过去了一眼,自嘲的笑了笑摸了摸那一篮水果。

突然,一种莫名肉眼可见的粉红色气体,突然从水果篮里升起流入了我的手掌。

我分不清到底是流入,还是我的左手在吸食。

短暂的几秒钟,一整篮水果瞬间变成了干瘪干枯,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养分。

我本来干枯苍老的拳头,居然变得不那么干枯了,饱满了许多,甚至有了正常的血色,仿佛是因为有了某一种滋养,已经恢复了一些。

这个结果让我瞬间惊坐了起来。

看着一篮干枯的苹果,再看看稍微有些恢复的左手,我仿佛想到了什么。

但只是短暂的几秒钟后,左手已经恢复原样了。

我揉了揉眼睛,刚才的那一切只是昙花一现,但是,不是幻觉,我的左手的确有修复的功能。

我得找陈方合计合计。

在病房里一连叫了好几声陈方,陈方没有出现倒是惊动了海叔,他走了进来安慰了我几句,没多久进来几个人把我从医院抬了出去。

要把我送回家了…

“海叔,能不能让我先找到双凤罐再回家。”

我想找个借口溜掉,甚至还想把双凤罐修复了送回去。

“这事已经交给警察,你就不要担心了,还是先回家好好养伤。”

农历七月十五天微微亮的时候,我被专车从深圳送了回来,十万大山西面山脚下的一个古老村落。

这个地方叫阴街隘,因一个隘口而命名。

村里总人口不到300人,房屋依路临山而建,中间形成了一条光统街,青石板街从南向北延伸不到200米,这条街就叫鸭寮街。

两旁石头房,小洋楼,还有木质结构的吊脚楼掺杂其中,因为阴街隘往上有一个土司家族遗址,偶尔会有游客光临,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鸭寮街的老人妇女们就靠着种地,跑山挖药材,卖点旅游产品过日子。

晨光薄雾中眼前的板线山还笼罩在一片朦胧中,我已经被抬到了家门口,那一栋陈旧的吊脚楼前。

一条五短身材一瘸一拐的人已经在门口张望了很久,看见我们回来,我爸迅速的一瘸一拐把门面的门板卸了下来。

一股元宝蜡烛香的味道从店里扑鼻而来。

店的一角整整齐齐放着各式各样的香烛元宝,对,这就是我家的香烛铺。

海叔命人把我抬进了屋里,路过我爸的时候,他看向我的同时,我也看向了他,离家两年多,他更瘦更黑了。

或者两人的目光一对视,我慌张的把视线移开了,这一瞬间我觉得眼眶湿湿的。

我爸也没说什么只是一瘸一拐的快速跟了间房。

我被安置回了原先的房间,我爸来到床前伸长脖子想看看我手上的伤。

“达哥…”

我爸叫云达,海叔喊了他一句,两个人就走了出去,我估计是两人要聊聊我的病情,一路颠波,我已经有些呼吸短促,打量了一眼这个陌生很熟悉的房间,默默的闭上了眼睛。

门口外面隐隐约约的谈话声传来,我听不清楚,甚至,同时还有人过来买香烛的。

“这是什么地方?”

突然,一把女生划过了耳膜。

“我家。”睁开眼看了一眼旁边的陈方,无力的应了一句:“你怎么跟了过来?”

“这地方阴气真重,对你的伤可能有好处。”

陈方答非所问丢下了这么一句话,直接从旁边窗口飘了出去。

“等等,我想到了治疗的办法,你能不能…”

话犹未了,陈方已经不知所踪,我…无力的再一次闭上了眼睛。

耳边却传来了拐杖敲击的木地板和沉重的脚步声,我知道我爸过来了,但是,不知道说什么,干脆还是闭着眼睛。

桌面有什么东西被放了下来。

“先喝点水。”我爸苍老沙哑的声音传来。

我张开了眼睛,这种老式房子房间里光线有些暗,我只能看见眼前父亲那模糊的身影,还有那一双混浊担忧的眼睛。

莫名的我眼睛湿湿的。

“阿爸…”

我终于还是喊出了这久违的两个字。

父亲脸上的肌肉微微的抽搐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惊喜,过后依然是那么的木讷,弯腰把那碗水递了过来。

“先喝点水定定神。”

我闻到了水里有一股中草药的味道,应该是他提前准备好的。

我妥协做了一个好表现,把那半碗水喝了下去,尽管喝完以后整个胸口如同被火烧一样,但是,看见父亲定定的眼神,我觉得这也是值得。

“我看看你的伤口?”

还不等我回应,我爸已经坐到了我的床边,摸索着小心翼翼把我那一个枯萎黑漆漆的右手从被被单里挪了出来。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