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抬棺人  >  第17章:半婴剥皮

第17章:半婴剥皮

2195 2019-04-15 10:56:54

晚上,马思远药给我吃了很多的药,还泡了一个多小时的药浴,弄的我连饭也吃不进,泡完药浴我刚刚穿好衣服,就听见外面马红菱和马思远的对话。

“爸,这个地方阴气极重,阴气对云鹏大哥的病可能有好处,我带他出去散散步吧。”

“那你们自己小心点。”马思远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放心吧有我在啥都不怕。”

“记得10点之前一定要回来。”我爸也叮嘱了一句。

马红菱连声答应的进来就把我给拖了出去,刚刚一出门,马红菱神秘兮兮的左右一看,张嘴就问:“在哪?”

我把她逮到了街东头,举起右手在空中打了个响指,陈方慢慢的浮现出来,马红菱一紧张马上拔出了身上的阴阳索。

“我朋友。”

“你身边果然有这种东西,”马红菱很有敌意的看着陈方:“女鬼,我可警告你,不要企图迷惑云鹏大哥,否则我要你魂飞魄散。”

“不好意思,本小姐不是鬼。”陈方翻了个白眼。

“不是鬼?”马红菱一脸的愕然:“阴气弥漫,头顶无阳,你不是鬼?”

“行了,她是我请来的高手,还真不是鬼,她叫陈方,方圆的方,这是我师伯的女儿,马红菱,采红菱的那个红绫,介绍完毕,办正事!”

陈方看了马红菱一眼没说什么就在前面带路。

马红菱在后面悄悄的扯着我的衣角:“恕我道行浅,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以后慢慢告诉你。”

“你身上的伤不会是因为她…”

我瞪了一眼过去,马红菱终于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小嘴,再也不敢废话了。

陈方带着我们两个在林中穿行了好长时间,在另一个山脚下终于停了下来,她也努努半山腰那一角朦胧的屋宇。

“这格局还真是破局。”马红菱拿出了小罗盘左右看着。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那间小土房跟前,我往屋里喊了一声,没多久屋里传来了灯光,脚步声渐近门开了,那个蓬头垢面的赵大嫂开门出来,看见我们顿时就感动得哽咽了。

“恩人,你们终于来了。”

“赵大嫂客气了,我把我小师妹请过来了,她懂得这个,请先进屋看看小孩吧。”

“快屋里请,快屋里请!”

进了屋,马红菱直接进入主题,看过孩子整个人已经眼眶发红,还拿出了罗盘对整个屋子的风水格局进行了勘探,勘探完毕整个人站在屋后左右打量着远处的高山。

“恩人,怎么样?”赵大嫂忍了很久终于忍不住问了。

“让我想想。”

马红菱一想想了半个多小时,小罗盘已经围着屋子转了三圈,再一次回到屋后那个柿子树下时,目光慢慢的投向了我。

我也已经等急了:“有没有办法?”

“没办法,我看不出来,好像是煞,但是我看不出是从哪里来的。”

赵大嫂一听泪水马上又滚了下来。

“得叫我爸来才行。”马红菱小声的在我耳边嘀咕了一句。

“赵大嫂,你也别着急,可能现在天太黑,看不清,这样我们明天白天再过来看看,既然我答应了你,那我们一定想尽办法救这个小孩。”

赵大嫂抹着泪千恩万谢的感谢我们。

“那边是什么地方?”我走向了山腰下的一处房屋。

“我家原来住的地方,后来我公公和老公全部死了,风水先生说那个地方太凶,让我们搬到山顶上来。”

“这么凶,我过去看看。”

一行三人来到了山脚下那一处房屋跟前,房屋因为久不住人,已经破破烂烂,还发现了一个怪异的现象,房前屋后堆了好多牛骨。

“这家是杀牛的吗?怎么这么多骨头?”

“你还真猜对了,以前听说是做酱牛肉的,生意还非常不错,”我打量的眼前的屋子接下了话茬。

“屠夫杀戮太重有损阴德,家破人亡也是常见的事。”

马红菱拿着小罗盘围着屋子转了一圈:“六水相冲,三煞之地,残破之局,住在这种地方注定了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我去,说的还真像那么回事似的。”

马红菱不好意思一笑:“我也是照本宣科,这个地方真不是什么好地方,我功力不够,明天我忽悠我爸过来看看。”

又重复勘察了半个小时,最后我们三人无功而返。

第二天一早,我继续泡药浴,喝药汤,和一大把的丹药丸散,弄的整个肚子极为的不舒服,在大家殷切的期盼之下,我也只能说身体好多了。

吃过午饭,马红菱真的把马思远给忽悠了出来,两个多小时后,我们再一次来到了赵大嫂家,赵大嫂不在家马红菱就直接把昨天晚上的情况简单的介绍了一下。

“半婴剥皮?”马思远听完也是一脸的惊讶。

马红菱很认真的点着头。

马思远听完开始左右观察起来山势,整个山头走了一遍,最后,重新回到了屋后那棵柿子树下。

“他家以前是杀牛的,还住在那三煞之地,下面就是他们的旧居。”马红菱指着山下。

“杀牛的?”

“对,听说五香牛肉做的还不错,可惜现在吃不上了。”

“这个吃货。”我在旁边听着一头的黑线。

马思远来到了赵家的故居也看了一遍,整张脸凝重了起来,等我们再一次回到柿子树上,赵大嫂背着孩子也回来了。

马思远看过小孩以后脸色更加的凝重了。

“大嫂,你丈夫以前杀牛有没有欠别人的钱。”

赵大嫂想了想摇摇头,过了好一会:“好像还真有。”

我们三人目光一跳。

“那你详细说说看。”

“我隐约听我老公说过,在鸭寮街后背山有个孤老头,养了两头黄牛卖给了我家,那时资金不够就欠了他一部分钱,后来叫老头不疾而终,他也没有了家人我老公就没把这个钱还给人家,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这就对了,”马思远喃喃自语了一句。

“难道是人为的布煞?这也太狠毒了吧?”马红菱顿时义愤填膺起来。

“恩人,救救我那可怜的孩子。”赵大嫂扑通的跪了下去连连的叩头。

“大嫂,别这样,先起来再说。”

马思远接着说:“这个东西能化解,但是,最好要找到布煞或者欠钱人的亲属,这样才能破解。”

“好像只有一个远房侄儿,很多年前已经去了香港,现在联系不上。”我说了一句。

马思远低头沉思好一会,冲着马红菱使了一个眼色,马红菱明白的连连点头,没一会功夫,已经在柿子树下架起了一个小型的香案…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