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抬棺人  >  第16章:狡猾的小师妹

第16章:狡猾的小师妹

2086 2019-04-15 10:57:00

马红菱目光落在我身上时,瞳孔微微一震,划过了一抹诧异,转瞬,堆出了满脸的笑意款步上前伸出了右手。

“你好,云鹏大哥,我是马红菱,采红菱的红菱,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又见面了。”

“你好!”伸出右手的时候,我甚至还迟疑了一下。

哼,一声低微的轻哼,我们两人的右手刚要握上的一刹那,马红菱被震开了半步。

“哈哈,好凶啊!”

话犹未了,马思远已经一手握住了我的右手,同时,他的左手已经把一张金灿灿的黄符拍到了我的手腕伤口上。

一阵疼痛瞬间扩散开来,我不由得发出了一声呻吟,眉头也皱了起来。

马思远直接的一拉把我压到了座位上,把我的右手往桌面一放,手指一划,已经把我的衣袖拨了上去,右手没有愈合的伤口已经呈现在大家的眼前。

马红菱也抢先一步过来围观。

马思远攥着我的手观察了好久一会,要把一张黄符贴到了我的手腕伤口的上方,还拿出来一瓶红色的粉末。

后来我才知道那就是朱砂。

“忍着点,可能会痛,”说着话马思远直接把那半瓶朱砂全部倒在我的伤口上。

伤口如同被抹了一把辣椒,火辣辣的痛着,下一秒袅袅的冒出了一阵阵红白交替的烟雾。

嘶!我疼得倒抽了一口冷气。

“爸怎么样?”马红菱伸长脖子快语速的问道。

马思远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打断了马红菱的话,重新从身上摸出了一个黑漆漆的小瓷瓶,从里面倒出来两颗青色的小药丸,拇指和食指轻轻的一捏,把其中的一颗捏碎,青色的粉末再一次洒落到了我的伤口上。

这一次,没有疼痛,感觉到了凉丝丝的清凉感,原来的疼痛也减轻了一些。

“把这个吃了吧。”

“多谢师兄,”我爸感激的语气都有点哽咽,迅速的递过来一杯水:“这是青藏丸,可是本门的圣药,还不赶快多谢师伯。”

“多谢师伯。”我遵从把那一颗青藏丸吃了下去。

“爸,现在怎么样?”

我爸的嘴巴张了张好像也想问结果,只是被马红菱抢先了一步。

马思远眉头慢慢的皱了起来陷入了沉吟中。

“爸你倒是快说呀。”马红菱急的有些跳脚。

“师伯,请直说吧,我也是成年人了承受得了。”我苦笑着。

“那我就直说了,”马思远抬起了头,目光逐一地划过了我们,在我们父子的脸上还稍微的停顿了一会,最后定定的看着我:“云鹏,你这个伤有点重,也有点奇怪,总之很麻烦。”

“师兄,请直说。”

马思远看了我爸一眼,稍作停顿才接着说道:“你是被冥器所伤,现在…阴气进入体,按照现在这个情况,恐怕…”

“师伯请如实相告。”

马思远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垂头不说了,我爸仿佛也已经料到了这个结果,本来木纳的神色变得更加的迟钝了。

“还能活多久?”马红菱吞吞吐吐的说了一句。

这也是我目前最关心的问题。

“大概一个月,”马思远说完又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怪我们没用,”收作停顿:“不过,云鹏你也不要灰心,天地之间相生相克,总有东西可以把它克制住。”

我提起精神苦笑着:“我相信师伯,我也相信我不至于怎么的英年早逝吧。”

“对对对,不会有事的。”

一顿的安慰,本来沉闷的气氛重新再一次慢慢的活跃起来,刚好,卢小美抱着大包小包的菜回来了。

“红菱,你去帮做饭吧,云鹏你先去休息休息,师弟,我们两个好久不见,出去聊聊天吧。”

“好,我们出去散散步…”

按照马思远的建议我们各自就忙开了,我回到了床上也直接躺了下去,刚才马思远的话给我的信心很大打击。

早前,我以为我只要不停的吸食能量,就应该能保持不至于死掉,现在看来我一直在治标不治本,我真的会就这么的死掉吗?

傍晚时分,晚饭过后,天空残阳如血,不知为什么我特别喜欢这种天气,我爸和马师伯三人已经上山找药去了,我一个人站在屋后的山腰上,看着红彤彤的太阳。

“你家的客人有点道行。”陈方突然出现在我的身边。

“我问你个问题。”

陈方扭头看了我一眼,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我会死掉?”

这个问题好像让陈方一时无措,回过神后冲我淡淡的一笑:“死并不可怕,活着才是真正的可怕,我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我去,她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反驳。

“你那个小师妹过来了,他们好像是阴阳师,最好打听打听那个小孩的事情。”

山脚下马红菱一路小跑跑了上来,来到我身边的时候,稍作迟钝,左右张望起来,鼻子还不停的在空中嗅着。

可能她察觉到了陈方的气息。

“怎么?这里的空气不错吧?”

“很好,充满了负离子,”马红菱背着手和我并排站着,她的目光也也跟随着我的目光落脚点,落在了山的那边渐渐下沉的夕阳上。

“你的伤不用担心的,我们一定有办法的。”

“多谢小师妹。”

马红菱扭头对我宛然一笑,样子挺漂亮的:“你是这里土生土长的鸭寮街人吗?”

“反正不是充话费送的。”

马红菱一阵笑:“你们这个地方地形地貌格局还真是与众不同。”

“我没什么感觉,”我稍作停顿:“听说你是阴阳师,能不能请教你个问题?”

“请说!”

“你看见过一半骨头一半肌肉的…人吗?”

马红菱眨吧砸眨的眼睛,好像消化了一下我的话,犀利的眼神一下子看着我:“你见过?”

我郑重的点点头。

“是小孩吗?”

我继续点点头。

“这叫半婴剥皮。”

我去,光这个名字就把我吓得一个哆嗦:“够恐怖的,有没有救?”

马红菱左右神秘兮兮的看了一眼,把小脸慢慢的凑了过来:“不要告诉我爸,悄悄的带上我,我过去看看兴许有办法。”

“成交!”

我们两人愉快的击了一下掌,一声闷哼,马红菱差一点被震得滚下了山,我去,还好我眼明手快拽住了她…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