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抬棺人  >  第8章:阴街

第8章:阴街

2201 2019-04-15 09:44:06

“身体不好就好好休息。”

“外面有人在哭。”

“这种事情你管不来,好好睡觉去。”我爸虽然一向木纳,但是现在的语气却是充满着威严。

“听哭声挺凄惨的,我去看看能不能帮忙。”

“我说了你帮不上忙,回房睡觉去!”声音已经生气。

我张了张嘴,没有争辩还是早上回了房,还负气的砰的一声重重地把房门给关上,听着外面脚步声渐远房门关闭的声音再次传来,我狡猾的一笑直接从窗户爬了出去。

人刚刚落地,陈方抱着手冷冷的出现在我身边。

“来的正好,刚才听到一个女人在哭,我们出去看看。”

“别忘了我的劳务费!”

“滚一边去!”

绕过了房后来到了正街,此时苍白明亮的月光洒在青石板街上,两旁房屋错落有致倒映着,如同两排蹲守着的怪兽。

站在街上左右张望已经听不见哭声了。

这鸭寮街总共200多米长,站在中间左右一看几乎已经能看见尽头。

“人不见了。”

陈方努努左边,我目光跟随过去的时候,突然看见一家三口三条模糊的人影慢慢的走了过来,一看那三个人的面貌我吓得一个哆嗦。

这不是三年前东街头发生车祸死掉的刘大华一家吗?

对方路过的时候看了我一眼,远远的闪躲到了边上匆匆的离去了,转瞬之间消失在了街的另一头。

“鬼…”这个词从脑海蹦出的一刹那,后背瞬间凉丝丝的。

“你没见过鬼似的。”

陈方这么一说我竟无言反驳。

话犹未了,一阵脚步声,又飘过来了三条壮汉,身上还背着绳索油锯之类的东西,路过我跟前也好像是怕我似的远远的闪躲匆匆离开。

“马王山的伐木工。”

我嘴角正在抽抽,突然一点欢愉的谈笑声传来,过来的居然是几个背着枪的国民党兵,他们看见我的时候马上低下头匆匆离开。

我惊讶的看向了陈方,希望她把我将崩塌的三观给扶起来。

一阵马蹄声,一条灰影从我身边骑马飞快的离开,我定睛一看居然是一个清朝装束的兵勇。

我眼睛再一次直了。

“这是一条阴街,你们能走人家也能走,别大惊小怪的。”陈方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句。

“不是,这也太惊悚了吧。”

“明天晚上带你去看看场面更加大的。”

我去,我莫名打了个冷战。

突然,街的另一头传来了木梆子敲打声音,这里还保持着打更的习惯,打更的是个孤老头子,大概60多岁,按照辈分我应该叫他二叔。

“云鹏,你真回来了?”

“二叔,晚上好,”我嘿嘿的一笑打了个招呼:“刚刚回来有些认床,睡不着我出来纳凉。”

“天太晚了,赶快回去睡觉吧。”二叔只是叮嘱了我一句,敲着梆子从我身边路过了,刚好后面又飘过来了几条人影,二叔好像下意识的往旁边退了几步,那几条人影化作一阵风消失在这街的另一头。

“夜深风冷回去睡觉吧。”

刚才有意的闪避,我还是看的出来的,看来这个二叔也应该能看见这些过往的东西。

这个地方到底怎么了?

是一直这样,还是现在才这样?

“好的,那晚安…”想不通干脆回去睡觉了。

偷偷的溜回了房里,再一次感觉右手伤口凉丝丝的,仔细查看发现,前半夜已经差不多愈合的伤口,此时又裂开了,血水再一次慢慢渗了出来。

仔细再看,我再一次的发现我又在慢慢的变得苍老。

我勒个去的!

看来从树上面吸取的东西还是有时限的,按照这个速度可能维持不了多久,看来明天晚上还得上山…

第二天一早,我被鸡鸣声吵醒,睁开眼睛一看床边已经摆好了药和早餐,跳起来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容貌,毫无悬念又苍老了许多,右手的伤口也再一次变严重了。

看着那张苍老的脸,我是一阵阵的蛋疼。

洗漱完毕吃了早饭喝药,出了房门,铺面外面阳光正好,行人如织,和昨天晚上的对比简直让人毛骨悚然,我爸已经打开门做生意,听到脚步声他扭头看了我一眼。

“身体不好就好好休息。”

“我出去走走!”

戴上了鸭舌帽、口罩、大墨镜,几乎把我整个脸都给包了起来,我爸也没有拦住我,出了门街上人来人往叫喊声此起彼伏,乡里邻居高声谈笑互相打招呼,处处透着一种祥和。

我看着简直有些不敢相信。

一路上相熟的人看见我都和我打招呼,我也一一回应,从我家走到了街东头,给人的感觉还是宁静祥和幸福。

突然,一阵上课铃声打断了我漂游的思绪,伴着朗朗的读书声我来到了甲背山上,半山腰红旗飘飘,小平房里传来了朗朗的读书声,这就是村小学,卢小美就在这里做老师,但是,我不敢过去只是站在山脚下看着。

“云鹏哥…”

突然后面传来一把声音,把我吓了一跳,扭头一看卢小美抱着一个小竹篓气喘吁吁的站在我背后,脸上和鬓角已经被汗水湿透,脚上鞋和裤管也是湿漉漉的露水。

感觉好像是从什么地方赶过来似的。

“云鹏哥,这是我在镇上买了一些药你拿回去试试。”

我一刹那的分神。

“你一定会没事的,”卢小美把小竹篓塞到了我的手上抽泣着跑向了山上的学校。

我看了看小竹篓里面全是各种抗生素,人不由得摇头苦笑。

“你这小青梅还是很关心你的。”

“大白天的你居然敢出来。”

“呵!我又不是鬼,我怕什么?”陈方依然是抱着手英姿飒爽酷酷的站在我的边上,晨风轻轻摇摆着她的鬓角和马尾的末端,样子还挺帅。

“你是云鹏?”山脚下突然传来一声喊声。

“贵叔是我,”我扭头一看是村长李贵,就连忙的点点头应了一句。

“听你爸说你病了,不严重吧?”

“不严重,好得差不多了,养几天可能就回去了。”

“那就好,那有点事我先走了…”李贵打了个招呼就匆匆离开了。

“这个人不简单。”

“从何说起?”

“这个地方阴气极重,每个人的身上都是阴气弥漫,唯独这个人身上居然能看到阳刚之气。”

我短暂的一愣:“人家是村官,自然是代表了正义的。”

“怪不得!”

突然,街上空传来了大喇叭喊话声:“鸭寮街的乡亲们,今天中午1点到老六茶楼开会,能来的尽量来,有事情要商量。”

街上一瞬间的安静,大家都在侧耳倾听着喇叭内容…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