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抬棺人  >  第15章:半骨半肉

第15章:半骨半肉

2251 2019-04-15 10:57:05

我目光一跳,顺着那个声音看了过去,东街的另一头,朦胧的灯光之下,那一条模糊的人影飘飘渺渺的出现。

同时,村长李贵已经让大家赶紧回家关门了,我爸是关门最迟的一个,一瞬间整个鸭寮街重新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宁静中。

我走了下来直接迎向了那个女人。

“救救我的孩子,求求你们救救我的孩子…”

哭声异常的悲凄,朦胧间我仿佛看见了,那个女人的身上浮动着淡淡的黑气。

“大嫂…”

我一喊对方也顿时收住了脚步,慢慢抬起头看向了我,蓬乱的头发几乎把她的整张脸给挡住,透过挡在前面的头发,我隐约都能看见一双迷离茫然的眼睛。

“大嫂有什么事情吗?”

茫然的瞳孔一瞬间亮了起来,女人一转身马背上的小孩抱到了怀中,一边喊着救救我的孩子,一边跑了过来。

我刚想看看到底怎么回事,陈方突然出现拦在了我们两人之间,女人脚步一收,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定定的看着陈方。

“大嫂你的孩子怎么啦?”我挥了挥手,陈方退到了一边。

“你是鸭寮街的人吗?”

“对,我是这里的人。”

“那求求你帮看看我的小孩,他们说只有鸭寮街的人才能救我们,”女人抱着小孩迅速的递了过来。

随着小孩递过来的时候,一股浓浓的血腥味也扑鼻而来,眉头微微的一皱我还是伸手接过了那个小孩。

“你快看看!”

女人迅速的拉开了小孩身上的衣服,我低头一看,我去,直接被吓了一跳,小孩的胸口既然是森森的白骨,甚至,能清晰的看见胸腔内微弱跳动的粉红色心脏。

一股寒意莫名的直冲后脑勺,头皮一阵阵发麻,这种感觉若干年以后我依然记得。

嘶…旁边的陈方也被吓得倒抽了一口冷气。

我忍住恶心,还是检查了一下小孩子的手脚,果然整个人一边骨头一边肉,看着异常的惊悚。

“求求你…”女人重新抬头可怜巴巴的看着我。

那种眼神看了让人心碎。

我不是医生,怎么救?

就在这短暂的一瞬间,女人的哀求声再一次急促的传来,我伸手把人扶了起来:“我想想办法,大嫂你贵姓?住在什么地方?”

“我孩子能救吗?”

我愣了愣:“能救,不过你得给我点时间。”

“谢谢!”女人哭着直接就要叩头。

一阵安抚女人留下了地址和姓名就先走了,我站在冷清的街中央看着那条背景渐行渐远,仿佛已经没有刚才的茫然无措了。

“你懂得救人吗?”

“不懂!”

“那你还答应人家?”

“给人希望总好过给人绝望好,虽然我什么也不知道,也不会治疗,但是,至少先给人家一个希望吧。”

“歪理!”陈方不满的翻了一个白眼。

“你见过那种情况吗?”

陈方耸耸肩做了一个没看过的表情。

“帮忙想办法找个人打听打听,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我回去睡一觉再说。”

“这里的人避之如渊,说不定有人知道,不如你直接问问你的父亲,他不是一个天葬者,说不定知道一些。”

这个还真是一个方向,我微微点点头继续往山上走去。

我在凉亭的石条上睡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刚刚睡醒,卢小美按时把早餐送来了,还神秘兮兮的告诉了我,我家里来了两个客人。

我家居然有客人,这还真是一件非常新奇的事情,从我母亲不在以后,我父亲变得木纳,就很少有亲戚上门了,渐渐的就算有亲戚我父亲也不睬不理的,久而久之,除了街坊邻居买东西的人,我家几乎成了独门独户。

“这亲戚是男是女?”

“一男一女,看样子是父女,那个女生还特别漂亮。”说到这里卢小美撇了撇嘴一脸的不高兴:“你可不能移情别恋。”

“什么乱七八糟的。”

就在此时,我身上的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是我爸打来的,我一瞬间的发愣,除了有重大的事件我爸你从来不打我的电话。

现在电话来了,应该和卢小美说的客人有关系。

我稍作迟疑还是按了接听键。

“阿鹏,你回来一趟,家里来客人了。”我爸的声音依然木讷迟钝。

“行,我一会回去。”我也同样的迟钝、木纳,好久一会我才答应了。

“那你就快些回来。”简单的一句督促以后电话就直接断了。

“达叔叫你回家了是吧?”卢小美歪着脑袋问道。

我微微点点头。

“那我们一块回家吧。”卢小美直接拉着我就往回走。

我们两人刚刚回到鸭寮街,走在前面的卢小美差点和一个女生撞了一个满怀。

“对不起。”卢小美连连道歉。

“没关系,”女孩长的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面容清秀,穿着时尚服饰,手上就拿着一个罗盘,在四下打量着,说话的时候她看了我一眼,本来已经抹过去的目光重新再一次落在了我的脸上,杏目微微的一张,仿佛抹过了一抹惊讶。

短暂的一照面我们两个就匆匆离开了。

回到了店门口,我已经隐隐约约听见里面有谈话声,我还在迟疑要不要进去,卢小美已经往里面大声的喊了一声:“达叔,我们回来了。”

我也被动的被卢小美拉了进去。

店面里坐了一个和我爸年纪相当的中年男人,黑黑的脸上掩饰不住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看见我两人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我爸开始做介绍。

“马师兄,这就是阿鹏。”

中年男人闻声哈哈一笑,目光上下打量着我:“阿鹏,还记不记得马师伯,你小时候我可是在这里住了好长一段时间,你还尿了好多次在我的衣服上。”

卢小美噗的就笑了。

马思远,西北人,我爸同门师兄,只是两个人的职业和技能不一样,马师伯好像更擅长于阴阳堪舆,我爸更擅长于引魂入土。

这个名字我还真有点印象。

我尴尬一笑连连点头:“有印象,有印象,小时候马师伯还经常的背我上山摘野果子,师伯请坐,我们坐下聊。”

“哈哈,好啊,”马思远笑着重重地一拍我的肩膀:“好多年不见,都长成帅小伙了,来,我们坐下好好聊聊。”

卢小美也殷勤的向前帮忙倒茶,就在这个档口,我爸把她叫到了一边,两人嘀咕了几句卢小美就告辞先离开了。

她匆匆忙忙的出去在门口差一点要和别人撞上了,仔细再看,居然还是刚才那一个拿着罗盘的女生。

“啊,好巧好巧,对不起,对不起。”

“红菱来的正好,快过来,这就是云鹏,云师叔的儿子,对了你应该叫他云鹏哥。”

这两人真的是父女?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